2006年,广州男子趁取款机故障恶意取款17万,获释后他说自己无罪

2022-01-21 10:58:04 天涯看点历史S
0人跟贴

前言:

盗窃罪是人们非常熟悉的一种罪行,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这项法条中,盗窃罪的最高法定刑为无期徒刑,不过其实这条法条原先并不是这样规定的,在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公布之前,盗窃罪还有两项情节严重的补充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现如今,恐怕我们都难以想象,盗窃居然可以被判处死刑。

其实这项法条的修改,是有一定历史背景的。15年前,广州发生了一起看似“平平无奇”的盗窃金融机构案,农民工许霆利用ATM故障多次取款,盗取17.5万元。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许霆案引发了司法界及社会的强烈轰动和争议,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讨论直到今天仍旧是刑法领域、民法领域乃至金融领域上辩论的对象。那么,这起案件究竟特殊在哪儿呢?

案情简介:

许霆是山西一农户之子,高中毕业后到广州来打工,任保安员一职,每个月领着微薄的薪水。2006年4月21日晚上10点多,许霆到ATM机取100元用以日常开销,结果在取钱时发现机器故障,他尝试着通过按数字“0”使其恢复正常,结果机器突然吐出1000元,而屏幕上却显示他仅仅只取了1元。要知道,当时他卡上的钱总共都不超过1000元。这10张人民币,让他一阵窃喜。这一瞬间,利益打开了他内心中邪恶的潘多拉魔盒。

他悄无声息地将1000元收入囊中后,并未告知银行,也没有偷偷离开现场,而是继续利用机器的漏洞进行取钱。每当他取款1000元之后,银行卡账面上只显示少了1元钱,靠着机器故障,他一共取了54000元。

他离开了ATM机以后,故事并没有结束。当天晚上,他忍不住将此事告知了好友郭安山,两人讨论一番后,认为有利可图,于是分别两次去该ATM机上利用漏洞取钱。许霆共取钱17.5万余元,而郭安山取了1.8万元。事后,两人分别逃窜。

在逃窜的过程中,银行也发现这一事件,于是很快联系到了郭安山与许霆,让他们将赃款归还。郭安山害怕被追责,在半年后到公安机关自首,并且退还了1.8万元,最终郭安山被判1年有期徒刑。

而在银行追讨许霆时,许霆对银行声称,自己丢失了其中的5万元,希望能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偿还,但是银行并未答应。因此许霆不仅没有归还剩下的钱,反倒继续潜逃。在逃跑的过程中,他因为创业失败,将所有赃款花光了。直到后来他在陕西被逮捕。

一审时,法院认定他触犯盗窃罪,且盗窃的是金融机构,数额已经属于特别巨大的范畴,按照当时《刑法》,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无期徒刑已经算是轻判了,因为盗窃金融机构最高可以被判处死刑。

不过,在二审时,法院认为他主观恶意并不深,且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罪行,基于这起案件较为特殊,最终法院改判他5年有期徒刑。他服刑时因为表现良好,最终获得了减刑,提前一年出狱。不过出狱后,他认为自己根本不算犯罪,所以又提起了申诉。

相关讨论:

那么,许霆和郭安山的行为,究竟是否属于犯罪呢?为什么法院会判处他们盗窃罪?不同的人对这起案件有不同的看法,司法界有的人认为他们属于侵占罪,有的人认为他们属于盗窃罪,有的人认为他们压根不属于犯罪,只是民事上的不当得利;而金融领域相关人士也认为,他们两人顶多只构成恶意透支。

一、侵占罪?盗窃罪?

不少人认为,许霆和郭安山的行为属于侵占罪,因为他们“光明正大”地取钱,并不像正常小偷那样偷偷摸摸地盗窃;且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他们以合法的手段持有财物,然后将持有状态变为非法所有,因此属于侵占罪。

那么,什么是侵占罪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还,从而构成的犯罪。侵占罪要求行为人有一个先前的合法持有状态,比如帮好友代管财物、从地底挖出财物等,如果基于特定职务而持有还可能构成职务侵占罪。侵占罪与盗窃罪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盗窃罪没有合法持有的状态,而是直接将他人持有的财物纳入到自己这里来。

之所以有人会认为许霆二人的行为属于侵占罪,是因为他们认定许霆取钱的行为是合法的。从表面上来看确实如此,但是他们在取钱的过程中,利用了机器漏洞,行为本身没错,错的是取款金额。他们取走了远超于账面上的钱财,并不符合日常我们取钱的规则,所以当他们取钱完毕后,持有钱财的状态本来就是非法的,他们取钱的行为已经属于盗窃。

二、是否犯罪?

民法上有一种法律事实叫不当得利,是指没有法律根据,使他人受到损失而自己获得了利益。日常生活中,其实不当得利是很常见的,比如说张三欠了李四十万元,现在想要汇款给李四,结果不小心把钱打给了王五,那么王五对这笔钱财的持有状态就叫做不当得利。

认定许霆两人属于不当得利,其实走入了法律中的一个误区,不当得利并不影响刑法中判断是否犯罪。许霆两人获得财产,的确属于不当得利,但是他们同时也构成犯罪,二者是不冲突的。就像刑事诉讼中常常会有“附带民事诉讼”一样,大多数财产犯罪都可以与不当得利共存。

三、金融领域的探讨

有的金融领域专家也替许霆开罪,并且这个理由也成为许霆为自己辩护的论点。他们认为,许霆使用的产品名义上叫做存储卡,实际上属于借记卡。普通民众认为,在银行存钱和取钱,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钱暂时寄存在银行,随后再把自己的钱取回来。但其实银行开放的这种交易属于借贷,许霆取的17.5万元实际上是借款。就像信用卡一样,其实“存储卡”只是不能透支而已,实则客户从里面取的每一笔钱都是借款。

其实这个论点从一开始就是谬论,因为许霆根本就没有和银行达成借贷的合意,他只不过利用了银行的认知错误。我们可以设想一个比较简单的事例,假如张三经常借李四钱,有一天张三突然患了精神病,没有认知能力了,李四利用他患精神病的事情,以借贷的名义借了大量的钱,借完钱就跑路了,而且从来没想过偿还。那么李四和张三还能成立为借贷关系吗?肯定是不能的,因为这时候张三意识不到他在借钱。

许霆在取钱的时候,他所持有的心态是什么呢?在刑法中,判断一个人是否犯罪,犯什么罪,要通过主客观相结合来判断。许霆就像普通大众一样,他根本不是金融领域的专家,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借钱,在他的认知里,把钱取出来就相当于占有。因此,主观上他已经属于盗窃。客观上来说,许霆在取完钱以后立马就潜逃了,在银行催债的时候没有还款,还提出“分期付款”,随后将剩余的钱全都花光了。根据他一系列的行为,应当推定其根本没有还款的意图,那么他不是盗窃又是什么呢?

因此,许霆被判盗窃罪是合法、合理的。对比他的同案犯,我们会发现,许霆是非常恶劣的,他不仅取走了一笔巨款,而且还逃亡1年,躲避警方的抓捕,被抓捕后竟然还用“我只是帮银行保管财物”这么低级、幼稚的借口妄图替自己脱罪。现在他出狱,称自己以后取钱都会有心理阴影,再也不敢这样做了。他究竟是真的悔罪了,还是忌惮刑法的严酷呢?

(本文部分图片为网图,文章禁止转载、抄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