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裁军,2个团合编1个旅,团政委没了位置,平职调走

2022-01-21 10:49:44 战旗红
0人跟贴

兵营情事连载154

作者:石头大侠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军旅长篇纪实作品“兵营往事”系列第一部《兵营兵事》(40万字)“兵说”“战旗红”刊发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第二部《兵营情事》继续在“战旗红”连载,敬请读者关注。

八十年代百万大裁军,让安然没有想到的是,团政委赵铭提前做了工作,调到其他团继续担任政委了。

因为他们即将合并新组建的旅一级班子,正团职的政工领导只有政治部主任,看样子他是没有戏了。

团长和政委按照他们的正团任职时间和工作业绩,提升一职也是可以的。但是这次配备旅级班子,原则上是平级安排,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提职。赵铭在旅级班子里没有位置,又到军直属团继续担任团政委职务。

安然跟着赵政委工作了三年,对赵政委确实有着一番情谊。他负责团里的新闻报道工作,经常到赵政委那里请示工作,接触比较多一些。

而且赵政委爱惜人才,对安然还是格外关照,所以他对赵政委也有一番感情。赵政委突然到其他团任政委,也就是说,这一两天的时间,安然就要跟赵政委彻底告别了,一时还真有点依依不舍。

安然由一营回到了政治处宣传股,任副连职干事,在此之前,他的命令由一营书记、下到二营一个连队任副指导员职务。

安然这次是跟着政治处,一起乘车前往新部队的营房驻地。他们在夜间,天色比较黑,但是天上有月亮有星星,还能模模糊糊看到老营房的一切。

安然在这个苏式老营房,一晃生活了七八年的时间,看着曾经在这里工作休息成排的营房,看着天天出操的操场,都是感到格外的亲切,一种情感油然而生。安然想到自己来到部队所发生的变化和成长进步,也是感慨万千。

张克是连长,他这次迁营的任务,是要组织全连大部分干部战士奔赴新的营房。三连这次分成两部分,大部分人员由连长张克组织奔赴新营房。剩下的少部分人员,要继续留守老营房,由李国民组织看管全团老营房设施,待移交之后,他们再开赴到新营房。

胡卫东带领着二连全体人员,也要连夜出发,奔赴新的营房。二连老指导员朱志民原来打算出发前,跟胡卫东喝上两口。

喝酒对胡卫东来说,是最好的精神调养,不管遇上再大的忧愁,只要喝上酒,都会忘到脑后勺。

朱志民跟胡卫东搭班子也有两年多时间了,他对胡卫东的评价是不错的,有着大将的风度。这是对胡卫东发自内心的评价,因为朱志民同上一任连长有些不愉快。后来老连长转业了,朱志民也没有跟老连长小肚鸡肠,在他转业前,朱志民也是很关心他的。

老连长临走前,跟朱志民说,对不起他,搭班子期间都是他一个人遮手连队这片天,没有给朱指导员一些机会,说白了就是霸道。

朱志民会做人,把这些事情看得很淡,两人在连队搭班子也就是几年的事,能让过去就过去,没有必要争得面红耳赤。

胡卫东到二连后,一切事情都是请示朱志民,不仅尊敬朱志民,而且也不跟他争权。实际上胡卫东对连队这些事情看开了,也就很淡化了。

胡卫东在老营房生活了十年时间了,虽然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老营房,在这里生活比较艰苦些,但是感情还是有的。

营房外边有几个零碎的村庄,人烟稀少,比较荒芜。营房南边是个小镇子,他们也很少过去,星期天也都是在连队度过,看看书聊聊天,时间也就打发过去了。

营房北边有一座山,他们偶尔也会爬爬山。山的海拔不高,说得更确切一些就是个土丘,星期天的时候,胡卫东带上文书或者卫生员爬爬山,不是为了锻炼身体,而是爬山解愁。

胡卫东比张克、安然入伍都早,前期提升还可以,可是在副连长的位置一蹲就是五年时间,原地踏步。

也是他的命好,到北京出差,在军区大院遇上了干部部门首长的女儿,两人很快进入了爱河,闪恋闪婚,没有大张旗鼓的办喜事,领了结婚证也就是合法夫妻了。

胡卫东回到部队,这个消息传得很快,五年没有人考虑他提升的问题,找了个管官的岳父,溜须拍马的人不少,没用多长时间就提升为连长。

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媳妇提了职务,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北京籍的干部开始了返回北京的大潮。

胡卫东也卷了进来,他以正连的身份,调到了北京郊区的一个部队,担任了作训科参谋,下步的提升是没有问题的。

当时流传着要提升去“三科”,司令部的作训科,政治部的干部科,后勤部的财务科,只要进了这“三个科”,不犯错误,提一职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胡卫东的美梦不长,在部队整风运动中,军区决定,对回北京的部队干部,一律返回原部队。

胡卫东又回到了这个偏僻的团里,到二连任连长。他刚回来时,一蹶不振,觉得太丢人了。

后来,还是张克和安然多次做他的思想工作,他逐渐恢复了常态,先是看书后来又爬山。特别是朱志民又开导他,使他有了干劲。连队的工作他只管干,不争权夺利。

朱志民说,告别老营房时,跟胡卫东喝上一口酒。可是,这次迁营动静比较大,团里连以上的干部大会上,团长一副严肃的面孔,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这个时候,谁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喝点酒万一出点岔子,团长追问下来,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朱志民是想着要回家的人,他老婆在家里办了一家建筑公司,急着让他回家打理。胡卫东也知道朱志民的心里想法,他要回家又惦记着连队,说是马上就回家的人,真的要是团里再提他一职,再干上几年也不是不可以的。

干部干到这个年龄段,谁也不愿意急急忙忙地离开部队。

人到中年再重打鼓另开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部队的干部大多数都有这个想法,谁一入伍就想到自己提个什么官再回家?那不都是一步步打拼出来的。

关键的是,在大家都干出了点成绩的时候,团的编制撤销了。

虽然大部分人员还能留在部队,但是自己的未来不要说从头开始,谁也没有把握不从头开始。

胡卫东只好安慰朱志民,到了新单位我们再喝这口酒吧。

酒不在多而在情。

安然看了看这一片片的营房,马上就要交接了,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他们当时认为这个团队,有这么多的光荣历史,一面锦旗,一门火炮还陈列在军事博物馆,怎么也不会把这样一个团队撤编掉了。但是事情确确实实出乎他们的意料,这么光荣的团队撤编了。

但是人员全部都要到新的营房重新开始新的工作,再根据工作需要,老兵退伍,一些干部需要转业,都将在新的营房里组建新的部队后完成。

这支新组建的部队,是安然他们团和军里的另一个炮团组建成炮兵旅,这是新的编制。旅这一级,介于师、团之间,师下面有团,而且团里也要有机关。

当时,军组建后成为集团军,编制有师和旅,师下边有团,集团军还保留了两个师,基本上都改编成了旅级。

旅直接对营,而不是对团了,这样就省掉了一个团机关的人员。团级编制也有机关,这样从编制上看比较繁琐,人员也增加了,砍掉团级编制,消除了机关的臃肿,把团机关的人员就全部砍掉了。旅直接对营,营对连,连对排,这样的编制相对来说,还是精简了一些。

安然他们晚上从老部队乘车,行军比较稳当,部队这个时候以安全为第一需要。下午的时候到达了新的部队,他们终于从农村走进了城市。

虽然是城市的一个区,又是郊区,但是他们终于见到了楼房,见到了公交汽车站,见到了车水马龙,见到了路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