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橘子

蒋氏发动内战后,不仅在战场上连连败北,经济上也败得一塌糊涂,连年的战争加上蒋氏集团的贪腐横行,国统区经济陷入崩溃,最令人触目惊心的,就是当时堪称世界奇观的恶性通货膨胀现象。

法币是蒋氏集团第一种法定的统一货币,在三十年代蒋氏集团的“ 黄金 十年”时期,相当硬挺,国际口碑也不错。1937年,100元法币能购买2头黄牛,以至于日军侵华,极度蔑视国人的日军也知道搜刮中国人的法币,用于兑换日元发“战争财”。

然而法币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第二年只能买一头黄牛,1939年买一头猪,1943年买一只鸡,到了抗战胜利时只能买鸡蛋2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种贬值速度已经非常严重,可是哪知到了蒋氏发动内战后,法币贬值的速度更是开启“自由落体速度”一般直线下降。

到了1947年,100元法币只值 一粒米 。这也就意味着100元根本就成了没有用的废纸,因此,国统区出现这样奇特的一幕,老百姓上街买东西,都要提溜一大口袋法币,可能只为买一块豆腐。在饭店吃饭,进店问一碗饭可能是二百万,等吃完了,就这点功夫就涨到三百万。

蒋氏集团在经济上的劫掠豪夺,让百姓怨声载道,纷纷购买储备黄金,而黄金是金融命脉,蒋氏集团手中的黄金也不多,只有约200万两,没有黄金的支撑,蒋氏集团在国际国内的信用就是笑柄,因此,蒋氏最终想出一种新的盘剥百姓的方法——推出“金圆券”。同时,出台法令禁止金银在市场上流通,个人和私人机构不许持有黄金,私下交易更是严重“经济犯罪”,抓住可能被枪毙。当局逼着老百姓,拿金银去银行兑换等价的“金圆券”,以金圆券代替金银流通。可是,金圆券的命运还不如法币,通货膨胀的速度比法币还严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甚至老百姓纷纷编顺口溜讽刺:“百元一粒米,十万一寸布。金元蒋光头,焉能不呜呼!?”蒋氏可不管这些,反正通过这种卑劣手段,继续搜刮来几百万两黄金。

蒋氏在战场上一败涂地,老百姓恨之入骨,后来就连美国官方也决定,舍弃这个声名狼藉的独夫,支持桂系军阀首脑李宗仁当选上位,蒋氏不得不面临再次下野的危机。

蒋氏此时已经知道,自己在大陆已经逃不掉彻底失败的命运,早就找好退路,那就是退守宝岛。为此,他必须考虑怎么将大陆的财富搬空,不留给我军,也不留给和他争位置的李宗仁。

蒋氏很快秘密进行偷运黄金的行动,命令自己的亲信、时任蒋氏集团银行总裁的俞鸿钧做这件事,黄金的调拨、出库等所有手续,全都由他一手印制、签发,就连给门卫的路条都是他亲批,为的就是“一条龙”地办好盗窃程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要用什么运输黄金呢?为了保密,一般航运公司的轮船是不行的,宋子文于是就与海关缉私部门密商,用不需要盘查的缉私船运输。

偷运黄金的大行动有三次。

第一次是在1948年11月30日夜,缉私舰海星号和美朋号秘密停靠上海外滩码头,码头上由蒋氏集团宪兵部队戒严,任何行人车辆不得靠近,搬运工用扁担从金库里将黄金提出,吃力地抬上军舰,这次一共偷运出黄金260万两,另外还有400万两白银和美元,由军舰直接运到台岛。

但令蒋氏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偷运事件第二天就被上海著名英文报纸《字林西报》披露了,引发轩然大波。原来,该报一个英国记者晚上在黄浦江边散步遇到戒严,记者的敏感让他立刻掏出随身携带的望远镜,看到一群苦力吃力抬木箱子走出银行仓库,就猜测里面一定是黄金白银,于是连夜就抢发一条爆炸性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的老百姓一听,立即前往银行挤兑(蒋氏集团只允许每个人购买十克黄金),结果潮水般的人群拥挤在银行窗口,发生踩踏惨剧,竟挤死十几个人。

1949年1月1日,第二批黄金起运,有资料称这次黄金有60万两。这时蒋氏已经“下野”,黄金还没有搬完,为了在李宗仁上台后,能有名义继续偷运黄金,蒋氏想出以“预支军费”名义,到时候由自己心腹联勤总司令吴嵩庆办理。

第三批偷运,就直接使用了大型军舰。其中一艘军舰就是“重庆号”。不过重庆号早就被我地下组织渗透,结果半途中重庆号宣布起义,蒋氏大为震怒,命令海军空军对重庆号围追堵截,务必击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蒋氏偷运的黄金,并没有全部运到宝岛,部分运到了金门,作为军费给守岛的蒋军。可是经办的蒋氏集团官员层层瓜分,大部分黄金竟然进了私人账户。

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这些官员和蒋氏比起来只算小虾米,他们都能借机侵吞这么多,可想而知蒋氏在整个黄金偷运过程中侵吞了多少黄金。

蒋氏偷运到宝岛的黄金估计至少600多万两,加上银元、美金外汇、珠宝、古董……价值更是无法估算,大陆的大量财物都被其洗劫一空。

这才有了后来人说的,台岛这个弹丸之地,却有蒋氏这么多黄金白银,加上美国的连年军援,经济想不腾飞都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