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男孩辍学“为父追凶”17年,花费8万元千里追凶,结局如何?

2022-01-21 08:55:03 法制播报
0人跟贴

2000年8月27日晚上八点左右,云南镇雄县场坝镇的一户张姓人家家里传出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时年九岁的向明钱听到张家灯泡”砰“的一声被人打爆,整个屋子霎时间陷入一片黑暗,接着便传来自己父亲的一声惨叫。

接着,张家紧闭的屋门突然被打开,向明钱的父亲满身血迹,正在艰难地向门外爬行,身后的张家人却不允许他轻易逃走,生拉硬拽地将他又拖进屋里。

这个场景对于九岁的向明钱来说如同恐怖片一般,他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傻愣愣地站在离张家不远的地方看着案发现场。

之后,意识到自己犯下重罪的张家人如同惊弓之鸟,四散奔逃,听到消息赶来的向家亲戚赶快把向明钱的父亲扶起来,送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救治。

但由于他伤势过重,又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医生对其进行抢救之后无奈宣布: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向明钱的父亲最终因伤重不治身亡。

在此后的17年中,父亲被杀的画面一直像挥之不去的梦魇,时时刻刻缠绕在向明钱身边,直到他亲自把凶手找到之后才渐渐消散。

一次戏水引发的血案

回忆起这场凶杀案的导火索时,向明钱十分懊恼,他说,如果自己当时没有和邻居家的小孩在外玩耍,也许整件事情就不会发生。

2000年8月27日中午,向明钱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张军围着一条小水沟玩耍,不知是谁先起的头,两人开始往水沟里投掷石头,以溅起水花的方式攻击对方。

小孩子的气性大,吵架的理由往往也很幼稚。不一会儿,两人就开始为谁溅起的水花更大而开始争执,争着争着,两人的家长陆陆续续都赶到现场。

据向明钱说,两家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他和张军平时就像兄弟一样,两人的母亲都在街上摆摊卖东西,平日里也免不了互相照顾。

所以,谁也没有想到简单的孩童争执竟会引发出接下来的一系列后续反应。

张军的奶奶最先到达争吵的现场,老人家维护孙子心切,刚一到就不由分说地推了向明钱一把,这一幕正好被向明钱的姐姐向明香看到。

向明香不甘示弱,马上就和张军的奶奶吵了起来,之后张军的姑姑也闻声而来,三个女人在街上互相指责谩骂,谁也不想退让,向明香还被其余两人联合起来打了一顿。

下午,向明钱的父母得知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看不过女儿被打的母亲郑明秀气冲冲地就走进了张家的院子,要求张家给个说法。

郑明秀和张家人的争吵很快就惊动了周围的邻居,赶过来看热闹的村民们纷纷劝说两家人各退一步,郑明秀此时发泄完心中的怨气,听从劝告回到了自己家中。

到这里,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

谁知到了晚上,向明香的丈夫王建祥却咽不下这口气,一个人去了张家,准备替她找回公道。

王建祥是个暴脾气的人,向明香担心他一个人去张家会和张家人起争执,连忙跑回向家通知自己的父母。

向明钱的父亲向文志听到后也很担心,穿着拖鞋就急急忙忙去张家找自己的女婿。没过多久,张家就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没有人能说清楚当时的张家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向明钱却一直清清楚楚地记得父亲去世时的场景。

在众人手忙脚乱将向文志送往医院的时候,他的口中传来了极其微弱的声音,向明钱说,父亲当时口中一直喃喃地说道:“好冷,好饿。”

向钱明全家合影

被改变的一家人

向文志的去世彻底改变了向家人的生活。

之前,向明钱一家在镇上算得上是家境殷实的家庭,向文志有固定的工作,并且收入颇丰。早在电视机还是个稀罕物件的时候,向明钱家里就已经摆放着一台黑白电视。

那时全镇人都会围坐在向家的小院子里,一起观看电视节目,热闹的人气让向明钱的小小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出事那天,向文志正准备将家里的黑白电视换成彩色的。

向明钱本来在读小学二年级,他在班上属于成绩靠前的学生,班主任很喜欢他。但父亲去世后,由于家庭条件的骤降,向明钱不得不选择辍学。

班主任不止一次劝说他继续读书,甚至还提出可以为他减免学费,向明钱礼貌性地对班主任表示了感谢,最终还是婉拒了这份好意。

在向明钱的心中,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他去完成,那就是找到杀害父亲的真凶,将其绳之以法。

向钱明和母亲

父亲去世后,母亲郑明秀改嫁了三次,因为这一点,向明钱一直和郑明秀不太亲近,有了新家庭的郑明秀不得不将生活重心往那边倾斜,很少过问向明钱的生活。

年幼的向明钱不得不和哥哥相依为命,哥哥是个老实内向的人,平时很少会和向明钱说贴心的话语,哥哥表达爱意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他辛苦挣来的几元钱分给向明钱一半。

没有亲人看顾的向明钱从一个成绩靠前的好学生,沦落成为混社会的“古惑仔”,他和很多同样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混在一起,在网吧彻夜不归。

向明钱与哥哥

向明钱的身上布满了生活给他的伤疤,这些是他这么多年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得来的“勋章”,但他表示,“就算再苦,我也没有偷过,没有抢过”。

他混社会的唯一愿景就是,等自己成为“大哥”,就能够帮惨死的父亲讨回公道了。

千里追凶

案发当晚,向明钱的一位堂哥赶到现场后便率先报了警,然而,当晚的向家人却并没有看到警察到来。

第二天,派出所来人把张家人和向家人同时带走问话,在警察调查问询的过程中,砍杀向文志的主犯张光奇畏罪潜逃。

得知这个消息时,才九岁的向明钱十分愤怒,他始终忘不了父亲被尸检时黝黑的脸庞,向明钱悄悄握紧了拳头,发誓自己一定会把张光奇揪出来。

为了动员社会上的力量,向明钱开始光交社会朋友,面庞尚且稚嫩的他因为家庭变故,早早拥有了成年人都没有的坚定毅力和坚强心脏。

他告诉所有人,只要能提供张光奇的有效线索,他便会在能承担的范围内满足线人的所有合理要求。

因为许下重金寻找张光奇,一时间无数真真假假的线索朝着向明钱飞来,他一边仔细辨认着线索的真实性,一边赶往各种有可能的地方确认。

2007年,向明钱第一次远离家乡寻凶,那时有线人告诉他,张光奇很可能悄悄躲藏在昆明火车站跑摩的。

向明钱收到消息后,谁也没告诉,自己独自一人离开家乡县城,赶到昆明寻找张光奇的下落。可惜的是,向明钱找寻良久依然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只得悻悻而归。

之后,他又不间断地辗转多地,只要是有可能的地方,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在日复一日的追凶生涯中,向明钱在不断成长。

终于,在2017年,向明钱迎来了追凶路上的重大转折点。

那年8月份,向明钱突然接到一个不知名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知道张光奇的下落,但要得到线索,向明钱必须支付6万元的线索费。

向明钱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答应了这个要求,线人和他见面之后,表明张光奇一直在福建省南安市省新镇的一家餐具厂打工,为了帮助向明钱找到张光奇,线人提出和向明钱一同赶往福建。

赶到线人所说的餐具厂后,向明钱却吃了一个闭门羹,原来这家餐具厂早在他们到来之前便倒闭了,到这一步,线索又断开了。

向明钱没有气馁,他的直觉告诉他,张光奇一定就在这附近,既然这家餐具厂倒闭了,为了糊口,他很可能就在离这不远的其他餐具厂内打工。

转来转去,向明钱盯上了隔壁镇的一个不知名餐具厂,根据线人提供的情报,张光奇曾经在这家餐具厂周围出现过。

向明钱当即决定在餐具厂对面的小树林里守株待兔,等待张光奇的出现。

前两天,向明钱都没有等到张光奇的现身,直到第三天,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现在向明钱的视线内,“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确定他是张光奇,化成灰我都认识。”

透过望远镜捕捉到张光奇身影的向明钱异常激动,他的心里涌起一阵热流,手也止不住地颤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罪犯伏诛

为了顺利抓到张光奇,向明钱没有打草惊蛇,他立刻联系了南安当地警方,要求他们抓捕张光奇归案。

南安警方经过查证后却告诉向明钱,张光奇并没有被网上通缉,而且他的户口已经注销,注销原因显示的是死亡。

向明钱觉得很奇怪,镇雄警方早就接到过张光奇杀害父亲一事的报案,为何在张光奇潜逃之后当地警方没有对其进行网上通缉呢?

但此刻他没有心思思考这些问题,他只能再次联系镇雄当地警方,告诉他们张光奇已经出现,请求警方对其挂上网络通缉令。

经过一系列操作,张光奇终于被列为在逃人员,2017年8月30日,张光奇在福建被逮捕,向明钱此刻才觉得,自己人生中一件最重要的大事完结了。

向明钱还说,这次远赴福建找寻张光奇的代价是巨大的,包括线人费6万元在内,他共花费了8万块钱,但只要能找到张光奇,这些花费就是值得的。

2018年10月10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对此案的判决,因张光奇“客观上实施了捅刺行为,其行为不具有防卫性”,张光奇最终被判无期徒刑。

向明钱手持法律文书

张光奇伏诛,向明钱心情却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轻松,他认为,当年参与杀害父亲的不止张光奇一人,其余张家人也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

向明钱的姐夫王建祥也在案件中受了严重外伤,刺伤他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是张光奇的哥哥张光明

张光奇被逮捕后不久,张光明也因故意伤害罪被捕,但没过多久,由于案件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期,张光明并未被正式立案起诉。

对于这一点,向明钱一直耿耿于怀,“就感觉,应该接受惩罚的人钻法律空子逃脱了制裁。”

向明钱的第二个梦想

从九岁到二十六岁,整整17年里,向明钱只有一个梦想——找到杀父凶手张光奇,让父亲向文志死得瞑目。

如今,经过十几年不懈怠的追凶之路,他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

但向明钱又说,他觉得这件事还没有完全结束,张光明等张家其他人一天没有得到应有惩罚,他一天就不会甘心。

他还提到,当年这个案件的卷宗有被人为损毁过的痕迹,至于这个痕迹是否与张家人十几年没有受到制裁有关,他也不敢妄下定论。

2020年9月,向明钱提出的案件卷宗一事引起了镇雄县人民政府的关注,政府表示,正在联合多个部门彻查此案,但由于年代久远,涉及部门过多,可能要过一阵子才会有结果。

镇雄县人民政府还说,此案关系重大,他们会仔细排查其中涉及的各个关节,给受害人家属和关心这件事的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目前,向明钱还在耐心等待一个让他满意的结果,“我相信法律,也相信政府,17年我都等过来了,难道还等不了这一时半会儿吗?”

当被问到事情完全解决后有什么打算时,向明钱说,他有一个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事情完结之后,他盼望着两人能够修成正果。

他还说,我现在有了第二个梦想,那就是等一切都尘埃落定后,到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小地方扎根,过一过正常人的日子。

-完-

参考资料

澎湃新闻:《云南“为父追凶17年”男子:一度流落街头混社会》

东方今报:《9岁男孩为报父仇辍学追凶17年,质疑案件材料被人为毁灭》

红星新闻:《为父辍学追凶17年 “少年”向明钱:得到公平正义后,我想去过一过正常的日子》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