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将尽,不如归去

2022-01-21 00:22:11 唐诗宋词古诗词的世界
0人跟贴

不知不觉,一年又到了尽头。在外漂泊的人们,仍然没有停下匆匆的脚步,而遥远的故乡,却越来越清晰。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年将尽,新春即将到来,春意回归,让人们更加想念故乡的风光,思念故乡的亲人。且问时光,可不可以停一停,让我回到故乡,与亲友团聚,不要飞快地流走啊?

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唐·高适《除夜作》

除夕之夜,本是万家团圆的时刻。诗人却滞留在旅馆里,孤孤单单,连灯光都觉得寒冷,更难以入眠。到底是为什么情绪低迷,忧伤不已呢?那是因为诗人思念千里之外的故乡与亲人,时光流逝,世事多艰,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头上更添了白发,独自飘零在他乡,怎不让人倍感凄伤?

来不及与亲人相 聚,无论旧年,还是新年,总少不得相思

事关休戚已成空,万里相思一夜中。

愁到晓鸡声绝后,又将憔悴见春风。

——唐·来鹄《除夜》

一切皆已成空,只有相思之情,万里也不能阻断。一夜的思念已太浓烈,让人如何禁受得住?忧愁袭人,从夜晚到天明,听得晓鸡鸣唱,又渐渐停歇,可是诗人并不欢喜,这憔悴的模样,如何见得春风!

时光悠悠似水,带走了青春,带走了梦想,却带不走对于故乡的眷恋。

岁暮纷多思,天涯渺未归。

老添新甲子,病减旧容辉。

乡国仍留念,功名已息机。

明朝四十九,应转悟前非。

——唐·白居易《除夜》

一年到了尽头,诗人不由得思绪纷纷,可叹自己独自漂泊在天涯,不能回去。一年年过去,岁月催人老,沧桑落一身,多病多愁,容颜也渐改。还是想念着故乡啊,至于功名利?,却早已看淡了。过了今夜,明天我就四十九了,应该更能对人生有所领悟吧!

新年不得回乡团聚,是老大的遗憾,漂在天涯,年事渐高,更是人生的无奈。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

老至居人下,春归在客先。

岭猿同旦暮,江柳共风烟。

已似长沙傅,从今又几年。

——唐·刘长卿《新年作》

到了新年,更加思念故乡,独自被贬天涯的诗人,更觉得悲伤。已是年迈,却还在他乡,春风也比自己先回到故乡。陪伴自己的,只有黄昏时候山岭中凄惨的猿叫声,以及笼罩着愁云惨雾的江边柳树。诗人感怀道,我就像长沙傅贾谊一样,谁知道还有多少年的煎熬!回不了的故乡,无法自主的命运, 再加上风烛残年,孤孤单单,诗人对于这个新年,毫无喜悦与期盼。

这一年,即将到了尽头,多少游子渴盼着回家,就算是在梦里,也不能例外。

典尽寒衣未得归,客囊惟有带来诗。

夜深月照回家梦,怕杀梅花笛又吹。

——宋·王镃《冬暮客中》

当完了冬衣,却仍没办法回乡。随身的行囊里,只剩下带来的诗词,聊可慰藉孤独。夜深之时,皎洁的月光下,诗人仍做着回家的美梦,只是害怕,月空下谁又吹起《梅花落》,将人从梦中惊醒,又勾起深深的惆怅。

成年人的世界,总有很多不容易,即使到了岁末,也未必能放下一切,飞奔回故乡。而他乡的风光再美,也始终会望向故乡的方向。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唐·王湾《次北固山下》

旅途在青山之外,在碧绿的江水上行船。潮水上涨,江面显得分外开阔,风儿扬起了帆。夜色还未褪尽,一轮朝阳已跃出了江面。旧年未过完,江南的春天,却已有了春天的气息。诗人禁不住感慨,我写给家里的书信何时能到达呢?希望北归的大雁能帮我送去洛阳吧。他乡的好山好水,固然值得一赏,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永远是故乡啊。

在新年到来之前,回到故乡,也是良多感慨,心中五味杂陈。

东西流不驻,白日与车轮。

残雪半成水,微风应欲春。

几经他国岁,已减故乡人。

回首长安道,十年空苦辛。

——唐·于邺《岁暮还家》

诗人在岁末回乡,车马奔驰,一路所见,冰雪渐融,露出春的消息来。在他乡漂泊得太久,故乡的亲友也越来越少了。不由得回首这些年在长安的漂泊,十年的付出与努力,好像也没什么回报。个中滋味,真是一言难尽。可不管怎样,只要回到故乡,总是好的,让人觉得,一切还没有太坏。

为了生活与梦想,我们漂泊在外,当回乡之时,也许才能真正地静下心来,找到最初的自己。

半载长安客意寒,一鞭归兴旧家山。

妻孥问我成何事,买得虚名满世间。

——宋·李若水《归家》

在长安漂泊了半载,世情种种,冷暖自知,到了年末,扬起马鞭,迫不及待地回到故乡。妻子见面,问诗人这些日子都做成了什么,诗人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现实与梦想,总是有很大的差距的,不过是赢得了一些虚名而已。不论有没有达成所愿,回到故乡来,哪怕不是衣锦还乡,也让人感到亲切,快乐啊。

不是我们想要离乡背井,与亲人分离,而是生活催着我们,奔赴远方,但故乡又时时在召唤,尤其是到了旧年将尽之时。

稚子牵衣问,归来何太迟。

共谁争岁月,赢得鬓边丝。

——唐·杜牧《归家》

诗人风尘仆仆地回到家中,小儿子牵着他的衣角,天真地问道,为什么父亲回来得这么迟?诗人不免自嘲,我这是和谁在争岁月啊,赢得了两鬓霜发!时光的沧桑,现实的艰难,又怎能说得尽呢?儿童稚语,让诗人的心情既复杂,又感到了温情和简单的幸福。

纵然是两鬓花白,只要父母健在,就永远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孩子。

我母本强健,今年说眼昏。

顾怜为客子,尤喜读书孙。

事业新灯火,桑麻旧里村。

太平风俗美,不用闭柴门。

——元·王冕《归家》

我母亲本来身体不错,今年却说眼睛看不清楚东西。她怜惜着我这个归来的游子,更喜欢读书的孙儿。房屋灯火通明,村子里桑麻成片。正是太平盛世,这安详的小村里,即使夜里,也不用关闭房门。故乡,永远让人感到内心安宁,而母亲,就是故乡。

一年将过完了,回家与亲人团聚,这一年也就圆满了。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怨风尘。

——清·蒋士铨《岁末到家》

母亲对儿子的爱无穷无尽,儿子回家,便是最高兴的时候。寒衣密密缝制,书信上的墨痕还是新的。见到儿子,怜惜儿子太清瘦了,感慨儿子在外面,一定过得不容易。作为儿子的诗人,不由得觉得很惭愧,不敢抱怨在外漂泊的艰辛。长大后,在父母面前,我们总是报喜不报忧啊。

岁末了,没有回家的人,心里充满了对故乡亲人的思念,不必感伤,只要你在外面过得好,故乡的亲人也能放宽心;而回到故乡的朋友,不论这一年是好是坏,且珍惜这难得的团聚时光,像回到童年那样,在故乡的怀抱里,在亲人的关爱里,无忧无虑,尽情欢乐吧。

-作者-

禾雨,喜欢诗词的女子,在四季中寻找一个个美丽的细节,愿时光留下温暖的记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