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FSD出大问题!特斯拉万亿市值不保?

2022-01-21 09:05:02 雷科技
0人跟贴

1月15日,特斯拉发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的《车辆安全数据报告》,该报告主要以收集车辆数据,并调查在辅助驾驶的情况下,每英里的不同状况下的事故发生率。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使用Autopilot的车主,平均每行驶431万英里发生一起事故,安全性同比提升25%;而没有使用Autopilot,但是在启用了主动安全的车主,平均每159万英里发生一起事故,安全性同比提升20%。

相比之下,根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最新发布的数据,美国平均每431英里(约合694万公里)的行驶里程中会出现8.9起交通事故,可见在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辅助下,特斯拉的行车安全水平为美国平均水准的近9倍。
或许是因为特斯拉出色的自动驾驶成绩,美国社交媒体第一网红特斯拉CEO马斯克也忍不住跑出来附和,并特意强调,“特斯拉全自动驾驶测试版(Full Self-Driving Beta,FSD Beta)项目自一年前启动以来,还没有发生过一起撞车事故,这既证明了测试人员的谨慎,也证明了该系统的安全性。”

然而话音刚落不久,马斯克就被打脸了。1月18日,美国当地一名特斯拉Model S驾驶员Kevin George Aziz Riad被指控过失杀人罪,而原因直指特斯拉的L2级辅助驾驶系统。

据了解,这是一起发生在2019年的事故,彼时Model S驾驶员Kevin George Aziz Riad在行驶当中,因为开启了AP功能,在遇到红灯(特斯拉AP功能无法识别刹车)时,驾驶员没有及时接管导致车辆闯红灯引起两车碰撞。这件事故导致了被撞的本田思域上的两人死亡,而特斯拉车上的驾驶员和乘客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事后,根据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调查,当时驾驶员的确开启了Autopilot功能,而且限于目前相关法律法规对自动驾驶事故责任的认定,无论驾驶员是否开启AP功能,驾驶员明显需要为这起事故负责。

对于马斯克这次迅速被打脸是否意味着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仍不成熟?如果未来继续爆出问题,向来一意孤行的马斯克会转向折中硬件+视觉的自动驾驶方案吗?

争议中前行的特斯拉FSD


回到这次事故中的主角AP,亦即是特斯拉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其实与马斯克口中不出事故的FSD并不是一回事。
根据特斯拉的介绍,Autopilot分为“基础款”和“增强版”两个类,其中基础版为标配,可以实现车辆的自适应巡航以及车道保持功能,而增强版则需要选装,国内选装需要32000元,具有L2级别的辅助驾驶功能。

目前来看,特斯拉的增强版Autopilot可以在封闭式快速路上进行智能辅助驾驶,例如自动驶入和驶出高速公路匝道或立交桥岔路口以及超过行驶缓慢的车辆等等。此外,增强版Autopilot还具备在合适的场景下对车辆进行召唤的功能。

至于FSD则是特斯拉在增强版Autopilot上新增的选装包,在2020年10月推出。据介绍,FSD可以通过视觉传感器对交通信号灯以及停车标志进行识别,并且能够在城市地面道路中切入自动辅助驾驶。如无意外,2019年的那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低版本的Autopilot,而不是马斯克一直强调无事故的FSD。


那么马斯克信誓旦旦的FSD真的如他描述的那样智能与安全吗?并不是。
在FSD测试版本刚上线后不久,北美特斯拉车主们就用实测证明了在开启FSD功能后,车辆仍旧不能正确识别车道与不少特定障碍物。值得一提的是,一名参加FSD测试项目的Model Y车主在向NHTSA提交的投诉中指出,特斯拉的FSD测试曾出现过一次事故,但目前该投诉至今没有得到证实。

对于为何FSD在测试期间为何没有出现事故,有外媒认为,特斯拉车主的谨慎程度远远超过了系统本身的安全程度,没有把自己的安全全部交给特斯拉的FSD掌控,我想这才是马斯克口中FSD“零事故”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无论是Autopilot还是FSD,自推出以来就一直处在争议当中。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就曾表示,自2016年以来,特斯拉的Autopilot至少参与了三起在美国发生的特斯拉致命事故,而2019年的这一次事故比较典型,刚好被NHTSA调查发现,事故发生时车辆的AP功能刚好处于开启状态。

而特斯拉FSD无论是早期的测试版本还是后续推送的版本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在去年10月份,特斯拉推送的10.3版本的FSD Beta软件就曾因导致通信错误引起的前置防撞报警器误报警,使得系统一度退回到了10.2。不仅如此,由于NHTSA介入调查,特斯拉最后因为该事件召回了1.2万辆汽车。

今年以来,在特斯拉发布第四季度《车辆安全数据报告》之前,就有外媒曝光了美国加州正在重新评估特斯拉的全自动驾驶(FSD)测试项目,以确定该公司的软件是否应受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的自动驾驶汽车法规的约束。


在国内市场,在2016年时,一名特斯拉车主因使用特斯拉Autopilot模式驾驶时发生事故造成车辆受损迫使特斯拉将自动驾驶的表述改为了“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而去年纷纷扰扰的上海车展特斯拉维权事件最初的原因也是直指特斯拉的FSD。虽然最后发现不是特斯拉的锅,但FSD还没获得普遍认可是可以确定的。

而Troy Teslike此前针对特斯拉车主对FSD软件包的购买率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调查显示,特斯拉全自动驾驶软件包在上季度的全球购买率仅为11%左右。要知道,在2019年二、三、四季度,特斯拉FSD软件包的购买率分别为46%、43%和36%。对于购买率的快速下降的原因,有人指出,除了FSD的价格大幅度上浮外,FSD功能不实用也是其中之一。

至于在此次事件当中迅速被打脸的马斯克。其实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马斯克本人总是在有意无意地带节奏,试图将FSD歪曲为世界上首种实用化的自动驾驶系统。对于马斯克的大嘴行为,其实听听就好,不必当真,毕竟如果有合订版的话,他的话一向很难自洽的。当然,特斯拉也曾因马斯克一些出格的言论引来了麻烦。
在去年十月份,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ational Transportation Safety Board,NTSB)主席Jennifer Homendy就批评过特斯拉在其最新系统中使用“完全自动驾驶”(Full Self-Driving)这个表述具有“误导性”。

为了消除争议,特斯拉负责法务的副总裁Eric C. Williams在2020年12月曾专门向加州机动车管理局相关机构坦诚,无论Autopilot还是FSD,仍属于L2级别智能驾驶水平。毫无疑问,在目前的阶段,虽然特斯拉的FSD仍在升级,但掩盖不了它是个L2级别智能驾驶这个事实。只不过在过去,大嘴巴的马斯克频频在网络上吹嘘,导致很多人信以为真罢了。

一意孤行的视觉方案?

虽然特斯拉的FSD一直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现阶段来看,它仍然是这个世界最好的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只不过随着监管的逐渐严格以及问题的暴露,特斯拉FSD所坚持的视觉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是否是现阶段最优解就要值得怀疑了。

当然,根据马斯克所倡导的第一性原理,视觉方案有可能是自动驾驶的终极解决方案,但在技术、相关的设备、芯片、算法还没成熟的背景下,特斯拉一意孤行坚持的视觉解决方案很有可能在实践的过程当中付出极大代价,例如2019年的事故就曾导致了2人的丧生。
而这对于相关的监管机构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这也是特斯拉的Autopilot、FSD上线以来就不断接受调查的主要原因。虽然目前一直没有证据证面FSD的存在安全质量问题,不过一旦NHTSA认为车辆对安全构成不合理的风险,可以明确要求车企进行召回,而这也是特斯拉一直在避免的事情。

要知道,在过去的2021年,特斯拉就曾因质量问题召回接近50万辆汽车,超过其在2021年全年销量的一半。如果特斯拉仍然坚持全视觉方案,一旦未来真的爆出极大的安全问题,我想就算骄傲如马斯克在NHTSA的监管下,也要低头。

当然对于特斯拉来说,过去之所以一直坚持视觉方案也有其自身的考量,早期的激光雷达又贵又不实用,在当时普通的雷达加摄像头方案无疑是一种折中的方向。而且经过这些年的算法锻炼,特斯拉在视觉方案上早已经建立了牢固的护城河,可以说,在视觉领域,特斯拉已经到了基本无人可以撼动地位,一时之间让其放弃视觉方案明显有些强人所难。
只不过随着激光雷达融合方案越来越被市场认可,纯粹的视觉方案是不是最优解呢?相信马斯克也想过这个问题。事实上,我觉得马斯克不仅想过,也在考虑转向的问题。

在去年的5月份,美国媒体INSIDEEVs就曝光了特斯拉正在美国加州测试搭载激光雷达测试设备的特斯拉Model Y测试车。而这已经不是特斯拉第一次被曝光在测试车上发现激光雷达了。早在2016年、2017年、2019年、2020年,特斯拉就不断被拍到装有激光雷达的特斯拉测试车。可以说,虽然马斯克一边不断吹嘘要走全视觉方案的自动驾驶方案,但其实另一边一直在未雨绸缪,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转向激光雷达融合方案。

事实上,我觉得特斯拉还是有很大机会转向激光雷达融合方案的,特别是随着激光雷达的爆发,成本大幅度降低的基础上。只不过,就算特斯拉最后不得不转向激光雷达融合方案,它的这套自动驾驶方案与主流激光雷达融合方案有很大不同,而是以视觉方案为主,激光雷达为辅的方案。

正所谓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根据第一性原理,让马斯克彻底放弃视觉方案是不可能的,但却可以是折中的,毕竟激光雷达的加持,只是给目前特斯拉仍为成熟的FSD上一层保险而已,并不妨碍特斯拉沿着视觉方案继续发展。

总结:对于此次事故,虽然以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来看,特斯拉的责任并不大,但这次事故所带来的后续影响却值得我们思考。作为全世界首例因自动辅助驾驶导致的事故,最后它的判罚结果将会对全世界类似的事件提供方向。
而对于特斯拉来说,虽然这次仅仅是FSD惹来的又一次争议,但与此前的一次次争议不同,这一次需要特斯拉重视起来,否则一旦迎来监管部门的全面监控,那么这些年来特斯拉在自动驾驶积累的巨大优势很有可能迎来巨大的打击。对于这个隐患,我想再大嘴的马斯克也不敢多言,只会暗中准备战略的转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