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执政一周年,美国回来了吗?

2022-01-20 18:02:50 观察者网
0人跟贴

【文/观察者网 鞠峰 编辑/徐乾昂】

一年前的今天(2021年1月20日),时年78周岁的拜登将布满皱纹的手置于《圣经》之上,在刚刚被骚乱洗礼过的国会山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

第三次参选的拜登,从特朗普手中接管了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美国政治与社会极化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拜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在就职演说中呼吁“红蓝之间、城乡之间、保守派与自由派之间”团结一致,对内请求美国国民“结束这场野蛮的战争”(end this uncivil war),对外向盟友承诺“美国已经回来了”。同时,他坚信美国“会战胜这该死的新冠病毒”……

拜登宣誓就职 图自澎湃影像

一年过去了,美国种族、阶级、党派间的鸿沟依旧深不见底;拉拢盟友显得愈发艰难;疫情不仅没有结束,还因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肆虐而更加严重,累计带走85万条生命。

美国政坛有句名言:“以诗文竞选,以散文执政(Campaign in poetry, govern in prose)。”讽刺那些竞选时吹得天花乱坠,上台后却政绩平平的官员。拜登似乎成了此中典型?

至少在选民支持率方面,执政一年后的拜登,已经成为同期美国历史第二差总统。

拿出2021年的几个重要“切片”:蔓延的疫情、高企的通胀、难产的法案、仓惶的撤军……这么看,拜登在对于美国总统来说最重要的第一年,难以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图自澎湃影像

四大承诺落空

一年前的1月20日,拜登在国会山发表就职演说。他强调美国目前面临4大危机:新冠疫情、气候、经济和种族问题。但美联社1月16日提到,不知为何,他没有提及第5大危机:“分裂的国家和摇摇欲坠的民主”。

就职两周前,被民主党人称为“暴徒”的特朗普支持者们冲击了国会山,希望夺回特朗普口中“被窃取的胜利”。

佩洛西办公桌被“占领” 图源:澎湃影像

一年过去了,拜登在这些重点议题上表现如何?

抗击疫情方面,拜登一度取得突破性进展,但事实证明,美国防不住德尔塔,也止不住奥密克戎的疯狂扩散。无一例外,两种变异毒株先后成为美国的优势感染病毒。疫情结束还远远看不到尽头。

1月10日,美国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惊人的148万例,再次创造纪录。

去年夏天,美国全国疫苗接种率迅速提高,经济开始复苏。拜登在独立日宣布,美国“前所未有地接近宣告战胜病毒的那一天”。

接下来,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先后成为主流毒株,新增确诊数和住院人数屡破纪录。

各检测点大排场龙以及“快筛”试剂盒的短缺,引发民众对于白宫工作的质疑。防疫规则屡次修改,卫生官员反复改变口径也弄得美国人疲惫不堪。疫情并没有因为拜登上台而变好,民众对于拜登政府的信心也逐渐丧失。

上台前,拜登抨击特朗普没有抗疫计划,“而我有(计划)” (截自拜登推特)

气候问题方面,拜登在就职演讲中承诺对气候危机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以倾听地球的“求生呼救”。

拜登上任之初,就利用总统行政令,迅速扭转了特朗普的许多能源和环境政策,例如迅速重返巴黎气候协定。

但民主党雄心勃勃的气候计划在两党几乎“势均力敌”的参议院屡屡受挫。

2021年底的格拉斯哥气候峰会(COP26)上,拜登承诺,美国将在10年内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2005年水平的一半。然而,拜登的“重建与发展”(Build Back Better)计划却遭到党内参议员乔·曼钦的“致命一击”,让这个目标几乎不可能达成。

更致命的是,如果共和党人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控制了议会,那么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可能会停滞数年。

在经济方面,拜登上台后,全美一共增加了640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在今年1月的第一周来到3.9%,是疫情暴发以来的最好数据。股市“繁荣”,2021年全年,标普500指数70次刷新纪录,最终涨幅为29%。

但另一面,全美工作岗位仍比疫情前流失掉360万个,许多企业招不到人,同时又有许多人拒绝返回工作岗位。令人担忧的是,2021年底,通胀数据上涨至7%,创40年来最高涨幅。同时,供应链问题使得许多超市货架空空如也。加之奥密克戎引发的市场忧虑,尽管美国2021全年经济数据还没出炉,彭博社和《华尔街日报》则已经下调美国2022年一季度GDP增长率至3%,高盛更是将其砍至2%。

图自彭博社

种族问题表面上向好,但仍有顽疾难以解决。

拜登打造了一个非常多元化的政府,包括史上首位进入内阁的原住民——内政部长德布·哈兰德(Deb Haaland)、第一位担任副总统的有色人种女性哈里斯等等。

然而,弗洛伊德被“跪杀”引起的“黑命贵”游行余波未平,美国警务体系改革的努力却已停滞不前。拜登曾承诺在头一百天里建立一个国家警察监督委员会,但他早已食言。

另外,议会就《乔治·弗洛伊德警察执法公正法案》(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的谈判于去年9月破裂,弗洛伊德基金会执行董事贾卡里·哈里斯(Jacari Harris)将其描述为 “毁灭性的挫折”。

至于国家的分裂与极化,拜登上台一年后这些问题仍没有改善。他在就职演说中反复呼吁的“团结”(Unity)仍然如同镜中之月。

作为一个民主党中间派,拜登难以满足党内极端左翼的要求,或成功回应关键投票团体的呼声,特别是非裔美国人群体。

他在过去一年时常承诺要改变美国的“枪支成瘾”并对警察暴力进行改革,却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支持。拜登力推的投票权改革旨在防止对黑人投票权的限制,但在参议院遭到挫败——只因两名民主党人的反对。参议院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几乎平分秋色,因此一点点“反常”就会让拜登的野心泡汤。

在治愈国家政治分歧等更广泛的问题上,拜登也表现平平——尽管这不全是他的错。拜登承诺“团结美国”,摒弃特朗普煽动分裂与仇恨的行为,但随着特朗普的意识形态主导着整个共和党,且他很可能会在2024年寻求连任,拜登正在进一步向左靠拢,中间派的土壤越来越少。

举步维艰背后:“难产”的法案

3万亿、1.9万亿、1万亿……执政1年,拜登抛出多个“天文数字”的援助计划。执政首年,“撒钱”成了拜登应对国内议程的“法宝”。然而由于共和党和党内激进派人士的掣肘,3大重点法案无不“难产”,其中一个到现在也没有落地。

2021年初,拜登公布价值1.9万亿的“美国救援计划”(American Rescue Plan),旨在扭转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困境,加快疫苗接种速度,其中包括向每个美国家庭寄送每人1400美元的刺激经济支票,直接提供住房和营养援助等。这项计划在3月通过。

第二个重点法案——“基建法案”在历经数月拉锯后,终于在2021年11月15日正式签署,价值1.2万亿美元。

早在今年3月,拜登就提出了这项规模庞大的基建计划,当时的投资规模高达4万亿美元。但在之后的数个月里,各方一直未就在基础设施上花费多少资金,以及如何支付投资达成一致。双方在国会一番拉锯后,白宫先是把方案缩水到2.3万亿美元,又被迫缩减到1万亿美元左右。

去年9月,参议院罕见地69比30的压倒性结果通过了该法案。但由于民主党内部派别分歧,这项法案在众议院受阻。最终,法案在共和党的合作下才得以通过。在投票中,有13名共和党众议员投了支持票,但有6名民主党进步派人士反对。

2021年11月15日,拜登在“罕见的两党欢庆”仪式上签署基础设施建设法案 图自美媒

拜登政府的“重建与发展”(Build Back Better)法案,则更加艰难。去年12月,参议员乔·曼钦表示反对这项拜登的标志性国内议程。曼钦担忧,巨额的支出会导致政府负债太高,加剧通货膨胀。

拜登执政之初,就开始推进这项涉及医疗、养老、儿童、应对气候变化等各个议题的综合性法案。有美媒称,该法案是美国最具雄心和变革性的国内政策之一。然而,这项耗资巨大的法案遭到共和党全体反对。

荷兰莱顿大学历史和国际研究讲师安德鲁·高索普称,曼钦“背刺”了美国左翼,他的“背叛”对民主党内部的信任与合作是毁灭性的。

法案将不得不拖到今年年初再议,而2022是中期选举年,这更加剧了民主党在选举中的不确定性。目前,拜登仍在与曼钦交涉中。美媒爆料称,拜登将把法案拆分成更细碎的部分,分次谋求通过。

对于盟友,“美国没有回来”

特朗普时期肆意“退群毁约”、坚守孤立主义、并在贸易问题上“扫射”队友,使得美国盟友关系出现裂痕。拜登上台后,有意批评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不专业”,自己的团队则“已经准备好领导世界,而不是撤退,已经准备好面对敌人,而不是排挤盟友”

拜登曾豪言“不会排挤盟友” 图自推特

随后,拜登宣布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定》,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格拉斯哥峰会,出席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美国-欧盟峰会……台面上,美国似乎重返国际舞台“C位”,拜登所谓“国际领导力”得以体现,然而细看这一年美国外交表现,拜登的承诺也只是张“空头支票”。

这一年美国基于所谓“国际规则秩序多边主义”,与盟友的频繁互动,依旧局限于拉帮结派式的“冷战同盟”,利用自己残存的“实力地位”,强迫盟友对美国盟友以外的国家进行围堵,有时甚至不择手段向盟友开刀。

譬如,拉拢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组建“四方安全对话”,炒作“中国威胁论”;率领“五眼联盟”大肆炒作涉疆涉港议题,对中国内政指手画脚;拉拢韩国、日本,承诺采取和特朗普政府时期不一样的策略来应对朝核问题,但又单独对朝采取制裁措施;和北约国家在乌克兰向俄罗斯施压,导致地区局势不断升温;美国重返伊核协定的谈判又陷入僵局。

而如今的美国,已经和拜登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时期的美国不可同日而语,世界局势也发生巨大变动。拜登错误估测“美国的实力地位”,一些重大外交决策反而打击了美国的国际声誉。

最饱受诟病的,是拜登以一种最不体面的方式“解决”了阿富汗撤军问题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武装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当天美国大使馆已开始撤离外交官,同时总统拜登宣布,将保障美国及其盟友民众撤离的士兵增至5000人,以及保证美国军事人员“有序、安全地”撤出阿富汗。

然而,实际的撤退场景则透露出慌乱。

美军”直升机飞临喀布尔的美国使馆,撤离美方人员,部分人员则开始“处理后事”,烧毁机密文件,大使馆上方出现缕缕烟雾。国外社交网络、媒体,甚至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都已经将本次美军的撤离,比作最新版的“西贡时刻”。

(西贡时刻的再现)

此后,喀布尔机场大门口又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13名美军死亡。整个撤离过程中,至少169名阿富汗人死亡。同时,美军为了严守8月31日的“红线”,将数十名美国人和上万名阿富汗“盟友”抛在身后。

其次,在盟友法国不知情的情况下,美国去年9月主导建立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促使澳大利亚撕毁向法国采购常规潜艇的巨额订单,转而寻求在美英支持下建造核潜艇。此事令法国大为不满,一度召回驻美大使和驻澳大使。

最后,民主峰会变成“民主闹剧”。2021年12月9日,美国造势已久的所谓“民主峰会”正式召开。然而讽刺的是,就在拜登在华盛顿开着视频会议大谈民主的同一天,纽约联合国总部外,抗议人群正抬着写有“美国民主”的棺材,为“美国民主”举行葬礼。

抗议人群抬着写有“美国民主”的棺材 图自推特

拜登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称全球民主正在“倒退”,然后使出美国惯用的招——撒钱。他说,在未来1年内,美国将提供高达4.244亿美元的所谓“对外援助”资金,“在全球范围内支持民主和捍卫人权”。

虽然拜登摆出民主引领者的姿态,但美国自身的民主似乎“岌岌可危”。联合国总部外,活动人士正对美国国内的“投票权”问题进行抗议。

临近北京冬奥会召开,拜登政府又四处游说,拉拢盟友集体“不向北京派遣外交人士”。此举不仅没有在美国盟友圈内得到一致响应,法德两国还明确反对,韩国等亚洲国家相继跟进,阿根廷、蒙古国等国表示将派遣政府首脑赴会,波兰总统更是表示,不会为“取悦”美国而持续攻击中国。

截至目前,据观察者网统计,仅有加拿大、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7个国家不派遣外交人士。而美国将“口谦体正直”的本质发挥得淋漓尽致,嘴上说不排官员参加奥运会,实际上中国外交部证实有多位美国官员早已拿到了签证。美国主导的“抵制”戏码成为“真香”喜剧。

执政一年,成美国历史第二差总统

据预测性新闻网“537”统计,过去3个月,拜登支持率差点跌破40%,在历史上所有美国总统执政1年后的支持率排名中位列倒数第二,仅好于他的前任特朗普。

距离拜登上台过去正好1年,目前,民众对他的工作表现满意度仅有42%,超过一半的人(52%)“不满意”拜登的政绩。

拜登执政1年支持率变化 (截自“538”)

从历史规律来看,新总统刚上任的支持率往往较高,但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走低。

执政一年后支持率最低的总统是特朗普,仅39%。奥巴马刚上任时支持率达到惊人的68%,但也在一年后跌破50%。

几件大事严重影响了拜登的支持率。2021年8月,美国混乱地从阿富汗撤出以及德尔塔变异株肆虐时期,数字直线下降。去年春天,对于他抗击疫情工作的满意度还有60%,但这一数字目前已跌至45%以下。

美国的通货膨胀达到20世纪80年代来的最高水平,民众生活成本激增,对未来的担忧日益加深。德国吕讷堡大学的研究表明,通货膨胀会导致在任总统支持率下降。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2022年1月全国民调显示,58%的人认为“美国的民主正处于崩溃的危险之中”,其中包括62%的共和党人、57%的独立人士和56%的民主党人。

“最难对付的是美国自己”

“这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但也是取得巨大进展的一年,”拜登在上台第365天罕见地在白宫召开发布会,总结政府今年的政绩。“我们通过了新冠援助计划和基建法案。美国已接种了超过2亿剂新冠疫苗,许多州的失业率创下历史新低……”

拜登在讲话中向民众传达乐观精神:“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了美国人的勇气和决心……这个国家最好的日子仍在前面。”

但在“向前看”之前,许多人都难以忘记在2020年底,拜登以创造历史的8128万张选民票力压对手,但分析人士指出,相当一部分选民心里的那个答案,其实是“Not Trump”(只要不是特朗普)。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数字是,特朗普当时同样获得超7400万张选民票,甚至比2008年“超级巨星”奥巴马还多500万张——

最近,特朗普积极为共和党中期选举造势。他在最近一次竞选集会上哀叹,美国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国家的伟大”,痛斥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不断制造骗局、编造谎言。他说,正因为如此,“对美国来说最难对付的国家并非中俄,而是美国自己”。

一年前,刚刚就任的拜登踌躇满志,高调向世界宣布“美国回来了”(America is back),他向选民作出许多承诺:愈合民主伤口、克服疫情、解决根深蒂固的种族与经济难题,以及在全球恢复美国的信誉。一年后的今天,这些似乎都没有办到

过去的一年中,拜登将美国疫苗接种率拉到63.5%,但仍有相当一部分群众持坚定的反疫苗观点。他力推的1.75万亿美元“重建与发展”(Build Back Better)计划被党内人士来了个“毁灭性一击”;强制疫苗令被最高法院裁定非法;即使是要求修改参议院“冗长议事”规则也没有得到党内一致支持……

种族问题和新冠疫情在社会上撕开的口子还未弥合,拜登将带着这些问题继续走下去。

“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你甚至可以把这一年平均分开,”前奥巴马媒体秘书罗伯特·吉布斯说,“但对我来说,从八月份阿富汗撤军开始,白宫就被各种外部事件所支配(shaped),而不是相反。”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研究生院院长布朗说,鉴于拜登的经验与学识,选民对他寄予厚望,认为他能让美国的一切重上轨道,恢复正常。然而,情况却非如此。

布朗认为,拜登团队满脑子的理想主义,妄想他可以效仿前总统罗斯福带领美国走过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也让美国重新焕发生机。“他们的乐观主义,加上民众对他们有信心,认为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使得他们走上狂妄自大的道路。”

1月20日的记者会上,拜登强调,“我要的不是空中楼阁,我而是美国人民长期以来一直要求的实际事务。”

随后,来自右翼媒体Newsmax的记者提问拜登:为什么有些美国人认为“你的精神状态已经不适合(mentally unfit)领导这个国家”

拜登冷冷地回答,“我也不知道(I have no idea)。”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