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金融界

金融界1月20日消息“降息”如期而来!继本周一MLF、OMO两大政策利率下调后,今日公布的1月LPR报价利率也跟随下调。

1月20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2022年1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显示,5年期LPR下调5bp至4.6%,为2020年4月以来的首次下调。

此外,1年期LPR继去年12月下调5bp后,进一步下调10bp至3.7%。这是继12月20日调降一年期LPR利率以来,再次调降LPR利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央行货币政策动作频频 连续降准、降息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表示,1年LPR下调10BP、5年LPR下调5BP,基本符合市场预期。近期MLF利率的下调,及央行新闻发布会透露的信号已经非常明确。

事实上,央行近期宽松动作频频。去年12月6日,央行宣布降准。紧接着12月20日,LPR1年期降息5个基点,但5年期LPR并没有变化。

此外,本次LPR发布时间由9:30提前至9:15,也被市场解读为央行的呵护。昨晚,央行宣布LPR公布时间由每月20日9:30提前至9:15,市场普遍认为,这是央行对市场的呵护,因为第二天便是20日。央行修改LPR发布时间,把时间提前到A股开盘前,和集合竞价一个时间,可以说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提出“三个发力”:要充足发力,把货币政策工具箱开得再大一些,保持总量稳定,避免信贷塌方;

精准发力,要致广大而尽精微,金融部门不但要迎客上门,还要主动出击,按照新发展理念的要求,主动找好项目,做有效的加法,优化经济结构;

靠前发力,现在虽然是年初,但一年的时间很短,一年之计在于春,所以我们要抓紧做事,前瞻操作,走在市场曲线的前面,及时回应市场的普遍关切,不能拖,拖久了,市场关切落空了,落空了就不关切了,不关切就“哀莫大于心死”,后面的事就难办了,所以我们不能拖,要走在前面,及时回应市场的普遍关切。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1年期LPR利率连续两次累计下调15BP,货币政策逆周期调控力度加大,体现了宏观政策前置发力,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增强市场主体信心,鼓励企业增加中长期投资,对于当前扩内需、稳外需以及房地产市场平稳运行将产生积极效果。

房贷要降了!百万房贷月供省30元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此次央行降息,将传导到房贷市场中,正面和减负效应明显。

以100万贷款金额、30年期等额本息还款的按揭贷款为例,在利率调整前,LPR为4.65%,此时月供额为5156元。而此次利率调整后,LPR为4.60%,此时月供额为5126元。如此计算,月供额减少了约30元。

若考虑到商业银行可贷资金后续更加充裕、利率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那么类似减负效应将更为明显。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表示,LPR降息最大的作用是稳定预期,对于降低房贷月供负担、激励购房者入市、促进开发商回款,确保房屋交付有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其信号意义重大。预计,在降息以及国家再次鼓励返乡置业、春节住房消费,各地纾困楼市等作用下,一季度楼市或开始触底。

5年LPR下调并不意味着房地产定位的变化

在赵伟看来,5年LPR下调并不意味着房地产定位的变化,减幅下调也考虑到对地产的影响。此前央行副行长已指出,“LPR是一个宏观变量,它的变动不针对具体的行业”,5年LPR是中长期贷款定价的锚,不只是个人住房贷款,还有制造业、基建等中长期贷款。地产销售,或一定程度受到5年LPR下调的提振,但房价预期、收入等约束下,后续情况仍需紧密跟踪。

李宇嘉则认为,5年期与1年期非对称降息传达稳定但不刺激的信号。12月未降低5年期LPR,主要是考虑到担心给市场传达刺激、托底楼市的信号。本次市场预期5年期LPR会下降10个基点,但仅下降了5个基点。

下一次降息在什么时候?连续降息并不意外

华创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降息时点上看,按照央行货政报告表述来看,当中美利差缩窄到50bp以内,央行就要“以内部均衡为主同时兼顾外部均衡,找到最优的平衡点。”当前中美利差仍在80bp以上,随着中美利差持续收窄,央行降息的窗口将越来越小。

张瑜认为,如果1月社融数据质量没有明显修复,叠加央行降息窗口越来越小的情境下,2月MLF利率再度调降或并不令人意外。

19日,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曾发文称,美联储收紧政策如箭在弦是央行迅速行动的原因。他表示,随着美联储摩拳擦掌准备加息,鉴于中美两国货币政策的历史相关性,央行采取先发制人大规模宽松的政策窗口正在迅速地关闭——否则人民币将承压,并有可能引发投机性资本外流。

孙国峰18日出席12月金融数据发布会时曾表示,我国的宏观经济体量大、韧性强,应对疫情以来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没有搞大水漫灌,而是搞好跨周期设计,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金融体系自主性和稳定性增强,人民币汇率预期平稳,这些都有助于缓和和应对外部风险。总的看,发达经济体政策调整对我国影响有限。

孙国峰表示,下一步人民银行坚持稳字当头、以我为主,根据国内形势把握好稳健货币政策的力度和节奏,同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积极稳妥应对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