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一些经济体有“硬着陆”风险

2022-01-19 19:22:50 第一财经资讯
0人跟贴

全球增长放缓伴随着通胀高企,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滞胀时代吗?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随着前一阶段被压抑的需求完成释放,各国财政和货币支持相继退出,全球增长正进入一个明显放缓的时期。增速将从2021年的5.5%降至2022年的4.1%,2023年进一步下降至3.2%。

与此同时,奥密克戎毒株的快速传播意味着近期新冠疫情将继续干扰经济活动。病毒新变种的传播、持续的供应链瓶颈和通胀压力、世界大部分地区金融脆弱性加剧等多重因素叠加,意味着不少经济体硬着陆的风险上升。

通胀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

1月19日,全球化智库(CCG)与世界银行联合举办《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发布会。世界银行预测局局长高斯(Ayhan Kose)在会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通货膨胀已经变成了全球性的问题。“一般来说,只要这些通胀的动态水平低于中央银行的通胀目标,那就是可控的。但是,在超过一半的采用通胀目标制的发展经济体和新兴市场中,通胀高于央行的目标范围。”他说,“在我们的基线情景中,没有预测滞胀的发生。然而,我们认为一些经济体的增速有可能会出现非常陡峭的下滑,我们称之为‘硬着陆’,这可能是由大于我们预期的通货膨胀压力驱动的。”

根据世界银行,2021年,全球经济活动反弹,叠加供应中断以及食品、能源价格上涨等因素,推高了很多国家的总体通胀。共识经济(Consensus Economics)预计2022年全球通胀中值将继续保持高位。

报告指出,最近几个月,全球通胀率连续出人意料地上扬,按12个月计算,2021年10月的总体消费价格通胀率中位数达到4.6%,高于2020年5月与大流行有关的1.2%的低谷。自2020年中期以来,全球需求和活动的反弹,加上供应中断以及食品和能源价格的上涨,许多国家的总体通胀率被推至十年高点。核心商品价格通胀在全球范围内也有所上扬。在一些经济体中,这部分反映了住房价格通胀的上升。通胀的增加导致许多央行部分解除了其宽松的货币政策

高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通货膨胀上升对低收入工人的打击尤其严重。食品价格也受到较大影响,一些低收入国家甚至出现了粮食危机,去年很多新兴市场经历了两位数的食品通胀。所以,这不仅仅是一般性的价格压力。

与发达经济体一样,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自2020年中期以来经历了基础广泛的整体和核心通胀的增长。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政府债券收益率也在上升。尽管国际债券的发行仍然强劲,但流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投资组合已经下降,反映了对增长前景和大流行病风险的担忧。

“在发展中经济体中,我们观察到价格压力造成的重大挑战。一方面,增长开始放缓;另一方面,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正在撤回政策支持,部分原因是为了遏制当前的通胀压力。由于隐藏的赤字和不断上升的融资成本,他们中的大多数正在减少财政支持措施,同时撤回货币政策支持。而由于缺乏政策空间,很多经济体在复苏发生之前就采取了这些紧缩性政策措施。”高斯说。

高斯认为,通胀压力将带来一个更快的紧缩周期,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产生严重影响。而发达经济体受到的压力也将传导给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他称:“因为通胀读数远高于预期,美联储收缩资产购买并准备提高利率。全球金融感觉到了这个倾向,而这将会加重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负担。我认为这些通货膨胀的压力,我们将要经历一个正常化周期(normalization cycle),这可能是过去20年中第一个真正的正常化周期。”

高斯警告说:“我们应该为意外的发生和道路上的‘炸弹’做好准备。政策制定者需要考虑校准他们的政策,确保政策是可靠的,并最终确保他们能够灵活地对待发达经济体政策的变化,将国内措施落实到位。这首先意味着建构强有力的宏观政策框架。”

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增速差扩大

在全球经济放缓的同时,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差异也在扩大。与前者相比,大多数后者因疫情受到的影响更为严重,预计其增长轨迹不足以将投资或产出在本预测期(2022-23年)恢复到大流行前的趋势。

具体而言,世界银行预测,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预计将从2021年的5%下降到2022年的3.8%和2023年的2.3%。不过,虽然增速放缓,但仍足以使产出和投资恢复到疫情之前的趋势。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率预计将从2021年的6.3%下降到2022年的4.6%和2023年的4.4%。到2023年,所有发达经济体的产出都将全面复苏,而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仍将比疫情前的趋势低4%。诸多脆弱经济体受到的打击更大,与疫情前的趋势相比,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经济体产出将下降7.5%,小岛国将下降8.5%。

过去一年中,全球贸易与全球经济活动同步回升。货物贸易的复苏是迅速的,服务贸易开始稳定,但复苏仍然滞后,旅游服务尤其低迷。低迷的旅游流量对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尤其是许多小岛屿发展中国家造成了重创。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大多高度依赖大宗商品出口,因此会受到大宗商品价格“繁荣-萧条”周期的影响。报告发现,过去两年这种周期波动尤为剧烈,大宗商品价格先是在疫情暴发后暴跌,此后又大幅飙升,某些商品甚至在去年达到历史新高。全球宏观经济形势和大宗商品供给因素可能会导致这种周期持续出现。对许多大宗商品而言,这种周期还可能被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放大。

分析还显示,自1970年代以来,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幅度往往大于下滑,这为大宗商品出口国实现更加强劲和可持续的增长创造了重要机会。但前提是,它们能在繁荣期采取有条理的政策来充分利用高价格带来的收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