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姑姐拿着老公的工资卡,管住我!如今婚姻还在,我还在,他也在

2022-01-19 15:11:48 小灵故事通
0人跟贴

结婚第二天,我跟任成说,以后由我来管家,家里柴米油盐、人情来往统一调配,希望他能将工资卡交给我。

当然,我也欢迎他监督。

没想到他支支吾吾,说他的工资卡放在他大姐那里。

我大吃一惊,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我严肃地跟任成说,我们的小家庭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希望他能去跟大姑姐把银行卡要回来。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大姑姐说的,当天下午,大姑姐就气势汹汹地杀上门。

大姑姐的手指头几乎戳到我的鼻尖上:“你什么意思?我会贪你们那点钱吗?这些年我给你们贴补的钱只多不少,我说过什么了?我还不是怕你们花钱大手大脚,才帮你们保管!”

我轻声辩解:“我昨天才嫁过来,可没花过你一毛钱。”

大姐眉毛一竖:“有区别吗?以前要不是我们两姐妹贴补任成,他能有现在这么风光滋润?浇水施肥的是我们,享受劳动成果的是你,不就等于贴补到你身上去?”

我无语,这么强词夺理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晚上,二姑姐听说了这事,也打电话过来把我和任成骂了一顿。

我真是憋屈。

我和任成是相亲认识的,初次见面我就对他心生好感。他长相清秀,脾气温和,对我百依百顺。

更让我倾心的是,他心思细腻,在我来大姨妈时,他默默帮我买了一杯桂圆红枣姜汁茶。

当时我觉得,这样体贴入微的男人,工作和长相也不错,必须好好把握。

而且,他没爹没妈,只有两个已经出嫁的姐姐,以后不会有婆媳矛盾。

跟任成谈婚论嫁时,我的朋友都羡慕我找了一个完美的男人,有车有房,没爹没娘。

如今看来,两个姑姐一个比一个难缠。她们顶着姑姐的名头,做着婆婆的主,我比有婆婆惨多了。

01

我跟任成抱怨,他姐怎么这么可怕,还蛮不讲理。

任成无奈地说,他父母早亡,是两个姐姐将他拉扯大的。她们在他身上倾注了很多心血,很不容易,让我多体谅。

我不高兴地说:“我倒是想体谅,但总得吃喝吧?你的收入不拿回家里花,吃啥花啥?”

任成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我姐说,你带了十五万陪嫁过来,省着点用,够我们好几年的生活费了。”

我愕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到我这儿怎么还得我贴补嫁妆养男人?

我冷笑:“任成,结婚前你是怎么哄我的?保证不让我受委屈,保证有你一碗饭吃就不会让我喝汤。现在倒好,你这是连米汤都不打算让我喝,就打定主意要啃老婆了是吧?”

任成被我说得脸上挂不住,讪讪地求我理解他。

“你要是不放心我管家,我不强求。但是这个家是两个人的,你凭什么让我一个人养家,你的钱就全给你姐捏着?我今天就把话放这儿了,你往家里花多少钱,我也花多少,大不了各回各家。”

任成一直叹气,眼神哀求地看着我。

我狠心不看他,卷着被子睡觉。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家的门就被两个姑姐砸响了。

我第一次见识到女人的战斗力,她们的唾沫争先恐后地往我脸上喷。

大姑姐怒吼:“第一次见你时,我就觉得你这人太瘦,屁股又塌又扁,将来肯定生不出儿子。你的面相也不好,肯定会让我弟弟受气。这不!我果然没看错!”

二姑姐说:“当初我就说了吧,一张口就要十万元彩礼的人家,养的闺女好不到哪里去。她爹妈拿她卖钱,就是冲着咱家的钱来的。如今结了婚,人都是咱家的了,何况钱!要银行卡可以,今天必须把那十五万陪嫁存到大姐的户头上去。”

我目瞪口呆。

我问她们,既然对我这么不满意,当初怎么不拦着他弟弟娶我?

大姑姐轻蔑地说:“还不是我那傻弟弟,不知道被你灌了什么迷魂汤,非得要你不可。要不是看他一片痴心,我是不可能点头的。当初好几个有钱老板的女儿看上我弟弟,我都没答应呢。”

我简直要气笑了:“你怎么不答应呢?当初一个富二代又是送房子车子又是送钱,非要娶我。要不是你弟弟死皮赖脸又哭又求的,我早就嫁给那个富二代了。”

大姑姐听出我话里的讽刺,脸色涨得通红。

吹牛谁不会啊!

两个姑姐在我这里讨不到便宜,灰溜溜地撤退,但她们坚决不肯交出任成的工资卡。

我回了一趟娘家,父母听我说了婆家的情况,也跟着唉声叹气。

谁会想到嫁出去的姑姐,父母都不在了,还能在弟弟家作威作福?

我后悔不已。

结婚前我只想着任成性格温顺,人也踏实,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癖好,却没想到他温顺,是因为他头上压着两个强势的姐姐,他只是顺从惯了。

母亲问我怎么办,父亲说刚结婚可不能闹离婚,全家都得被唾沫淹死。

我还能咋办?凉拌呗!

好在父母开明,倒没有逼我容忍任成一家的无理取闹。

任成上门道歉求和了几回,但只要一提工资卡他就回避,我索性安心在娘家扎根。

任成没办法,只能轮流在他两个姐姐家吃饭。

两个姑姐原本指望着结婚后,我能承担起家里家外的责任,既能做家务照顾有任成,又能赚钱供养小家庭,如今看我硬杠到底,她们不得不做出让步。

她们说可以让我花任成的钱,但必须得我先垫付家用,用购物小票跟她们报销,我和任成一人出一半儿。

我气得想吐血,直接把她们的聊天记录发到他们家族群里去,当众质问她,如果每天做饭扫地的活儿都归我,该给我多少劳务费?

两个姑姐的奇葩行为遭到了大家的嘲笑,她们迫于舆论压力,终于愿意将工资卡交回给任成,但耳提面命,让任成一定要提防我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我真替自己冤得慌,任成又不是千万富翁,当谁没见过几千块钱呢!

02

夺权初步告捷,我和任成总算过上了正常的婚姻生活。

可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就发现任成的自立能力简直为零,连袜子都不会洗。

我开诚布公地跟他谈了一次,这个家是两个人的,家务也得共同承担。

如果他做不到,以后我做饭洗衣服都只管自己,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我冷冷地瞅着他:“你可以去找你姐姐告状,但是我警告你,你姐再来无理取闹,我绝对离婚。正常人家都不想把女儿嫁给你这种懒汉,你就打着光棍陪你两个姐姐一辈子吧。”

任成不敢争辩,跟着我学做家务。

有一次两个姑姐突然来访,她们看到任成在拖地,顿时炸毛,对我咒骂不断,说任成从小到大,她们都舍不得让他端一杯水,我却像使唤牲口一样让他干活。

我笑了笑:“让他拖个地就是当牲口一样使唤,那我嫁给他后,天天做饭刷碗洗厕所,过的日子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任成也在一旁帮腔,说这些都是他愿意做的。

两个姑姐恨铁不成钢地戳着他的脑门,说他的脑子都被我这个狐狸精吃了。

我知道,任成这么乖这么听话,是因为他也担心刚结婚就离婚。

如果我第一次让步了,等待我的将是无穷无尽的妥协。

我越强硬,越表现出一副随时可以离开他的样子,他心里的底气就不足,这是他这种人的性格缺陷。

也许还可能是因为他对我有爱吧,只是爱这种东西是有保质期的,我必须在保质期内尝试着改造他。

即使最后没成功,我也尽力挽救这段婚姻了,问心无愧。

可我没想到,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给我的婚姻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我原本想着,在成功改造任成之前,绝对不能怀孕。

可人算不如天算,我还是怀孕了,还是买一送一的双胞胎。

后来我才知道,任成在TT上动了手脚,他说我有了孩子,就不会总是闹着走了。

我将他收拾了一顿也于事无补,肚子里两个小生命已经存在。

这会儿我刚怀上,大姑姐就屁颠屁颠跑来我家,逼着我辞职专心养胎。

我不愿意,她又强硬地搬进我家里来,说要亲自照顾我。

我原本不答应,但任成一直帮忙劝,说我怀孕了还要上班,太辛苦,而且他经常要上夜班,有她姐帮忙照看,他才能放心。

一晃眼过去两个多月,夜里我起床上厕所时,无意间听到大姑姐跟二姑姐打电话,才发现了她们的阴谋。

原来,二姑姐也怀孕了,竟然也是双胞胎。她已经去查过胎儿性别,两个孩子都是女宝宝。

大姑姐说我的肚形尖,十有八九是男娃,等我生下来,就让我跟二姑姐换一个孩子,这样两人都能儿女双全。

二姑姐前头已经有一个大女儿,有了我的孩子,就不用再冒险超生了。

大姑姐压低声音笑着说:“你呀,就等着抱男娃吧。都是咱们任家的骨血,养着不吃亏。我把她当太后伺候着,到时我来开这个口,谅她也不敢拒绝。即使她不给,我抢也给你抢来。”

我听得浑身汗毛倒竖,原来这才是她来照顾我的目的。

回到房间,我还是浑身冒寒气。

这件事任成知不知情?从他费尽心机地让我怀孕,到说服我同意大姑姐住进来,看起来一切都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我越想越怕,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我赶紧跑回娘家。

父母听我这么说后,也气愤得破口大骂。

在母亲的安排下,我悄悄辞了职,去省城姨妈家待产。

03

一晃眼就过去半年,我的预产期越来越近。

这天我在小区里晒太阳,突然有人朝我飞奔过来,一把将我拥入怀里。

我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任成!

我吓得一颗心砰砰跳,他怎么找到我的?他的两个姐姐是不是也在附近?

任成将我抱得很紧,不一会儿,我就感觉肩膀热乎乎的。

我浑身一颤,他竟然掉眼泪了!

过了好一会儿,任成看着我说:“小慧,你要相信我,我不知道我姐的打算,我也不会答应,永远不会!”

我迟疑不定,他值得我相信吗?

他说,我离开后,他都快疯了,跑去我父母家里跪着求他们让他见我。

我父母没有透露我的行踪,他就天天去,帮忙做家务,用行动表达他的决心。

我妈最终还是被他感动了,又担心我生娃时孩子爸不在身边,会成为一辈子的遗憾。

他们最后还是将姨妈家的地址告诉他。

任成在姨妈家附近租了房子,他说他已经请了长假,等我生下孩子后再做打算。

住在一起后,我发现他竟然有了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做起家务来麻利又高效,一手好厨艺让我目瞪口呆。

他说,这都是讨好我父母练出来的,他还特意拜师学习了我父母爱吃的几道菜。

我心里酸酸的。突然觉得,或许我可以试着相信他,把自己和孩子交付到他手上。

我们度过了结婚后最幸福的一个星期,他每天陪着我,做我最爱吃的菜,照着胎教书给宝宝讲故事。

可惜,这样的美好只维持了一周。

周一早上我刚睡醒,就听到铁门被砰砰砸响。

任成去开门,外面很快就传来大姑姐尖利的叫骂声。

我浑身一僵,后悔不该心肠太软。如果不是任成透露行踪,大姑姐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我走出去,看到任成挡在门口,不让大姑姐进来。

大姑姐看到我时,顿时激动起来:“你二姐凌晨被送去医院待产,你今天必须去剖腹产,赶紧把孩子剖出来,分一个男娃给她。”

我冷冷地问她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她得意洋洋地说,她在任成的手机里装了定位追踪软件。

任成脸色大变,不敢相信地看着她:“大姐,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是你拴在手头上的一条狗吗?”

大姑姐满脸不悦:“你怎么说话的?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找到你老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两姐弟吵吵嚷嚷,任成死活不让大姑姐进门,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的无理要求。

大姑姐激怒之下,狠狠甩了他一耳光。

任成红着眼说:“只要你能消气,你打吧。”

大姑姐疯了一般,反手又是一巴掌,把他打得偏过头去。

看任成没有躲,大姑姐气急败坏地说:“你怎么对得起你二姐?当初你找工作时,是谁掏空家底给你出钱托关系的?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大姑姐说着说着就哭了。

任成的眼圈也红了:“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记得,但你们对我老婆无恩无义,你们别欺负她。”

大姑姐恼羞成怒,又是一巴掌甩过来:“你说的是人话吗?这些年,没有我们两姐妹,你不过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小瘪三,能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吗?现在你翅膀硬了,就跟我们叫板是吧!”

“你们凑钱买的房子、车子,你们帮忙找的工作,我不要了,通通都不要了。”

大姑姐瞠目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也吃惊得瞪大眼睛。

04

大姑姐离开后,任成半跪在我面前,脑袋趴在我的腿上。

他的脸肿起来,可见大姑姐激怒之下用了多大的力道。

我摸着他的头说:“任成,我们可能会有女宝宝。如果将来你的女儿也遇到这样的大姑姐,你心里好受吗?”

他的身体一僵:“我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他跟我道歉,说他过去因为惦念着两个姐姐的恩情,做了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也让我忍气吞声。

我带着孩子离开后,他才发现,他的两个姐姐都有自己的家庭,跟他过一辈子的人是我,不是两个姐姐。

特别是两个姐姐没有经过他同意,就算计他的孩子,这让他无法忍受。

他已经意识到,因为他一直以来的容忍和妥协,让两个姐姐越来越没有分寸感。从今以后,他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

他抬头问我:“这回我是真的失业又没钱了,你能养我吗?”

我叹气。

我已经听父母说,他每个月发工资时,都将大部分工资转到我爸的账户上,让我爸给我多买点好吃的,别太省。

虽然过去的他是个姐宝男,让我受了不少气,但我还是想试着再相信他一回。

半个月后,我在医院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任成亲自照顾我坐月子,就连我妈都说,他一个大男人照顾产妇,比她还细致。

孩子满月后,任成辞了工作。他带着我们娘三个换了另一座城市,重新找工作,重头开始。

刚结合时我们都不完美,所幸我们都没有轻言放弃。如今婚姻还在,我还在,他也还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