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以身“试”准女婿,两人在酒精麻醉下,忘记自己身份和年纪

2022-01-19 12:06:13 漫城小说
0人跟贴

【本文节选自Z网文,作者:故事荟萃堂,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2003年3月北京某大学英语系的大三女生陈静向北京警方报案称自己的母亲陈海燕失踪了,直到四年以后警方才意外的侦破了此案,令陈静难以接受的是杀害自己母亲的凶手颜卓正是她的前男友。

1985年的十月,因为丈夫婚外恋陈海燕和丈夫离婚了,三岁的女儿陈静判给她抚养,从此她成为一个单身母亲和女儿相依为命,在她的精心抚育之下,女儿陈静出落得亭亭玉立,成为如花似玉的小美女。

也许是失败婚姻的阴影未散,她常常给陈静灌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今后一定不可以随便找一个男人,一定要精挑细选找一个男人。

2000年,陈静顺利考上北京某大学英语系,为了犒劳自己,她报团去北戴河旅游。在旅途期间,一名北京的小伙子颜卓对她大献殷勤,颜卓刚满二十岁,声称自己是中关村一家电脑公司的经理。在北戴河的海滩上颜卓指着天上的星星发誓:“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期限,那么我要爱你一万年。”于是在罗曼蒂克的气氛中,陈静莽撞地把自己第一次给了颜卓然。

陈静旅游回来以后,一直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陈海燕注意到女儿异样的表现,一问才知道女儿谈恋爱了。陈海燕紧张地问道:“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你清楚他的底细吗?我告诉你这年头坏人多,你可别被人骗了。”

母亲的话陈静很不以为然,她听不进去了。她反驳道:“你别老是管着我,我和什么人交往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用操那么多心。”说完,陈静夺门而出,干脆住到了学校。

就这样,母女俩冷战了好几天,终于陈海燕主动让女儿约她男友一起来家里吃饭。她想看看这个颜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当天晚上,颜卓提了一个果篮就进了家门。陈海燕一看这个小伙子长得还挺帅气的,不由地连声称赞。

颜卓虽然是初次登门还有点紧张,但是陈海燕这个未来岳母的成熟女人气质和半老徐娘的风韵却让他印象颇为深刻。颜卓说自己也是北京人,因为家境贫寒,高考以后没有上大学而是与朋友在中关村开了一家电脑维修公司,目前每个月都有六千元以上的收入。

陈海燕在言谈举止之中透露着对颜卓学历的不满,颜卓说自己一定攒钱再次参加高考配得上陈静。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都相安无事,陈静以为母亲已经接受了颜卓,但是她不知道母亲这几天是到颜卓家附近去收集情报调查未来女婿去了。

2000年10月的一个周末,陈静从学校回来,在吃晚饭的时候。母亲陈海燕郑重地对女儿说:“颜卓的家住在贫民区,父母都下岗了,他勉强读完了高中,根本都没有开什么电脑公司,只是偶尔在中关村帮朋友装装电脑,是个典型的啃老族。他父母为了他年近花甲还在四处打工。最后陈海燕语重心长地对女儿说:“你嫁了这样的人不就注定要吃苦一辈子吗?”

陈静听了之后当时呆了半晌,其实她也看出来颜卓有一些不好的秉性,比如爱吹牛,不实干。可是每个女孩都很珍惜自己的初恋,陈静顶撞妈妈说:“看人要看将来的,我就是喜欢他,谁也不能拆散我们俩。”

陈海燕见女儿如此倔强和叛逆,只好去找颜卓然要求他主动放弃陈静。可是她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威逼利诱之下,颜卓然不愿意放弃这段感情。反而在自己高压的干涉下,女儿跟颜卓的关系越发亲密火热,颜卓隔三岔五就到家里找陈静,两人如胶似漆,浓情蜜意。

有几次陈海燕下班之后回到家看到颜卓在陈静的闺房里,而床上是一片狼藉。陈海燕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

2001年春节过后,陈海燕把自己担忧给一个闺蜜倾述,闺蜜反而劝说小伙子穷点没有关系,只要他一心一意地对待陈静就好了,你想想你前夫倒是有钱,可是他是怎么对待你的呀,这些年你吃的苦难道还没让你想明白吗。男人只要专情就好了,至于挣不挣钱,可以慢慢来嘛。

陈海燕就说那万一颜卓也很花心,那我家的陈静岂不是比我还凄惨。闺蜜说:“要不找个漂亮的丫头试试他,如果他真是个君子,陈静跟着他也成。要是他用情不专,陈静看穿他的真面目,也会跟他分手的。”

陈海燕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是找谁去试探颜卓呢?她和自己闺蜜都犯了难,因为这个忙还真不好帮。她们找了好几个人都被拒绝了,陈海燕最终还是觉得这个最可靠的人选就是她自己。

春节过后,陈海燕突然对颜卓改变了态度,她让陈静带着颜卓常回家吃饭,三口之家,朝夕相处,把酒言欢。颜卓逐渐和未来岳母的交流多了起来,颜卓和陈静都惊喜不已。他们认为这是陈海燕想通了,接受了他们的恋情。

事情发生戏剧性变化是在2002年,8月的一个周末,陈静跟着几个同学去天津玩,而且要在天津住两个晚上。晚上周五下班以后,颜卓习惯性来蹭饭。只见陈海燕已经做好了一桌饭菜,桌上还摆着大半瓶五粮液。陈海燕笑着说:“这酒是单位聚餐时候剩下的,已经开封了,我们一起喝了它,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颜卓说:“那怎么会呢?”两个人相视一笑,觥筹交错之间,两个人在酒精的麻醉之下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年纪差距。陈海燕忘情地述说着她这么多年的凄凉,如何熬过孤枕难眠,颜卓听了之后脸上发烧。

后面说到动情之处,她趴在颜卓的肩膀上哭了起来,颜卓当时手足无措。借着酒精的作用他不禁抱住了陈海燕,想要安慰她。于是在慌乱的拥抱之中两个人都衣着单薄,肌肤紧贴彼此,两个人欲火偾烧,激动起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颜卓光着身子才发现昨晚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他吓了一大跳。天老爷,这不是乱伦吗?我真是不要脸。怎么面对自己的前女友陈静呢?他恨不得打个地洞钻出去,他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趁着陈海燕还在熟睡之际,悄悄的溜走了。

一整天,颜卓处于精神恍惚之中,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虽然没有什么上进心,但是知道起码的礼义廉耻。他觉得自己糊涂透顶,但是当天吃晚饭的时候,颜卓抱着复杂的心情来到陈家。两个人尴尬地吃完晚饭之后,慌乱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碰到了一起,又迅速地闪开了。最后还是颜卓主动地伸出手抓住陈海燕的手并且关上了客厅的灯。

周末陈静回家之后发现颜卓有些反常,此后她打电话给颜卓和他约会时,颜卓总是找理由推脱不见她。于是,陈静就疑心颜卓有了别的女人,他有极大的可能是出轨了,于是她找到母亲诉苦。

陈海燕则淡然地说:“这种事情也不好说,男人有几个靠得住的,明天我就找颜卓谈一谈。”

陈海燕找到颜卓就摊牌了,她说:“我就是想试探一下你对我女儿的忠诚度,不过你还真是个畜生,竟然对我做这种事,不过只要你肯跟我女儿分手,我们之间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你如果不想坐牢,就自己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做取决于你自己。”说完,陈海燕转身扬长而去。

颜卓一听陈海燕要去告自己强奸,顿时瘫坐在地上。

陈海燕回家劝女儿说:“天下男人多的是,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孩子,忘了他吧。”陈静急地哭出声来:“妈,他真的外面有人了?”陈海燕没有回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把女儿搂在怀里,用手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

遭遇情变的陈静嚎啕大哭,于是在2002年的十二月陈静主动向颜卓提出分手,并且质问他的新欢是谁,为什么要背叛自己。颜卓只有沉默不语,这种事情他是无论如何说不出口的。

随后陈海燕给女儿介绍了一个干部子弟,为了平复失恋带来的伤害,陈静很快与他确立了恋爱关系。颜卓并不知道陈静已经有了新男友,他决定等大家都平静下来的时候,再去向陈海燕求情。

2002年12月的一天,颜卓上了陈家拜访,陈海燕做饭招待了颜卓,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说事情。陈海燕冷冷地说:“只要你不再纠缠陈静,一切都好说。”颜卓跪下来哀求陈海燕:“阿姨,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真的不想和陈静分手,更不想坐牢,求求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孰料陈海燕不为所动,依然冷笑道:“这件事情不是你想不想分手,由不得你,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陈静或者向警方报案。你认为后果会怎样,即使你们以后结婚了,你怎么面对我。”

颜卓抱着陈海燕的大腿哭泣哀求,陈海燕终于是有些不忍动情地说:“你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我不会对你太绝情的,你今后要是有什么难事,只要我能帮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去做。”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个人又拥抱在一起,两个人从餐厅来到了床上,覆雨翻云一番。等颜卓醒过来,惊奇地发现陈海燕正在打开相机取胶卷。

颜卓惊讶地问道:“你在做什么?”陈海燕说自己已经拍了他们两个人之间解锁姿势的照片,如果他再去纠缠陈静,她就要去公安局告颜卓强奸自己。最后陈海燕补充道:“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颜卓慌乱地穿好衣服,夺路而逃。之后的日子里,陈海燕叮嘱女儿尽量少回家,以免被颜卓纠缠。

2003年2月20日,颜卓又喝得醉醺醺跑到陈海燕家里,说今天一定要看到陈静,陈海燕训斥道:“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永远也不要来找陈静。滚!”

颜卓想起这么多天的日子里自己被这个女人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他满腔怒火,用力地攥紧了拳头。一步步逼向陈海燕,要她把裸照的底片交出来。

陈海燕说:“不行,我是不会交出来的,我把底片放到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了。”可实际上,陈海燕只是在颜卓睡觉时拍了他几张裸睡的照片而已。

“你这个阴险的女人,你毁了我的幸福,你毁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你!”颜卓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颜卓步步紧逼,而陈海燕只能连连后退。直到颜卓用力地掐着她的脖子,顺手又拿起一个枕头捂住了她的口鼻。

陈海燕刚开始还用尽力气挣扎着,渐渐地就没有了动静。过了一会,颜卓觉得自己没有气力了,便松开了手。这时候他才发现陈海燕已经没有了呼吸,颜卓大脑一片空白,立刻意识到自己杀人了。他独自呆坐着,冷静了片刻之后,决定先找个地方把尸体给处理了。

于是他在厨房找到一把菜刀将尸体分割成了六块装在不同的袋子里,临走的时候,颜卓从陈海燕的柜子里翻出了陈海燕的存折和户口本,身份证带在自己身上。随后伪装现场,制造了一个陈海燕外出的假象。

几天之后,陈静没有见到母亲,只好到处打听她母亲的下落,可是问遍了左邻右舍,谁也没见过陈海燕。陈静在家里翻来翻去,发现母亲的存折,户口本和身份证都不见了,此时单纯的陈静以为母亲离家出走了。

2003年3月,陈静在焦急等待了十几天之后只好向派出所报案,说陈海燕失踪了。而陈静提供不了陈海燕出走的方向,警方一时也无法找到她。

母亲杳无音信,陈静陷入痛苦之中,她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让母亲不辞而别。后来,陈静就把这所房子租了出去,在租房之前,她还找人把房子重新粉刷了一遍。当时,工人们还发现墙壁上有陈旧的血迹,只是大家都没有在意。

再说颜卓当天逃离了现场之后,把肢解的尸体埋在永定河的火道里,然后他悄悄回到自己的家里,他心里也是惶恐不安,躲着不敢出去。过了一段时间,他见警察没有来找他,这才慢慢放下戒心。后来他还用陈海燕的身份证把陈海燕存折里面的钱全部取出来花掉了。

但是颜卓此后一直生活在恐慌之中,杀人沉重的心理负担并不是只有二十二岁的颜卓能够承受的了的。因此,从此之后,他不停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和心灵。又一次他和自己一个哥们喝酒喝到烂醉的时候禁不住哭了起来,他哥们问他怎么了。

他说自己把未来的岳母给杀了,埋在了永定河。这个哥们当时没有当回事,以为颜卓只是酒后胡言乱语。他没有继续追问,而颜卓酒醒之后也忘记自己说过什么。

这事一晃过去了四年,谁也没有想到,颜卓的那个哥们后面因为盗窃被捕。

2007年6月4日在警方提讯的时候,他为了减轻罪责,争取重大的立功表现就把颜卓酒后之言向警方做了举报。因为涉及重大的刑事案件,警方不敢怠慢,发现陈海燕已经失踪了四年多,当警方根据线索找到颜卓时,颜卓已经不是那个帅气的男青年,而是头发灰白,面无血色。

被噩梦折磨太久的颜卓供述了自己与陈海燕两人之间发生的种种过往,警方经过严密的侦查取证证明颜卓的供述基本属实。

当陈静得知杀死母亲的凶手竟然是自己的初恋颜卓,尤其是得知母亲被杀的起因,她大声哭喊道:“妈妈,您怎么这么傻呀。”当时就哭晕了过去。

2008年1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颜卓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其实,男人与女人之间是良缘还是孽缘都是上天注定,一个人不要逆天道而行,珍惜感情的同时更要珍惜生命,对别人的生命要有起码的敬畏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