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吐露:很后悔,就算给100万也不干了

2022-01-18 15:22:43 法制播报
0人跟贴

“死亡”是每个人都必须直面的问题,如果可以,想必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平静祥和地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痛苦地死去。

“安乐死”的出现让这个期盼得以实现,但也带来巨大争议。

蒲连升

36年前,医生蒲连升对病人执行了“安乐死”,然而这一做法最终却将他送进了看守所492天。

这件事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前因后果?一切还得从蒲连升36年前诊治的那位病人说起。

被病痛折磨的母亲

1987年6月,陕西省汉中市传染病医院的蒲连升医生接收了一位“肝硬化腹水”的女性患者。

这名患者叫夏素文,是一名朴素而又伟大的劳动妇女,丈夫早年去世,是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四个儿女养大。

本该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却因为早年间的过度操劳而留下了病根。

1984年,夏素文的小女儿王晓琳发现母亲近来食欲越来越差,并且腹部出现不明原因的肿大,有时甚至会出现呼吸困难的情况。

担心母亲的身体,王晓琳将母亲送到了医院检查,结果夏素文被诊断为“肝硬化腹水”,并且情况有些危急。

被吓得六神无主的王晓琳赶紧打了电话将在西安第三印染厂上班的哥哥王明成叫了回来。

接到电话的王明成立即请了假,回到了老家照看母亲。

王明成从医生口中得知“肝硬化腹水”这个病需要长期、综合的治疗。

而这过程不仅需要花费大量的医药费,而且患者本身也会极其痛苦。

虽然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治疗母亲的病会使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但王明成还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治好母亲。

对于大孝子王明成来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母亲的身体健康最重要。

就这样夏素文进行了将近两年左右的治疗,但是效果都不太显著。

1987年6月,夏素文病情急速恶化,她被送进了陕西省汉中市传染病医院的住院部,由蒲连升担任其主治医生。

长期的治疗早已将夏素文折磨得不成人样,躺在病床上的她瘦得只剩皮包骨,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的状态。

而每天清醒的时候,夏素文却头痛欲裂,她只能不停地用头撞击硬物来缓解痛苦,浑身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痛入骨髓。

夏素文知道自己如今已是病入膏肓,只是靠着这些医疗设备吊着一口气。

虽然她也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儿女们,但是这样活着真的太痛苦了。

于是她恳求儿子,不要医治她了,让她快点死去,快点解脱!

中国首例“安乐死”的执行

王明成从医生那里也了解到母亲如今的情况再治疗下去也是希望渺茫。

虽然靠着这些药物和治疗能够再稍微延长一点母亲的生命,但是看着如此痛苦的母亲,王明成也是于心不忍。

最后经过深思熟虑,王明成找到了蒲连升希望他能够想想办法,让母亲能够摆脱痛苦,安详地离去。

王明成的想法医学界称之为“安乐死”,但是在当时的中国“安乐死”并没有被立法,因此蒲连升拒绝了王明成的请求。

王明成失望而归,但是接下来的几天看着母亲痛苦地挣扎,王明成实在不忍,于是他再次找到蒲连升。

他“咚”的一声跪在了蒲连升面前,请求他给母亲进行安乐死,并表示愿意为此承担一切的后果和责任。

看着跪在眼前的王明成和想到病床上奄奄一息,在生死边缘苦苦挣扎的夏素文,作为医生的蒲连升同样于心不忍。

蒲连升

“医者父母心”,早已看惯生死的蒲连升,这一刻还是十分同情夏素文的遭遇。最后在王明成的苦苦哀求下,蒲连升答应了他的请求。

蒲连升为夏素文开了一张药品单,上面写着100毫克“复方冬眠灵”,并写明家属请求“安乐死”。

然后他让王明成和妹妹王晓琳在处方上签了字,表明同意对病人进行“安乐死”。

6月29日,医院实习生给夏素文注射了“复方冬眠灵”,19个小时后,夏素文离开了这个世界。

为什么最后是实习生给夏素文注射的药剂呢?原来,医院的护士看见处方上的“复方冬眠灵”后,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打。

作为医护人员,他们都知道注射这个药将承担很大的责任和风险。

蒲连升同样也明白,虽然他最终同意了王明成的要求,但是他内心也是害怕的。

他明白自己不能够亲自注射这个药物,不然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可就说不清了。

医院里的护士都不愿意打,无奈之下,蒲连升只得让院里的实习生去执行。

实习生也是害怕的,但是蒲连升威胁他,如果他不去注射,他将被遣回学校。

因此,最终是由这名被威胁的实习生给夏素文执行了“安乐死”。

不堪忍受痛苦,想赴母亲后尘

果然夏素文死后没有多久,问题出现了。

1986年,夏素文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以医院将母亲医死为由,要求医院进行赔偿。

医院拒绝这个要求后,两人又向警方和检察院控告蒲连升故意杀人。

之后,警方将蒲连升、王明成、王晓琳抓捕。

两个姐姐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将弟弟和妹妹也牵扯进去,本想要撤诉,但是这件事作为公诉案件不能撤回。

被抓之后的蒲连升坚定的认为自己是无罪的,他只是尽了一名医生的职责,力所能及地帮患者减轻痛苦。

他早已为自己做好打算,如果在国内不能胜诉,他就去国外的国际法庭继续为自己辩护。

在看守所里,蒲连升整整待了492天。

没人知道这492天里,蒲连升有多煎熬又有多后悔当初因为一时心软答应了王明成的请求。

1991年,经过长达5年的审判,法院最终判定蒲连升与王明成两人均无罪。

被释放的王明成重新回到印染厂上班,在1998年下了岗,每月只能拿到230元的生活保障金。

因为母亲的病,王明成家中早就债台高筑,他下岗后家中的经济压力越发增加。

为了供儿子上学和早日还清债务,王明成开始没日没夜地四处打工赚钱。

2000年,王明成最终病倒了,他被查出患有胃癌。

经过手术,他切除了几乎将近四分之三的胃。

手术后的王明成一家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来继续治疗,他只能放弃治疗,离开医院回到家中休养。

王明成

一年之后,王明成的癌细胞扩散,引发一连串的疾病。

除了病情带来的身体折磨,王明成心理也承受巨大的痛苦。

他清楚地知道,家中为了医治他的病,早已是倾家荡产。

他不忍心自己的家人花费了大量的钱财治疗他,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王明成想起了自己逝去的母亲,此次此刻的他能够深刻地体会到当时母亲那种痛苦的心境。

于是,历史再次上演,王明成祈求医生对他执行“安乐死”。

不过这一次的医生没有像蒲连升那般心软,他坚决地拒绝了王明成,无论王明成如何祈求都没有松口。

王明成

没有办法,王明成接下来的日子,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苦苦挣扎。

2003年8月,王明成在病痛的折磨中,离开了人世。

“安乐死”到底该不该合法

而事件的另一主人公,被宣布无罪后的蒲连升,他的生活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虽然医院没有开除他,但是他还是受到了处分,并且此后的事业发展也受到阻碍。

医院的一些同事和领导都认为蒲连升就是个“傻子”。

当时医院其实也有过执行安乐死的例子,但是大家都是偷偷进行。

只有蒲连升将此事摆到了明面上,居然在处方上清清楚楚地写上了“安乐死”。

这件事情给医院带来很大的损失,所以医院的同事、领导都有些怨怼蒲连升,并渐渐疏远他。

“安乐死”是指病人在身体和精神都极其痛苦并且没有救治希望的情况下,征得病人本人和家属的同意后,对病人使用药物或停止治疗,使病人能够无痛苦地死去。

“安乐死”这个话题自其诞生起,就引发无数争议。

一方面从生存权利的角度出发,有些人认为公民拥有选择死亡方式的自由;另一方面从伦理道德出发,“安乐死”很容易引起他人的故意谋杀。因此“安乐死”到底是合法还是违法?至今尚无定论。

目前有荷兰、西班牙、加拿大、比利时、卢森堡等5个国家立法将“安乐死”合法化。

而在中国,虽然社会上争议颇大,但是在立法方面还处于落后的阶段,它甚至没有被正式探讨过。

因为蒲连升可以算得上是中国执行“安乐死”第一人,所以他曾被央视邀请进行采访。

蒲连升在被问及如果再遇到当年的情况,他还会执行安乐死这个问题时,蒲连升回答道:“不会!就算给100万我也不会答应了。”。

同时蒲连升也告诫同行,在中国没有正式立法的情况下,不要尝试对病人进行“安乐死”,以免重蹈覆辙!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