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2022-01-18 15:04:46 法律读库
0人跟贴

作者:王晓阳(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 来源:青春检影

3000多年后人们终于见到

公元前1500年古埃及坟墓墙壁上画着的

传说中的那只骰子

这是考古上“赌博”游戏的最初面貌

当无所不能的法老

也解决不了劳苦大众的温饱问题

为了忘却饥饿

人们聚在一起

掷骰子

“赌”的历史比“赌博”更为久远

“赌”是人性

是以小博大,是铤而走险

从有了“活下去”的欲望

人类与天斗、与地斗

寻找食物,驯化野兽

改造自然,征服对手

每一次冒险都是一场豪赌

这由天意和运气支配的神秘力量

成为人类文明幼年最敬畏的图腾

从茹毛饮血到刀耕火种

从奴隶城邦到封建国度

从工业革命到现代社会

“赌”伴随文明演进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赌”

当一代代先辈们

将“赌”来的成功经验

转化为可习得的知识与技术

后辈才逐渐掌握生存技能

衣食无忧后

人们对“赌”的渴望却始终不曾消弭

为了消解这无处安放的“蠢蠢欲动”

“赌”被具象为形式各异的“赌博”游戏

逐渐演变为一种茶余饭后的

消遣、人造的角逐、功利的胜与负

至此掀开娱乐至死新天地的一角

对新时代的检察官来说

在案卷世界里,更多时候

“赌博”是流淌着毒液的诱人陷阱

这陷阱高悬着“一夜暴富”的终极梦想

通向梦想的台阶

却垛垒着无尽赌徒的枯骨

这陷阱一头连着疯癫狂热的醉生梦死,

一头却通向倾家荡产的穷途末路

这陷阱总在打着法律的擦边球

却在无数案卷中都能找到

它歪歪斜斜的影子

这陷阱虽有着各色各样金光闪闪的名字

但字缝里似乎都写着两个字

“吃人”

当“赌”成“骗”

碰运气“赌局”也成必输“杀猪局”

世上先有“赌”,再有“赌局”,然后有“赌场”。最初的最初,“赌”意味着非人力可抗的天意和命运,但有了人参与设定的“赌局”和“赌场”后,“赌博”便充满了铜臭与投机味道。

希腊神话里,纵使天神也只是在分配宇宙时掷骰子,而古罗马贵族已经热衷投注角斗场里奴隶与野兽撕咬的结果。然而角斗场的输赢尚因野兽不可控而未知,千百年来的赌博里却已满是“猫腻”了。

可现实是,“猫腻”人人尽知却仍要前赴后继,寄希望于自己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但古往今来,纸醉金迷的赌场常有,“幸运儿”却不常有。若是被有心之人操纵,所谓的“赌局”也就成为了必输的“杀猪局”。

在检察官看来,这不是“赌”,而是“骗”

今年年中,上海的李先生被微信群里认识的女网友邀约去棋牌室打麻将,好久没试手气的他爽快前往,和女网友的另外几个朋友搓了几把,却没想到短短一晚,一输输了20万元。事后他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最终去报案。

检察官审查后发现,李先生其实是被那几个“朋友”合伙“出老千”,而他们骗的也不只李先生一个人……

一场普通的赌博背后却是精心设计的“陷阱”,而这样的“陷阱”在赌博世界里却并不少见。迈入网络时代,“赌博”又摇身一变,披上了“虚拟”外衣,却也张开了它经过精密设计的“逢‘赌’必输”的血盆大口。

掷骰子、打扑克桥牌、赛马、钓鱼、大转盘、抽盲盒……网络赌博的世界花样繁多,但规则背后都是人为的操作,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将“玩家”拉进陷阱。

如果说,线下赌博骗局还需要人的演技、配合、信任关系的建立和现场氛围营造,那么网络赌博骗局可以说是“简单而又粗暴”,在“代码”的世界里,“运气”消弭,暂时的“赢”是诱饵,而“输”才是注定的结局。

当“赌”成“瘾”

想操纵“输赢”只能被“欲望”操纵

早在17世纪,数学家们已经计算出赌博中经典的抛硬币输赢结果,发现了“赌博”的秘密,从此点燃概率论的火种。

这门学问以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赌博的“输赢”对个体而言,也许是随机事件,但对赌客整体来说,概率永远站在赌场这边。“十赌九输”也许是夸张,但“久赌必输”是必然。然而,医学中却发现,人们不只在最终赌赢时,甚至在预测结果以及期待运气降临的过程中,大脑都会疯狂分泌使人极其快乐的多巴胺。

也许是“参赌”本身已足够使人兴奋,而“输了想赢,赢了还想继续赢”的执念又促使赌徒们一遍遍去重复这奇妙的体验,一次一次,对抗必然的命运,最终成瘾,直至最后一场赔上所有筹码的赌局后,彻底沦陷。

在检察官看来,这是“欲望”设下的陷阱

却也是诸多悲剧的开始

范某是一名电竞教练,却沉迷于网络中投注电竞比赛结果,赌博赚钱。为了赌赢,他找到自己以前的徒弟,要求对方“打假赛”,而即使对方没有应允,他依然投注。

偶然一次对方打输,范某尝到了甜头,接二连三要求对方继续“打输”,又在赌博中不断加大赌注,不仅借款投注,还邀请了多名朋友共同参与,共投入72万元,然而这些钱财却因赌局的失败而打水漂。面对四面八方的催债,无力支付的范某却认为损失应该由没有打输比赛的选手承担,于是对其敲诈勒索50万现金。

最终,选手报警,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范某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笃定自己可以操纵比赛结果,却未想到比赛本就充满变数。像范某一般,赌博上瘾后放任欲望宣泄,一次次追求更大的筹码,追逐更强的刺激,想操纵赌局“输赢”却反被命运戏弄,于是最终“竹篮打水”。

一场接一场永无止境的博彩,每次赌输后损失的却是切切实实的钱财,而对赌徒个体来说,投注了最大成本的豪赌,输掉的只能是自己的人生——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债务缠身,而一无所有后开启的,那就是另外的、比赌博本身更疯狂的故事了。

当“赌”成“空”

罪恶的“无底洞”却无法用“罪恶”弥补

“抢劫、诈骗、敲诈、盗窃、杀人放火……”办案时间久了,检察官总会发现,无数案件背后竟都藏着一个或多个赌徒,每个罪名都有可能是“赌博”投下的阴影。

人人渴望幸运女神的并肩,于是甘冒风险;人人不甘投入成本的沉没,于是万死不辞……所以明知赌博的尽头是负债,仍怀抱贪念飞蛾扑火;明知负债的尽头是毁灭,却只为拖延一时掩耳盗铃。

无数赌徒最终走上了期待中“一夜暴富”的B面:为赌博而倾尽所有,为还赌债而四处借款甚至借高利贷,为还欠款选择继续赌,债务重重后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甚至为逃避所有一了百了……

检察官看来

以犯罪所得去填补赌博的“无底洞”

无异于饮鸩止渴

名牌大学研究生、公司高管……本有光鲜人生的杨某却在沉迷赌博后将家底输了精光且债台高筑,而他在离职后,还以公司名义向朋友借款200万元,钱款到账后却全部拿去还了赌债……

后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杨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这样的案件屡见不鲜。

晋某因赌博欠债,房产已遭查封,他却通过伪造房产证将房子挂牌售卖,并以“低价”为饵,先后联系四个买家签订购房合同,共骗取了1000多万元购房款用于归还赌债。

“卖房”骗钱一事穿帮后,检察机关以合同诈骗罪对他提起公诉,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还有为赌博而挪用千万公款,为还赌债四处招摇撞骗……

当检察官讯问犯罪嫌疑人“为什么明知犯法还要如此”时,得到的答案常常是“欠债太多,管不了那么多了”。

而无数孤注一掷的赌徒身后,是整个家庭要为之背负“还债”、“赔偿”、“道歉”的沉重枷锁,一幕幕家庭悲剧也在上演……

一位老父亲在女儿沉迷赌博和网络借贷后,为帮女儿偿还欠款,已四处借款上百万元,家庭早已不堪重负。但他数次劝诫,女儿仍不悔改,在又一次女儿要他借钱或借贷帮忙继续还钱时,绝望的父亲拿起刀子捅向女儿心脏……

面对检察官,这名父亲只说:“女儿没救了,活着也是害人。”

当不是赌博罪的案卷中写满“赌”字时,当意气风发的青年赔上奋斗多年的人生时,当生活惬意的中产输走千万房产无家可归时,当犯罪的赌徒被审判后徒有铁窗高墙围着漫长时光时,当因赌博徒留家破人亡的结局时,人们才能真正看见“赌博”的镁光灯闪过后,留下的漆黑的影子——它利用的正是人的贪和执,人们因贪而入局,因执而不愿出局,直到陷入出也出不来的恶性循环,方知什么叫做“万劫不复”。

“赌博”的历史有多长,禁赌的历史就有多远。

中国历朝历代都有颁布禁赌令,却难绝好赌之风;当代社会,由于赌博形式繁多且隐匿,司法工作者对“聚众赌博”、“开设赌场”,尤其是“网络赌博”的打击仍在艰难进行。

赌博案卷中,有披着“棋牌”外衣开设赌局,有购买赌博机器邀人下注,有以旅游名义组织境外赌博,有微信群里开赌场……对赌博罪恶利益链条的坚决打击,为的便是防止人们因赌被骗,因赌成瘾,因赌而走上家庭破碎、违法犯罪的绝境。

好赌是天性,但走进赌徒的角落,方知“千金一掷,百万十都”只是一时之狂乐,“倾家败德,泣泪如雨”却是殊途之归处。

自古,小吏赌例钱,佞臣赌宦权。王侯赌城池,昏君赌江山……俱往矣。从小筹至大筹,从小博至大博,到头来,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万千烟云皆成空。

司法工作者当下的朴素理想是,人人谋取正当收入,养成有益身心的志趣爱好,不为投机逐利而赌。而等浪子回头,放弃“一夜暴富”的“镜花水月”,改过自新后,还能重新自食其力,踏实过好人生。

有道是:

千金散尽还复来

拾帚再扫黄金台

投稿转载说明

本公号非营利性 不支付稿酬

投稿即视为同意本公号对文章进行转载刊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