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伟传奇》0550 各怀鬼胎

2022-01-18 11:04:03 《陆一伟传奇》
0人跟贴

下午两点五十分,张志远提前到了常委会议室,原本热闹异常的会议室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其他常委都纷纷端正坐姿,个个面无表情地专注于某个地方。

开会是最让人无聊的,可有些事必须通过会议解决,不得不开。尤其是常委会这种高规格的会议,一旦形成决议对某一重大事项或战略性的发展有着不可逆转的特殊意义。

无聊就无聊吧,总得找点事做。有的人手托举着下巴,专注于会议桌上某个凸起的部位,患有强迫症的还有用手抠两下。有的人无所事事地练起了学生时代的特殊技能转笔,掉了捡,捡起来再转,以此往复。有的人则拿着笔在笔记本上练起了签名,一张空白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自己的名字,好多领导写一手好字大部分是在开会练就的。

还有的举着透明的玻璃杯,专心致志地观察着茶叶的漂浮舒展,如果在实验室说不定能有重大科研发现。还有的百无聊赖地拿着功能机,翻看着电话本或短信,仔细甄别着每一个人,将不认识的人逐个删掉。如果是女同志,则伸出手仔细欣赏着纤细的手指,不停地旋转着无名指上的钻戒……

看似无聊至极,但丝毫不影响听力系统,基本上每个人所讲的都清清楚楚,可到了发言的时候,习惯性地装聋作哑不发言,一旦会议结束私底下叽叽喳喳议论个没完,愤青似的抨击某领导的独断专行,趋炎附势……

好比今天的会议,议题已经提前发给每位常委熟悉并准备发言,但具体细节性的东西并没有透露,让一些常委颇有微词。有什么保密的,不就是遴选副县长嘛,兴师动众的,还不如指定某人提拔算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张志远搞此次活动的目的。

方案是县委副书记马菲菲起草的,她自然知道方案内容。另外,张志远与县长杨德荣组织部长闫东森提前沟通,他俩也知道。闫东森没有任何意见,但杨德荣意见很大。他认为,如此设计规则过于复杂麻烦,还不如直接在党员大会上推荐,搞什么积分制,这又不是商场,积分高了还能额外兑换礼物,但简单的东西复杂化,完全没必要嘛。

当然,他只是一己之见,具体的还要在常委会上见分晓。

张志远拧开水杯环顾一周,与各位常委都微笑点头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又轻缓放下,从衣兜里掏出香烟,挨着散了一圈,自顾点上抽了起来。

陆一伟悄悄走到张志远身后,伏贴在耳朵上小声地道:“杨部长请假,杨县长马上就过来,其他领导都到齐了。”

张志远没有说话,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坐在右侧的县委副书记马菲菲凑了上去道:“张书记,要不待会让闫部长宣读方案吧,我主持就行。”

临时变卦是绝对不允许的,张志远面无表情道:“闫部长待会还有其他事要提,就你宣读吧。”

马菲菲没再坚持,一脸不快如年画似的坐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张志远撸起衣袖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三点过五分,杨德荣还没有过来,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陆一伟看到这一举动后,立马起身走到门外急切地眺望,见没有杨德荣的踪迹后,掏出手机打给他的秘书郑旭东。

杨德荣到南阳县任职,随身带了司机和秘书。郑旭东比陆一伟大两岁,是杨德荣在马平县时看上的,已经搭档了三四年,取得了杨德荣的信任。杨德荣平时飞扬跋扈,郑旭东自然也骄横傲气,凡是杨德荣不喜欢的或看不上的,他也看不上。

郑旭东接到陆一伟电话时,表现出了不耐烦。语气有些生硬地道:“杨县长在厕所,马上就到。”陆一伟听后,也不能说什么。只好焦急地站在门口等候。

又过去十分钟,杨德荣才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秘书郑旭东拿着水杯跟随其后,架子大的离谱,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县委书记了。

进门后,看到大家正襟危坐等候他一人,杨德荣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径直走到自己座位前,拖动椅子落座。拖动椅子的瞬间,椅子腿与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埋头深思的常委们纷纷抬头相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颇有挑衅的意味。

会议还没开始,会场已经萦绕着硝烟的味道。

张志远一脸不快,没有多说,而是清了清嗓子道:“好了,人都到齐了,现在开会。关于会议议题,县委办已经提前发放到大家手中,应该有了初步了解。今天会议的任务,就是要通过一下这次遴选副县长的领导组和实施方案,下面由马书记来宣读。”

马菲菲屁股往前挪了挪,挺直腰板凑到话筒前扫了一圈,拿起稿子念了起来:“按照《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西江省《党政领导干部选拨任用实施细则》,经北州市委批示,结合南阳实际,打算在全县领导干部中遴选两名副县长……”

马菲菲本身是“艺术家”出身,普通话悦耳动听且声音洪亮柔和,颇有播音主持的味道,比起其他人满嘴的南阳土话,着实耳目一新。

宣读完毕后,张志远接过话题道:“大家知道,北州市在选拨任用领导干部时,历来实行异地任职。我们南阳县目前四套班子领导里,只有一半的人是当地人。异地任职的好处我不必多讲,也存在一定弊端。比如说我,到了南阳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熟悉了当地的风土人情,对开展工作极其不利。所以,这次副县长出现空缺后,我第一时间向市委秦书记请示,要求在当地领导干部中选拨出优秀的,有能力的同志来担当重任。秦书记当场同意,也就有了今天的遴选工作。”

“这次遴选工作,马书记做了大量工作,亲自起草了实施方案,并担任此次工作的领导组常务副组长,具体领导实施。另外,我和杨县长也进行了多次商讨,最终形成了这一方案。刚才马书记宣读了,我来解读一下。”

“积分制想必大家不陌生,年度考核的时候我们都用具体数据进行量化考核,完成一项,给多少分,最后加起来综合排名,就是这个道理。前面的具体量化我不说了,重点说一下各位常委手中的分值。”

“通过积分排名出来的人选,再次提请常委会确定。这时候你觉得谁优秀,就把手中的分数加给谁,确定初步候选人,然后上党员和代表大会正式选举。大致就这么个流程,大家听明白了吗?”

张志远讲完,其他常委不作声,埋头发呆。

没有人主动发言,张志远只好点名了,依次道:“来,奇峰同志,从你开始,说说吧。”

排名考前的常委、宣传部长裴奇峰调整了下坐姿,抬头道:“我觉得这个方案挺好,这样一来,让很多同志都有了机会。英雄不问出处,只要你有能力,完全可以胜任副县长嘛,我完全赞成。”

“很好,闵元同志,你也说说吧。”张志远对裴奇峰的态度非常满意,继续往下走。

廖闵元自从刘克成走后,一直很低调。特别是国土局局长曲广平的妻子大闹县委后,更变得谨慎细微。如果放在从前,他肯定是一个激进分子,不过现在他能躲则躲,眼不见心不烦,早日调离这是非之地才是正儿八经的事。他道:“我没什么意见,我赞成。”

简短的回答也算表态,轮到组织部长闫东森,他接过话筒道:“有些提议,我早些年就提及过,今天我再说一次。当前,南阳领导干部的结构很不合理,老的老,年轻的年轻,多少年不培养年轻领导,不储备后备干部,出现了严重断层。这次遴选副县长,我希望选拨出年轻的,高学历的,有能力的干将,给年轻人机会,也是给南阳的明天机会,我就说这些。”

接下来是常务副县长田国华。为了顾及杨德荣面子,他的发言也很简短,道:“政府的工作比较繁重,我希望选拨进来懂业务的,能干事的,如果啥也干不了,还不如不选,我没意见。”

话筒移到政法委书记萧鼎元跟前,这位张志远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忘恩负义,进了常委就倒戈,让张志远胸闷了好一阵子。萧鼎元自然有愧疚之心,道:“意见我没有,不过我知道其他县市区有公安局长兼任副县长的,是不是我们也应该考虑?我只是建议。”

该县委副书记马菲菲了。马菲菲作为这次工作的负责人,她自然没什么意见。讲了两句,把话筒交给了坐在那里生闷气的杨德荣。

杨德荣从一开始就对这件事很不满意,不管怎么说,是给他选副手,张志远全然不顾及他的感受,本应该自己负责这项工作,却交给了马菲菲,这分明给他难堪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