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一万年之后也是如此。”这话想来读者都不陌生!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亚历士多德说过:“播种一种行为,收获一种习惯;播种一种习惯,收获一种品格;播种一种品格,收获一种命运。”在 错换 人生28年事件中,同是涉事医院的医护人员,同是当事人的“亲戚”, 护理部 主任和其他医护人员诸如郭某志、郑某、王某莲、耿某玲等人的行事风格截然不同!

护理部主任,对于顺产妇而言,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给手下做具体护理工作的 护士 交代一声就可以了!但从二次庭审四大妖姬的 证人 证言来看,护理部主任显然连这声交代也没打,以至于上上下下所有的医护人员,没有人知道 许敏 在医院里还有亲戚,更没人知道许敏是院中中层领导的关系户!于是乎,许敏,许妈,医院中护理部主任是自家亲戚的许妈,便遭遇到了人世间最悲惨的不幸——母子分离近30年,至今未能阖家团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笔者也曾无数次的设想:医院中有如此位高权重的亲戚可以依仗,尚且遭遇如此不测!那么,没有亲戚可以依仗的平民百姓,若到涉事医院去生孩子,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种遭遇啊?!这样想想的话,有的读者朋友建议:凡是在涉事医院生过孩子的母子,都有必要去做做DNA,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而杜新枝一方呢,郭某志、郭某宽,一字之差,最有可能是亲兄妹、堂兄妹,或者说未出五服、已出五服的同村、同族、同辈人,在错换人生28年持续发酵的一年多时间里,在许妈姚爸姚威诉涉事医院生命权纠纷案二次庭审没有开庭之前,郭某志要么神龙见首不见尾,要么根本不露面,要么传言说得了脑梗或者老年痴呆,——直到二次庭审开庭后,四大妖姬不约而同穿着旗袍公堂走秀,或者三缄其口,“无可奉告”;或者死抱着“官宣”的大腿不放,——看起来,“官宣”真是个好东西!

公众认为最有可能、最应该承担责任的郭希志尚且如此,其他几位妖姬的庭审表现也就无所谓了!连庭审过堂穿什么衣服这样的细枝末节都“不约而同”了,涉及错换人生28年真相的她们当年的所作所为,不用说早就被她们珠联璧合,严丝合缝,统一口径、无懈可击了!只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却误了卿卿性命!像这等掩耳盗铃的小儿科游戏,网友们见得多了!“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的欲盖弥彰的鬼伎俩,又怎能掩盖得了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罪恶行径?!

据说,庭审之后,错换人生又有了新的进展,曾被涉事医院官宣根本不存在的“手环”,已经有了着落。不知道,曾经矢口否认的涉事医院及其医护人员,面对这个小小的手环,又会作何感想?

每年孩子们参加高考,他们的家长妈妈,常常身穿旗袍陪考,大街上,人们投向她们的目光是欣喜的、赞许的、肯定的!而当年9月18日的庭审中,有被告单位的医护人员穿着旗袍现身,我相信,人们投向他们的目光,绝对是厌恶的、嘲讽的、否定的!只有鲜廉寡耻、恬不知耻者,才会这样厚脸皮,才会这样不知天高地厚!

人没脸,树没皮,百法难治!看来,百法难治者,只有国法伺候,她们才肯服服帖帖,低下她们高昂的头颅,认罪伏法了!

套用小品中的那句台词:换个马甲,人们还是知道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