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难得出门,看到不一样的新加坡,路边冰淇凌车还在吗?

2022-01-17 00:39:56 新加坡眼
0人跟贴

编者按:新加坡眼》APP网友“Begonia”分享了自己要修理电脑而不得不在疫情时期前去乌节路的经历。在刚下过下雨的路上,他看到了没有往日繁华的乌节路,有人在路边带着口罩唱歌,新加坡特色的冰淇凌车还照常出现。人们在担心疫情而把自己关在家里的时候,这个世界还在继续向前。以下为网友全文:

自从新冠疫情开始以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曾去过人多的地方,这是由于潜意识里对这些地方抗拒。

疫情下的生活总是那么无聊:日复一日的网课,一日三餐的食堂;整日闷在宿舍拒绝外出,所有的运动都拘束在宿舍周围确保安全的地方。

曾经觉得多彩纷繁、美不胜收的互联网也日渐干涸,变得乏陈可新。偶尔地出门也是多加小心,口罩、消毒液一应俱全。我的同学甚至整日筹划如何多打几针疫苗。

直到有天我的个人电脑出了故障,不得不前往乌节路修理,我才发觉我已经有这么长的时间没有面对城市的繁华了。

那天下了雨,到乌节路的时候雨停了,空气里氤氲着潮湿的水汽和绿意盎然的草木香。让我因为电脑故障而不得不接触人群的抗拒心和烦躁舒缓了许多。

在义安城后下了车,沿着道路走向乌节路的主干道,沿途打量着疫情下的新加坡最繁华的街道。不知道是因为疫情还是工作日的缘故,车流量少了些许,在我记忆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车水马龙此刻虽然不至于稀疏,但总多了几分清冷。我才恍然发觉原来乌节路是这么的空旷,道路是那么的宽敞。

时值傍晚,天边的晚霞斜斜地打在道旁的建筑上,深棕色的义安城在日光下好像闪着光芒。我看到道路一旁有人在歌唱,旁边他的伙伴低头弹着吉他,戴着口罩。他们唱着《In The End》,歌里流淌的是对现在生活悲惨境遇的叹息和埋藏在灰烬下重燃的希望。

扭头环顾四周,来来往往的人流也都带着口罩,只能依稀从他们的眉眼中读出他们的喜不胜收或焦急匆忙。在疫情走势不见天日的当今,人们隔着口罩往来,带着口罩相爱,用对于生活仅存的希冀和对更远未来的向往来对抗疫情生活下的虚无和干瘪。

那个时刻我才发觉,整个世界都已经向前不断走着,道旁开始有人歌唱,倒闭的小店重新营业,上班族继续日复一日,停工的工地工厂也哐哐当当发出声响。

看到道旁一辆售货车,熟悉又陌生,是新加坡传统的冰淇淋车,有榴莲口味,可以夹威化饼或者吐司面包。车旁的老爷爷戴着口罩翻看着手中的报。一阵风从树梢吹起,卷不起被雨水打湿的树叶,只是带起些许的水汽吹向道路尽头的方向。

新冠疫情来势汹汹,荼毒世间,最后留给人们的好像也只是这口罩一张。 好像这个世界只是在疫情前面稍作停顿,便无休止地继续向前。

而在世界的别的地方,阿拉斯加的企鹅跳上冰面,太平洋里的蓝鲸跃出水面,庙宇里的僧侣颂着经文,香火缭绕又燃烧了几个春秋。这些世界上的美好没有因为疫情而消弭,他们依然发生在世界的各处。哪怕疫情来势汹汹张牙舞爪,人们仍然或喜或悲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前几天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一段2021年度事件的剪辑,随手翻看评论的时候回想起两年前看2019的剪辑时的评论。仅仅时隔两年,网民的态度和讨论的氛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9年疫情尚未开始,全球经济势态良好,人们对于来年充满了展望和纷繁复杂的期待;而当一场大疫过后当人们引以为傲的现代生活遭受重创,人们开始抱怨,开始迫切地期盼疫情快点消失,甚至开始牢骚,对着身边的一切发泄着不满。

然而世界终究是唯物的,牢骚千句不如夯土一方,在疫情当下勉力维系着人们现代化生活的枢纽。尽管在后现代化的魔术下被解构得摇摇欲坠,却依旧坚挺无比。

正如同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中的那句:“阿廖沙,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来了,他一笑天就亮了。”

(图文来自新加坡眼APP网友Begonia)

如果你拥有写作分享的热情,也欢迎在 《新加坡眼》APP“社区”一栏进行发帖投稿!我们将对精彩内容进行刊载,以便利大家阅览交流。

社区投稿方式如下:

2.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合适的版块编辑发布您的创作内容。

《新加坡眼》APP为大家提供创作平台,希望大家能够在疫情中,一起通过写作来对抗疫情中的压力,体味分享生活五味。



编辑:SGB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