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教培60年:官方强势干涉,家长们为何就是不买账?

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韩国的经济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腾飞。经济的强盛,推动家长对教育的更高诉求,也推动了韩国教培行业的火热发展。

中国家长对于这样的画面,是熟悉的。寒暑假,也是韩国各种课外补习宣传满天飞的时节,孩子们不是在培训班上课,就是在去培训的路上。

首尔江南区大峙洞补习班一条街图源:韩联社

在当时的韩国,相对于学校教育系统而言,校外培训机构已经成为教育的一个“影子”,因此,中小学课外付费补习教育现象,又被称为“影子教育”。

最夸张的时候,作为“影子”存在的补习班,其规模在韩国超过了10万家,“企业化规模”的补习班甚至比官方教育系统更像“韩国教育体系的支柱”。

到了1980年,韩国政府颁布了《教育规范化及消除过热的课外补习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禁止课外补习行为。

不过,该方案却没有得到韩国家长的支持,后来政府逐步放松禁令,直到2000年,法院宣布韩国的培训禁令彻底废止。

所以,韩国的教培热是怎么起来的?官方强势介入,家长们又为何不买账呢?

名校热、升学热推动教培热

10万个补习班招收了75%的韩国学生

如果你看过2018年的热播剧——《天空之城》,就能看出韩国中产阶级是怎么“鸡娃”的。这也是韩国教育的一个缩影。

《天空之城》的故事,发生在首尔一个虚构的高档社区,住在这个社区的人,不是医院的教授就是政府的检察官。

天空之城的名字“SKY Castle”,就暗含了精英们的野心——SKY是韩国排名前三的首尔大学S、高丽大学K、延世大学Y的首字母组合,而Castle是堡垒,寓意着阶级围城。

精英父母们的心思很明确,就是让小孩考上好的大学,将来继承父辈职业,传承中产这一“高贵”身份,延续成功人生。而进入高等学府,就是成功人生的敲门砖。

《天空之城》截图

根据韩国《中央日报》2018年8月公布的数据,在韩国五百强企业中,44.8%的总裁来自前述三所高校,不在首尔就读的仅占2.6%。

同时,在韩国文化中,上司倾向于招募与自己存在“三缘”联系者,未出校门的校友也潜移默化地受惠于此,得以获得更好的就业前景。

这也就不难理解家长们挤破头送孩子上名校了。

但在同样的升学压力下,如何让孩子脱颖而出?答案就是,卷。

众多课余的私立补习班或讲习所在韩国应运而生。这一类教育在国际学术界一般被称为“影子教育”(shadow education),也就是俗称的“校外培训”“课外教育”。

物以稀为贵,当大家都疯狂“鸡娃”的时,优质的补习成为被哄抢的稀缺品,费用也开始水涨船高。这一笔费用,对于《天空之城》里这些高净值家庭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更多的普通家庭来说,这笔费用就很沉重了,也就是说,普通家庭的孩子靠疯狂补习来获得名牌高校的入场券,变得困难了。

《纽约时报》报道称,75%的韩国学生就读于全国10万个补习班中,“企业化规模”的补习班更似“韩国教育体系的支柱”。

同时,韩国智库现代研究所行业调研报告称,韩国家庭平均将其收入的近20%用于子女的课外辅导中。

另据韩国教育部统计,2017年韩国家长每月在孩子课外辅导上的费用平均为27.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562元),2018年为29.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71元),2019年为32.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43元),呈逐年增长趋势。

政府出手,全面禁止课外培训

家长学生并不买账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在韩国的文化氛围里,“金榜题名”一直是学生和家长的共同追求。

如果你看过《请回答1988》,就知道,在韩国,且不说考顶尖名校,哪怕只是考普通大学,也很难。剧里的“金正峰”,考了6年也没考上大学,堪称韩国版“范进中举”。

《请回答1988》金正峰

按照剧中所述,这是1988年的事情,但事实上,早在20 世纪60 年代,韩国初中、高中升学考试就出现了激烈竞争的局面。

一环紧扣一环。升学竞争激烈,于是学校疯狂追求升学率,于是家长疯狂寻找补习班,于是各类补习班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于是,学生在校内负担重,在校外负担也重,甚至更重。

《天空之城》截图

为消除应试教育消极影响以及课外补习过热问题,韩国在1969 年和 1974 年曾实施过均衡发展政策,在公立和私立教育系统中提供统一课程,并取消了中学阶段的入学考试。

然而,这些政策在减少影子教育方面收效甚微,还有人批评政策加剧了问题——将不同学习水平的学生分组在一起、导致班级的异质性,反而增加很多学生的私人补习需求。

到了1980 年,韩国政府亮出了铁拳,颁布方案,禁止所有教育补习行为。时任总统全斗焕为了赢得民众支持,喊出了“实现正义社会”的口号,发布了“7·30教育改革”措施,全面禁止一切形式的课外辅导和补习班。

次年,韩国通过《学院法》明确禁止各种类型的课外辅导,违反者将处以罚款,甚至包括有期徒刑1年等处罚。

同时,全斗焕政府试图用教育电视(韩国教育电视台EBS)来取缔课外补习机构,甚至派出“课外辅导打压队”四处查处补课行为。

但这一方案并没有得到望子成龙的家长们的支持,政策的实施效果也并不理想:

五花八门的各色伪装补习层出不穷,辅导市场“黑市”价码在风险成本加持下一路飙升。

据统计,1980年到2000年,韩国的补习学院数量从381所增加到14013所,参与学生则从11.8万人增加到13.88万人。

《天空之城》截图

到了1981年,韩国政府开始允许艺体类、技能类以及活动课程的校外培训;1984 年,放开最低分(后 20% )以及高中学生寒假的补习培训;1998 年,允许校内免费补习;1991 年,允许中小学生参加私立学校学术课程学习;1996 年,放开大学毕业生家教市场。

直到 2000年,法院宣布该“培训”禁令彻底废止。

由“堵”到“疏”

政府监管下校外培训合法化

虽然禁令废止,但是,如何管制庞大的“影子教育”,这是韩国依然要面临的难题,官方为此也做了诸多尝试。

新世纪以来,针对新的形势,韩国政府成立的一个专门咨询委员会,向韩国教育部提交了《预防课外补习热和改进公立教育的计划》,就影子教育提出了四点治理建议:

一是提高学校教育质量;

二是扩大对贫困生的财政扶持力度,减轻因家庭经济资本对影子教育机会造成的影响;

三是成立专门治理机构,纾解因影子教育造成的负面问题;

四是改革高考招生制度,采取“随时招生”、“定时招生”、“追加招生”等多种招生方式。

相较之前的治理政策,这一计划提出的治理取向从“堵”变为“疏”,由消除影子教育的“禁止政策”转向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减轻家庭课外培训开支的“补偿政策”。

随后,卢武铉政府(2003年2月至2008年2月)、李明博政府(2008年2月至2013年2月)相继提出的一系列影子教育治理政策,延续了上述计划的大方向。

2013年,朴槿惠政府上台后,以“幸福教育,培养创造性人才”为教育政策目标,更加强调社会公正和机会均等原则,并针对影子教育采取了以下措施:一是延长幼儿园、小学和初中的课外学校服务时间;二是促进学校教育正常化,提高办学质量;三是改革高考制度,扩大偏远地区、低收入阶层学生,以及高中毕业后就业者进入大学的机会。

效果如何呢?

据韩国教育开发研究院(KEDI)统计,2008年韩国影子教育总收入为11万亿韩元(约合611亿元人民币),较2003年下降了近1万亿韩元。

韩国教育开发研究院2012年的一项研究报告也指出,2008年到2011年,韩国用于教育补习的费用总额依次为20.9兆韩元、21.6兆韩元、20.9兆韩元、20.1兆韩元,2008年到2011年教育补习的参与率依次为75.1%、75.0%、73.6%、71.7%。

由此可见,在一定程度上,针对性的“疏通”政策,让影子教育之弊有所缓和,还缩小了城市与农村教育之间的差距,暂缓了教育资源不平衡不充分的冲突。

但“疏”也伴随着对机构制度的规范。

2009 年,韩国政府宣布将对韩国最大的校外培训机构 Hagwon 实施“宵禁计划”,校外培训机构每天晚上 10 点必须关闭。

2014年,韩国政府实施《促进公共教育正常化及限制提前教育特别法令》,不仅明确制定了退费标准、辅导班建筑面积在30平方米至135平方米范围内等内容,还遏制了影子教育机构的教学内容的前瞻性,也就是说,不得超前教学。

升学竞争依然残酷

“培训热”依旧降温难

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冲突缓解,韩国“培训热”依旧降温难。

《天空之城》里有个经典设问:“只要能把孩子送入好大学,就算最终落得亲子关系破裂,甚至家破人亡,你也愿意吗?”

是的,这是剧中情节,也是很多韩国家长的做法、诸多学生的实际行动。

《天空之城》截图

2019年,韩国EBS电视台制作了一部名为《学习的背叛》的纪录片,揭开了韩国中高考背后的那些残酷真相。

纪录片中讲到,在韩国,学生中流行“四当五落”的说法,意思是“一天睡四小时的考生会考近理想学校,睡五小时则可能落榜”。

影片中,初三学生叶媛为了能够顺利考上好的高中,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每天学习到凌晨2点还不想去睡觉。

为保证升学万无一失,她甚至每天只能睡3个半小时 ,有时为了激励自己,即使凌晨也在网络上看其他优秀学生的学习直播,相互鼓励。但这些她觉得还不够,因为全国像她这样努力的学生还有很多很多。

《学习的背叛》截图

这背后,也是韩国老师普遍从小学起就会对学生们说的一句话:“只要你努力,学习一定不会背叛你!”

《天空之城》截图

纪录片的讽刺意义在于——并非人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就达到目标。但是不努力,一定不会有回报。

所以,即便学生忙、家长忙,学生疲惫、家长抱怨,韩国家长们依旧不敢掉以轻心。调查显示,韩国四成民众认为课外辅导现象愈演愈烈,同时,九成韩国家长面对越来越高的课外教育费用,表示难以承受。

准备参加考试的韩国考生们。图源新华社

据韩媒《中央日报》报道,韩国教育开发院的一项调查显示,42.8%的受访者认为,近两三年课外辅导现象正在“加剧”。认为“得到缓解”的受访者只有5.5%,认为“没有变化”的人数所占比重为51.8%。

尽管如此,家长们仍坚持让孩子参加课外补习班的理由中,最多的是“别人都上课外辅导,(不让孩子上的话)心里会感到不安”,占比达到26.4%。

此外,还有25.4%的人,选择的答案是,“为了让(孩子)走在别人前面”。

记者丨李宇欣

参考资料:

光明网《韩课外辅导班持续火爆 九成家长认为费用太高难以承受》

《国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 现状、经验、问题及其启示》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代蕊华 仰丙灿

《韩国“影子教育”治理政策的特点、成效及启示》广西师范大学 王敏睿

《韩国教育改革的人类学反思》(南京大学 社会学院人类学研究所)

《走出内卷化:韩国教育热的冷思考》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教材研究所 熊作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