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 的事我最后再讲几句,有些事不讲清楚,挨得骂就白挨了,首先我个人对联想这家企业没什么好感,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它以贸易为先的经营路线,在技术研发上乏善可陈。企业逐利无可厚非,但一切向钱看总是难以赢得公众尊敬;二是长期以来以国内市场收入补贴海外市场,在海外市场姿态放得很低,对国内市场却显得有些傲慢,国内消费者心里不舒服也在所难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是一面声称自己不是一家中国公司,一面又时不时以民族品牌自居,在拓展海外市场时,视身上的中国标签为障碍,在需要中国市场时,又打出民族感情牌,市场营销策略上的投机主义,让联想犯了许多愚蠢的不可原谅的错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上,无论如何也让中国消费者对联想难生好感。但即便如此,在 司马南 起底联想这件事的态度上,我的观点不变,即就事论事实事求是,不要搞扣帽子那一套,比如说 柳传志 资本家 这件事,司马南引用了很多公开的数据,说联想搞金融业务用钱生钱,2020年,联想金融业务净利润占全部利润的48.49%。那么是不是说一家企业只要搞金融业务,企业的领导者就是资本家?还是说要看金融业务利润占比来判断?占比48.49%是资本家,那占比47.49%算不算资本家?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资本家的标准是什么?企业家和资本家的界限又在哪里?这个标准和界限如果是模棱两可的,那我相信企业家群体将人人自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在司马南质疑联想侵占国有资产这件事上,我同意老胡的看法,g有企业的私有化改革是特定时代的产物,而且得到了当时社会的广泛认可,之后的历史也证明了民营企业对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如今过去几十年时间,如果反过来追究,需要慎之又慎。当然这并不是说联想如果确实存在“侵占g有资产”的问题不能被倒查、追究,而是要认识到这么做的沉重代价,因为可能存在类似问题的企业绝不仅仅联想一家,如果全部回过头来查一查,很可能将会动摇市场经济的根基,不能图口舌之快,信口而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特别理解当下公众对联想的不满甚至愤恨之情,我觉得这里面既有对联想“怒其不争”的失望,也有对联想管理层“财不配位”的质疑。有人说这里面还夹杂着一种日渐增长的“仇富”情绪,对此我不太同意,如司马南所言“穷庙富方丈”,联想在缺乏核心技术、高负债、企业形象崩塌等种种问题的围困之下,管理层仍然心安理得的拿着动辄上亿的年薪和近千万退休金,至少在道德层面上是站不住脚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司马南的质疑和一系列诘问,代表了许多公众的心声,但还是那句话,在有关资本家的定性和侵吞g有资产等严肃事宜上,公众还是应该避免被非理性的情绪所裹挟,要就事论事、实事求是,不要动不动扣帽子、抡棒子,好了我话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