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进士深夜投宿与员外妻妾耍钱,次日发现是空宅后怕不已

2022-01-14 17:02:13 野岛情感说
0人跟贴

有位进士半夜借宿,发现这家主人的妻妾们在房中耍钱,个个娇艳无比,于是加入她们一起耍钱,第二天这位进士才发现这是一座荒宅,吓得拔腿就跑,后怕不已。

明朝天顺年间,有个进士吴厚德,接到朝廷命令,让他去应天府听候调用。吴厚德明白,朝廷这是准备授予自己官职了,内心高兴,于是变卖部分房产,换成三千两的银票,和珍贵珠宝一同放到一个小木盒里,叮嘱仆人木盒不离身,于是启程上路。

到了应天府,吴厚德找了家客栈住下,等候命令。吴厚德年轻,喜欢玩闹,早就听说过南京秦淮河畔的风韵,可惜没有人引导。巧合的是,第二天他就结识了一位客商张甲,张甲自称是浙江人氏,经常来应天府,对这里很熟悉,愿意带着吴厚德玩耍。

吴厚德很高兴,他家中本就富裕,并不计较花钱,张甲也乐意带着他玩耍,没过多久,两个人就逛了应天府许多酒楼、赌肆和花街柳巷,有时候甚至一天换好几家,天天饮酒作乐,内心十分畅快。

有一天吴厚德对张甲说道:“城内我们都玩过了,今天我们去城外逛一逛吧,看看应天府乡村景致如何。”张甲推辞说有事,等第二天再带他去。吴厚德无奈,只好等了一天,直到第二天中午,张甲才来找吴厚德,说事情办完了,可以一起出去玩耍。

吃罢午饭,两个人各自骑着一匹马,吴厚德的仆人骑着头小毛驴,三个人走出城外。正是初春时节,适合踏青,只见“嫩绿深红无一点,柳情花思自盈襟。”午后春日阳光温暖,几个人贪看景色,没想到走远了,等他们发觉后,赶紧拍马要回,没走几步天就黑了。

看着四处没有客栈,吴厚德内心焦急,走着走着,张甲猛然间一拍脑门,对吴厚德说道:“公子,我差点忘记了,附近村里有个唐员外,原来也在应天府当过差,如今年龄大了赋闲在家,我和他关系极好。现在无论如何也赶不回城里了,而且夜间骑马太危险,不如去唐员外家借宿一夜可否?”

吴厚德想着这是个好主意,而且唐员外在应天府当过差,可以趁机打探一些应天府官场的事情,对以后也有好处。于是,吴厚德主仆二人在张甲的引领下来到了唐府,见过了唐员外,吴厚德还赔不是说,来得仓促没有备礼,唐员外并不在意,他说和张甲关系熟得很,张甲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不必在意。

得知吴厚德是进士,来应天府听后调用,十分高兴,于是让人准备酒席,说是给吴厚德接风。席间,几个人开怀畅饮,谈笑风生,才吃到一半,唐员外便醉倒在桌子上。原来唐员外酒量不大,刚才一高兴多喝了几杯,结果就醉了。仆人扶着唐员外回房休息。

酒席没有了主人,吴厚德和张甲两个人有些无聊,过了一会张甲说要出去方便,结果出去了半天也不见回来。吴厚德一个人喝更没劲了,于是离开酒席,信步在院中闲逛,却发现前面不远处有间小房亮着灯,里面人影晃动,似乎很热闹。

吴厚德悄悄过去,用指头捅开窗户纸,往里观瞧,这一看,真是让他骨头都酥了,只见里面五六个姑娘围着一张桌子耍钱,这几个女子个个娇艳欲滴,耍到兴起时,撸起袖子,露出白嫩嫩的胳臂。再一看,发现张甲也在这群女子中间一起耍钱,内心暗骂他不地道。

吴厚德看了半晌,按捺不住,绕到门口,发现门虚掩着,于是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内众人吆五喝六,没有注意到吴厚德走进来了,吴厚德看了一会,手痒起来,忍不住说了声“诸位娘子,可否让我也耍一把?”屋内众女子这才发现屋内来了一个陌生人,为首一个女子喝问他是谁,为何要闯进来,还要赶他出去。

张甲急忙打圆场,说这是自己的好哥哥吴厚德,是当朝进士,来应天府准备做官的。为首的女子还是生气,指责张甲:“你与我们夫君是通家之好,可以不避嫌,可这位公子冒冒失失进来,实在是不应该。”吴厚德忙不迭地道歉,张甲也继续说和,众女子方才原谅了吴厚德。

这些女子是唐员外的妻妾,唐员外人老心不老,在当差的时候就娶了一妻两妾,如今赋闲在家,又纳了两房小妾,而且每个都年轻漂亮。唐员外平时看管得严,不让外出,只好待在家中。刚才得知唐员外喝醉了,这才聚在一起耍钱,恰好让吴厚德和张甲碰到了。

吴厚德平时也好耍钱,于是和张甲、唐员外的妻妾一起耍了起来。这晚吴厚德手气特别好,况且屋内香气四溢,莺歌燕语,不禁分外得意。唐员外几位妻妾面前原本都有些银两和珠宝,如今都被吴厚德赢了去,后来她们又把手镯、簪子、耳环等各种首饰输了个遍,最后实在没有东西可以输了,其中有个年龄最小的小妾,也是这里面最漂亮的小妾珠儿,竟然回房抱来一个花瓶。

其他妻妾都劝说珠儿不要再继续了,可是珠儿执意要继续,她说这花瓶乃是宋朝的宝贝,是唐员外的心爱之物,如今也是被逼急了,哪怕明天被唐员外打,今天也要再拼上这一把。吴厚德看到珠儿粉面通红,真是又爱又怜,当下同意下注。吴厚德原本以为自己十拿九稳要赢,没想到打开骰子一看,竟然是珠儿赢了。

吴厚德连说倒霉,就要把刚才赢的东西输给珠儿,珠儿却说了一声“慢”,随后把瓶子倒置,从里面掏出珍珠、项链等各种珠宝。刚才瓶口朝上,吴厚德没看到里面的东西。众人一阵惊呼,连说珠儿好心机。珠儿把瓶子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众人估价约有四五千两银子,吴厚德眼前这些根本不够。

愿赌服输,况且还是输在美女手下,吴厚德只得让妻妾的丫鬟去叫来自己的仆人,打开随身携带的木盒,把里面三千两的银票拿出来,又从里面掏出一些珠宝,方才凑够四千两的数,交给珠儿。这下,吴厚德也撸起袖子,准备要大干一场,把刚才输的赢回来,此时一个丫鬟慌慌张张跑过来,说唐员外醒酒了,说是要继续陪着吴厚德和张甲喝酒,一醉方休。

众位妻妾急忙拿了东西四散逃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吴厚德与张甲也只得回到房间。唐员外向两人道歉,说自己酒量小,刚才出丑了。又让人换了几样菜,这才继续饮酒。唐员外让吴厚德的仆人一起喝酒。吴厚德想着小木盒里如今没有了值钱的东西,况且仆人也很辛苦,于是让他坐下一起饮酒。

后来,唐员外唤出珠儿劝酒,这珠儿酒量大,吴厚德想到刚才的事,心情郁闷,结果没过多久,吴厚德主仆二人被灌得不省人事,迷迷糊糊地被扶回房间休息。吴厚德主仆二人一直睡到日上三竿,还是仆人把吴厚德摇醒的,吴厚德发现仆人一脸惊恐,往四周看了看,心中也吃了一惊。

原来这房间空空荡荡,昨晚铺盖的被褥都不见了踪影。又去其他房间观看,发现唐府里面空空荡荡,哪有什么唐员外和众位妻妾,连张甲都不见了,这才发现这竟然是座荒宅。吴厚德主仆二人脸上变色,拔腿就跑,幸好马匹和毛驴还在,两人各自骑上马和驴,一路跑一路后怕不已,都以为昨晚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等回到客栈,吴厚德清醒了一下,这才发觉不对劲,去张甲的客房,发现张甲不在。他们又返回唐府,发现这里虽然是座空宅,可还是能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这说明昨晚遇到的确实是人。吴厚德仔细回想了细节,方才发觉上了当,张甲和那伙人其实是一伙的。

古代专有这样的一伙骗子,那张甲在客栈住着是为了寻找目标,他发现吴厚德是个好目标,于是有意接近,陪他玩耍,寻找合适的机会下手。那天吴厚德准备去城外游玩,张甲故意拖延了一日,便是暗中通信让同伙准备。所谓的唐员外自然也是假的,他得到信后,马上高价租赁了一所宅院,那些妻妾,除了珠儿是他们的人,其他的都是从青楼花钱请的漂亮粉头而已。

后来发生的事,都是他们导演好的,骰子也都做了手脚,一开始只管让吴厚德赢。等到后来孤注一掷的时候,骰子自然会变成珠儿想要的结果,吴厚德又怎么可能会赢!后来故意灌醉主仆二人,然后把府里的东西收拾一空逃走了。一直到吴厚德正式上任后,也没有找到骗子的踪迹,也很难找,因为这伙骗子一旦得手就是笔大买卖,够他们吃好多年,直到下一次没钱了,再换个距离遥远的另一座城里出现。

和煦说

十赌十诈,况且还有美色诱惑,这伙骗子正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精心编织了绳套子,吴厚德却心甘情愿往里钻,事后还以为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蛇形无声,奸计无形,有时候看透人心真的很难,但如果吴厚德洁身自好,又怎么会被骗子利用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2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