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33岁女博士闫宏微:赴美抗癌不幸病逝,今丈夫带幼女独自生活

2022-01-14 11:58:14 孤风婉史
0人跟贴

闫宏微一家合影

2020年3月,一位名叫吴载斌的男人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篇文章:

“亲爱的,我恋爱了,她是善良勇敢的白衣天使,刚从武汉胜利归来的人民英雄……往后的日子,我把思念留给你,把爱给她。”

一篇原本感人肺腑的告白文章,却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文章中的“亲爱的”,是吴载斌已经离世的前妻,一个同癌症抗争许久的勇敢女孩。

此时距离闫宏微离世,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吴载斌短时间内再婚的消息,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平静生活,天降横祸

2019年,医疗纪录片《人间世2》迎来了大结局。

9个摄制组、50个人、200个拍摄对象,他们在冰冷的手术室内,上演着一场场同病魔赛跑的人生高歌。

《人间世》的众多故事中,闫宏微也是其中的主角。摄制组拍摄215天,闫宏微的强大、无助、悲痛,都让人印象深刻。

闫宏微原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姑娘,却凭借着自己的勤奋努力,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博士,成功落户上海。后来,闫宏微进入上海的一所大学担任教师,生活充实且幸福。

不久后,热情开朗、乐观向上的闫宏微遇到了自己的丈夫,两个人相互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女儿出生后,闫宏微一家人的生活其乐融融,赢得了众人的羡慕。没有人想到,这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危机。

一次体检,闫宏微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在癌症之中,闫宏微患上的晚期三阴性乳腺癌,风险最大也最难治愈。

一直以来,作为女性癌症中最凶险的一类,三阴性乳腺癌让人闻之色变。一旦人们的身体被这一类癌细胞攻击,内脏、骨头,甚至是头部,都将成为它的猎物。

著名歌手姚贝娜就是三阴性患者,尽管与癌症抗争多时,却仍然被三阴性乳腺癌夺去了生命。

作为普通人,刚刚得知闫宏微的身体状况,一家人都痛苦不堪。只有天生乐观的闫宏微安慰道:“不愧是我的癌细胞,牛!”

尽管如此,越来越差的身体状况还是时刻提醒着闫宏微:她已经成为一个病人。

渐渐地,闫宏微开始呕吐、头发脱落,皮肤变黑,指甲溃烂。她每天需要吞服大量的药物,定期前往医院做化疗。

一周一次的化疗,42天一次的复诊,在期待与失望中反复横跳,闫宏微的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折磨。

然而三阴性乳腺癌太过顽固,医生和患者的努力,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闫宏微经常同癌细胞对话:“你要是聪明,就别长太快,不然我死了,你不也就完了?”

这个天生喜欢挑战不可能的姑娘,充满着叛逆精神,她多次提到:“想要改造自己的癌细胞,让它变得聪明一点。”

第五次化疗后,闫宏微依然收到了最坏的消息,她体内的肿块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正以疯狂的速度扩散、蔓延。更致命的是,闫宏微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肺部。

“我打了这么多的化疗药,你说血管都快打没了,这个东西,一点都不作效,它们也是神了。”

见到这一状况,医生都有些无可奈何。一向坚强的闫宏微崩溃了,她独自一个人蹲在医院的角落里,哭得泣不成声。

不远处,闫宏微的丈夫也满含热泪看着这一切。这条充满绝望的治疗之路,让所有人都悲痛欲绝。

为了不影响闫宏微的情绪,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安慰妻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痛苦过后,闫宏微再次振作精神,她说道:“我今年才33岁,我不能被癌症打败,我想活着,好好地看着女儿长大。”

远赴美国,失望而归

为了求得一线生机,闫宏微和丈夫商量,前往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检查。他们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却只凑了24000美元。

在此之前,闫宏微每个月能够获得上万元的收入,然而化疗费用巨大,长久以来,闫宏微已经家徒四壁,24000美元于他们而言已经是极限。

安德森癌症中心代表世界癌症治疗的最高期望,有了这一期盼,闫宏微恢复了从前的活力满满。她同丈夫认真地准备着签证面试,模拟着签证官的问题。

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闫宏微顺利拿到了签证,同丈夫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安德森医院,一年接待成千上万名癌症病人,如同闫宏微一般慕名前来的中国人不在少数,医生、护士早已习以为常。

按照医院的惯例,闫宏微做了初步的检查。第7天,闫宏微见到了主治医生。医生看完报告后说道:

“您的症状看上去并不像是典型的三阴性乳腺癌,具体的需要做进一步的肺部穿刺手术才行。”

医生仅问诊了30分钟的时间,闫宏微就花费了600多美元。闫宏微疑惑不已,美国医生的解释,与国内医院的结论完全不同。

正当她计划去做穿刺时,却被告知:“您的账户余额不足以安排手术。”原来,美国的医院,一次穿刺手术就需要十万元人民币。

万般无奈之下,闫宏微和丈夫只能打电话给国内的家人,借了一些钱。

对于闫宏微一家来说,这样的手术费是天价。与此同时,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闫宏微和丈夫也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开销。

来到美国后的一个月,闫宏微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此时的他们,却无路可退。

最终,他们等到了结果:“我们通过您的穿刺手术结果来看,您的雌激素受体呈阳性,也就是说不是典型三阴性乳腺癌,完全可以通过内分泌治疗来恢复健康。”

听到美国医生的话,闫宏微顿时信心倍增。

在此之前,国内医生诊断,闫宏微的病不能用普通的内分泌治疗。而今新的诊疗结果,让她看到了一线生机。

闫宏微和丈夫欣喜若狂,他们坐上了回国的飞机,第一时间来到了上海的医院。然而重燃希望的他们,却再次被泼了一盆冷水。

见到美国安德森医院的报告,中国顶级癌症专家杨主任与胡主任不禁皱起眉头。大相径庭的结果,其中出现了什么差错?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医生再次为闫宏微做了专门的治疗,最终得出了同从前一样的结论:雌激素仍然是阴性。

既然如此,为什么美国报告上却显示阳性?

上海医院的专家们联合会诊,最终给了闫宏微确定的答案:美国医院的阳性报告,或者是出自于肿瘤的异质性。

因肿瘤的异质性,会出现众多病灶,阴阳性并不确定。美国医院穿刺的部位,或许正是阳性的病灶。

与此同时,这次的检查结果显示,闫宏微肺部的病灶再次扩大。为此,专家们不得不为闫宏微制定了新的方案。

此番长途跋涉,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却得到了一个毫无意义的结果,闫宏微十分崩溃。

然而闫宏微的病情却没有留给她足够的缓冲时间,不久后,她便再次踏上寻找新的治疗方法的路程。

长时间身处医院,闫宏微只能拜托自己的母亲照顾孩子,与她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

女儿念叨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我想妈妈和爸爸,他们去哪儿了?这是在哪儿?”姥姥只能柔声安慰,找借口搪塞,悄悄地将眼泪擦干。

失去了所有希望的闫宏微只能放手一搏,最终,她选择了美国医生的治疗方案:靶向药物治疗。

闫宏微得知,香港有一种名叫帕博西尼的药物,对治疗癌症有着极好的效果。

为了买到帕博西尼,她专门前往香港。帕博西尼价格高昂,一粒药1400元,一盒21粒,费用高达3万。

闫宏微咬紧牙关,一口气买下了3盒帕博西尼,这些药物,已经成为她最后的希望。

正如《人间世》节目组所说的那样:“这就是我们和癌症抗争的现实,金钱,有时候代表着更多的机会。”

对此,闫宏微深有体会,她说道:“病了以后才发现黄金算什么,黄金一点都不贵,这个药比黄金贵的多了去了,随便一个什么靶向药,都比黄金贵。”

无力回天,病魔吞噬

此后两个月的时间,闫宏微每天都按时服药,内心充满着期待。她同家人说:“万一出现一个奇迹呢?”此外,闫宏微甚至还故作幽默地对记者说道:

“我现在想,等到你们拍完这个,要结束的时候,正好我要去复查了,这个药奇迹般地出现了效果,我的肿瘤在减少或者不动了,多好啊,一个美好的结局。”

闫宏微的笑容依旧同从前一般灿烂,只是众人明白,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苦涩。

遗憾的是,闫宏微等来的奇迹并没有出现。

后来,闫宏微前往医院复查,看到自己的血小板与血红蛋白都恢复正常。她大喜过望,口中念着:“太棒了,太棒了。”

只是靶向药物是否有效,还需要等待最后的CT结果。而这个结果,成为压垮闫宏微一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CT结果显示:闫宏微体内的癌细胞再次扩散,靶向药物治疗失败。纵使闫宏微再强大,却还是没有从死神手中夺回自己的生存权力。

闫宏微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选择与女儿、家人在一起。他们手牵手在林荫道上散步,一路说说笑笑。闫宏微的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这时的闫宏微是最幸福的人,仿佛自己从未被病魔击垮。

2月,闫宏微的病情再次恶化,住进医院。此时的她脸色苍白、瘦弱不堪,却还是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

她充满爱意地看着正在病房内画着锦鲤的小女儿,同丈夫一起教她成语。一家三口人,开开心心地度过了一个情人节。

闫宏微无疑是痛苦的,却仍保持着生的希望,一句“我还有一口气在”,让在场的人泪流不止。

闫宏微丈夫吴载斌再次更新动态:“望否极而云泰,何杳杳而无津”。

照片上的他紧紧握住穿着病号服的闫宏微的手,后来人们才知道,那是闫宏微坦然面对死亡的决心。

3月,同癌症抗争无数个日夜的励志故事,最终落下帷幕,闫宏微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家人,也离开了自己最放心不下的女儿。

“亲手把最心爱的人挂到墙上,所有的美好定格成冰冷的照片,从灵魂深处喷涌出来的悲伤,根本无法抑制……”

从吴载斌的文字中,人们看到了何等的绝望。闫宏微离开了,这个世界又是否会留下她曾经的身影?

33岁女博士闫宏微赴美抗癌,这个故事一经播出,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得知闫宏微离世的消息,网友们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怀念:

“今天是《人间世》的最后一期更新,生活总有太多的不幸与意外,我们总是在寻找希望中被打得节节败退,微微老师,走好。”

是啊,生活从不缺少苦难,如闫宏微一般,面对困难迎难而上的勇者,才弥足珍贵。事实上,闫宏微同病魔斗争的历程,只不过是众多抗癌人的冰山一角。

相关数据显示,在2012年到2014年的时间里,中国癌症患者的人均就诊费用为上万美元。而中国每年花费在治疗癌症上的费用,也达到了千亿。

正如《人间世2》总导演秦博所说:“医院里,钱经常会带来巨大的困扰。在ICU,维持一个人的生命足以让他周围的人陷入巨大的困境,因为生死和金钱在这里直接挂钩。”

在绝望的情景下,闫宏微及其家人仍然拼尽全力与癌症作斗争,又付出了多大的勇气。他们承受的困难与压力,无人敢想象。

得到疾病与死亡之神的打击,闫宏微是不幸的;然而乐观、坚强、豁达的她,却永远成为了其他人抗癌道路上的向导与标杆。

能够获得幸福的家庭和众人的崇敬,也不枉闫宏微人间一遭。从前,普通家庭的人一旦患上癌症,一生将变得面目全非。

治疗费、检查费、医药费……无数的花销如同一座座大山,将所有患者压得喘不过气。那些进口的天价靶向药,并不在医保的范围内,只能由患者自己承担。

近几年来,政府时刻关注着医疗领域的相关问题。

2021年12月,国家医保再次新增了74种药品,其中涉及肿瘤、罕见病、慢性病等多种疾病。

从天价药品进医保的决定中,我们也能看到政府的决心。正如医保局代表所说的那样:“每一个小小群体都不能被忽视。”

闫宏微曾是小小群体中的一员,尽管在与病魔的抗争中,她以失败告终,但这个世界,却永远永远留下了她的足迹。

她的坚强与不妥协,始终留在丈夫吴载斌的心底。只是,人生不走回头路,吴载斌的生活,也需要继续……

2020年3月,吴载斌也公布了自己的新恋情。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在部分人看来,闫宏微离世后仅一年,丈夫便另寻新欢实在让人心寒。

社交平台上瞬间涌入各种谩骂性的话语,吴载斌也震惊不已。后来,在与他人的交谈中,他透露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疫情期间,吴载斌腰椎不舒服,刚刚进行完手术,自己一人带着孩子,逐渐感觉力不从心。在网络上,一位女孩儿走进了吴载斌的世界。

她作为一名护士,传授给吴载斌大量的护理知识,在相处过程中,二人逐渐产生感情。

遗憾的是,吴载斌与女孩儿相隔甚远,在各方压力的作用下,网恋几个月的两人最终分手。

现如今,吴载斌仍然带着孩子,过着简单的单身生活。他偶然与朋友聚餐,闲暇之余,大多数时间都宅在家里。最初因思念妻子,吴载斌前往墓地的次数十分频繁。

渐渐地,他减少了前往墓地的次数,保持两三个月一次的频率。

每次去看妻子时,吴载斌都会准备好足够多的祭品,在她墓地旁边,吴载斌似乎总有着说不完的话。

不可否认的是,吴载斌仍然深爱着闫宏微和孩子。

只是作为一个同样热爱世界的人,吴载斌依旧对新生活充满向往,也从不否认自己对未来家庭的期待。他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家,一个爱着自己女儿的妻子。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生活仍将继续,闫宏微在天堂应该也希望,丈夫带着她对生活的热爱,走入一个新的人生阶段吧。

参考资料

[1]《恋爱婚姻家庭(上半月)》 2019年10月1日,《女博士带着爰情赴美自救:每一对夫妻都是生死之交》

[2]人物,2021年5月10日 ,《<�人间世>之外,一个丈夫的选择》

[2]《北京日报》,2019年3月21日,《<�人间世>中抗癌的女博士走了!丈夫微博让人泪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