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李敏大婚,孔从洲留光头到场,毛主席一眼认出:亲家公你好

2022-01-13 19:17:12 历史谜中谜
0人跟贴

李敏有了男朋友

李敏和小孔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小孔并不知道李敏就是人民领袖毛主席的女儿,只觉得这个姑娘很温和,很善良,很漂亮。李敏坦言相告后,孔令华确实很吃惊。

当然,当孔令华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老爸孔从洲的时候,孔从洲更是吃惊。1958年,李敏和孔令华的恋爱关系基本公开,毛主席得知后,主张替女儿“把把关”,他对李敏说:把小孔带回来我看看。

作为一国领袖,毛主席何尝不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个道理,比起来普通人家的子女,毛主席认为,自己的女儿谈恋爱,是不容易的。

一方面,女儿身份特殊,当他们知道这女孩是毛主席的孩子,自然心存敬畏,这是情理之中,另一方面,怕女儿高高在上,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

所以,当李敏说自己有了男朋友的时候,毛主席极力要亲自给女儿把把关。

毛主席说:“你说的这个男朋友,我只知道他姓孔,那他爸爸是谁,他家里是干什么的?”李敏回答不上来,便不高兴地说:“我没有问这些,他也没有和我说过呀。”

毛主席严肃地说:“你连人家家里的情况都不知道,怎么和他做朋友呢?”毛泽东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把这件事考虑了很多。“我和小孔谈恋爱,又不是和他家人谈,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李敏有点委屈。

其实毛主席曾对江青说过,对于两个女儿的婚姻,他是不多干涉的,即便是嫁给一个医生,一个教员,一个农民也行。但现在,李敏作为自己的大女儿,毛主席还是想多考虑一下,他说:“我是你的爸爸,我还是想知道一下的嘛!”

李敏虽然对父亲有点不耐烦,但还是很听话地询问了小孔,孔令华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告诉给了李敏,第二天李敏便对父亲作了汇报。

毛主席一听孔从洲的名字,马上笑着说:“原来是孔从洲啊,我熟悉,我熟悉。”李敏一看父亲的样子,便知道父亲这是答应了。

孔从洲,男,汉族,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中将,在军旅生涯中,历任靖国军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国民革命军旅长、师长、副军长,西北民主联军军长,豫西军区副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副司令员等职。参加了北伐战争,参与了西安事变,举行了巩县起义,参加了解放陕县、灵宝、卢氏、陕南等战斗和渡江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南军区炮兵司令员、军械部部长,高级炮兵学校校长等职位,1955年授衔的时候,毛主席曾和孔从洲见过,对他的印象也很好。

如今,得知是孔从洲的孩子和自己的女儿谈恋爱,毛主席还是很满意的,但话又说回来,孔从洲的战功和威望,毛主席是不担心的,但大女儿的婚姻,毛主席还是想多操操心,便对李敏说:把小孔带回来我见见。

这年初夏,窗外还没有明显的知了声,柳枝已经在暖风里摇摆,中南海丰泽园门口,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李敏拉着孔令华的手,路过这里的时候也不免感叹两句。这是孔令华第一次来到中南海,年轻帅气的他和李敏走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毛主席走进来的时候,孔令华正在沙发上乖乖地坐着,看起来非常紧张,孔令华和别人一样,此前也从来没有见过毛主席,都是从电视上和照片上看见的,如今见到“真人”,还是自己的未来岳父,怎么能不紧张。

看到孔令华的额头冒汗,毛主席就知道孔令华很紧张,便给孩子倒了一杯水,和孔令华很快便攀谈起来。谈话结束的时候,毛主席说:“回家以后,代我向你父亲问好。”一听这话,李敏高兴极了,知道这场“考试”通过了。

李敏曾这样回忆这一天:

“一会儿,父亲的目光转到我这儿,我也正好朝他看,目光相视,父女俩同时默契地笑意盎然。我知道父亲的意思了!父亲对令华挺满意,他漂亮的娇娃,给他找了个用功好学、英俊魁梧的未来女婿。“考试”完满结束,人生的这道重大课题,我们获得通过。

临走的时候,毛主席嘱咐李敏:“光我同意了不行,你还得去问问你妈妈贺子珍的意见。”李敏知道父亲的意思,便答应了。毛主席还嘱咐她也去见见小孔的父母:“俗话说,丑媳妇还要见公婆呢,我的娇娇不丑,更要去见公婆。”李敏重重地点点头,记下了爸爸的话。

1958年5月,贺子珍从上海来到南昌,住进南昌市三纬路20号的一个大院。李敏和孔令华一起来看望贺子珍,顺便咨询关于结婚的事情。

李敏告诉贺子珍说,爸爸没有意见,但是要让您最后做主。贺子珍对孔令华也很满意,但是她说:“你同小孔相爱,打算结婚,我赞成,但是我希望你们的婚期能拖后一年,等到你学业稳定了后再结婚。我是这样考虑的,结婚以前多读一点书,对你今后有好处。结婚后,生儿育女,杂事很多,你想再读书就难了。”

李敏认为妈妈说的话有道理,便把结婚的日期推后一年。按照毛主席的嘱咐,李敏是应该要去见见未来的公公和婆婆的,离开南昌后,李敏和孔令华乘坐火车去了沈阳,面见公公孔从洲,为他们婚事做准备。

李敏结婚,毛泽东亲自主持

1959年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坐轮船顺江东下,在南京听取了江苏省委第一书记的工作汇报,在沿途的安徽、山东短暂停留后,于8月27日到达北京。

急于等待父亲主持婚礼的李敏和孔令华主动到车站迎接,看到毛主席下车了,李敏高兴地牵着父亲的手,脸上处处露着喜悦。

回到中南海菊香书屋后院的办公室,毛主席也十分高兴地和他们商量举办婚礼的事情,再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毛主席的意思是在开学前把婚礼办了。

纵然是新事新办,但也要请客吃饭,毛泽东问孔令华要请多少人,孔令华说:“我爸爸正好在北京开会,到时候派车接过来就行了。”毛主席又问李敏要请多少人,李敏说:“除了几个同学也没有要请的了,思齐姐和远志大姐参加就行了。”

毛主席点点头说:“你出生的时候,你邓妈妈、康妈妈、蔡妈妈都在场,你现在要结婚,要请人家喝一杯喜酒才对,还有你表大爷王季范也在北京,应该请过来。”

王季范是毛主席的表兄,按照毛主席的意思,女儿结婚,老家是应该来个代表的。李敏记下了爸爸的话。

但是婚房定在哪里呢?这件事之前一直没有讨论过,毛主席说:“前院就旧房,另外再添置几件家具,床,书柜,写字台,衣柜等,六大件够了吧?”李敏知道父亲向来节俭,听父亲这么一说很是担心:“那得花多少钱呀。”

毛主席说:“这都是仓库的旧家具,租几个花不了多少钱。”一听是租的,李敏放心了。最后,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两天后。新房安置在松寿斋北房西头的两间。

办公用的东西不掏钱,个人生活使用的家具拿租金:一个衣服架子的租金每个月1分钱,一个双人床的租金每个月2毛钱。房内摆放的家具都是工作人员租来的,刘思齐拿着湿毛巾麻利地擦拭着上面的灰尘。收拾好家具才发现床上还是破被子,又借来新床单把破被子裹起来。

简简单单的婚礼就这样开始了。

图 | 李敏和家人合影(前排:孔从洲、钱俭。后排:李敏、孔令华、孔令华的妹妹孔淑静)

婚礼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们开会的颐年堂举行,里面的沙发和会议桌暂时挪往一边,腾出了一片活动的地方。大厅正中贴上了大红“囍”字,下面还摆着一个供主婚人、证婚人使用的凳子。

刘思齐、少华、毛远新等近亲是随工作人员先来的,其他贺喜的客人也陆续来到。不是中央政治局成员的人,平常根本没有机会进入顾年堂,人们都以新奇的目光观赏着房内的古玩字画。

参加婚礼的有三十多人,李敏说:我的新娘妆是浅蓝色的连衣裙,白色皮凉鞋,令华的新郎装是白衬衣,蓝色西裤,喜宴有三桌,每桌八个菜。

毛主席尤为高兴,作为主持人的他一直在想着自己想好的几个词,不一会,邓颖超、康克清、蔡畅等人都来了,在人群中还有一个人匆匆赶来,他留着一个光头,朝着李敏走来,毛主席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不就是孔从洲嘛!

毛主席不太认识,但根据这光头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毛主席笑着走过去说:“这位是不是亲家?”

孔从洲十分激动,看到毛主席马上敬礼:“报告主席,我是孔从洲。”

毛主席笑着说:“唉,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亲家公,你好呀。”

毛主席的再一次热情让孔从洲猝不及防,心里暖意十足,在婚宴开始前,大家先进行了合影。

合影的人们在门前的台阶上站成三排,毛泽东和孔从洲站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左边依次是李敏、蔡畅、邓颖超、康克清,右边是孔令华、王季范、刘思齐和邵华。毛远志的一双儿女站在最前面。其他亲属与工作人员,分别站在后面的两排。

毛主席一生很少喝酒,即便是红酒也很少喝,但是在女儿的婚宴上,毛主席放开肚子,多次举起酒杯。毛主席说:“亲家公啊,谢谢你培养了个好儿子。”孔从洲一听,赶紧说:“主席啊,可不敢,令华可以娶到李敏,不知道是多大的福气呢。”

“亲家公,我可是把我女儿嫁到你家去了,你这个当公公的,以后就可以坐在高堂上,对我女儿吆五喝六了。”

说完孔从洲笑了,大家也笑了起来。

作为父亲的毛泽东,自然知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道理,频频举杯的他红光满面,走到女儿面前轻轻说道:“娇娇,爸爸祝福你幸福美满。”在父亲身边生活了十年的李敏顿时就破防了,作为新娘的她顿时泪如雨下,朝着毛主席深深地鞠了一躬。

孔令华听到毛主席的话也很感动,他告诉毛主席,让毛主席不要担心。

李敏生娃,毛主席:“我70岁官升一级!”

李敏和孔令华结婚后,学业还没有完成,生活上相互照顾,相知相爱。生活在中南海,自然不免见到毛主席,毛主席一有空便来到李敏这里坐坐,有时候还在李敏的院子里晒太阳。

因为毛主席常常去关照李敏夫妇,他们有什么不懂的,也都会去问毛主席。日后孔令华这样回忆:

我能有现在的基础知识,能有部队二十多年的工作实践,能使我现在的思路如此开阔,能较快地接受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中的新事物,是与毛主席当初的教诲分不开的。

1962年10月,李敏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这是毛主席第一个孙子辈的娃娃出生,给孩子起什么名字呢,这个问题落在毛主席的头上,是显得那么容易。

孔从洲认为,马、恩、列、斯里(伟人的名字),比较适合人们的起名习惯,另外,也不想用虎、豹、彪,杨、柳、松,牛、马、羊等,毛主席综合考虑了孔从洲的意见,最后给孩子取名:继宁。

就是继承列宁的意志的意思。孩子的名字算是定下来了。

孔继宁的出生给家里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对于李敏来说,可以让父亲享受这样的天伦之乐,这是多么的幸福。毛泽东高兴地说:“我70岁官升一级!”那年毛泽东正好虚岁70,升为祖父级。

就在李敏为自己的娃娃高兴的时候,有人说李敏“什么都不会做”。虽然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李敏知道自己从小就被父亲教育要锻炼独立自主的能力,现在成家立业 ,理应有独立自主的能力。

最后李敏和孔令华商量后,决定搬离中南海,当毛主席得知女儿要搬走的时候,也十分不舍,一直叮嘱女儿:要好好生活。

据李敏回忆,那是1963年7月的一天:一辆平板车拉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全部家当,我和令华倒换着手抱起儿子继宁,离开住了14年的中南海,离开了我的父亲。

李敏搬到了兵马司胡同的一所普通民居里,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民间生活。多年以后,李敏这样评价自己的这段生活:逆境让人彼此体谅,彼此亲近,彼此共处于真实地带。我和令华就像风雨中的两条小船,互相照应、互相维系。

因为李敏在中南海从来都是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现在她居然学会了做饭,有时候木柴和煤搁不好,熏得满眼泪水,一屋是烟,做大米也真不知道多少米该放多少水,不是做成了夹生饭,就是做成了糊糊的粥饭,蒸馒头就更不好把握,不是面发酵时间短了,就是过了,蒸出来的馒头发不起来,小个小个的,一点儿也不松软。

但是这些孔令华都不介意,李敏做什么就吃什么,慢慢地李敏的厨艺越来越高,为此她还专门去中南海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

一个星期以后,李敏回到中南海看望父亲,毛主席看到李敏就感叹地说:“娃娃,爸爸好想你啊。”李敏知道她和爸爸的感情,也感动地说:“爸爸,我也好想您呀。”

李敏告诉父亲,自己学会了做饭,学会了炒菜,毛主席笑着说:“那可比你妈妈强多了呀。”毛主席说的就是贺子珍,贺子珍刚和毛主席认识的时候(1927年),一点也不会做饭。

毛主席知道李敏很坚强,便说:“不靠天,不靠地,更不靠爸爸,我的娃娃靠自己解决问题。”

李敏说,虽然我们过去都到大食堂吃饭,但也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像工农子弟从小就跟在父母身边磨炼,懂得珍惜幸福生活,一如俗话所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我们所欠缺的,恰恰就是实践。

在毛主席的辅导下,李敏从一个女儿的形象渐渐地成长为了一个妈妈的形象,她成了一个好妈妈,好妻子。对于父亲毛泽东来说,这是再好不过了。

但岁月流逝,毛主席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李敏有了自己的家室,去中南海的日子就更少了,当1976年李敏见到毛主席的时候,他老人家已经生命垂危,卧在床上。

图|李敏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和毛主席遗体告别

毛主席看到李敏来了,主动伸出手拉住李敏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娇娇你来.......看我了...娇娇,你怎么....不常来看我呀?”

听到父亲的话,李敏多想大哭一场, 告诉父亲自己也很想看看他。可最后李敏还是克制住了,什么都没有说,多想告诉父亲因为她的出入证被没收了。

1976年9月9日,李敏接到中央办公厅的电话,让他去中南海,他以为父亲又想见她了,结果她进入父亲的卧室,看到的是已经永远闭上眼的父亲,那一刻,李敏痛不欲生,扑在毛主席的床前,嚎啕大哭。

想起来自己的成长之路,想起来从一个懵懂的娃娃到可以独当一面的有两个孩子的妈妈,想起来和父亲毛主席真挚的情感,她也无法控制自己。

父亲走了,她将会接着毛家家风,继续教育一代又一代的孩子。

万物皆有逝,惟精神永存。

图 | 孔东梅

想念爸爸

毛主席逝世后,李敏一直秉承着父亲的家风,对子女进行着谆谆教导。

李敏共生有两个孩子,除了孔继宁还有孔东梅,如今孔继宁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孔东梅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可以说是其乐融融。

值得一提的是,孔东梅长大后,越来越多的人说她长得像她外公毛主席,特别是嘴角下面的那颗痣。

对于被人称为“名门之后”,孔东梅说自己是不太容易找到这方面感觉的人。她说,对我而言,它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不会特别在意。我和其他人一样在生活,我先做我自己。她的这个说法,她妈妈李敏也非常赞同。

李敏说,作为毛主席的女儿,我很骄傲,从小爸爸妈妈就教育自己,要踏踏实实做人,她也同样教育自己的孩子、孙子,做个踏踏实实,简简单单的普通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