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跑到慧跑:一个跑渣的进阶之梦

2022-01-13 17:12:44 免安依癖
0人跟贴

我是一个典型的跑渣,从2021年3月15日开始跑步,至今不足9个月,总里程刚刚到2500KM,没有任何线下比赛的经历,也没有拿得出手的线上比赛成绩。

如果没有队长伍族的点名,我恐怕不会有任何分享跑步经历的想法。

刚刚读完了大迫杰的自传《只有全力奔跑过才知道的事》,他在序言中写到:

我不喜欢回首过去,也几乎没有关于比赛的回忆,因为我认为这没有意义。

看完这段话,我深表震惊,读完全书才知道真正的含义,如果我们的每一天训练都在一个正确的轨道上,如果我们始终着眼于有企图心的未来,貌似回首与否并不重要,因为它已经形成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记忆。

我写下的这些文字,没有任何经验的意味,也不会有任何规律的总结,因为作为一个跑渣我不配。

我始终相信“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每一个成员都是独特的存在,这些文字仅仅代表了一个普通班级成员的个人记忆,如果能够引起一点点的共鸣,那就善莫大焉了。

从50KM+说起

队长说可以谈谈50KM+,那我就先说元旦当天的“冒险之旅”。

新年的当天,我和身边的小伙伴们绕着城市的三环跑了一圈,总里程54.58KM,这段路是我迄今为止跑过最远的距离,也是记录我在2021年蜕变的MARK,是旧的检验,也是新的开始。

为了不影响跑研社的训练安排,我压缩了当周的课程安排,计划在50KM+跑完后休息三天,为下周留出训练时间。

“人算不如天算”,跑步的最后十公里,我冲得有点猛,髂胫束疼得厉害,导致连续两天几乎无法正常行走,只能向班主任请假。

家轩教练批评到:如果不能循序渐进,不受伤才怪。我诚恳地接受批评,因为就整个13周的训练计划而言,就不应该安排这么长距离的活动。

“跑时一时爽,跑完泪两行”。我到底想要什么?

仅仅为了一个所谓新年的仪式感?还是长久的、系统的、无伤的奔跑?

恐怕我跑前的思想境界有点LOW了。

戴剑松老师在《无伤跑法2》的序言里面写到:在身体存在短板、跑步技术不合理的情况下,盲目地追求跑量和配速,会导致过大的负荷在身体局部积累,引发信封效应,伤痛就这样发生了。

我所以为的50KM+跑完就没事了,其实不然,疲劳的积累无论是一次的爆发还是持续的叠加,都能让身体的信封变小、甚至破损。

可怕的不是伤病,而是伤病导致身体能力的不可逆与思想的崩溃,起码存在这种风险。

经过一周的调整,主动拉伸、医院理疗康复、贴膏药、静养......身体慢慢恢复。

这次的50KM+经历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教训,彻底领悟了“无伤”的真谛。

为什么跑步?

相关的中国马拉松大数据报告显示,中国最爱跑和最能跑的群体,按照年龄分是40-49岁之间的中年人。

而我开始跑步的时候,刚刚达到这个年龄坎,属于典型的“中年油腻男”:身高仅仅174CM的我,体重最高峰值时达到87KM,腰围2尺9,可谓大腹便便、肥头大耳,睡觉打呼噜,上楼气喘吁吁。

跑前&跑后

也许这个描述之后的桥段就应该是一个寻求改变、开始励志自律、减肥健身的逆袭桥段。

然而对我而言,并不那么纯粹。我选择跑步只是因为在所有我可能参加的运动中,只有跑步是最适合的。

在2020年底,父母不和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生活之后,我就成为一个几乎全职的奶爸,需要围绕着两个娃的作息来安排生活。

早晨准备早餐,送娃上学,然后去菜市场买菜,白天处理工作,傍晚接娃,晚上送老大上各类补习班,然后给二宝讲故事睡觉。

我能支配的业余时间里面,只有早晨最适合锻炼。而跑步自然成为首选。于是我放弃了从事22年的篮球运动,尘封起无数件写着24号的球衣,走上跑道,那一刻甚至有些悲壮。

冥冥之中选择跑步,不是因为热爱,而是无奈。

就像一个赶路的人,他明明知道薄雾弥漫的丛林里充满着未知,甚至会迷失方向,但他也得向前走。

就像跑步的流行语:懦夫从不出发,强者已在路上。我很幸运,不到一年的时间,我爱上了跑步,也从跑步中收获了许多。

记得读大学时,一位老师喜欢引用古希腊埃拉多斯山岩上刻着的三句名言来激励我们:

“如果你想强壮,跑步吧!

如果你想健美,跑步吧!

如果你想聪明,跑步吧!”

已经不惑之年的我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时候,貌似有点晚了。

我怎么跑的?

按照训练的科学性,我把自己很短的跑步历程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2021.3-2021.4,混沌迷茫期

每周3-4次,每次3-5公里,顶着酸胀的膝盖和双脚,穿着休闲鞋,跑完痛不欲生,几乎在五一前选择放弃。

2021.5-2021.8,无知者无畏期

体重降下来,适应了节奏,开始拼命跑,每天必须跑,月跑量猛增到300KM,不管心率、不问配速,只求跑量;

以“宵夜到凌晨、休息3个小时后来个半马”这样的愚蠢行为而沾沾自喜,以为这就是自律、就是强大、就是niubility。然而,足底筋膜炎发作,痛不欲生。

2021.9-2021.11,尝试改变期

伤病猛如虎,伤病也是最痛彻的领悟。开始看马拉松的书籍、关注各种跑步公众号、看球鞋测评报告、尝试制订训练计划、加入所在城市的跑团、接受当地马拉松精英跑者的指导。

2021.12-至今,跑研社学习期。

选择跑研社,纯粹是一种认同,是在看完戴剑松、郑家轩所著的《无伤跑法》后对其理念的认同。

我一再反思,到底跑步的初心是什么。

是健康吗?是无伤吗?

身边太多的朋友劝我少跑一点,别把训练太当回事儿,他们的理由就是“跑步的初心是健康”。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误区。

健康是基础,但绝对不是终极目标,不是更高层次的追求。

如果所有的运动以健康为准绳,我们就看不到博尔特、看不到乔丹、看不到舒马赫这些人类精英的表演。

那些旁观者依然会说,你成不了董国建,更成不了基普乔格,别再这么猛了。

我没有反驳,只在内心里告诉自己:我就要更快一点儿,或者说,快一点不是目的,而是变得更强大。如果选择健康,我就去公园打太极拳了。但那不是我的初心。

2021年的跑步总里程

跑研社的收获

我认为无伤跑法的精髓在于“以科学训练为保障,在争取无伤的情况下提升运动成绩”。

这里面其实是一种平衡,不是单纯的追求PB,也不是为了无伤而无伤。

所以懂得运动解剖的原理、懂得基础体能的方法、懂得专项的跑步技术构成了一个知识链。

加入冬训营时间不长,除了刚刚的整体性认识,还有几点收获:

1、计划为纲

无论是整体跑量的控制、还是课表的内容搭配衔接、以及不同组别内容的区分度、都能体现出课程编制者的良苦用心。

我自己私底下查看过不少精英组成员和高阶组成员的训练进度,大部分的跑量并没有很夸张,甚至都没有我这个跑渣的量多。

家轩教练在12月的打卡都是5公里,这或许是一种风轻云淡后的从心所欲。

但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训练效能的重要性,不能单纯的堆跑量,要把休息看成训练的一部分,提升单元时间的训练效能。

2、体能为基

跑研社的课程有全周期覆盖的鹅打卡体能训练,这个安排刷新了我的认知。

这些多个细小的动作及组合,多组周期性的体能安排给予跑者更多的体能储备,甚至影响到专项动作学习,当然会影响运动成绩。

就训练本身而言,我想自己最大的收获就在于此。

3、自律为要

训练营的课程并没有太多说教,也没有太多公开课,那些看似严格的考核制度考量的是一个跑者对训练自觉性的认识程度以及训练安排的达成度。

比如鹅打卡,如果为了满勤是有技巧的,但是我们如果投机取巧,最终只留下了漂亮的数字,而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我中间有偷懒,完成组数不够,完成时间不够。后面也进行了反思与改正。

4、场景为王

我其实对跑研社提供的服务内容与形式非常感兴趣。这个训练营不仅仅是教员与学员的教-学关系,而是营造和提供了一种学习共同体的场景。

在这个场景中,我们找到共同追求,也找到差异点,找到自身不足,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场景化化解了跑者的孤军奋战,形成了多个维度的情感链接,这种共情意识会催生无穷的动力。

写在后面的话

无数个马拉松的秘籍和励志自传都在鼓吹这项运动的独特性、神圣性。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它容易形成马拉松群体的内部鄙视链,比如“半马不是马”“破四才入门、破三是大神”。

此外,更容易让我们过于强调这项运动的万能价值,从而鄙视外部的运动项目。

马拉松有它特有的功效,同集体球类项目、健身健美项目、隔网对抗项目、格斗类项目相比,增强有氧能力的品格很鲜明,这也是它的阈限。

马拉松不是万能的,只不过我独爱它而已。如同曾经钟爱的篮球一样,也许在接下来的22年里,我会坚持跑下去,或许也会放弃。谁知道呢?

那些未知的马拉松赛道的尽头,如同我们对人生的追求,走完这段路,过完这段有意义的旅程,至于终点,貌似不重要。

如同张展晖在《跑步治愈》的序言中说的那样,跑步让我爱上了奔跑的自己。

马拉松项目的特点决定了大多数奔跑的自己都是孤独的,以自我为中心的。

如果能够多一些同行者,不管是领跑者还是后来者,起码会少一份孤独,多一份乐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