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时,从乾隆年间开始,在福建的漳州,泉州,以及广东的潮州,惠州等地,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一些个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再遇上了人命官司时,为了逃避责罚,就花重金,收买那些贫寒子弟或是 无业游民 来为其顶罪。

这些为了钱财而去主动送死的贫寒子弟或无业游民,就像是被人任意玩弄,宰杀的 白鸭 ,所以被俗称为“宰白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为富贵人家当替死鬼的“白鸭”有多惨?曾经先后代理南汇、青浦、上海几个大县 县令 的清代官员 陈其元 ,在他晚年的著作《庸闲斋笔记》里,有一篇关于“宰白鸭”的记载,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陈其元的父亲陈鳌,曾经在泉州府审谳局任职。一次,陈鳌接到一起斗殴致死的案件。凶手被抓获后,陈鳌一见,当时就大吃一惊。验尸报告上说,被害人身受大小创伤十余处,而且这些伤还不是一个人造成的。但站在陈鳌眼前的“凶手”,竟然只是一个身体孱弱,年龄刚刚十六岁的少年!

陈鳌是个相当有责任心的官员,面对眼前的少年,他审问得十分的仔细。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少年在供述其作案的经过时,居然一开口就滔滔不绝,和案件文书上的记录不差分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待到审理结束后,陈鳌再次让少年复述案件经过。少年依然是一字不差地说了出来。这时,陈鳌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少年根本就是把案件文书上的内容全部都给背了下来。

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陈鳌不敢大意。他以案件里各种不合理之处对少年进行驳斥,但无论陈鳌怎么说,少年就是不改口,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杀人凶手。

不过,陈鳌并没有就此死心,他对少年再三再四地开导。最后,少年终于被陈鳌感动,“始垂泣称冤,即所谓‘白鸭’者也”。承认了自己是个替罪羊。

陈鳌将案件驳回县里,让县令重审。但很快, 案子 又被打了回来,“任照前议”。陈鳌的震怒是可想而知的。但当他再次审问少年时,少年却再也不肯翻供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鳌的同僚都耻笑他的迂腐,他们接过了案子,并很快就定了案。直到案子终审,少年都一直不改口。按察使在终审时,问少年道: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能下如此毒手呢?少年平静地回答说,我只是太恨那个人了。

案子完结后,少年被押送回县里去。在出城的时候,陈鳌在城门口拦住了少年,问他为何如此固执要一心求死呢。

少年对陈鳌很是感激,他哭着对陈鳌说,非常感谢恩公的好意,但案件被驳回县里后,县令对其百般用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少年的父母又跑来对他大骂,并说卖他的钱都早已经用光了,如果翻供的话,就会害了他们。

少年的父母最后还威胁少年,说他如果翻供,就算是出来了,也会打死他。少年左思右想,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顺了父母,就铁了心的不肯翻供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少年的话,让陈鳌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但他也只是一个审案的官员,根本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年去送命。

在当时的福建,每年发生的命案有时竟然高达百起,而其中,类似少年这样的“白鸭”不少,这些充当“白鸭”的贫寒子弟之惨,就可想而知了。

最后,极富正义感的陈鳌在发出“为民牧者如何忍此心也?!”的痛呼后,毅然辞官归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