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交易下的婚姻》,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林浩慢慢开着车,眼睛紧紧盯着前面裹紧大衣的女子走进一栋小区里。

林浩把车停在路边,紧跑几步,见女子拐进前面不远的单元门口,便赶紧跟过去。女子上了楼,林浩呆呆地望着楼上,一会儿女子的影子出现在五楼的窗口。

林浩低下头快速走出五楼的视野区,坐在小区花园的长凳上,拿出一包烟狠狠地抽起来。

城市的霓虹灯依次亮了起来,小区也由白天的安静热闹起来,好多人带了孩子出来到花园散步。林浩一眼就看到女子领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走了过来。他赶紧低下头,匆匆出了小区,打开车门坐进去,紧张的情绪渐渐稳定。

二十多年后以这样的方式见到她,是林浩绝对没有想到的。他找了她好多年,今天终于见到了。她已经不是校园里那个最靓丽的女子了,那个让他一见倾心、再见就难以忘记的女子。岁月不仅吞噬了他们轰轰烈烈的爱情,也顺便将一个女子的魅力一点点夺去。

只是,再次见到她的第一眼,为何比初次相见时还紧张呢?想想自己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怎么还会有如此的激情呢?她,也会有他这样的激情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林浩慢慢开着车往回走,大脑里全是她现在的影子,以前那个女孩在大脑里慢慢散去,好像久远的记忆在被一点点抹去。

她憔悴的背影,黯淡的眼神,以及眼角的皱纹,都在告诉他,她已经韶华不再,魅力消退,可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呢。

车子终于在一个小区里停下来,林浩走出车,望着四楼的窗口。灯光从里面柔柔地射出来,不管他回来多晚,妻子都会留下客厅的灯给他。

林浩轻轻走进去,发现妻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他进来赶紧问他吃饭没。

林浩这才想起,为了能够看到那个女子,他足足在那待了两个小时,连晚饭也忘记吃了。面对妻子的询问,他有点心慌,支吾着说不饿不想吃。

妻子站起来,去厨房做了一碗鸡蛋面条端出来,这是林浩最喜欢吃的,可是他虽然肚子很饿,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不过还是硬吃了下去,洗漱之后就去睡了。

妻子躺过去,问林浩怎么了,他说今天公司事多太累,赶紧休息吧。然后扭过头闭上眼睛。

妻子心疼地给他盖好被子,熄灭灯也睡下了。

半睡半醒中,他突然看到她冲着他哭,哭得很伤心,他大喊着:“ 晓宇 别怕,晓宇别怕。”就往前扑过去,一下就从床上摔下来,惊叫一声站起来,回头看到妻子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小雨不是住校吗,你想她了?要不明天咱们去看看女儿吧。”

“不用了,过两天周末我去接她, 我们一家人 去外边玩两天。”

小雨,小雨,他突然就明白当初为何给女儿起这个名字了,原来这个音节已经印在他的心底,再也无法删除了。

3.

周六,郊外梅山上的枫树在秋日阳光下的辉映下一片红艳。林浩背着十岁的女儿小雨在枫树下站定,妻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给他们拍照。

妻子拉着女儿站在半山腰,让林浩给她们母女拍照,相机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一个女子拉着一个小男孩冲进镜头里,转眼就跑开去。

林浩盯着镜头里的女子呆呆地不说话。以前怎么找都找不着,现在躲着也能碰面,上天非要考验考验他的定力吗?还是非要他把已经愈合的伤口再血淋淋地撕开,让他再痛一次呢。

妻子走过来,拍了拍林浩的后背,他从回忆里醒过来,跟着妻子去撵女儿了。女儿小雨早已跑在前边和一个小哥哥玩,两个孩子玩得很开心,妻子也跟过去,和小男孩的妈妈聊着。

林浩待在远处看着,不向前走。她,怎么又是她。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啊。因为妻子已经在喊他的名字了,而她的目光已经向他看过来,一脸的诧异。

“林浩?你是林浩?”她静静地看着他,用手摸着脑袋,好像在努力地想着什么,“我们认识不?这个名字太熟悉了,怎么想不起来长什么样子呢?”

“他这个名字比较大众化,不知道多少人叫呢。”妻子笑着说,她也笑起来。

他心里一片冰凉,原来她早已不记得自己了。

怎么会如此薄情呢?校园里的花前月下,阅览室里的挑灯夜读,偷偷躲在暗处亲吻时的激动,整整三年的热恋啊,怎么会、怎么可能忘记呢?

他的紧张变成深深的失落,看着两个孩子在林间奔跑嬉闹,两个女人谈笑风生,身心飘在天际般没有着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当他再次把车开进那栋小区时,正巧看到一个男子正扯着女子大叫,周围好多人在看热闹。

“我再告诉你一次,你爸是被双规时犯病的,和我张逸轩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别动不动就赖我头上。”说完,男子狠狠甩开她的手,走出小区去。

她蹲下身子,抱着头哭泣起来。周围的人也都走开去。

“晓宇。”林浩走过去,蹲下身子,叫着她的名字。

“我不认识你,你是谁?”晓宇惊恐地站起来,躲避着他的眼睛。

“别装了,我知道你记得我。跟我来!”林浩不容她再多说一句,反身向外走。

人言可畏,他不想留下任何把柄给晓宇。张逸轩,他们做了三年同窗,他太了解这个人了。只是他不明白,晓宇为何嫁给他了呢?

当初不是这个张逸轩公开地欺负晓宇了吗?他不也是因为这个王八蛋而被开除大学学籍的吗?

5.

小区三四百米外的茶室里,林浩把他所有的疑问抛出给对面的晓宇,晓宇看着他好半天不说话。最后,她终于告诉他事情背后所有的真相。

二十多年前,当他们在校园里热恋时, 马晓宇 当时平步青云的父亲正和当地一富商,也就是张逸轩的父亲做着一笔交易:两家结亲,互相帮忙。

张逸轩听到这个消息时开心地搂着老爸说:“你真行啊!”

马晓宇听到后却跳了起来,怎么都不同意。张逸轩是在学校一直追自己来着,可是她不喜欢啊,不是张逸轩哪里不好,只是她早已心有所属而已。

张逸轩知道她不同意后,在学校当众强吻她,被林浩看到,两个人大打出手,林浩情急之下把张逸轩的腿给打断了。

警察和救护车一起过来,分别拉走了他们。

几天之后,林浩和晓宇去学校一间废弃的仓库约会,商量如何说服马家父亲同意,等他们想好对策想出来时,发现门被锁上了,任凭他们怎么喊也没一个人过来。

夜晚来临,晓宇很害怕。

林浩心里当然清楚被误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当时没有手机,出不来也无计可施。他抱紧紧张的晓宇,告诉她,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会自己承担,不会给她惹麻烦。

第二天终于有人打开屋门,一群人冲了进来,林浩心里顿时就凉了!

结果是林浩被开除,回到农村,父母盼着的鲤鱼跳龙门成了耻辱,不敢出门。

6.

晓宇说,父亲当时就告诫她,如果继续和林浩好下去,他就断绝父女关系,至于林浩,就不是被开除那么简单的事了。

晓宇害怕了,为了保全林浩,她只能听从父亲的安排,毕业后和张逸轩结婚。

五年前,父亲东窗事发,进去了,紧跟着婆婆家被查。父亲被查后脑淤血复发病逝,母亲也生病了。

父亲死前告诉她,自己有把柄在张父手里,落到今天这一步只能怪自己为了权势失去了原则。

真相彻底击垮了晓宇,当她去质问张逸轩时,张逸轩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地说:“我这样做是因为我爱你。你爱过我吗?从来没有。你心里只有林浩,只有那个泥腿子林浩!不,现在已经成为本市最大企业家的林浩,去找他吧,看他还会不会要你。”

也是在那一天,她才知道林浩原来也在这座城市,自从父亲去世后,她从不关心任何新闻,也没有心思听别人八卦。但张逸轩的话还是让她心里一震,她瞪了张逸轩一眼,拉起儿子去睡觉。

第二天,当晓宇提出 离婚 时,张逸轩狂笑起来:“离婚?想都不要去想!”然后甩门而去,晚上喝到酩酊大醉回来,抱着她哭着说,“别离开我,我是真的爱你!”

晓宇心里五味杂陈,抱着张逸轩泪流满面,从此再也没有提过离婚的事,彼此之间却再也没有嬉闹和恩爱,家,除了儿子在家时的喧闹外,像冰窟般冷。

7.

走出茶室的那一刻,望着晓宇憔悴的面容,林浩想拥抱她一下。晓宇的目光却望着前面,张逸轩正用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地看着他们。

林浩本能地挡在晓宇前面,把她推在自己身后。张逸轩红着眼睛走过来,一把推开林浩,把一叠文件抛给晓宇。

“好好看看,是谁告发你爹,是谁让我家破产!”

林浩的眼睛顿时暗下来,晓宇的眼睛落在林浩两个字上时,大叫一声跑出去。一辆疾驰的车,狠狠地向她撞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