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8日,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中的一名孕妇即将临产,夫妻俩即将迎来新生命。一家人都非常重视,早早地收拾好待产包,急忙赶往了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孕妇在妇幼保健院的妇产科有熟人,还是一名副主任,名叫张素霞。

张素霞利用职权,立马为孕妇安排做了B超,做好了接生的准备。孕妇的丈夫去缴费了,张素霞拿着一张单子非常着急的样子,寻找孕妇的家人。最后孕妇忍受着疼痛写下了协议,孕妇和家人并不知道那是放弃治疗新生儿的协议书。

孕妇生产完后,张素霞很“遗憾”地通知他们,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和传染病。因为孕妇患有传染性疾病梅毒和乙肝,影响到了孩子。一家人对张素霞非常信任,对她的话深信不疑,瞬间陷入了悲痛。含泪拿了一些钱,让张素霞帮忙处理。

孕妇出院后来到了另一家医院,孩子虽然没有了,但是大人的传染病还是要治的。可是另一家医院的检查结果却是,孕妇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丈夫心生疑惑,孩子不是感染了妻子的传染病吗?

张素霞身为妇产科副主任为什么会说谎?新生儿的命运如何?张素霞背后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张素霞

1958年9月,张素霞出生于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的一个村庄,家境一般。张素霞从小聪明好动,头脑灵活,喜欢耍小聪明。读书期间,连续当了好几年的班长,成绩也是整个学校数一数二的,因此张素霞经常跳极。

张素霞性格开朗,喜欢开玩笑,常常与同学们打成一片,老师也很喜欢这个聪明的三好学生。初中毕业后,张素霞轻而易举地进入了中技,后来在家人的影响下,转读卫校,学习护理知识。张素霞来到卫校后,学习认真刻苦,以优异的成绩顺利毕业。

张素霞被学校分配到当地的镇上的一所医院实习,当年我国医疗缺口很大,医疗人才紧缺,张素霞在镇上医院干了很多年,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实习生,成长为一个经验老道的妇产科医生。医院也对她委以重任,有意培养。

2000年,张素霞的人脉和医术都发展得很好,职位却到了瓶颈。终于在这一年,张素霞经人介绍,来到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工作。以张素霞的医术,完全可以胜任。后来张素霞凭借多年的从业经验,和超高的专业能力逐步成为了妇产科的副主任。

张素霞从业多年,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人脉,有不少人就冲着她的名号专门来找她看病。再加上富平县妇产科是当地颇有权威的一家医院,张素霞在妇产界的地位就更加牢固了。她不仅在医院里平步青云,成为了妇产科的“主角”,还是孕妇家属最信任的医生。

从业已久的张素霞一直都是医者仁心,对患者十分负责。有好几次,她主动让患者加自己的私人微信,担心她们在家出现问题。那时的张素霞,不论患者的身份地位,贫穷或者富有,她从来都是一视同仁。张素霞不仅在孕妇家属有口碑,在医院更是同事们的榜样。

开会时,医院领导多次对张素霞提出表扬,号召大家向她学习。在各种光环的照射下,张素霞的心态有了微妙的变化。张素霞在医院的地位很高,久而久之,一些患者都点名要找她。其他医生手里的孕妇知道张素霞后,都要求换医生。

张素霞对于这些患者,都是来者不拒,医院里其他医生接收的患者越来越少。碍于张素霞副主任的身份,其他大夫对她是敢怒不敢言。张素霞开始有些自傲,选择性接待病人,不接待那些病情复杂、非常麻烦的病人。

2009年,曾经有一位孕妇,生育前大出血,家属带着孕妇来到医院点名要找张素霞,这名孕妇曾经是她的病人。但是张素霞没有在医院,值班医生连忙打电话给她。张素霞一听孕妇大出血,立马说自己不在本地。

医院和产妇商量后,决定派救护车去接她。张素霞无法推辞后干脆挂断了电话,医院出车打电话过去本想问她位置时,却发现她已经关机了。另外一名医生临时顶上,幸运的是,大出血的产妇最终平安产子。

张素霞的这一行为非常不负责任,医院领导给了她“停职半年”的处分。后来医院人手不够,顾念张素霞曾经并没有犯过什么大错,事后积极认错,态度诚恳,她“官复原职”回到了医院。这年,张素霞也快要退休,以她的资历,退休后可以拿到主任级别的退休金。

“笑面虎”张素霞的原型渐渐显露

医院同事与张素霞相处久了之后,才发现她的德行有亏,在医院经常以高人一等的姿态与人讲话。患者也发现这位看起来非常和善的副主任,也在“收红包”。

张素霞与患者打交道,都是笑脸相迎,她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都是熟人,医疗费可以少收一些”,实际上,熟人最后拿到的医疗单还是原价。有的患者可能不懂其中的弯弯绕绕,但是同事们都是心知肚明。

张素霞就连关系十分亲密的人都不放过,有一次,张素霞同学的女儿找她接生,母子平安后,家属偷偷往张素霞的白大褂塞钱。张素霞见惯不怪,习以为常地收下了。医院严禁医生私下收红包,同事们也是前不久才发现的,见她熟练的样子,还不知道是多久开始的。

张素霞收红包收惯了,渐渐猖狂。有一些不知情的患者家属,没有准备红包,张素霞就会明里暗里地提个一两句,直到家属听明白,主动给红包为止。张素霞的医术精湛,位居妇产科副主任,十几年下来,明里暗里积攒了不少钱财。

张素霞家在县城属于中上水平,而她的父母却没有跟着享福。据张素霞的亲侄女透露:“姑姑一年很少回家看望爷爷奶奶,过年过节即便是回来了,也只是来吃个饭,很少陪老人说话。

张素霞的人品逐渐显露,但是医术高超,没有影响口碑,来找她生产的孕妇络绎不绝。一些患者家属,甚至认为给了钱,会更心安一些。张素霞从医多年,抛开品行不说,还算是一名比较优秀的医生。她的手接生过成百上千个婴儿,给无数家庭带来欢乐。

张素霞原本也只是私下里收红包,后来怎么会触犯法律呢?她是怎样从一个带来希望的“白衣天使”堕落成一个贱卖生命的人贩子呢?

张素霞最初也是受人所托,“处理”刚出生就不健全的新生儿,只管收钱办事。另外还有一些有苦不能说的妇人花重金找到张素霞,请张素霞帮忙找一些不要小孩子的孕妇,她们想收养。

那时候,常常有一些不懂事的少女在医院产子,表示并不想要孩子。张素霞让她们签署一份“处理”孩子的协议,再将婴儿“合理”地送到求子妇人的手上。

2008年,一位来自山西的产妇在医院待产。知道张素霞的买卖后,动了歪脑筋,为她出了一个发财的“好”主意,将张素霞拉进买卖新生儿的产业链中。人贩子们分工明确,有了张素霞的加入,他们的“生意”空前扩大。

在拐卖链中,张素霞负责提供小孩,价格在2-3万元不等。张素霞先后用同一种手段,说新生儿存在怎样的生理疾病,误导监护人放弃小孩,随后转手卖给人贩子。

张素霞之所以能够屡屡得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她是熟人,另外她副主任的身份让家属对她的话没有产生怀疑。

一名产妇和张素霞的公公是同乡同学,可以说也是张素霞的同乡。产妇在分娩前特地找到张素霞,指明要让她帮忙接生,张素霞素爱打感情牌,没几句就和产妇混熟,她对产妇说道:“我们都是老乡,都是应该的,你和孩子都会平安无事。

产妇分娩很顺利,孩子出生后,张素霞却拿着一张单子,单独和家属讲话,说他们的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家属对张素霞的话深信不疑,同意了她的建议,将孩子“处理”掉。原本按照相关规定,新生儿即便是死亡,也应该被送回家属手中,更不要说身患疾病了。

但是产妇和家人没有怀疑,出于感激还对张素霞连连致谢。

王艳的双胞胎女儿被张素霞拐卖

祁昆峰是陕西本地人,与张素霞多少有点亲戚关系,也算是沾亲带故。祁昆峰的妻子王艳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他们在2004年生的第一胎就是由张素霞接生的。

2013年5月,王艳怀孕面临生产,给张素霞塞红包得到了“照顾”,在张素霞的安排下住进了妇幼保健院。这一次王艳怀的是双胞胎,由于产妇在怀孕期间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有早产的迹象。

进手术室前,张素霞信誓旦旦向祁昆峰保证她们母子平安。在做产前检查时,张素霞却一脸严肃地告知祁昆峰,王艳肚子里的双胞胎有问题,生下来也活不久,不是残疾就是智力低下,即使后续治疗也活不了多久。

祁昆峰一下子听懵了,怎么会这样,这对于他们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张素霞询问祁家人,大人和小孩保谁?祁家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一胎还好好的,怎么这一胎就不行了呢?

张素霞告诉祁家人肚子里的孩子有病,不健康,建议保大人。祁家人非常信任张素霞,决定放弃小孩,先保住大人要紧。张素霞原本可以拿单子给门外的祁家人签字,为了怕他们起疑心,将“拒绝转新生儿科,放弃治疗”的单子趁乱递到正在生产的王艳面前。

王艳痛得死去活来,根本没有心思看单子,直接签了名字,后来才知道那是放弃孩子的同意书。

王艳生产完后,婆婆向张素霞要求看看孩子。张素霞却说,孩子胳膊和腿都被扯断了,非常血腥,怕吓到他们。王艳出产房后得知结果,感到十分奇怪,孩子出来时,她明明听见了响亮的哭声。

一家人出于对张素霞的信任,没有怀疑什么,另外还给了红包感谢她将王艳“抢救”回来。王艳的婆婆另外还多给了一些钱,交代张素霞将孩子处理好。过了十几天后,王艳的婆婆来到妇幼保健院给儿媳报销治疗费,遇到了张素霞。

婆婆拉住张素霞询问孩子怎么处理了,张素霞装作十分可惜地表示:“娃娃可怜,我请人把她们埋了。其实你给我的钱只够埋一个孩子,另一个我实在于心不忍,自己掏钱叫师傅挖坑埋了。”

婆婆听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拖住张素霞说道:“大夫,哪能让你出钱,你花了多少?我有钱,可以还给你。”张素霞也没有直接要钱,而是说:“阿姨,也不多,就5百元,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算了,没事。关键是我心软,看娃娃可怜。”

王艳婆婆听后,心中一惊,怎么会这么贵?但是还是拿出钱塞给了张素霞。张素霞没有拒绝,笑着说道:“阿姨,我这里还有事,先去忙了。”

淳朴的王艳家人怎么都不会想到,张素霞已经将他们的孩子转手卖给了人贩子。大部分家属缺乏相关的知识,被张素霞吓懵了,或者沉浸在痛苦中。张素霞屡屡得手,以至于作案多年,却没有一个病人家属发现破绽。

一对夫妻失去孩子后,对张素霞产生质疑

陕西警方接到了一对夫妻报案,他们怀疑自己家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被妇幼保健院的妇产科副主任张素霞拐卖了。警方一听,立即重视起来,让报案者将情况详细说出来。原来张素霞和产妇董珊珊是熟人,产妇找上张素霞原本是为了能更好地生育,因为有几个熟人朋友在张素霞手中都平安生产过。

董珊珊生产时难产,丈夫来国峰和公公都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等了很久。张素霞前来告知他们,董珊珊感染了梅毒和乙肝,这些都是大家所熟知的传染病。张素霞说母体的病毒已经影响到腹中的胎儿,孩子出生后很有可能会出现畸形的情况。

董珊珊家中并不富裕,张素霞特地强调新生儿后续的治疗费用很高。家属询问张素霞的建议,她十分坚定地建议他们放弃孩子。家属对她的话没有丝毫怀疑,悲痛中拿了一些钱轻轻地放在她的白大褂中,按照张素霞的意思去办。

董珊珊一家人回家后,丈夫来国峰越想越不对劲,梅毒只能通过性传播和胎盘传播,妻子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陌生人都很少接触,怎么会感染梅毒?丈夫将妻子带到另一家医院检查,发现妻子身体健康,根本没有梅毒和乙肝。

丈夫来国峰连忙拨打张素霞的电话,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张素霞支支吾吾没有说,一直在转移话题询问董珊珊的身体情况。董珊珊丈夫的心一下子凉了,追问她把孩子怎么处理了?埋到哪里去了?张素霞还是答非所问。

来国峰又回到了妇幼保健院,他没有直接找张素霞说话,而是找了另一名主任询问自家孩子的情况,是否有先天性疾病,还出示了张素霞给的孩子“外观有畸形”的单子。主任看后,想了一下,说那天生产的孩子很健康,没听说最近出生的孩子有残疾这一回事。

如果稍微懂一些法律,就会知道,擅自“处理”新生儿和故意杀人没有区别。当婴儿出生时已经是一个自然人,尽管他没有自我意识,哪怕是身患重病,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孩子的生命。不过,通过关系来到张素霞接生的一般都是乡下来的“熟人”,基本没有读过几年书。

董珊珊家人最终选择报警,他们怀疑自家的孩子还活着,有可能被张素霞拐卖了。警方知道情况后,立马展开了调查,将张素霞传唤至警局审讯。还没等警察细细盘问,张素霞就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了。

董珊珊的儿子并没有任何疾病,非常健康,被她以2万多的价格卖给了两个山西人。根据张素霞交代的信息,警方立即开展了追查,帮董珊珊夫妻找回儿子。结果警方发现,儿子已经多次转手,被卖给了河南的一对夫妻。

董珊珊一家报案21天后,终于接回了他们的孩子,董珊珊泣不成声,抱着孩子跪倒在地。丈夫来国峰非常自责,懊悔当初一听孩子有问题就弃养。

众多受害者纷纷报案,追回孩子

董珊珊报案后,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拐卖儿童立马成了陕西爆炸性新闻。不少受害者纷纷报案,其中王艳听后,立马报案,最终追回了一对双胞胎,一家人看到两个健康的女婴,痛哭流泪。张素霞事件爆发后,公安局共收到了55起报案,可以确定的是张素霞涉案26起,实施犯罪6起,共贩卖婴儿7人。

陕西人贩子张素霞,身为妇产科副主任,背地里拐卖了7个新生婴儿。其中只有6个孩子成功回到了父母身边,还有一个孩子在人贩子转手买卖时不幸夭折。张素霞利用职权之便,拐卖了七个婴儿,已经构成了拐卖儿童罪的严重情节。最终人民法院判处张素霞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张素霞心理素质很好,似乎早就做好了被捕的准备,对警方的调查工作十分配合。陕西警方对她的印象是:“认罪态度积极,心理素质很好,仿佛有赴死之心。”张素霞罪孽深重,肯定有不少人在中间推波助澜。

警方试图让张素霞交代同伙,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的她,突然闭口不谈,只字未吐,不肯供出同伙。当时妇幼保健院人心惶惶,都害怕自己被怀疑是张素霞的同伙。

在法庭上,张素霞表示:“我对那些相信我的患者感到十分愧疚,我对不起你们,辜负了你们的信任。我不应该为了金钱,将你们放弃的孩子贩卖。”我可以从她的言语中看到,张素霞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在试图将一部分罪责推到家属身上,转移话题。

张素霞的恶行让人痛心,但是受害者在得知孩子不健康时,纷纷放弃孩子的行为也让人叹息。另外,富平县卫生局局长、分管副局长和富平市妇幼保健院院长等5位相关人员被免去了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