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行”微信公众号消息,12月22日,永安行在江苏常州正式投运“氢能自行车系统”和1000辆氢能车。该款自行车氢能续航约70公里,最高时速23公里/小时,人工换氢5秒完成。

这个氢能自行车,是在普通自行车的结构上改造的,原理也不复杂。

储氢罐采用的是金属储氢技术,安全可靠。

整套流程都没问题,那么问题在哪?

成本。

一辆氢能自行车的成本2万左右,2块钱20分钟的价格,和免费白送没什么区别。

一个加氢站的成本也在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公司投资几千万搞了1000辆不能回本的氢能自行车图什么?

2021年这一年,永安行的市值涨了差不多58%。

一、永安行的“真实”业务

永安行是做什么的?

作为一家知名的上市公司,用膝盖想想,们都知道它是搞共享单车的。

星空君本来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打开它的财报,陷入了沉思。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制图:诗与星空

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超6成营收都来自“系统运营服务收入”,而共享出行业务占比非常低。

这是什么业务?

到了2021年,公司的营收分类又发生了变化。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制图:诗与星空

占比最多的,成了“公共自行车运营服务收入”。

原来,公司不仅做共享单车,还为政府的共享单车提供平台化服务,把自己的系统做成商业化软件,卖给一些地方政府,并进行代运营。

原来,在共享单车不赚钱的情况下,公司开展了To G(Government)的业务。

不得不说,这是非常惊艳的一项业务拓展,OFO倒的太早了。

不仅如此,公司还和地方政府合作,开发面向独居老人的智慧生活服务业务。

恰好星空君在一次和华为大学博导的交流中,了解过类似业务。智能电表、智能水表能够监测到家庭的水电情况,如果独居老人家的数据出现异常,会被重点关注。

二、从三季报展望年报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制图:诗与星空

2015年以来,公司的业绩就非常稳定,营收大致在7、8亿左右,扣非净利润在1个亿左右。

公司的各项业务相对均衡,变化不大。

除了营收平淡无奇外,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经营赚的钱,都去买了固定资产。公司的固定资产增幅明显,其中主要是共享单车,也可以看到多年以来,共享汽车业务已经多年停止发展。

不过,众所周知,共享单车这个生意,就不是奔着赚钱去做的。

星空君认为,共享单车最大的价值,是给微信、支付宝拉新和促活。即便是强如微信支付宝,因为绑卡的手续非常繁琐,拉新的教育成本也是非常高昂的,但是如果年轻人从校园里骑车开始,就要绑定银行卡用微信、支付宝,那会大大提高拉新效率。

在年轻人正式成为高频消费者之前,就已经习惯了使用微信支付宝进行移动支付,也正因为此,共享单车无论多么赔钱,背后总有资本在支撑。

按照王兴的说法,好旗手要有给别人当棋子的觉悟。明确知道自己是一枚棋子的情况下,作为老板,会怎么想?

也许更热衷的不是经营,而是资本运作。

三、进军氢能源

公司在财报中介绍:主要代表产品包括公共自行车系统、共享助力自行车系统(锂电和氢燃料)、共享汽车系统(新能源)、新一代公共自行车系统等共享出行平台服务,以及智慧生活相关产品的销售和服务业务。

其中锂电氢燃料确实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星空君查了一下公司的2020年年报,发现旗下30多家子公司中,年销售额超过1个亿的,只有安徽永安低碳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一家子公司。据企查查,这家公司和新能源没有半毛钱关系,主要是自行车相关领域的研发和生产销售。

其余的子公司,大部分年销售额只有几百万甚至几十万。

靠什么搞氢能源?

早在2006年,有一家叫做上海攀业的氢能源公司成立,2008年就生产了氢能源自行车,并为2008年的西班牙世博会提供了服务。

为什么这么多年,氢能自行车依然没有普及呢?

还是成本。

法国、日本、德国等国的多家公司都曾生产国氢能自行车,成本都居高不下,折合人民币数万元一辆。

十几年来,氢能自行车的成本没有很大下降的空间。

同时,加氢站的成本也非常高。

氢能自行车的竞争对手是什么?

电瓶车。

便宜量又足,为什么要用氢能车?

在电瓶车面前,氢能自行车几乎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除非,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四、大股东们

公司第二大股东是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有阿里背景的投资公司。通过该公司,阿里投资了大量的A股上市公司。

和腾讯的投资路线有着显著的不同,阿里看好的业务,会尽量取得控制权,并进行并表。比如饿了么。

对于战略性卡位的被投资公司,阿里会象征性的投资,防止被对手收编。

而随着对资本无序扩张的监管和限制,阿里和腾讯逐渐退出一些投资领域。公司背后的资本,存在着不小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