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年,得知粟裕歼敌妙计,毛泽东亲电指导:每次歼敌别超过四个旅

2022-01-04 18:19:41 历史谜中谜
0人跟贴

前言:

毛泽东对粟裕的军事天赋是相当肯定的,他不止一次公开夸过粟裕:粟裕会打仗!粟裕打仗真行!

1947年1月,新四军番号刚刚撤销,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统一整编,撤销山东军区,山东野战军和华中军区、华中野战军,组成华东军区和华东野战军,陈毅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担任副司令员。

图 | 粟裕和陈毅

粟裕加陈毅,妙计连连

整个华东野战军十个纵队和特种部队共有27.5万人,鲁南战役后,毛泽东对华东野战军下达指示,现在敌人打算进攻山东临沂,应该集中50个兵团先打南线的敌人。

1月底,粟裕得到情报,南线的国民党已经开始向北进犯,从南线向北的正是王耀武,其战力不容小觑,而从北面打下来的是李仙洲集团,先头部队于2月初占领了莱芜,一路向南,来势汹汹。

面对敌人的两头夹击,粟裕和陈毅商量,打算放开敌人,把敌人引进来,到了临沂以南,然后一举歼灭。

说实话,李仙洲和王耀武不是等闲之辈,他们手里的是几十万大军更是装备精良,这一招象棋到底该不该用,粟裕身经百战,最后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电报了中央军委,让毛主席给予指导。

毛主席洞若观火,他早已经看透了蒋介石的雕虫小技,妄想用两面夹击的方法,消灭粟裕部队。李仙洲3个军9个师团一路向南,加上南面的部队一共29个整编旅,足足有24万人。华东野战军不到20万人,相比之下完全可以一战。

毛主席经过深思熟虑,于2月4日回电华东野战军:敌人越深入越好打,必要时放弃临沂。

图 | 毛泽东

陈毅和粟裕见电后当即有了启发,针对敌人现在的情况,他们很可能还要在临沂外围和我军决一生死,这已经成了透明信息,而我们如果能在临沂地区歼灭敌人更好,但问题是,敌人太多而且非常集中,不好打。

所以结合毛主席电报上的内容,陈毅和粟裕做了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决定,那就是择机北上,放弃临沂,直接和李仙洲的部队开战。粟裕认为,北线敌人孤军深入,战斗力不强,再加上内部派系矛盾重重,更好歼灭。

但这又不能明显告诉国民党,为了打好掩护,粟裕决定先稳住南线的敌人,因为一旦王耀武发现粟裕北上,必然会穷追不舍。

《孙子兵法》云,正所谓“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逸而劳之,亲而离之。”粟裕就是要制造一个打算在南线决战的假象。

计划开始后,粟裕直接率大军北上,而南边,粟裕让陈士榘留下,带领两万人在临沂展开了“大决战”,临走的时候粟裕特别强调,两万人要打出20万人的气势。

话虽如此,但要真的迷惑了王耀武并不容易,陈士榘作为参谋长,早已经胸有成竹,他用两万人先接管了临沂的三个表面阵地,然后在临沂大修工事,摆出一副要在临沂决战的样子,但这还远远不够。

陈士榘,1909年生人,曾参加秋收起义,算是老红军。1929年陈士榘曾担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排长,长征到达陕北后,任红4师参谋长,1938年,陈士榘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参谋长,率部在平型关战役中担任主力,取得八路军抗战中的第一个胜利。经验不少,战绩更是功勋卓著。

多年来,陈士榘在毛主席身边更是学了诸多军事策略,他表示,既然要做戏,就要做全,随后,他带领战士在临沂周边到处征集粮草,甚至放出话来要攻打兖州

果然,王耀武部下陈诚看出了猫腻,并哈哈大笑,他笑着对部下说,粟裕也不过如此,看来是想死守临沂,并且命令部队加快步伐,甚至也告诉李仙洲这个“好消息”。但他不知道,粟裕早已经挥军北上,李仙洲已经难逃一难。

粟裕和陈毅的策略不仅把王耀武骗了,甚至把毛泽东也给绕进去了。毛主席得知临沂的消息,马上电令粟裕:

“就全部战略方针来说,如你们方针是解决南线,则似乎打得早了一点,可能影响敌各部进得更谨慎……”

毛主席从临沂的“大搞声势”,其实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知道粟裕和陈毅可能要在北面做文章,但担心粟裕会犹豫不决,意思就是让你们马上做出选择,胜负就在一念之间。

而此时,陈诚突然向临沂发起了总攻,但王耀武十分谨慎,一直在等着前线消息,随后,陈士榘得到粟裕命令,直接放弃临沂,北上和粟裕部队会合。

陈诚部轻松取下临沂,欣喜不已,并且公开向记者表示:陈毅所在部队,损失足足有16个旅,相当于总兵力的三分之二。

但这件事王耀武却不相信,陈诚告诉王耀武,敌人这是打不过了,怕了逃跑了。王耀武听完陈诚的汇报,直接开骂,因为王耀武已经感觉到大事不妙,他看出来粟裕的精心计划,马上给李仙洲发电:

陈诚未经激战便取下临沂,其中必然有诈,陈毅和粟裕都是绝顶聪明,不可能轻易放弃一座城。

李仙洲收到王耀武的电报后,直接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也突然洞察出了粟裕的策略,但现在为时已晚,粟裕在时间差可谓算得刚刚好,李仙洲刚调过头来,尾部部队已经被粟裕牢牢咬住,根本无法甩开。

图 | 王耀武

决战莱芜

此时此刻,华东野战军如果穷追不已,李仙洲必然军中大乱,打败李仙洲也只是时间问题。但粟裕说,应该结合毛主席给出的意见,不要着急,应该先忍一下。战士们蠢蠢欲动,都在表示,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了,实在可惜!

陈毅拍板说:就这样,粟裕的意见我同意。

粟裕的意思是,现在李仙洲前无退路,后有追兵,根本没有地方逃。实话说,如果现在李仙洲奋力北逃,或许可以留点底子,但蒋介石这时候帮了大忙。

陈诚被王耀武批评后,心里十分不爽,明明打了大胜仗,居然还挨批评?他直接到蒋介石面前告状说,王耀武贻误战机,李仙洲如果不掉头,说不定就把粟裕剩下的“三分之一”全部歼灭了。

蒋介石一听,这还了得,马上亲自写信给王耀武,并下了死命令:

务必派部队进驻新泰,这里到莱芜各安排一个军,敌人武力攻下,敌人如果来,正是我们的希望!

王耀武看到蒋介石的亲笔信目瞪口呆,知道是陈诚打了小报告,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只能眼睁睁往火坑里跳。而此时李仙洲的部队早已经被粟裕和陈毅大军包围在莱芜城中,动也不能动。

事到如今,王耀武已经无力回天,华东野战军王必成的六纵以6天400里的速度,杀到了李仙洲部唯一的退路,一纵、六纵一前一后,扎紧了围困李仙洲集团的口袋,李仙洲6万精锐,想让王耀武来援助,早已没有可能。

但陈诚依然在为自己的战绩请功,对李仙洲的“求援信”表示怀疑,他说,“陈毅部已经被歼灭三分之二,不足为虑,这只是一些地方部队。”意思就是,你出去打吧,放心,他们打不过你。

李仙洲气得近乎流泪,他拿自己脑袋担保说:这要不是陈毅的主力部队,你把我的脑袋当球踢!

李仙洲的这句话可以说是近乎绝望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粟裕的二十万大军打过来,直到这个时候,李仙洲仍然抱着一线希望。

第一,王耀武至少是晓之以情的,如果王耀武赶来支援,让粟裕背后受敌,也有一线生机。

第二,除了韩浚的七十三军,李仙洲还有韩练成的四十六军,韩练成不容小觑,如果拼死一战,或许可以突围。

但李仙洲万万没有想到,粟裕在收网的时候,又来一计!

粟裕和韩练成私交很好,抗日战争时期,粟裕曾和韩练成有过合作,看到韩练成即将被自己歼灭,便亲自提笔给韩练成写了一封信,粟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对韩练成直言:现在您和您的46军以及李仙洲全部被我华东野战军重重包围,念我们过去还有一些交情,我现在给你一条生路。

粟裕在信中给了韩练成三个选择。

第一,带领自己的部队归顺华东野战军,保证不对你动用一发子弹。

第二,在内部进行起义,我军对你里应外合,把七十三军歼灭。

第三,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一个人过来,我们也是表示欢迎。

韩练成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一念之间,经过深思熟虑后,韩练成认为:粟裕够朋友,我也要做几件对得起朋友的事情!

最后,韩练成决定拖延时间,自乱阵脚。

对于何时打动总攻,粟裕一直在做着自己的打算,毛主席曾电令粟裕:诱敌深入,敌不动,我不打,敌不进有利于我,不利于敌之地点我亦不打,完全立于主动地位。先打弱者,后打强者。每次歼敌不要超过四个旅,虽然是三个旅,一则保证速胜,二则手中留有大量兵力,可以接着打第二仗。

对于毛主席的策略,粟裕感同身受,多年以来,在毛主席的带领下,粟裕的军事才能越来越高,23日凌晨,粟裕晨观天象,发现早晨正好大雾,这可是天赐良机。

23日凌晨,李仙洲准备突围,但是关键时刻,46军参谋长报告说:“军长韩练成不见了!”李仙洲马上派人寻找韩练成,却不知道韩练成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事实上,此时的韩练成早已经离开46军,在和陈毅喝茶呢。

在粟裕的指挥下,十万大军朝着李仙洲部队发起总攻,四面八方的华东野战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向莱芜涌来。这场战斗从8点一直打到下午5点,除了韩浚带领1000多人狼狈逃窜,其余5万多国军全军覆没,李仙洲被活捉。(第73军军长韩浚率1000余人逃至口镇,会同新编第36师残部向博山方向溃逃,途中被第9纵队全歼于青石关、和庄地区。)

在歼灭李仙洲集团时,粟裕和陈毅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同样采取了集中兵力、运动歼敌的战法。而后转用兵力,集中6个纵队、16个师的优势兵力,在莱芜以北设伏,布成袋形阵地。华东野战军以拦头断尾、两翼猛烈出击的手段,迅速将该敌歼灭于运动中。

莱芜之战,震惊朝野,王耀武得知李仙洲五万人全军覆没,大发雷霆,他说道:就算是五万头猪,让粟裕去捉,3天也不见得捉完。

图 | 莱芜战役纪念馆

粟裕评价道:“四五万人拥挤在东西六七里,南北三四里的狭小区域内,无法展开,在我炮火杀伤后迅速为我歼灭。”

实践证明,集中优势兵力,以伏击手段,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就能保障战役的速决和全胜,使我军始终处于主动地位。这也是毛主席的伟大军事策略,粟裕和陈毅经过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受益匪浅。

莱芜战役是华东野战军转入纵深腹地后,在国民党大军压境的情况打的一个大运动仗,粟裕和陈毅的精心策划,用了仅仅3天的时间,以华东野战军大胜、国民党大败而迅速结束,可以说是相当利索。

蒋介石:陈毅和粟裕让我头疼

得知莱芜战役大败,蒋介石着急得用拐杖直敲打地面: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经过莱芜战役,华东野战军日益强大,武器更加精良,士气更高。特别是粟裕和陈毅,以身作战,对于毛主席的战略思想和超高的军事指挥艺术上,学到了很多很多,甚至有质的飞跃和提升。

而莱芜战役的胜利,直接给予国民党当局以重创,甚至加深了敌人的经济危机,在国民党内部,徐州的“绥靖公署”被撤销,薛岳被免职。

王耀武曾在给第83师师长李天霞的信中悲叹说:莱芜战役,损失惨重,百年教训,刻骨铭心。

而最悲伤的人莫过于蒋介石,1947年4月,蒋介石到军官训练团训话,这次训话被称为蒋介石最生气的情景之一,他说王耀武没有一点支援的勇气,并说莱芜到吐丝口不过15公里,一个军的兵力也不敢去支援,指着王耀武的鼻子说,没有勇气没有决心,难成大事。

事实上,两个月前,蒋介石就在军中做过一次训话,这次训话不是说自己人,而是说陈毅和粟裕,在2月19日的训词中,蒋介石这样说道:

现在关内的解放军可以分为五个部分,贺龙部,聂荣臻部,陈赓部,刘伯承部,陈毅部。这五部分中,就我观察,陈毅和粟裕一部最为顽强,训练最精,肃清最困难。

这足以说明,蒋介石对陈毅和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十分头疼,甚至寝食难安。

另一边,陈毅在华东野战军的一次政治会议上说:粟司令领导的战略区,表现最好,他经得起考验,作风实在,埋头苦干,成就很大。很显然,陈毅对粟裕的军事策略是肯定的。

随后,陈毅又拿莱芜战役举例,他说:这次战斗中,粟裕做的工作最多,功劳最大,我同意他的意见,他对战役胜利的贡献很大。

陈毅和毛主席不仅是老战友,更是诗友,和毛主席在一起的时候,陈毅也点名夸赞粟裕,毛主席重重地点点头:粟裕确实会打仗!

这年3月10日,陈毅对山东《大众日报》的记者发表一谈话的时候说:华东野战军在鲁南鲁中接连大胜,证明了我军副司令员粟裕的战役指挥一贯保持常胜记录,愈打愈奇,愈打愈稳,愈打愈妙!

就连毛主席日后也夸粟裕是常胜将军,果然是名不虚传。而莱芜战役的大胜,又为三个月后的惊世之役——孟良崮战役埋下了伏笔。

值得一提的是,26年后,李仙洲获得人民政府的特赦,当时李仙洲问了周总理一个埋在心里几十年的问题:“莱芜战役中,我率领6万大军杀不出一条出路,韩练成为何可以只身突出重围?”

附:

实际上,莱芜战役当天,是韩练成分析了自己的队伍,由于四十六军是桂系的主力并不是自己的基本队伍,所以起义并不好做,最后他和粟裕商量,放弃四十六军,当天下午,韩练成直接“跑”出,表示要回到南京。

周恩来知道韩练成的身份并没有暴露,便同意了韩练成的想法,蒋介石看到韩练成“只身突围”,当即夸赞他勇气可嘉,并且还给予了嘉奖。周恩来曾说:韩练成是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最忠诚的誓言。

周恩来听了李仙洲的疑问后,突然哈哈大笑:这个问题,你可以问问粟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