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给我坐月子的补品,婆婆竟然给了大姑姐

2021-12-31 22:22:51 眠于流年
0人跟贴

01

我和黄明是通过相亲认识的。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白白净净,人也腼腆,不像个会欺负人的主。

我便给媒人回了个满意,和黄明试着谈起了恋爱。

结果和我见他的初印象是一样的。

黄明就是个腼腆的男人,对我客客气气的,说话做事都很温柔。

重点是还很会疼人。

总是不经意的给我买各种礼物,虽然不是贵重的,但是这个心意很难得。

而且接触后才知道,他家情况和我家差不多,都是普通人家。

我两的工资也都差不多,在这个小城市里温饱之余,还能搞个小浪漫。

而且他家在城乡结合部的地界上还有地,现在虽然一家三口租房子住,但是那块地迟早会被占,到时候应该能赔偿一笔钱。

也就是说,黄明是个妥妥的拆二代。

当时我爸妈觉得他家目前连个房子都没有,再加上黄明和父母同住,且是租的房子,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

我特意找关系打听了一下,他家那块地被占也就是三五年的事,而且最起码能分三套房子。

我和我们家要求也不高,只要能给我和黄明一套就行。

这样一来,我和黄明也不会受还贷之苦,而且还有余力孝顺两家老人。

大概谈了半年多,我们就将婚事提上了日程,打算在年底举办婚礼。

02

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坐在一起商量我们的婚事,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彩礼的金额。

我父母没有多要的打算,只要我们俩好就行了。

但是亲戚朋友都在那看着,所以希望黄家能出十万块,走个过场,事后还是会让我带过去的。

当时黄明的妈妈激动的站了起来:“十万?你让我到哪里找十万去?”

先说说黄明家为什么会租房子。

原先家里在农村是有个小院子的,当时黄明的姐姐在城里念大学,虽然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是黄明妈妈很疼这个女儿。

黄明妈妈为了照顾姐姐,就在城里租了个房子,给她洗衣做饭。

后来听说城里有个不错的活儿,管吃管住一个月还能拿六七千。

黄明妈妈就让黄明爸也来到城里打工。

渐渐地,地也荒了,老房子也塌了。

一家人就留在了城里。

黄明姐姐结婚后,一心想要在城里买套自己的房子。

当时和婆家商量好了,婆家出首付,娘家管装修,接下来的就让他们小俩口慢慢还。

后来,黄明姐姐就跑到家里来要钱。

老俩口的确攒了一点钱,那是想着回老家把房子翻修一下,好让黄明结婚用。

黄明姐姐却劝说老俩口,翻修老房子就是浪费,家里的地迟早要占,还不如等分房子。

就这样家里的钱全部给了黄明姐姐,黄明和爸妈就一直租房生活,坐等占地分房。

到黄明这里,自然是拿不出十万块的彩礼的。

最后我爸妈实在没辙,就自掏腰包给了黄家十万,让他们走走过场。

最起码亲戚朋友那里说的过去,别说我嫁的不好。

03

就这样我和黄明结婚了,住在他家租的房子里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

我当时想的是,虽然是租的房子,日子简单,但是我和黄明相爱就够了。

可是去了以后我才发现,这位嫁出去的大姑姐哪算是嫁出去的女儿。

她三天两头就来家里吃饭,一来吃饭,婆婆必然得炒好几个菜。

我作为刚进门的媳妇肯定不能看着婆婆忙碌,就得去厨房一起帮忙。

那换句话说,大姑姐来串门,我得忙着伺候她。

当然,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每次走的时候,我的这位大姑姐都会多少拿一点。

今天是几个西红柿,明天是一捆葱。

更多的还是我给家里买的排骨啊牛肉等。

有一次,我妈给我包的茴香饺子特意从家里送过来,让我冻到冰箱里,要是工作忙就煮一点和婆家人一起吃。

那天大姑姐又回娘家,婆婆二话不说就让我把饺子煮了。

大姑姐吃高兴了,就说冰箱里还有多少,她要带回去吃。

我当时就傻眼了,这是几个意思,我妈给我包的你要带走?

我暗示了一下:“你也觉得好吃是吧,我妈专门给我包的,有时候我和黄明工作忙,没时间做饭,就让爸妈煮着吃上,也不耽误事。”

我说的很明白了,这饺子是给爸妈应急吃的。

结果这一张口让大姑姐抓住了机会:“是你妈包的啊,那下次就麻烦你妈妈多包一点,我掏钱买菜买肉,然后给你姐夫也尝尝。”

这时婆婆出来帮腔:“一家人哪有掏不掏钱的,完了你弟媳就把这钱给亲家母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问黄明,大姑姐从小就这样吗?

黄明点点头:“爸妈一直都这么疼我姐,就几个饺子,别想了。”

04

虽然房子是租的,但是日子是自己的。

我看家里阳台够大,想买个摇椅,等休息的时候躺在上边看看书什么的,小资一把。

当时我在网上挑了很久,像这种皮质的摇椅,好看的都挺贵,便宜又是鸡肋,还不如不买。

所以我咬着牙,花了半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个孔雀蓝的皮质摇椅。

当时黄明在外地出差,麻烦公婆又不好意思。

我就一个人哼哧哼哧的把椅子抬到了五楼。

当我大汗淋漓的躺在客厅里时,感觉身体被掏空一样,半条命都要没了。

但是看着我的摇摇椅,别提有多高兴了。

想想日后的小资生活,再累也是值得的。

如果等我和黄明有了自己的房子,我一定会好好的布置它。

就这样我把我的小摇椅放在了阳台上,心满意足的坐了一个晚上。

也就一个晚上,第二天下班回家我的摇椅就没了。

我问婆婆摇椅去哪了。

“哦,你姐拿走了,她说放她家阳台正好,咱们这是租的房子,以后再别乱添置东西了。”

我当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放她家阳台正好?那我呢?问都不问就这么拿走了?

平时拿点菜拿点肉我也就忍了,这可是好几千的东西。

最后我一气之下就报警了,不问自取这是偷,我要一次性的把她的病治了。

警察了解完情况自然先以调解为主,毕竟是家务事,让我们自己解决。

黄明也被婆婆大老远的叫了回来,让他劝我赶紧把这事了了。

我自然是不肯的,好几千的椅子,说拿走就拿走了,这以后日子还咋过。

看到婆婆在警察局里大哭大闹的样子,我真的越想越气。

她张口闭口骂我是喂不熟的狼,这么坑害一家人。

最后我爸妈也得知了消息,劝我别把事情闹大了。

这一次都到公安局了,估计大姑姐也该涨涨记性了。

最后椅子是还回来了,大姑姐也很少来家里了。

05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人是不来了,但是钱还是往外出的。

爸妈是没有退休工资的,只有很少的低保。

我们结婚后,公公的那个活儿我就没再让他去,因为的确很累。

房租一个月3000,我和黄明出2000,婆婆他们出1000。

除此而外,水电费、买菜买肉都由我负责。

当时觉得一家人嘛,我们又是小的,多出点没问题。

但是突然有一天,婆婆在我已经给过她半年房租的情况下又问我要钱。

我自然是不肯的。

就我们那点工资,出完房费,又要管四口人的伙食,留在手里的没剩多少。

我就问婆婆,之前给她的钱去哪了。

婆婆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我当时就怀疑其中有鬼。

后来她问黄明偷偷把这个钱要上了,一家人就瞒着我一个。

有一次单位急用资料我就回家去取,正好撞见了来家里“打秋风”的大姑姐,我一看她大包小包往外提的样子就知道又是连吃带拿。

然后回家推门一看,婆婆慌乱的往兜里塞钱。

因为她不会用手机支付,所以我给她的都是现金。

这样一看,原来我给婆婆的房租,全让她接济给大姑姐了。

婆婆以为我又要跟她吵,但是这一次我忍了。

我把孕检报告给了婆婆,很明确的告诉她:“我怀孕了,以后生孩子养孩子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这是你们黄家的孙子,要不要让他吃好喝好,就全部看你了。”

06

还真别说,母凭子贵这一招真的很好用。

自从我怀孕之后,婆婆在很少接济大姑姐了,家里的钱全部用来给我买各种补品。

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东西虽然是我吃的,但最终还是为了肚子里的那个长的好。

公公虽然是个农民,没读过书,但是在孙子的事情上天天出去跟其他老头聊天,儿媳吃什么孙子能长得好。

所以就用他的钱给我买水果。

大姑姐自然也有表示,看着是包装精美的补品,但是我一个都不敢吃。

公公婆婆不懂,但是我和黄明一看就是交智商税的东西。

类似“康帅傅”的假冒伪劣。

好意我就领了,如果她早这样我相信我们也能和平相处的。

就这样我安安生生的过了几个月的生活,顺顺利利的给黄明生了个胖儿子。

公公婆婆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爸妈知道黄明家条件不算好,所以自己掏腰包给我买了很多补品用来坐月子

还有我爸爸的老战友们,买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我妈拿给我的时候还特意嘱咐让我藏好了,可别又让大姑姐拿走了。

我想再怎么样这是为了让我坐月子才吃的,这东西如果也都拿去接济大姑姐的话,那我这婆婆真的就太过分了吧。

结果,她真的过分极了!

07

我妈没有担心错。

那日大姑姐跑来看孩子,唯一的亲外甥她居然就送了只银镯子。

她前脚刚出卧室,我后脚就取掉了。

且不说礼物的贵重,就说她这个人,我还真不放心。

而且据我所知,大姑姐一个月也有四五千的工资,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了。

这时我听到外边窃窃私语,像是说什么好东西之类的。

然后我就听到有人推我的门。

我赶紧装着睡着,然后就听到婆婆在客厅说:“睡着了,你就都拿走吧,你才是我亲闺女,再说了这么多反正她也吃不完。”

我一听就气的火冒三丈,然后想要冲出去当场揭发。

最后我留了个心眼,忍住了。

等婆婆送大姑姐的功夫就出去点数量,一看,少的还都是贵的。

我本来是不舍得吃的,想着最后孝敬两个妈妈,这下可好,成了别人的东西。

我又一次的报了警,这一回,我绝不心软。

婆婆又开始跟我哭,说什么大姑姐一直没能怀上孩子,她也就是想着让大姑姐补补身子,怀个孩子。

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我还真的心软了,想是不是我真的太计较了。

结果我婆婆又加了一句:“你怀孕的时候吃了那么多好的,现在孩子也生出来了,吃再多那也是浪费啊!我怀他们的时候什么好的都没有吃过,照样生了两个,就你娇气!”

我笑了,我吃补品就是浪费,你女儿吃补品就是值得,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婆婆和妈妈的区别就是,婆婆会把自己当儿媳吃过的苦,让自己的媳妇也体验一下。”

也就是说,婆婆疼女儿不假,同时也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家里人。

最后我抱着孩子回娘家坐月子了,临走前我让黄明和婆婆去商量。

如果大姑姐以后给两个老人养老送终,他们爱给什么就给什么,我们什么都不掺和。

如果一家人日子还要继续过,就跟大姑姐把话说清楚。

你爸妈接济你我不管,但是我和黄明不是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包,我们也有我们的日子要过!

否则,咱们分道扬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