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林散叶》精彩连载—第四十七章棋界散仙屠景明

2021-12-29 14:43:08 或许娱乐小分队
0人跟贴

弈林散叶》棋坛的那些人和事

作者:王品璋。

新中国棋事别史,棋界元老的精彩故事会。(文中涵盖象棋、围棋、国际象棋

凡是对下象棋稍有研究的人,在90年代以前,是不会不知道象棋界有个屠景明先生的。他一生为象棋和国际象棋事业贡献多多,尤其是对象棋事业的培育后继和笔耕之丰,均闻名海外,可以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还带有某种传奇的色彩。

1949年,我还是个中学生,有一次去上海八仙桥青年会看象棋表演,开始认识屠景明。当时他穿着一件青灰色毛哗叽的长衫,带着一副度数极深的金丝边眼镜,像个教书先生。表面看起来文质彬彬,笑容可掬,但下起棋来,却又凶又狠。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30年代,上海南市区大东门一带,有六大名医,就是陈筱宝(妇科)、夏应堂(时症)、张聋彭(伤寒)、石筱山(伤科))、顾筱岩(外科)、屠仲书(妇科)。其中且说屠仲书老医生有一位少爷,自幼从父学医,很多汤头歌诀,可以倒背如流。屠老先生希望孩子继承父业,所以给孩子起名第一个字用“景”,父子二人的名字,一个有“仲”、一个有“景”,是推崇汉代前贤,医手张仲景先生之意。另外因为算命先生说这位少爷命犯煞星,以第二个字用“明”,取日月光照,永保平安之意。这位少爷是屠景明,他怎么不当医生却成了象棋名手呢?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有个大流氓头子叫顾竹轩,人称顾四、四老板。他有钱有势,在福州路上开了个天蟾大舞台和天蟾茶楼,天蟾大舞合以上演小达子(名伶李少春之父原名李桂图)的连合本戏“包公”而吸引了大批观众。天蟾茶楼则以象棋高手云集而招揽顾客。当时上海象棋界颇具声誉的“四小”,即“小剃头”林荣兴、“小煞星”叶景华、“小湖北”雷海山和“小杭州”董文渊,是这里的台柱子。

屠景明16岁时(1937年)就已经在广西路小花园挂壶行医,开设诊所了。小花园和天蟾舞台、天蟾茶楼不远,屠景明既喜欢看京戏,又喜欢下棋,稍有余暇就往天蟾那边跑,越跑则戏瘾、棋瘾越大。有一次他看到报上登载,八仙桥青年会特邀国手谢侠逊与山东名将邵次明作象棋表演,就花了三角大洋(约值半袋面)入场观战。没想到这局棋由于双方杀得精彩异常,看得屠景明如醉如痴,从此入迷,遂放下医道,悉心钻研棋道。经过十载有余的日夜磨炼,并得“七省棋王”周德裕指点,棋艺大进,以善于攻杀著称。1949年12月,上海高乐茶室曾举办了一次八强锦标赛,参加者为何顺安、朱剑秋、窦国柱、董齐亮、陈荣堂、朱寿颐、刘彬如和屠景明,比赛几轮以后,因对规则算分方法上发生分歧,而未能排定座次,但屠景明以优异战绩,显示了自己的实力。

50年代以后,屠一面行医,一面担任上海青年会沪青棋社的顾问、社长。1953年8月在青年会摆下蒙目应众大擂,挂牌激战一月,保持不败,并编成《蒙目对局集》以飨同好。1955年3月至5月,挟技转战粤、汉、京、津,公开表演达30余场,由于他的棋风大杀大砍,不论胜负,棋迷看得都很过瘾,所以上座率很好,为此还自编《象棋对局选》二集,传播棋艺。1958年后,上海建立棋队,屠先生毅然离开了从事20余年的医务工作,到上海象棋队担任教练,当时麾下战将有何顺安、朱剑秋、胡荣华等。屠先生棋理精通,文笔流畅,自1950年以来,编著各种棋谱近40种,其中《象棋实用残局》一书,因选材精巧通俗易懂,可供学弈者对号入座,深受爱好者的欢迎。精编的《中国象棋词典》集古今中外象棋知识之大成,凡1150余条30余万字,极得爱好者青睐,是象棋界不可不读的工具书。另外,《象棋中盘战术》、《五七炮专集》、《中炮盘头马专集》等等均是对棋宝库镶金嵌玉之大作。

屠先生除了是象棋大家外,对开展国际象棋也是元老之一曾跟谢侠逊先生、尤彭熙先生在上海积极推广国际象棋。自己北上京津(1955年5月)作公开表演和推广。1958年苏联国际棋队来访,在上海战役,屠先生曾以双马开局迎战苏联大师巴诺夫,战局激烈异常,充分显示了他深厚的功力。在1966年前还多次担任全国国际象棋比赛的裁判长。这些活动对新中国成立初期国际象棋的开展起着一定的积极作用。

屠先生的多才多艺还表现在戏剧方面,他不但爱看京戏,哼小曲,还会编写剧本。1943年上海华影公司在各报有奖征集电影剧本。结果一部以描写流浪儿童的教育问题及以市民在社会底层挣扎求生为题材的《还我自由》剧本,荣获第一名并得奖2000元,谁也想不到这篇大作竟是一位名叫屠炼的22岁青年医生的习作。屠炼就是屠景明先生。据了解,居先生正有意把剧本改为电视剧,如果这个意愿得以完成,也将是棋人之间的又一段佳话。

展先生有个外号,人称“棋界祝枝山”。除了他的博学多才外,他的深度近视、他的诙谐机敏也是棋界少有的。例如有一届全国比赛,当时某省派出三项棋的各三名代表,按照水平这三名棋手,有的项目是上流,有的项目是中流,但屠先生却说:“这次比赛三项冠军非某省全取不可。”大家都不解其意,纷纷发出疑问,屠先生说你们岂不闻“一目了然”吗?此话一出,大家始则愕然,继则捧腹。原来这个省的三名代表都是一只眼睛有不同程度的毛病。

另外,1958年上海大赛,我与沙吾提一战因语言不通发生误会,也是他建议赶快请新疆驻沪办事处的同志前来说清情况,才顺利解决了纠纷。还有,我在写《天然轩突来怪客》一文时,曾写当时让谢小然先生在天然轩贴便条,“贾题韬先生请来先农坛一叙”的内容时,其中出这个主意的人一个是张雄飞先生,另外一个人就是屠景明先生。这两件事也足可证实他的精明之处。

屠先生还有一个只有内部熟人才知道的隐疾,就是梦游。1965年接待苏联国家队,杀到杭州时,当时屠先生和国家体委的毛伯浩先生住在一屋,我和吴伟文同屋。住了一晚,天一亮,毛伯浩就跑到我的房内,问我吴伟文昨天回家了没有,我说他回去了。毛说今天晚上他要睡在吴的床上,我很奇怪,问是怎么回事,他说屠先生梦游,半夜三更他睡着睡着,先是坐起来低声哼小曲,然后又跑到洗浴室坐在坐便器上哼小曲,最后回来躺在床上倒头便睡,天不亮又如法炮制再来一遍。老毛说不好说,睡不能睡,只好盼得吴伟文回府腾出床位,他那边好让屠先生一个人折腾。屠先生梦游上海队内尽人皆知,一般情况不是太紧张的比赛和过分劳累、过分兴奋,发病率并不高,但也时有发作。据说上海队建队不久,那时条件欠佳,运动队都住在由跑马场改建的上海体育宫内。大家都住双人床,屠先生为了照顾比他年龄大的朱剑秋和比他小的胡荣华,自告奋勇去睡上铺。有一天看完苏联影片《培养勇敢的人》,大概是过于兴奋的缘故,刚睡不久,他忽然从上层铺上站起,嘴里说着跳跳跳(这部电影有如此场景),真的在床上跳起来了。下面胡荣华、徐天利等当时尚未睡着,高声叫他:“屠先生不要跳,当心掉下来了。”可老屠根本没知觉,话未说完,老屠果然从上铺跳下来了,结果正好碰翻了正在洗脚的胡荣华,把水泼了一地,老屠自己也因此闪了腰,受了伤,还去医院治疗,为此队内领导赶快安排他睡下铺。

想当年,武侠小说大家还珠楼主先生在撰写《蜀山剑侠传》时,把剑侠、剑仙修成正果之道划分了各种层次,其中有一种“散仙”,这些人不一定是名门正派,得过高人传授,也不一定成群结伴,往往独立门户自成一家,他们聪慧过人、学识渊博,又常有奇缘巧遇,再加上善于吸取各家之长,善于应付各种复杂局面,善于躲过各种劫数,经过苦苦修炼,终于修成正果。我想屠先生就是属于这种类型的“高人”。

未完待续~辛苦码字中,后续更加精彩!棋迷朋友们所未听说的棋人棋事,精彩连载,请伸出您的金手指点赞评论加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