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时报记者 邱越)自12月9日至27日,陕西省西安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810例,25日、26日、27日连续三天,西安市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破百,分别确诊157例、152例和175例。

“目前,陕西省本土疫情仍处于发病高峰,预计病例数在短时间内仍会处于高发状态,也会出现一些点状暴发。”陕西省卫健委党组成员、副主任马光辉在陕西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12月27日12时,西安市迎来新一轮的全员核酸检测。健康时报记者梳理发现,这已经是西安市本轮疫情暴发后的第五轮全员核酸。同时,27日零时起,西安所有居民除按要求参加核酸采样外,均不出户、不聚集。

疫情从何而来?

疫情从何而来?

这个问题此前已经有了答案——12月4日的由巴基斯坦入境的航班PK854。27日,陕西省举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也再次通报,陕西省疾控中心已经完成137例本土确诊病例的全基因测序,均与12月4日巴基斯坦入境航班报告的境外输入病例高度同源。

西安疫情何以发展至此?

西安疫情何以发展至此?

记者梳理发现,西安本轮疫情分为三大传播链条:隔离酒店近期再未发现阳性病例;子牛门诊病例密切接触者目前也再未发现阳性病例;而长安大学病例传播链还在延长……

健康时报《西安确诊病例和东莞首发病例有时空重合,同日曾在咸阳机场T3停留》曾提到,长安大学传播链的源头,12月14日确诊病例1刘某某及确诊病例2杨某,与广东东莞的确诊病例都曾在12月4日到达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而航班PK854也于当天15:30降落西安咸阳国际机场T3。

从4日本轮疫情传播源头航班PK854落地,到14日长安大学确诊,病毒隐匿传播了11天的时间。

图片源自西安发布。

究竟如何被感染?

究竟如何被感染?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14日确诊病例1刘某某及确诊病例2杨某行踪轨迹发现,12月4日,两人曾自驾车前往咸阳国际机场送外孙出国,期间病例1活动轨迹涉及机场T3航站楼、航班值机区域、卫生间(值机区域附近最近的卫生间),病例2活动轨迹涉及T3航站楼,T3航站楼正对面室外露天停车场,二楼候机大厅,值机柜台附近洗手间

12月27日,健康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咸阳机场疫情防控指挥办公室,截至发稿前电话均未能接通。记者又拨打了咸阳机场旅客服务热线,据工作人员介绍,咸阳机场国际航班进港和出港的旅客的确会在同一栋楼里活动,但出港旅客在二层,进港旅客在一层,空间并不通。且国际到达的旅客不能从国际到达的通道自由活动并去往其他区域,而会在候机楼某处集中等待,最后集中乘车,由防疫人员拉往隔离点。同时,出港的旅客理论上也不存在不小心走到进港旅客的通道内,“所有关键关卡都有工作人员值守。”

图片源自西安发布。

有媒体报道称,此轮西安疫情的传播途径之一是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送风系统。针对该说法,曾参与西安咸阳机场T3航站楼空调系统方案设计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晓华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西安咸阳机场的空调设计并不会导致新冠病毒的传播

机场工作人员回应称:“我们没有接到具体的通知,但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如果是通过送风系统传染的话,不应该仅有这两例旅客被感染。

若空间上无轨迹重合的可能,又排除了送风系统传播的可能,感染是如何发生的?健康时报记者注意到,病例2在12月4日还曾去到过咸阳机场T3航站楼正对面室外露天停车场。

病例2会否在停车场与巴基斯坦入境旅客“擦肩而过”了呢?对此,机场工作人员表示,“并未接到相关通知。”

西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少飞在27日下午陕西省举行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介绍,本次疫情以来,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区域员工已完成16轮全员核酸检测,累计检测25.47万人次,结果全部为阴性。

据悉,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目前所有国内航班均已停航,只有少量国际航班仍在运转,“航班何时能够恢复还不明确,一切都要等政府相关部门的通知。”机场工作人员表示。

延伸阅读

西安医生被隔离后在小区卖菜:零下10度楼下站5个小时

还有1个小时就是12月24日,已被隔离两天的陈医生,开启了她职业转型——从一名中医到菜贩。

这天,她像普通菜贩一样,身着米灰色外套,腰前挎着黑色运动小包,零钱、笔和本子都塞进包里。从打包菜品、过称、不太娴熟的指尖按动着计算器,口中跟着默念每一个数字。直到微信付账成功,这份新工作算是结束了一轮流程。

打电话询问菜价的陈医生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人们也感受到这波疫情远比想象中更加来势汹汹。截止12月26日晚间10时,累计确诊人数485例。自12月23日零时开始,全市小区(村)、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

随之而来,囤货,成为人们第一个想法。囤货,抢菜等场面的小视频,伴随着人们焦虑情绪,频频出现在手机的家人群、业主群里。

伴随阳性病例传播轨迹的公开,陈医生所居住的小区——位于西安雁塔区西安融尚第十区,19号就因一例阳性确诊,开启全小区封锁模式。

距离封锁已过一周,原本为小区内长期供应菜品的商家,因市场采购变得困难,无法出小区,逐一关门休息。

而此时因疫情被隔离的陈医生,却开始在小区楼下卖起了菜……

被隔离的医生

时间回到12月21日晚上,陈医生正将一根咽拭子放进今天最后一位核酸检测者的喉咙里,在喉咙褶皱外壁处左蹭三下,右挂三下,娴熟的采取样本。

已连续上完三个夜班没回家的陈医生,拖着疲惫身躯挪到小区门口,和平日早已习惯的辛苦生活没什么两样。直到门口一张详尽的物业告示,她才意识到,疫情已经让她下一步选择进退两难。

小区因6号楼有一名确诊阳性病例而封锁。也就是说,一旦被进入小区,可能就无法出来。

确诊病例的楼被封控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突然我特别担心进小区后,第二天不能出来继续检测核酸了。”

顶着寒风,陈医生还在小区门外徘徊踱步,把两个从便利店买的冷馒头大口塞进嘴里,却迟迟不敢进小区大门。“我在西安没有亲戚,在这里也没有家,如果不回小区,也不知道疫情期间大半夜住谁家。”

三年前,陈医生从老家——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辞去社区医院院长的工作,孤身来到西安进修深造中医。

“三千年历史看长安,所以我一定要来西安学中医,追求梦想。”各类中药材堆满她在西安租的40平米公寓,中药库房和家对她来说是同一概念,沙发就是她平时睡觉休息的床。

三天都没洗一个热水澡且在外无家可归的陈医生,在小区门外憋着眼泪,搓搓冻红的双手,无奈拨通领导电话。手机那一头的领导说,别担心,原则上特殊工作者,目前只要有工作证明和48小时核酸证明就可以继续出来工作。

听完才稍微松口气,彼时已是深夜凌晨。为了能顺利出入小区,陈医生提前准备好相关证明。

“明天如果有活,请再联系我。”这是她进小区之前给领导发的最后一条消息。

然而,第二天当她拿着证明,准备出门工作时,却被小区工作人员拦住。由于有确诊病例,即使有工作证明,也禁止再出去。

陈医生无奈的感叹到:“我一个医生啊!医生是要救死扶伤的,疫情隔离在家什么都不能做!”

回到家中,陈医生就开始琢磨,还能做点啥。她全身瘫在沙发上,抬眼看着家中堆满的药材和针灸盒发呆,突然她直立起来,拿起手机,在群里快速编辑消息:“我是一名小区的中医,可以为大家免费咨询医学方面的东西。我家也有针灸、中药,可以给大家需要的情况下提供免费帮助!”

菜贩的24小时

还有2个小时就是12月24日,小区业主群开始陆续发起祝福:“平安夜快乐,希望疫情下邻居们平安、健康!”

原本应顺理成章继续医生职业,为小区提供免费医疗咨询的陈医生,却在平安夜前1个小时,临时改变了职业方向。

小区封锁后,她发现买菜成了难题。邻居给她出主意,让她半夜上买菜平台抢购。

抢菜、囤菜成了居民生活关键词。22号半夜,陈医生试着在某手机平台上抢菜,“半夜都抢不到菜,我40多岁的人了,当时着急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陈医生开始变得焦虑。

这时,在北郊做餐饮采购的朋友向她投来橄榄枝。

“陈姐,朱雀大街南郊这边可能都要封锁,我从北郊农贸市场可以买一些菜给你送到大门口。”陈医生心中希望重新点亮。准备挂电话时,她强调了句:“那你干脆给我进2000元的菜,我想给我们小区的人们也分一些。”朋友也一口答应。

23号晚上11点时,当几麻袋菜送到小区门口,隔离两天的陈医生,开始在楼下卖起了菜……

卖完菜后收拾垃圾的陈医生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棕红色老花镜卡在头顶,因为忙碌到没有时间整理,潇洒的短发也显得有些凌乱。转型后的陈医生和大多数菜农一样,一边操着一口川普口音扯着嗓子喊着:“麻烦大家把队排好买菜哈!”与此同时,手也没闲下。一边用不太娴熟冻到发红的指尖点着计算器,一边口中跟着一遍遍默念数字,眼睛时不时瞄向包里掏出的那张褶皱白纸——上面用黑色中性笔写满了今日每款菜价。最后,她把顾客买好的菜放在名为“xx中医馆”的塑料袋中。直到对方微信到账,她的这份新工作算是结束了一轮流程。

陈医生指导老人如何用手机买菜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排队买菜的人越来越多,有人甚至叫起她“老板”。她不好意思的说:“不习惯被叫成这样。”

这份新工作一直持续到24号凌晨3点多。把卖菜垃圾清理完,通过了将近300名微信好友验证——这是她今天卖菜新加的朋友,逐一回复完大家的消息,已经是凌晨5点多。

2个小时后,沉睡的陈医生突然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是一位业主无助的哀求:“我已经5天没买到菜,没吃上菜了,能否卖一些给我?”于心不忍,又觉得对方太可怜。24日早上7点,她硬撑着爬起来开始新一轮订菜。这一次她垫付了4000元。

这天,室外温度已经快到零下10度,陈医生上午起来在楼下站了4、5个小时卖菜,直到清空完菜篮中最后一颗洋葱。

3天服务超1000名住户

从23号采购2000元,到24号4000元,再到25号8000元;微信采购群人数从一个500满员,到另一个500满员,越来越多的小区居民通过微信群,从她这里买菜。短短三天,半路出家做菜贩的陈医生,已经服务了小区内超1000名住户。

排队买菜的小区居民 图片来源 | 沙一舟

由于市场菜价每天存在变动,她按照最低价卖给居民。“压根没想着赚钱,只要不亏的同时服务大家就行!”

平安夜当天,她赚了110元。分了一些给负责采购的朋友。“我知道他家条件也不是很好。而且下雪天,凌晨3点他就去北边农贸市场给我们排队买菜再开车送到南郊,很辛苦的。”

与此同时,小区里也越来越多的“陈医生们”为大家做志愿。有主动帮忙陈医生把货从门口拉进来的年轻小伙,也有帮陈医生打包装菜的小姑娘,甚至还有帮着维护买菜秩序的大爷。

“帮我卖菜的小姑娘,虽然人家是志愿者,但我也于心不忍。这样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赚钱,反正我就给她发了100元。还有很多志愿者我都没来得及说上话,人家帮完忙就默默走了。”陈医生一直反复强调说自己要“爱死”志愿者们了!

12月25日,陈医生从中午12点一直忙到下午7点多,一个馒头是她这一天的主食。打扫完卖场卫生后,她缓缓坐在菜框上,连声说到:“好累,好饿!”

随后,发了一条关于卖菜的朋友圈。好友们评论都是不可思议她竟然去卖菜,平时帮人针灸看病的陈医生还会卖菜?

12月26日10点多,陈医生结束了第四天的卖菜工作。走在回家的路上,用沙哑和略带鼻音的川普话,乐呵呵和朋友聊天。

“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想多学习一点东西,就来西安进修中医,现在在这里被困住卖菜,能帮大家一点是一点。我打算过年以后再回四川去做中医。等我退休后,最想回到家乡四川凉山的农村,那边孩子上学很辛苦,我希望我退休后回去也能帮他们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