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以为 高校 行政工作人员每天都是“喝一杯茶,盖一个章”?整天就是摆臭架子、训斥 教师 ?那你就错了。

真实的高校行政工作生活是忙起来连轴转和说话时低头哈腰。

“亲娘生,后娘养”是高校行政工作人员的悲哀所在。

毋庸置疑, 教学 和科研是 大学 里的两大核心工作。行政工作只起到了一个辅助性的功能,就像开塞露一样,用的时候是宝贝,用完了就扔进厕所垃圾桶了。在大学里,像这样的“开塞露”有很多,比如:党政办、教务处、科研处、学生处、后勤处。那些行政工作人员扮演的角色就是科研教学的服务者,并非管理者。就像一个老教授说的:

“大学少了我们教师,就不能称为一个大学,但是少了行政人员,大学可能会更像大学,而非不伦不类的公司……”

话糙理不糙。

虽然这位老教授说的话有几分夸大和傲慢,但话中的道理值得反思几番。

当然,很多教师抱怨大学行政工作人员“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其实,这里面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误解。

高校行政工作人员虽然属于 教育 系统,但依旧要按照行政系统的标准来做工作。因为,他们的身份底色是行政,而非教育。

不同于教师工作所需的“打交道”,行政人员的“打交道”是很复杂、很困难、很低效的工作环节。否则,也就不会出现“人精中的人精”这样评论行政人员的话语了。教师不懂也不能体会行政人员的“打交道”工作,因为那是真的让人百感交集、百口莫辩的工作内容。

高校行政工作很繁杂琐碎,每天都要应付不同部门不同人不同内容的工作。

在办公室里,还得进行日常聊天:育儿、带娃、辅导班、接孩子、做饭、照顾老人、吐槽爱人……这些事情都不能落下,就算你不想做其中的某件事,别人也会拉着你一起做,除了一起上厕所。就像一个干了好几年行政的男老师所说:

“单身的时候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结婚了,但却顾不了家,晚上回到家,小孩儿管我叫叔叔!特别是当了办公室副主任,各种材料、各种接待、各种活动,还经常受夹板气,想撂挑子不干了,领导就用评职称来威胁。受这么多委屈,那些教授们在背后还说我装大爷,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每天都在装孙子!”

不得不提的是,辅导员是最典型的杂务工,凡是涉及到学生的事情,都得管。忙里忙外一整天下来,到了晚上查完寝回到宿舍,看一看手机时间23:59,脑子里除了想着赶紧睡觉之外,还有就是“我今天都忙了些什么?”

再有,享受大学的超长寒暑假只是针对学生和教师,行政人员不包含在内。加班、值班、轮班、照常上班,都是常有的事儿。你在寒暑假打办公室电话打不通,那只是正在加班的行政人员拔掉了电话线而已,不接电话不代表没人上班。

而且,高校行政工作人员虽然都是硕博高学历人才,实际上,手头的工作交给本校学生去做,也是绰绰有余的。这就导致行政人员的工作成就感几乎为零,每天都会喊一句话“为他人做嫁衣裳”,工作起来精神不振、萎靡有余。

虽然大学行政人员属于教育系统编制,但依旧逃脱不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拉帮结派、熬天混日的行政特色。所以,很多行政人员转去了教师岗。

可是,也有很多教师为了一个行政院长、主任的头衔而争得头破血流,甚至家破人亡。然而,行政头衔背后的权力和利益并不足以摘掉高校行政人员的卑微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