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 真实故事 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出生于1991年。

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大我8岁,一个大我6岁。

在那个年代的山西农村,家家都还是重男轻女的老思想,除了我爸妈。

我妈说,我被你两哥气的,早想要个女儿了。

村里人都说我大哥有点傻,其实他就是一根筋,从小做事,不懂变通。

五六岁的时候吧,有一次下大雨,我妈到处找不到他,后来发现他一个人蹲在山坡上浇雨。

因为他听了下雨蚂蚁要搬家的故事,守着蚂蚁窝,看它们搬不搬。

我妈气得骂他蠢,他还争辩说,蚂蚁根本就没搬家。

而我二哥野,上房揭瓦,下河捉蛤蟆,没有他不能干的。

所以我从出生就备受爸妈的宠爱。

不过那时家里穷得叮当响,就算宠爱也没有零食,没有玩具。

我拥有的最大特权就是不干活。

农村孩子,能走路都要干活,特别是女孩。

连莜面鱼鱼搓得不匀,都有人唠叨你嫁不出去。可我妈不舍得我干活。

我长得白,皮肤嫩嫩的。我妈喜欢摸我的小手。

她说我两哥黑得像筱面窝窝,有他俩干活就行了,我是富强粉的白面小馒头,要好好养着。

02

我妈年轻时长得有点像刘晓庆。

张扬又蓬勃,苹果一样的脸蛋,总是红扑扑的。

我爸干活一把好手,可性子像个闷葫芦,不喜欢说话。

我妈当初是经媒人介绍嫁给我爸的,婚前就见过我爸四五次。

她常和我吐槽,刚 结婚 的时候,差点没让你爸憋死。一棍子打不出两屁来,我喂鸡都要和鸡唠嗑。

有了我之后,我妈去哪都带着我,闲了就和我说话。

是我4岁那年,快过年了,我妈带我去赶集办年货。

她挑被套的时候,我被人贩子抱走了。

我就记得是个女的,问我要不要吃糖葫芦,带我去买。我傻傻地跟着她走了。

也就三五分钟,我妈回过头,找不到我了,差点急疯了。

她满集市地大喊,问人,后来有人说看见我在车站被抱上公车了。

我妈一边哭喊,一边狂追,跑得鞋子都掉了。

有个骑摩托车的看见我妈太惨了,载上她,追上了公交车。

03

那个女的说我自己走丢了,要带我去找警察。

我妈上去就给了她一巴掌,她灰溜溜地跑了。而我看见我妈,吓坏了。

因为我妈左脚全是血,走一步就是一个血脚印。

后来我妈去医院,从脚底拨出一块拇指盖大的碎玻璃,全进肉里了。

医生说她,你跑那么远不知道疼的吗?

我妈一直攥着我的手不放。她说,我闺女都没了,哪知道疼啊。

当时有个小护士不会讲话,说,你闺女长得这么白,都不像你生的。

我妈抱着我,气呼呼地说,不是我生的,还是你生的呀?

回了家,闷葫芦爸爸和我妈发了脾气,骂她太不小心了。

我妈平时很厉害的,哪会忍我爸的指责,可那一天,她一声不吭抱着我,一会摸我小脸,一会揉我小手。

还轻声地和我说,香香,以后到哪,都要紧紧拉着妈妈,不能再跟别人走了。

04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

一是农村本来就不太注重女孩学习,二是爸妈对我太惯着。

我大哥就不一样了。

小时候,大家都说他蠢蠢的,可是他心思单纯,不喜欢和人来往,只喜欢读书。

尤其在理科方面,特别出色。高中考上了老家那边的市重点。

2002年,考上了我们省内唯一的211。

全村敲锣打鼓,摆宴席,超级风光。

当初笑话我哥下雨傻看蚂蚁的邻居都改口了,说从小就看出他不一般,爱钻研。

我妈白眼翻到天上去。

我二哥比我还不爱学习,我爸托人找关系,把他送去大同那边当消防员。

那时候,消防也是兵。我妈觉得消防不用出省,离家近。能常回来。

可没想到消防系统,越是节假日,越是忙。二哥干消防那些年,春节一次没回来过。

我是03年上的初中,当时几个同龄的朋友都开始打工赚钱。

我自然也动了不想读书的心思了。

05

实话实说,爸妈都是地道农民,没什么见识的,基本就算同意了。

而我大哥正好放假回家。

他知道后就坚决不同意。他和爸妈说,城里的女生都要考大学的。不能这样放任我不好好学习,将来只能早早嫁人生孩子。

我当时觉得他挺烦的。

因为我真的不爱学习。可我爸认为我哥说得对,天天逼我读书,不让我出去玩。

可我哪能一下子收住心呢。尤其是暑假。

有一天,有个对我有好感的男孩子约我出去。我从后院翻墙跑了。

我爸发现后,发火了。

别看平时我妈说他一声不吭,一旦发起脾气,凶得要命。

那天他把我关在屋子里动了手,还让我大哥在院子里拦着我妈。

大哥那个死心眼,真的死死把我妈拉住。

其实我爸打我,都是挑肉厚的地方下手。

那是我第一次挨打,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和我妈两个屋里屋外,哭得那叫个撕心裂肺。

我爸开门的时候,我妈冲上去就给了他一拳,说,你要把我闺女打坏了,我和你拼命!

06

后来我妈和我说,我爸也是心疼我的,只是嘴上不会说。

打完我,他就去了卫生所给我买药了。

晚上睡觉前,我爸还问我妈,有没有把我打坏。

我妈和他赌气,偏不告诉他。

我爸说,你是爱你闺女,我也一样。俩儿子算有着落了,你让闺女这么混下去,那不是害她吗?

现在都说不能打孩子,可我觉得偶尔教训一下,还是需要的。

至少对于我来说,心里有了一个怕的人,就不太敢任性了。想想我爸高举的鸡毛掸子,会有所忌惮。

而我妈妈也有她自己的办法教育我。

她趁着赶集,每个月会到邮局买杂志和书回来。

那是邮局的人推荐给她的。

我妈和我说,妈妈喜欢看故事,可惜字认得少,你教教我呗。

07

我妈是半文盲。

她生在六零年代,姥爷家里二儿二女,她排老三,不怎么受重视。

小学只读了两年就下地干活了,19岁嫁给了我爸。黄花闺女还没当够,就做了孩子的妈。

我妈想读故事,我当然会教给她。有些字啊,词啊,不认识不懂的,我们就一起查字典。

几个月后,我在家里,开始有点小老师的架势了。

人不论大小,被求教就会长自信。

我开始有了阅读的习惯,许多现在读起来过于鸡汤的小故事,当时却实实在在地激励了我,也提高了我的作文能力。

而我哥一到放假就回家给我补课,我的成绩慢慢提起来了。

等到中考,成绩竟然还不错,上了县高中。

也是那两年,我们家附近的古镇搞开发,我爸会做瓦工,参加了施工队。

我妈去帮忙做饭,包吃,还有工资拿,生活一下好了很多。

08

08年,我二哥在他的驻地结婚了。

二嫂 是我们老乡,在那边打工,特别温柔的一个人,却把我火爆的二哥拿捏得死死的。

我大哥拿下了硕士。

名头当当响,其实赚不到什么钱。

他导师给他开的点补助,还不够生活费。他打电话回来,和爸妈商量,他想读博。

我妈说,老二刚结婚,你妹马上又要上大学了,要不你先工作两年再读。

我在旁边都听见了,等我妈挂了电话,我就说,要不读也是我不读呀。大哥那人,除了学习,啥也不会。他能学,你就让他学呗。

我说的是实话。

有些人学习目的性很强,拿好文凭,找好工作,挣高工资。

可我大哥不是,他就是爱钻研。人际关系,生活技能,一塌糊涂。

别人上大学就开启恋爱季了,大哥研究生都读完了,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

某些方面,他还是小时候那个大雨里看蚂蚁搬家的傻小子,一点没变。

我说,我哥要是读博,这辈子就是搞学术了,不是挺好嘛。

他不适合进社会的,一辈子在象牙塔里多好。我最多考个二本,上不上,没必要。

我爸当场冒出一句,那哪行,儿子读博士,女儿不给上大学,人家该说我不把你当亲闺女了。

我妈抓起手边的小枕头,砸我爸。

她说,放什么屁呢!

09

2009年,我考上了省内一所二本师范。

我正研究怎么申报助学贷款呢,我二哥把学费打过来了。

那时候,他工资不高,房子还没有呢。我在电话里谢谢他,他说,和我客气啥啊。要谢,谢你嫂子,人家把彩礼都给我了。

我一下就被感动了。

毕竟我和二嫂还不熟啊。她和我哥哥在外地谈的恋爱,我们都没见过几面。

我又和二嫂通了话,说她真好。

二嫂就笑,说,你二哥说了,你是全家的宝贝,为难谁也不能为难你呀。

她说话的声音真的好温柔啊,温柔得让我掉了眼泪。

时间转进2010年。

我大哥顺利读博了,我们家边的古镇也开业了。

爸妈把自家院子装修了一下,搞起了农家乐。

我二哥从消防出来,进了一家消防安全监理公司。

他是我们家唯一的场面人,社会上特别吃得开。第二年就买了房。

那时候,觉得全家都在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可是,生活不会永远无风无浪。

10

是2011年的暑假,我坐长途大巴回家。

下了车,忽然想起眼镜落在车上了,跑回去拿。

正好跑到大客司机的盲区,一下把我卷到车下了。

万幸的是,车子是空的,没有人,而且进场开得慢。要不然我当场就没了。

送去医院抢救,脾脏破裂,腹腔大出血。

我爸骑着摩托,载着我妈很快就赶来了。

我妈推门进来,正看见我大口吐血。耳朵嗡的一下就听不见了。

后来留下了毛病,一着急就耳鸣。

就是当时让我吓的。

医生催他们去验血,为我紧急输血做准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听见我妈在走廊里打电话。因为她当时耳朵听不清,喊的声音特别大。

她哭着说,你马上过来,我给你磕头了。你救救她!

11

我的手术做得挺成功的,第二天就完全清醒了。

有关车祸的记忆,我记不清,可我妈在走廊里喊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忘。

我听得懂那些话的意思,我能猜到什么,可是我不想承认,也不敢去问。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找人悄悄做个亲子鉴定。

转到普通病房那天,我到底憋不住了,问我妈,那天给谁打电话。

我妈支支吾吾半天不肯讲,还是我爸痛快,说了一句,你亲爹。

我妈捶了他一拳,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其实我心里多少有预感了,可亲耳听到爸妈说自己是抱养的,难过还是山一样压下来。

我爸告诉我,我亲生父亲在县里当官。生我的时候,计划生育非常严格。

他又想要儿子,又怕影响仕途,就把我送走了。

结果第二胎又是女儿。后来他离婚再娶,才要到了儿子。

而我妈生二哥的时候,就想要个女儿,可惜是个更野的臭小子。

后来,我亲生父亲的二姑和我爸认识,就问他要不要。

我爸动心了。

我妈和我说,你生下来第四天,我和你爸就去看你了,白得呦,像个刚出笼的白面馒头。我喜欢死了。当天晚上我就抱回来了。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时接受不了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

以前在新闻里,我看过好多抱养的故事,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生在我头上。

我问我妈,我不是你亲生的,你为啥对我这么好呢,比对我哥还好。

我妈说,你哥能和你比吗?你本来应该是享福的命啊,到了我们家跟着受苦,我还不得多心疼你啊。

要不是身上的伤疼得要死,我真想扑在我妈怀里,狠狠地哭。

我哭着说,我都没人要还享什么福,被你捡了,才是福气。

我妈就给我擦眼泪,说,你也别怪你亲爹。他也不是不关心你。我们当初说好的,抱走就不认亲,不联系。要不是这次救命,我不会找他的。他那天走之前,留了3万块钱。我和你爸不收都不行。要不然,他要当面给你。

我瘪着嘴说,谁要他的钱,你都还回去,好好给他儿子花。

12

我住院的时候,两个哥哥还有二嫂都来看我了。

没人提我是抱养的事。

一切如常,又不如常。

因为我的内心不一样了。

以前嫂子说我是家里的宝贝,我是沾沾自喜的。可现在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和爸妈哥哥都没有血缘关系,却得到了那么多的宠爱。

我凭什么?

在我妈眼里,我是天女下凡,来到她身边。可事实上,我就是个被弃养的女婴。

我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做了爸妈的小女儿,哥哥们的小妹妹。

我变得有一些自卑了。

我当时有男朋友的,同系的同学。回到学校之后,我一直挣扎要不要告诉他自己是被弃养的。

阴晴不定的情绪,闹了三个月就分了。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县城,考公上岸。

其实,我也知道在外面会有更好的发展。

但我想的明白。我二哥算是在大同那边定居了,我大哥呢,这辈子肯定离不开大学。将来给父母养老的,就只剩我了。

这也是我唯一能报答我爸妈的方式。

可是呢,想报答也并不容易。

因为我离他们越近,他们就越在爱上加码。

13

那几年,家里的民宿搞得越来越好。

我工作刚定下来,我爸就帮我在县城首付了房子,找他朋友给我装修。

我妈赶紧张罗给我找婆家。

我说,你们不用忙我,大哥还没结婚呢。

我妈忍不住叹气,说,他啊,我们想帮也帮不上。

那时我哥已年过30。别说结婚了,连女朋友都没有。

家里介绍过几个,没有一个愿意嫁给他。

虽然贵为博士,但搞学术的工资真的不高。他长得又很普通,发际线退得比我爸还夸张。智商高得发指,情商低到可怕。

有一次,我带着学霸好友去找他们玩,其实是想撮合他们。

结果他们因为个什么质数问题,杠得脸红脖子粗。

回来之后,我气得说我哥,你让让女孩子不会吗?不说话会憋死你呀!

他说,错了就要指出来,只能说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差点气吐血。

14

后来就是2016年了。

我在工作中,认识了 陈远

陈远是个有趣的人,追了我大半年。我俩蛮合拍的。

我和他说了我的出身,也说了这些年爸妈对我的好。甚至当年在医院时,想做亲子鉴定的事。

陈远说,你不去做个亲子鉴定,真的很难相信不是亲生的。

特别是后来见过我爸妈后,他觉得我爸妈超出了他对养父母的认知,觉得他们对我太好了。

再后来,陈远知道了我哥的情况,介绍了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也在太原上班,比我哥大一岁,没有孩子。

因为前夫长期家暴,对感情心灰意冷。

我和陈远极力撮合。三个月后,我哥打电话给我妈,说他们准备结婚了。

我妈高兴坏了,夸我说,还是你行,解决了我心头大事。

而我心里又何尝不开心呢。

我终于为这个家尽一份力了,报答了一点点爸妈对我的恩情。

15

其实真不是我矫情。

想报答爸妈,是很难的。

因为他们在我面前,永远什么都不需要,干什么都挺好,买什么都说用不着。而且还要嘱咐我,不要乱花钱。

而我爸妈就应了那句好人一生平安吧。

身体一直健健康康的,连感冒都很少得。反倒是我,忙工作忙到亚健康。我妈三天两头来给煲汤熬中药,照顾我。

我和陈远是17年结的婚。

婚后,我仍喜欢往家跑。

因为我觉得,爸妈唯一需要我的,就是陪伴。

16

我二哥二嫂两个人,暂且不想要孩子。

大哥倒是迫不及待生了,是个女儿。那是18年初,我妈赶去太原伺候月子。

19年底,我生了个儿子。

我妈又从太原回来,照顾我。

我生的时候,正赶上疫情,连产后检查都困难。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焦虑。

多亏我妈妈天天陪着我,照顾我身体。

有天晚上,孩子好不容易哄睡了。我和我妈闲聊。

我说,人家专门回来工作,就是想报答你和我爸的,结果还是要靠你们。

我妈就笑了,她说,傻闺女,亲人不说报答的。你心里想什么,妈明白。我今天就和你讲清楚,你在爸妈心里,就是亲生的!再说了,我和你爸又不是老妖精,早晚有一天要靠你呀。

一瞬间,我的眼眶红了。

是啊,亲人不说报答。

是我与他们见外了。

那是我和妈妈最后一次说有关亲生的话题,从此,我心里再没芥蒂。

17

2021年五一,疫情没那么严重了。

我妈想我们都回去聚一聚。

那是我们家最全的一次聚会。我们兄妹三个,带着各自的家人回了村。

本来说到外面吃的,可我妈坚持在家自己做。

两个嫂子都帮忙下厨,我二哥抱着侄女外甥在院子里“耍猴”。

我爸和大哥坐在门口抽烟纳凉,我给陈远科普我二哥小时候的“光荣事迹”,三天被我爸抽一顿。

我二哥忽然扭头对我们说,小远,你老婆也让爸打过一次的,可惜我不在家,没看上热闹。

看他一脸惋惜的样子,我气得想捶他。可忽然又忍不住感慨,时间过得好快啊!

好像自己不想读书,还是不久之前的事,转眼间,我们兄妹三个都已经成家立业。

曾经这个院子里,光秃秃的,穷得叮当响。

现在种了树,种了花,一串串的彩灯,闪烁在屋檐下。

就像我们这个大家庭,无数星星点点的温暖小事串起来,就是温柔的星辰大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