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1,比地产人更难的是做文旅地产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栏目 | 文旅商业故事

领域 | 文旅地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5岁,在深圳是退休的年龄”

当公司理财暴雷的消息在全网蔓延,张扬知道自己4年的文旅地产人生涯要提前画上句号了。

事情早有征兆,10月中旬开始,他工作的这家深圳开发商文旅板块已经发不出工资,工作时间也调整为上一周歇一周,公司的说法含糊其辞,“让每个人咬紧牙关撑一撑...”

作为公司中层员工,张扬还买了公司50万元理财产品,据他回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员工热情都挺高的,公司理财一下就卖光了。”

张扬对这份工作曾经充满热忱,即使年初开始他能感觉公司在走下坡路,还是硬挺到公司旗下主题乐园今年夏天的开业。

原以为开业后日子会好过一些,恒大暴雷后,这家千亿市值的房企也扛不住了。

从美元债难偿付到理财暴雷,张扬的公司遇到了近期开发商常见的股债双杀。

暴雷后,张扬手下的员工急剧萎缩,原本5个人的部门只剩下他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他自嘲道,“没想到裁员来得这么快,咱还以为能熬到发年终奖呢。”

倍感不安的张扬今年年中时也曾考虑过创业,却始终下不了决心杀入一片未知的世界。

35岁这个时间节点面临重新找工作的难题,张扬有点后悔自己的后知后觉,他苦笑道,“这在深圳可是该退休的年龄了啊,而且满街都是找工作的地产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沮丧地希望公司还不如尽早清算,“至少我50万的理财没准就有着落了,还能过个好年。”

更早之前,债务问题目前在房地产行业愈演愈烈,裁员、减薪已经开始在各大开发商轮番上演,而主打文旅地产的项目分公司难逃这场席卷行业的风暴。

有消息人士向旅界透露,恒大耗资1000亿人民的海花岛全体高层已经主动减薪40%,京郊文旅神盘奥伦达部落旗下的海坨山谷同样面临发不出工资的窘境,奥园旗下四次冲击港股IPO的大湾区文旅则在12月进行了闪电裁员。

近期准备离职的海花岛员工表示,“工作不好找,先在岛上过个冬天吧,后面有机会再跳。”

这一次,行业的快速垮塌程度,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断尾求生

“各大开发商纷纷成立文旅集团”、“百万年终奖”、“文旅板块单独上市”……

曾几何时,这些发生在文旅地产领域的掘金浪潮,激励着许多年轻人前赴后继地加入到这个行业,但在行业下行期,高薪的诱惑与职场的前景正在逐渐褪色,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员工的离职潮。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文旅项目本就回报周期长,盈利难,大部分是为开发商卖房的配套,现在房子卖不动了,还养那么多员工干什么呢?”

事实上,前两年文旅地产行情高涨之时,拿地变得困难,大型文旅项目,田园综合体项目变得炙手可热。

恒大在内的百强房企纷纷上马了自己的文旅项目,成立自己的文旅板块,大量招兵买马,准备在文旅业务大干一场。

而对张扬等很多人来说,挤破脑袋也要进入文旅地产的很大原因在于看好这个风口上的行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过去多年来,为了匹配开发商对文旅板块的需求,房企们掀开了一场激烈的文旅人才争夺战,尤其从旅游行业跨界而来的人才备受重视。

“这个行业还是蛮看背景的,”张扬坦言,“在国际乐园工作过的比在本土乐园工作过的吃香,而即使只在本土乐园工作过的到了不差钱的开发商,薪资往往能翻倍。”

“曾经做文旅的高管百万年薪随便跳,现在也是找坑难...”追忆过去,张扬颇为感慨,毕竟高薪同样也是他最初加入这家公司的重要原因。

但经历了行业起伏后,张扬对高薪背后的代价也有了新的认识,“其实,乍看觉得工资高,但多数人不清楚,开发商下面的文旅板块不确定性大,说不准哪天就整个部门被裁掉了。”

早在恒大暴雷之前,山水文园、宝能地产、蓝光地产、世茂地产等从2019年以来相继裁撤掉文旅板块、大规模砍掉文旅业务相关编制。

由此可见,文旅地产收缩背后,焦虑的不仅是人,身处浪潮中的房企们,也在试图打破行业增长瓶颈,努力谋求更多生存空间。

这在头部开发商遭遇股债双杀的今天尤为明显。

在此背景下,今年年底开发商旗下文旅项目的裁员,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一定程度上也是开发商主动调整、断尾求生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算命的说我2021有难”

碧桂园、恒大、世茂、奥园、佳兆业、荣盛、奥伦达……一众地产开发商在此轮裁员潮中无一幸免,文旅板块则是裁员重灾区。

“感觉现在很多开发商都在重新审视文旅,大家都在控制规模,不让自己增长太快,也不敢随便拿地了。”一位富力的员工李澈告诉旅界。

“都特么赖恒大,几乎一下子就凉了,”张扬忿忿不平,在他看来,“没有恒大的暴雷,房子也没有那么难卖,公司的文旅项目也还能多撑一段时间。”

对于张扬这些文旅地产打工人来说,现在的最大竞争对手反而是这些满街都在找工作的地产人。

相对这些根正苗红的地产人,张扬们想要跳槽的难度就更高了,皆因他们来自娘不疼、舅不爱的文旅板块。

“传统房企的简历反而更受欢迎一些,”张扬认为,“文旅项目现在本就缩水严重,以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是十个萝卜一个坑...”

“地产人的简历可以说是满天飞”,另一位尚未暴雷的开发商HR向文旅界指出,收到简历多数来自暴雷的房企员工,如宝能、泰禾、恒大等,“各种职能的都有,文旅背景的除了有特殊需求,一般我们不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此之外,张扬曾经收到猎头的反馈:“某开发商不接收2年内入职过他这家公司的员工。”

对于这种房企间赤裸裸的“歧视”,张扬表示确实存在,“很多公司都不想要已经暴雷的房企员工,更何况我们还是个子公司。”

2021年,文旅地产从业者的求职难度远高于过去,也远大于其他行业。

对于他们来说,求职虽难,但留在原地,更苦。

“算命的说我2021年有难,有失业风险,没想到这么准,”张扬说,他给猎头留言了,“期望薪资可以再降降,有原来7成就可以。”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你如何看待文旅地产裁员浪潮?欢迎在下方留言框与旅界君互动。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