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许世友去世后,欲请武中奇题墓,田普收到一封信后改变主意

2021-12-21 17:58:22 历史谜中谜
0人跟贴

前言

1985年10月31日,开国上将许世友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南京军区礼堂举行,悲怆的哀乐随着两千多名吊唁者缓缓移动的脚步在礼堂上空低声呜咽。刺目的黑帆白幛和重重叠叠的花圈海洋,寄托着将军的亲属、生前好友、以及各处朋友对将军的哀思。

图 | 许世友将军

将军的遗容十分安详,在一边,聂凤智默默地向他的老首长和老战友鞠躬默哀,然后端详着许世友的遗容,随后他紧紧地握着田普的手,因极度悲伤许久未说出话来。

“将军的陪葬物都定好了吗?题写墓志都安排好了吗?”聂凤智关心着许世友的后事,眼中浸满了泪水,这场盛大的遗体告别仪式,持续了足足两个小时,来参加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远远超过了大厅所限定的3000人规模。

独创“螳螂刀法”的开国上将

熟悉许世友将军的人或许都知道,许世友是一个“匹夫”,或许对于他自己来说,这样说也不为过。他出生于河南新县的一个普通贫苦家庭,8岁的时候因为生计便去了少林寺当了和尚,练就了一身武艺

多年以后,回忆起来这些酸辣的童年时光,许世友仍然记忆犹新。许世友的法号叫“永祥”,刚去少林寺,他是不允许练武的,但他天生好动,不让学就偷学,最后得到师傅的注意,开始让许世友练习棍术和梅花桩等。

许世友从小吃不饱饭,为了强身健体和不让人欺负,许世友一丝不苟,在师傅的指导下拼命练武,最后他如愿以偿,除了刀法还有棍术,甚至拳术,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也正是许世友从小学的武艺,让他在日后的革命工作中大展拳脚。

图|少林寺

许世友出生于1905年,清朝的光绪皇帝还在执政,冷兵器仍然流行,许世友在少林寺苦心钻研刀法,竟然有了自己的一套系统。据许世友回忆,他觉得师兄师弟的刀法太传统了,他小时候经常研究螳螂,所以和师傅商量后,决定自己创造一套刀法。在师傅的精心指导下,许世友独创了一套他自己的刀法,起名为:螳螂刀法

1921年,许世友在少林寺学习了八年,得到师傅批准回乡省亲,然后放牛为生,他一边放牛一边练习武术,当时村子里很多人都不知道许世友在干嘛,直到有一次一伙强盗来村子里闹事,许世友抓住机会,三下五除二,把这些人打得落花流水。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了师傅的耳朵里。

少林寺的师傅告诉许世友,以后就离开少林寺吧,而且要多行善事,不要惹是生非。许世友最后含泪告别了师傅,正好遇上吴佩孚招兵,许世友毅然参军了。1926年,许世友所在的部队在武昌宣布起义后,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年纪轻轻的许世友便当上了连长。

“许世友练过武,是个好汉。”这句话在当时军中全是一句口头禅,他的同乡傅孟贤知道许世友是个不错的武将,便推荐他回家乡担任农民自卫队的队长,许世友一口答应,并且因为黄麻起义,一战成名。

图|许世友

之后,许世友被提升为红12师34团团长,1933年万源保卫战时,许世友更是指挥红九军第25师上演了一出好戏。在开战前,许世友认为,红军弹药很缺,如果单纯的用枪打不占优势,所以他决定用刀。他培训全师,每个人一把大刀,然后背在身上,兄弟部队有的不认可,现在子弹不比刀快?

许世友利用自己的特长,利用一切时间培训大家使用大刀,在战场上,许世友更是身先士卒,拎着大刀冲在最前面,一个个敌人成为了刀下之鬼。多年以后,许世友自己也说,当年的万源保卫战是他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激烈、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一个坚守攻防战,也就是这场战斗,许世友指挥的部队有了“敢死队”的称号,许世友的“刀法”一时间在部队出了名。

那段时间,受许世友的影响,很多兄弟部门都纷纷学习,让铁匠炉的人连夜锻打了许多大刀,成为了红军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1935年许世友任红4军军长,随红四方面军主力长征,在川北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后,在毛泽东指挥下率部参加包座战役,打开了向甘南进军的门户。后随红军南下,先后参加绥崇丹懋战役和天芦名雅邛大战役,立下了赫赫战功。

图 | 许世友

毛泽东评论:许世友了不起

抗日战争爆发后,许世友被任命为八路军第129师386旅副旅长,1941年2月17日,许世友率清河区独立团冲破日伪顽军的重重封锁,历时二十余天,终于抵达目的地胶东,他肩负的使命是:指挥反投降作战,以胜利的战斗粉碎投降派的反动进攻,收复以牙山为中心的广大地区,使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为继续坚持胶东地区的斗争奠定基础。

当时胶东的形势并不好,顽固派有五万多人,盘踞在胶东心腹地带,许世友在给战士们训话时说:“蒋介石制造了血腥的皖南事变,胶东的国民党投降派配合日军天天打我们,不打就没有出路!我们要坚决打回去,打垮对方!”

短短一席话,让战士们热血沸腾,当时已经是仲春,乍暖还寒,许世友带领部队在丛林里穿梭,直扑牙山。

牙山海拔八百余米,十分险峻,16日凌晨,我东进三路大军同时出现在牙山山麓蔡晋康的驻地,左右两路第十四团和清河独立团分头包围亭口和下张家之敌。中路第十三团一营以迅猛之势包围了牙山西麓的大杨家并发起攻击。

图 | 许世友攻打牙山

一位参加过牙山战斗的老同志曾回忆,许世友带我们在胶东打了个硬仗,当时他说只许进不许退,谁要动摇军心,杀头。在许世友的指挥下,歼灭了投降派的主力部队。据说,有一次许世友和日军军官单挑,许世友都没眨眼,一个回合就送对方见了天皇,毛泽东曾评价许世友:许世友是员战将,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在解放战争中,对于许世友来说,攻克济南,无疑是他独立指挥的最重要的大型战役之一,也是他军事生涯最为灿烂的篇章,济南之战,发生于1948年9月间,从16号到24日,前前后后打了8天的时间。

济南是一个非常坚固的大城市,毛主席在给华东野战军的二十四封电报中也多次强调济南的重要性,作为攻克济南的主要负责人,许世友在谋划阶段,就多次构想。但当时许世友腿伤复发,谭震林坐镇督战,毛主席出面做了干预,他亲自点将说,让许世友担任攻城总指挥。

李银桥回忆,当时毛主席在西柏坡看到名单上没有许世友十分生气,他询问周恩来问道:这个许世友怎么回事?许世友在哪里?

许世友接到华野的电报后,马上振作起来,瘸着腿上了车,日夜兼程奔赴泰安的司令部,朱德听说毛主席钦点许世友,高兴地说:好呀,许世友一到,我们就可以向王耀武开伐了。

图|许世友

据悉,济南大战之前,毛泽东亲自签发了签发四个“A”字的中央军委绝密电报,分别发给粟裕、谭震林、陈士渠等并告华东局、中原局:“完全同意攻打济南的部署。”毛主席肯定了许世友使用兵力的方案,就兵力而言,解放军攻城14万人,济南守城11万人,人数是占优势的,但是这一战是攻坚战,不容马虎。

1948年9月16日晚上12点整,许世友下令攻城,成千上万的炮弹像冰雹一样砸到敌方阵地,半小时后,许世友下令急袭,聂凤智担任助攻,王耀武本以为“固若金汤”的济南城在许世友的进攻下变得岌岌可危。

经过激战,王耀武溃不成军,他负隅顽抗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攻破,俗话说,不打不成交,孟良崮战役,周张战役,潍县战役等,王耀武多次领教过许世友的厉害。9月24日凌晨,在河北西柏坡,彻夜未眠的毛主席看着电报高兴地说:“济南终于打下来了。”

图|许世友在指导棍术

许世友申请土葬

在长达二十余年的革命战争中,许世友南征北战,战功卓著,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1953年赶赴朝鲜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促进了朝鲜停战的实现
回国后任华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
1955年被授予开国上将,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79年还指挥了广西方向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

从许世友的简历来看,他的战绩和声誉,不论是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都是十分可靠的,这也是毛主席十分喜爱许世友的原因,许世友曾说过,活着尽忠,去世后尽孝。他还是个大孝子,也正因为如此,他希望自己死后可以土葬,落叶归根。

许世友的土地情结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他很崇尚农家院落的清净,院子里挂满丝瓜,种上绿油油的豆荚,在温暖的阳光下,守着自己茅草屋,然后听着鸟儿在树上歌唱,放牛的牧童在牛背上嬉戏,别有一番趣味。

图|许世友和毛主席

1985年,许世友八十大寿的时候,他的老家来了两个老乡给他过寿,许世友问:“今年的收成怎么样?”老乡告诉他,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收成生产一年比一年好,许世友十分开心,他笑着说:“你们回去给我盖两个茅草屋,等我退下来以后,我就回去放牛。”

大家都以为许世友这是开玩笑,但看到许世友中山陵住处院子里的农作物的时候,被许世友的土地情结深深感动了。但许世友没有等到这一天,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因病逝世,他之前向中央提交的申请土葬的请求一直还没有批示。

在50年代,毛主席曾带头签名,要求中央领导去世后一律火葬,这份倡议书据说是都签了的,但许世友没有签。他说,我想和母亲葬在一起,以尽一份孝心。但这违背了毛主席的想法,因为新中国成立后,除了任弼时没有火葬,其他已去世的中央领导同志都实行了火葬,中央领导和中央军委领导传阅了许世友的申请后,这件事谁也做不了这个主。

图|邓小平

最后,上报给了邓小平,邓小平很了解许世友,最后他经过慎重考虑,在报告上批示:“照此办理,下不为例。”10月26日上午,中顾委副主任王震受邓小平委托来到南京军区,郑重地传达了邓小平的意见,王震说:许世友戎马一生,战功赫赫,邓小平同志签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

田普为丈夫送行

实际上,在许世友病重期间,工作人员就已经着手筹办一些事情,几乎就在许世友将军逝世的同时,军区首长在总医院对治丧活动做了安排,并以军区党委名义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发出了请示电报,其中就包括把许世友的遗体运回故乡土葬的内容。

当时主持中央军委常务工作的杨尚昆副主席阅电后作了三点指示:

第一,许世友的后事委托南京承办,军委派人去。第二,不开追悼会,只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规格和萧华一样。(萧华是我国的开国上将,两个月前,萧华将军也刚病逝)第三,许世友同志的生平请南京军区组织人写,军委最后审定。

图 | 萧华上将

向许世友遗体告别的灵堂,设立在军区机关大礼堂,许世友将军的遗体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安卧在翠绿的松柏和芬芳的鲜花之中,军乐队的人穿着整齐的军装,演奏者哀乐,走道两旁是错落有致的花圈,来参加许世友遗体告别仪式的人很多,军区政治部的一个主任感慨说:没有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这么大的礼堂都放不下。

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举行了入殓仪式,对于许世友将军的陪葬品,田普和工作人员都商量好了。在里面主要放三件物品,第一是茅台酒,田普说,丈夫生前最爱茅台酒,他去世后,中山陵8号还剩了40多瓶,有人曾问过她,要不要全部放进去,田普说象征性地放一瓶就行,这也符合将军一生勤俭的品性。

第二是一把猎枪,许世友戎马一生,酷爱打猎,这也是陪伴他走了很多年的猎枪,第三件是一些人民币。田普说,许世友临终前,身上装有120元人民币,她从其中拿出20元,取了100元整数放了进去,也有“十全十美”之意。

随后,许世友生前的好友聂凤智等向田普询问了许世友将军家乡的墓葬情况,田普表示一切都安排好了。先前治丧委员会决定让著名书法家武中奇先生为许世友题写碑文的,武中奇也是老革命,曾随许世友征战多年,后来田普改变了决定。

图 | 早年的田普(前排右一)与家人的合影照

许世友的一个朋友范曾先生听说许世友少年时期在家乡放牛,于是为将军画了一幅《牧牛图》,结果还没有画完便传来了将军逝世的消息,他十分悲痛,在这幅画上写诗一首:

托体青山百战身,将军羽化播芳馨,当年牧放少林侧,泼墨今朝有旧痕。

这封信被专程让人捎到南京,田普和家人看到这封信和这幅画后,十分感动,最后决定请范曾先生为许世友将军题写墓碑和碑文。

11月8号零点,护送许世友灵柩的车队,秘密直奔河南新县,这些车辆没有挂遗像,没有露花圈,没有披黑纱,也没有播放哀乐,在路人看来,这就是一支普普通通的车队,9日凌晨,车队按照计划,抵达了河南新县许世友的老家,最后轻轻地把许世友的灵柩安放在了墓穴里。

图 | 许世友同志之墓

这座坟冢普普通通,石碑的正面,不冠职,不记功,不叙史,只有简简单单的七个大字:许世友同志之墓。太阳出来了,千山万岭披上了殷红的霞光,一个著名的将军,安睡在了青山绿树之中。

许世友曾说:“我是人民的将军”。如今,他的传奇故事和光辉业绩,让喧嚣的人间传颂着,许世友躺在了母亲的怀抱里,躺在了大别山的怀抱里,幸福地安睡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