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1

我跟大成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我长相平凡,大成憨厚老实,我俩就是这样所谓的彼此适合吧。

婚后他什么都听我的,不是我多有能耐,而是他性格如此。自然,对公公婆婆也是言听计从。

只不过,时间久了,他的心最终还是跟我走得最近。

婚后那几年,生活还算比较美满幸福。一个姐姐早已出嫁,日子过得很滋润,还经常时不时过来帮衬婆婆。

我们 结婚 一年就分开过了,因为还有一个二弟。

我们的房子是公婆早就盖好的,跟公婆前后院。再往前一个院,是奶奶和爷爷的。

婚后一年,基本算是跟公婆在一个锅里吃饭。有什么事还都一起商量。有了女儿,婆婆倾心照顾了一段时间,就去忙她的农活了。

婆婆养了三个孩子,年轻时肯定吃了不少苦,干起活来十分拼命,也舍不得离开那几亩田半步。

孙女和农活对她来说都很重要,幸亏爷 爷奶 奶生活还能独立,自己做饭吃,这就给公婆减轻了少负担。

我是这样认为的。

毕竟那时候很年轻,理解不了太多。

婆婆长得很壮实,一看就是憨厚人,对人也很热情。

只是时间久了,发现她还是有点小私心的,她有个小毛病,爱吃甜食。家里逢年过节,走亲访友剩下的东西,基本都让她吃了。

后来,她患了糖尿病,这才不得不吃些清淡的东西。

我跟婆婆的隔阂,是弟媳妇进家以后。

我对人掏心掏肺,就是嘴不会说。而弟妹就不一样,在外打工几年,一身时髦装束,烫着大黄波浪。

嘴甜得像抹了蜜,人也很勤快。不但公公婆婆喜欢,就连爷爷奶奶都喜欢。

二弟的新房,是爷爷奶奶让出来的。

没有宅基地了,又不能没房子结婚,据说,是婆婆逼迫爷爷奶奶答应的。

还许下承诺,老二家一直在外打工,根本不回家,他们走了,爷奶还能进他们新房子住。

总之,爷爷奶奶的三间土坯房,加一间大门房,都被重新翻盖了。而那间大门房也是爷爷奶奶做饭的地方,一口小锅,是用几块泥砖垒起来的。

房子扒了之后,爷奶先住进了一个简易棚里面,前期是每顿饭跟着公婆吃。

农活忙的时候,婆婆顾不上做饭,我回家做好,就给他们送一碗。

毕竟,那会儿婆婆对爷奶还有点感恩之心。

二弟结婚后,二弟妹把一家人“哄”的个个开心。爷奶住那简易棚好像也不觉得苦了,不得不说,一个新人的威力实在不容小觑。

而且,我特别记得,婆婆为娶到这样一个儿媳妇,脸上特别增光一样,逢人便夸。

只是,爷爷奶奶跟着婆婆吃口饭可以,住新房,好像就有些不情愿了,俩新人前脚走,婆婆后脚就把门锁了。

爷爷奶奶此时怎么想?

终归无力回天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2

也不知道,二弟和弟妹对婆婆使了什么魔法,婆婆对他们真是牵肠挂肚。

有什么好吃的好用的,只要能留得住,全部留着,等到年底给他们。

无论春夏秋冬,爷爷奶奶的简易棚都不是那么让人好受的。

所以,爷奶跟婆婆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了。

之前婆婆对爷奶的承诺,一句没实现,那个新房,爷奶能进去坐一次都不错了,别说住了。

但一切都晚了。

我看不过,跟婆婆吵了一架,婆婆竟然翻脸到要把爷奶都让我养。

我养就养,把爷奶接过来,这一养就是三年。

我们的这个家,终于有了分派。

二弟媳回家来,就塞给婆婆一个大红包,也送给爷奶,只不过没有给婆婆的大。

还给婆婆买衣服,好吃的,凡是面子的事儿,她都做了。

所以,婆婆就对她闺女长闺女短的叫,而,我跟爷奶都成了她的眼中钉。

我这才发现,一个人自私的本性暴露,真是一发不可收啊。

事事件件都跟我们计较。

好在她对我的孩子还不错,只要去她那里,就留在那里吃饭,有好吃的也给孩子吃点。

念这一点,我把能吞咽的委屈,就都吞咽下去。

但是,时间越久,我才越发现,爷奶的问题,根本不是我接过来养就能解决的问题。

而爷奶年龄越来越大,我要种地,还跟老公跑着小生意,还要照看孩子,实在无力照顾爷奶周全。

为了让婆婆醒悟,我劝爷奶还是回到简易棚去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有脾气有情绪跟公婆去争。

公公天生的内向人,遇事别人说十句,他能说半句,什么事都做不了主,婆婆一闹,他就六神无主。

婆婆什么事都使硬态度,爷奶对她是没办法的,所以,她从来不妥协。而爷奶的房子,时间越久,越像是她的。

我们都争不过。

一晃多年过去,奶奶生病离世,走得安详,但不瞑目。我知道,她放不下爷爷,而越来越年迈的爷爷,一夜间憔悴了很多。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什么也做不到,我没有本事,没上过几天学,没有能力挣大钱,自己两个孩子的费用,就够我跟老公吃力了。

有时候看不过去,就把爷爷拉我家里,尤其冬天,屋外结大冰,简易棚结小冰。

门口的几块砖上面,就是他跟奶奶用了一辈子的锅。但是,冬天他根本点不起来火。

我给他送点吃的,让老公催促公婆也给爷爷送点吃的。

不得不说,自从奶奶去世以后,爷爷就沉默了,神情上一直很落寞,郁郁寡欢。

后来,二弟家也不出门打工了,虽然跟爷爷一个院子,但几乎不照顾爷爷,顶多想起来就扔他点吃的。

二弟家生孩子,亲朋好友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爷爷才跟着吃了顿大餐。

他吃完就回自己的小屋了。

而婆婆全部身心都在二弟家。

不管什么理由,什么原因,她就是疼二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3

十几年下来,我跟婆婆也几乎形同路人,也因为我跟老公跑小生意,太忙,天天天不亮就出门,半夜回来,在各个村里跑粮食,收上来再卖,赚点差价。

爷爷80岁了,也许他有点糊涂,也许人老了,就是这样,成了一个不断闹情绪的小孩子。

他跟婆婆是闹了好,好了闹。

公婆是不给爷爷一分钱的,但他们舍得照顾二弟家。

爷爷一年的零花钱,就是姑姑和出嫁的姑姐给的,我也会给点,也就千八百块钱,春暖和,秋凉,天气舒服了,就自己到集市上买点小零食,也叫所谓的好吃的。

但是,他明显对婆婆不满,他俩老吵。

那次幸好是夏天,爷爷跟婆婆吵完架,第二天天还不亮,就自己骑着自行车哭着找自己女儿(姑姑)去了。

毕竟80岁了,情绪又不好,眼睛也不太好使,就连人带车摔在沟里。

在沟里趴了半天,被自行车压着起不来。

最后还是被早起干活的姑姑村里人发现,赶紧把他拉了出来,这才把姑姑叫了过来。

那次倒还好, 姑夫 很担心,为这事也对婆婆怨气很大,嫌婆婆不管爷爷,万一摔厉害了怎么办?

80岁的骨头,哪能禁得起那么摔啊。

就这样,在姑姑家住了半个月,尽管不舍得走,还是不得不离开女儿家,回到自己的简易棚里。

住姑姑家也不现实,姑夫不好说话,而姑姑又做不了主。

再后来,我们村被列入规划村。我们住了很久的大棚,直到新房能用,而这个阶段,爷爷身体越来越老了。

住新房一年多,爷爷就在爬楼中,不慎掉了下来,摔倒在地,没一个月就离世了。

婆婆悲不悲痛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想趁机捞一把是真的。

公公一个姐一个妹。妹妹(二姑)成家在东北,几十年前就因癌症去世了。

但婆婆根本不放过,让人送信给二姑夫,来吊唁。

我大姑姐婆家家境好,婆婆就想让她多出点钱,但是,她又不能越过爷爷的两个女儿,大姑姐毕竟是孙女。

她满以为两个姑夫都能出上万,结果两人一致出了5000块。

婆婆就嫌少,对人家冷言冷语。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老人没了,谁还愿意跟你来往呢?即使不拿一分,你又能怎样?

她不明白,这其实就是最后一次的一家人了,从此就是陌路。

婆婆才不管这些。

婆婆发横财的愿望落空了,但赚不了多的赚少的,反正都是个赚。

爷爷老了,婆婆也不年轻了,她的腿走路像瘸子,年轻时干活落下的病根,高血压,糖尿病,腰部等等,一身的毛病。

后期基本就是动不动进医院。

大姑姐照顾她到不耐烦,二弟家根本就彻底撒手了。而婆婆还以为是她给二弟东西不够,从大姑姐家抠过来的东西,全部送上去。

即使如此,二弟妹也不领情,喜欢的就收,不喜欢的直接拒收。

婆婆的腿疼的走不了路,让二弟家带她去医院住院。

结果,晚上九点,我接到大姑姐电话,说婆婆被扔到她家门口了,她已经送进医院了,让我们过去。

我听得出,大姑姐很不愿意管她,但也没办法。

我跟大成马不停蹄直奔医院,进医院看到婆婆在不停地唠叨,大姑姐说:“你还上赶着疼人家,怎么不送你进医院?”

“你就别说啦,他们不是不方便嘛?方便的话怎么还找你?”扭头看到我,露出惊讶地表情。

我们多久没说话了?估计她都想不起来了。

“妈,您的问题我跟姐都会管,但是,有些账该算的就要算清楚,我们不给您要任何东西,只希望您心里明白一些事儿。”我说。

“什么事儿啊?我啥不明白?还给我算账,有什么好算的?”婆婆并不领情。

大姑姐打断她:“你再执迷不悟,我跟大弟家都不理你了,你爱找谁找谁去。”大姑姐生气地说。

婆婆这才不吭声了。

我们都知道,她在盼老二家,可是,老二家,此时早就睡着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本号收录好故事,请私信

感谢关注,谢谢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