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保护”烧鸡被判刑,小伙出狱后申诉:难道我要拱手送上吗?

2021-12-14 18:35:35 彤陌红尘
0人跟贴

整个事件起始,是因顾客于某醉酒闹事,买烧鸡拒不按既定价额支付,店员韩伊兵退予烧鸡钱不作交易。

随后,喝醉的于某竟径直闯入店内,抢了烧鸡就走,还粗言辱骂前来调解的治安人员,先后与治安人员高某和店员韩伊兵发生肢体冲突。

正是这场冲突让案件性质由民事案件上调为刑事案件,起先的人于某在冲突中受了伤,欲向韩某索赔30万医疗费,韩某拒不接受,这便有了后来的法庭对峙。

挑事

一起由烧鸡引发的事端,一场因几十元而起的争执,抢烧鸡的顾客反将保护烧鸡的店员告上法庭,法院竟判决抢夺在先的于某胜诉。

店员不能接受一审的不公判决,提起上诉,法院将其上诉驳回,店员终审获刑十个月,挑起事端的顾客却作无罪处理。

一只烧鸡引祸端

韩伊兵是个普通本分的人,在利康烧卤店工作了十余载,一直勤勤恳恳,深受老板的信任。

若不是意外来得猝不及防,他大概会一直做个平凡的人,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算不上富足,每月省吃俭用还能留有余款补贴家用。

2019年12月24日晚上,韩伊兵像往常一样守在店里。这时喝醉酒的于某摇摇晃晃来到店前,靠着店门一侧,让店员称一只烧鸡和一些鸡爪。韩伊兵为他称好打包,告诉他一共该支付74元。

谁料这位顾客醉酒状态下蛮不讲理,抱怨说这烧鸡卖得太贵,坚持要店家抹零,只愿支付70元。

韩伊兵作为普通店员,自然不敢在价格上擅自主张,解释说店里的烧鸡一直都是这个价,拒绝了于某的无理要求。

于某自说自话,掏出四十元现金,用手机支付了三十元,就想拿着烧鸡离开。韩伊兵拦着他说还差四元,于某便破口大骂,一直挑衅店员,言辞不善。

韩伊兵只当他喝酒闹事,不理会他,只是不停劝说他离开,于某骂骂咧咧走出店铺,到门口又折回来说自己不买了,要求退钱,叫嚣道,“让你们老板过来。”

韩伊兵连忙给老板打电话,同时从钱柜拿出70元递给他,只希望闹事者赶快离开,不要影响店里的其他生意。

这位蛮横的顾客显然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他拿回钱,随手将之前称好的烧鸡和鸡爪也一并抢走,韩伊兵见状将其拦住,抢回烧鸡,鸡爪散落一地。

于某冲进柜台又欲抢夺,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于某不得理也不饶人,韩伊兵一遍遍要求他离开。

奈何发酒疯的于某拦不住也不听劝,他只得求助自己的姑父高某。高某是当地的村治主任,当晚他正好在附近值班。接到电话,高某立马带了两个人来现场调解。

高某见酒后的于某是本村村民,一开始好言劝说他回家,于某又吵又闹就是不肯离开,出言不逊,说前来调解的高某是韩伊兵的后台、保护伞。

高某气不过,推搡着他离开,于某气愤地挥拳打向高某,高某出于防卫还手,朝他脸上扇了一掌。

随行而来的武某、赵某连忙拉开两人。于某不肯善罢甘休,坚持说道高某打了他,他就得打回去,两人厮打到一处。

原本站在店门口的韩伊兵见此状况连忙赶上前,想要给自家姑父帮忙。于某见韩伊兵过来,气愤当头就将目标转向了他,伸手准备打人,韩伊兵一再后退,伸手挡住他的攻势。

拉扯之间,于某不知怎么就摔倒在地,一时间跪在地上站起。韩伊兵想起他的胡搅蛮缠,气不打一处来,挥拳朝倒在地上的于某打了两下。

不来

据韩伊兵的说辞,他第一下没打着,第二下打在了于某胳膊上。

围观的赵某见势不妙,拉开二者,给于某的父亲打电话。于某的父亲迅速赶来,不分青红皂白将韩伊兵撞翻在地。

于某的妻子见丈夫倒地不起,便拨打报警电话,双方才停止肢体冲突,局势暂时稳定下来,只是口头争吵一直不断,直到派出所民警赶来现场,将涉事人员悉数带走。

于某在争执中左膝盖受伤扭曲,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经诊治为左侧粉碎性髌骨骨折,其余参与厮打的韩伊兵和姑父高某都未造成实质性的伤情。

韩伊兵怎么都想不到,于某这一受伤成了他噩梦的开始。

虽然事情开端是于某醉酒无理引起,于某却坚持说自己是因韩伊兵对他拳打脚踢才受的伤,还要向他索赔三十万的钱,这是他接受民事调解的条件。

韩伊兵一家自然不愿意做这个冤大头,于某抢劫在先,自己出于防卫才对于某出手,哪有自己被抢还要给抢劫者赔钱的道理?30万也不是个小数目,于某这要求不是耍赖讹诈吗?

因韩伊兵拒绝赔偿,于某在事发六个月后,以故意伤害罪向法院起诉韩伊兵,经过公安的伤情鉴定,于某的伤情属于轻伤二级,符合立案条件。

2020年7月24日,韩伊兵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检方批捕。

保护烧鸡反而获刑入狱?

这一消息对韩伊兵一家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他们只是淳朴本分的村民,不懂法理,只认人情,三十万的赔偿他们这种小本人家根本拿不出。

何况过错方本就在于某,拒绝赔偿合情合理。谁知于某竟反咬一口,韩伊兵莫名其妙被人起诉打官司,受到公安羁押处理,到头来进监狱的反倒成了自己。

作为家中的经济主力,韩伊兵被羁押对他们家影响很大。失去了一部分经济收入不说,这件事对韩伊兵未来的后代也产生了极大的政治影响。

母亲担心儿子日后前途,时常以泪洗面,见人就哭诉自己儿子的冤情,父亲也无心外出打工,整日为了儿子的事情奔波,寻求各方帮助。

采访中,他忿忿不平地对记者说:“那个醉汉先是抢烧鸡不给钱,治安人员来了都敢打,打完又拐回去打我儿子,他自己摔倒了,还要怪我儿子故意伤害。”

店主刘海民也表示韩伊兵是他一直信赖的员工,平时工作勤恳,本分老实,从没惹过事儿。

抢夺烧鸡案让这家店的盈利受到了一定影响,当地人谣传说他们店员因为一只烧鸡把人家腿打折了,作为老板,刘海民的澄清效果甚微。

且警方对于喝酒闹事的于某不予处罚,烧鸡钱也至今未还,这点让刘海民十分不解。

作为韩伊兵的辩护人,石子强律师认为,这场案件到底是因为抢回烧鸡的正当防卫行为,还是针对被害人故意伤害的行为,两者行为的区别直接关系到罪与非罪。

那么正当防卫当如何界定呢?

我国刑法第二十条明确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石子强律师解释说:于某先是寻衅滋事,拒绝全额支付烧鸡钱,在韩伊兵将退款还与他后,于某仍旧想要将烧鸡带走,这点已构成非法侵占他人财产。

其后村治主任前来调解,于某妨碍公务执法,与高某大打出手,于某的行为进一步转化为涉嫌抢劫。

韩伊兵为了追回烧鸡,出于保护自身财产的目的可正当行使防卫权,没有故意伤害于某的意识,不用承担刑责。

这样一来,韩伊兵的案件应当是一个如何行使防卫权的尺度问题。这也是石子强律师为其委托人辩护的重点。

如此分析看来,案情似乎十分明朗,几乎所有人都不认为韩伊兵会败诉。于情于理,醉酒滋事者都应该受到惩罚。

但法理向来不是人情能左右,令韩伊兵一家大跌眼镜的是,法院认为被告人韩伊兵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判决一出,韩伊兵立即以判决不公提起上诉,“于某是自己摔倒受伤的,我打了他两下,都是用手,第一下没打着,第二下打在胳膊上,都没造成实质性伤害,他伤处在膝盖,显然不是我殴打所致。”

法院依据程序受理了他的上诉,2021年3月25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于上诉人韩某称其没有先动手殴打被害人,是被害人在追打过程中自己摔倒致伤,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意见:

经查被害人于某的陈述、证人赵某的证言均能够证实系韩某先动手殴打对方且在于某摔倒后仍继续殴打于某,且有监控视频能够印证,因此该上诉意见不予支持。

关于韩某辩护人提出韩某构成正当防卫,不构成犯罪的意见:

根据查明的事实,于某不存在对韩某的不法侵害,二人厮打的起因系韩某先动手所引发,在互相厮打过程中致使被害人倒地受伤,故该辩护人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上诉人韩某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一锤定音,刑期自羁押时日起生效,到二判结果出来,韩伊兵已经算是服刑八个月。

最终判决书与韩伊兵的说辞存有相悖之处,在定案的关键点上也与石子强律师的说法相反。

定案标准普通民众自然无法干预,韩伊兵在服刑的时日里百思不得其解,有人来抢东西,难道我不该追回,反而要拱手送上吗?

对于自己的服刑十月的量刑,韩伊兵觉得十分不公,无奈一审提起的上诉被驳回,他只得等服完剩下的两个月,出狱后再为自己申冤。

出狱后小伙申诉:“对罪名有异议!”

2021年5月8日,韩伊兵刑满释放,他正式向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改判申诉人无罪或发回重审。

“你到我的店,抢走我烧鸡,还要来打我,你摔倒导致我入狱十个月,你什么时候把我的烧鸡钱还给我?我出于防卫冲上去打了他,打的是他的头,不可能对腿部造成伤害,对罪名有异议。”

申诉书中,韩伊兵提出了三点质问:到底是抢烧鸡有理还是保护烧鸡有理?面对再次冲过来的违法行为人于某的打击,还手是合法还是违法?

本案争议的事实,即所谓的被害人于某是在什么情况下摔倒的,查清了吗?去查了吗?

面对冤屈,韩伊兵表示:他追求正义的决心不会停止,也早已经做好准备,在无罪宣告之前,将一步步申诉直到求得公正。

韩伊兵的申诉结果至今尚未得知,这一案件公开审理后,引起了民众的广泛讨论。法院审判究竟是否为本末倒置,冤枉无辜的人,自有法理公正来决定。

反倒是于某的不予惩处引起众多人不忿,纷纷同情韩伊兵,认为十个月刑拘有失公正。

申诉人追求正义之心不是毫无依据,在公共场合下强抢他人财物,不论财物价值高低,这种行为已经对社会造成了较大的不良影响。

于某挑事在先,抢夺在前,在治安人员来后依旧暴力相向,影响正常执法调解,一系列行为是否构成违法?司法裁定其为酒后滋事,不予处理,是否有失合理?

恰如公众的评论所言,依照这个判定,日后若有人行抢夺之事,人们是不是该将自己的财物拱手相让,还得提防抢夺者摔倒受伤,以致自己不仅损失财物,还要赔偿巨额医药费。

甚至要担上获刑入狱的风险。反而言之,若再有人借酒生事,那是否可以毫无顾忌地抢取低金额财物,钻空把自己弄伤,赖一笔医疗赔偿?

“打赢坐牢,打输入院。”这类的调侃标语流传开来,何尝不是民众对司法系统失望的一种表现?基于这点,从普通民众的角度说来,法院亦应该对于某人处以一定的责罚。

至于韩伊兵申诉自己无罪是否妥当,这得由法院进行判决。案件争论焦点依旧在于正当防卫和故意伤害。

从法理层面论,于某的行为仅定性为酒后滋事,不构成对他人财产的不法侵占,因此基于不法侵占的正当防卫自然而然就不成立。

于某受二级轻伤是事实,韩某在于某倒地后再次动手打人也是监控所称的事实。

几方举证,判韩伊兵故意伤害罪是有法理依据的,程序正义向来不是绝对的公平,只是一种相对正义,法治社会下,这朗朗青天不是靠情理从中维系,而是靠法律的红线时时警醒。

韩伊兵正是没能正确认识法律与道德的不同。从人情上来论,他只是抢回烧鸡,没有犯什么过错,但从法理上说,证据指向他伤人致残,那就是违反了法律规定。

抛开案件的判决书,如果韩伊兵在于某闹事之初就拨打报警电话,而不是意气用事,与其厮打,那这件事的过错方就一直在醉酒的于某,不至于有理说不清,获刑十个月。

法律固然是道德的最低限度,但人却不能仅仅以法律为准线要求自己。道德之线因人而异,我们不能以自己的道德标准要求别人,唯有管好自己,提高自己的道德底线。

社会上的不公正待遇一直存在,法理人情的争论不曾停休,诸多事例都警示我们,法律不能解决所有不公平,但法律永远是民众的保护伞。

不管遇事大小,法律都是我们最可靠的武器。切记,“遇事找警察”这一说在当下法治社会永远成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1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