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网站12月9日消息,为加强金融机构外汇流动性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1年12月15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7%提高到9%。

据财联社12月9日电,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38关口,较央行宣布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来累跌逾350点。

央行宣部全面降准之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悄无声息地走强。12月8日上午,在岸和离岸人民币携手冲高,双双突破今年5月份高点,创出2018年5月以来的新高。

据证券时报报道,支撑人民币汇率独立走强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11月以来,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下,美元指数快速走高,但同期人民币走势保持稳定,甚至略有升值,这主要源于以下几方面因素:

一是在海外供应链产业链瓶颈不断深化背景下,中国出口订单持续增加,贸易顺差和外汇收入保持在高位,有力地支撑了人民币汇率。

二是自去年以来,人民币的投资和避险属性就不断凸显,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加大,外资不断增持人民币股票和债券资产,特别是海外新型变种毒株的出现,使得市场避险情绪升温,人民币受到更多青睐。

三是海外通胀高企,而我国通胀保持在较低水平,从购买力平价角度看,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人民币。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推动人民币汇率逆势走强有两方面因素值得关注。

一是近期人民币兑美元的即期交易量显著放大,交易情绪助推汇率走强。

二是由于贸易顺差走阔,同时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同步走高,企业结汇意愿提升导致银行代客结汇需求走强。

光大证券认为,疫情以来,助推人民币汇率强劲上行的力量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疫情对美国和欧洲的不均衡冲击推动美元指数趋势性下行;二是我国持续强劲的出口增速推动了贸易顺差的扩张,进而带动银行结售汇差额走阔;三是疫情影响下,美国货币宽松程度强于国内,导致中美利差走阔至历史高位以及美元流动性过于充裕。

除了这些,人民币汇率走强的原因还包括全口径银行结售汇顺差持续为正,境内银行间人民币流动性短期偏紧,市场对央行降准的预期下降,中美关系缓和提升了市场风险偏好等。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表示:

我国经常账户连年顺差,国际资本流动形势向好。新冠疫情下,我国经济的稳定性和较强的出口竞争力,支撑着人民币汇率的中枢。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外汇市场投资者信心和风险偏好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增强,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

国际资本的流入改变外汇供求状况,促进人民币汇率升值。

对于人民币的未来走势,专业人士纷纷指出,人民币汇率走强的同时,推动汇率贬值回调的动因也在积蓄。

光大证券认为,前期推动人民币汇率上行的三重因素已经开始呈现出分化迹象,美元指数呈现出企稳反弹态势,我国出口增速大概率将延续趋势性下行,中美货币宽松程度将趋于收敛。因而,人民币汇率进一步上行的概率已经不高,但短期内大幅下行的概率同样不高。预计已进入筑顶阶段的人民币汇率(美元对人民币),后期或将在6.3-6.7的区间内保持双向波动。

华创证券张瑜认为,人民币汇率的大拐点正在形成:疫情后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强的行情可能正在接近尾声,明年人民币汇率易贬难升。

据张瑜介绍,当前人民币汇率需要重点关注以下三方面的贬值风险:

一是明年初新的5万美元境内居民便利化换汇额度刷新生成,从历史规律看,这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一定的季节性贬值压力。

二是美联储态度逐渐转鹰,开启货币政策收紧周期,联邦基金期货已在定价2022年7月首次加息;同时,中美经济增速之差在收窄,明年中美实际GDP增速差或将收窄至1989年以来最小。在历史上三轮中美经济、货币背离期,人民币回落都趋向于贬值。

三是资本流入对2022年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也在走弱,随着美联储进入紧缩周期,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本就有资本外流、资产价格下跌的风险。

来源:中国人民银行、财联社、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