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观察室:杜某的某些奇葩操作本质上属于“防御过度”

2021-12-08 12:17:23 不浪漫的浪漫

图文无关

有个女生长期担任总助理一职,一次下班后老板私人饭局要求女生陪酒,女生婉拒未去,老板恼羞成怒,当晚就打电话来,通知她明天到公司办理离职手续。本来女生自己也有辞职的想法,但就这样被强行辞退总觉得有点憋屈,咨询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若水三千指导她做了两件事:一是在微信上以文字形式问老板:你今天打电话让我明天办理离职,请问有什么理由吗,我觉得有点突然。老板回:我觉得你的能力不适合公司岗位需要,让你自己辞职我还是给你留了面子。二是第二天到公司人事部拿到辞退通知书。这样就从两个角度锁定了公司违法解聘的证据(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即使公司认为“能力不合格”也要有培训过程)。随后发起劳动仲裁,进而起诉到法院

对方有点硬扛,特意请了两个专门打劳动争议官司的所谓“大牌律师”应诉。女生问我她是否也要请个厉害的律师,但她可能出不起高昂的律师费。我说你这个案子一分钱律师费都不用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完全可以自诉。结果这个二十来岁的女生,轻松搞定两个“大牌律师”,从仲裁赢到一审,又从一审赢到二审,法院判决违法解聘成立。公司最后不得不按判决书裁定结果给予女生应有赔偿。

事实永远胜于雄辩。在铁的事实面前,在清晰的法律条文面前,任你多么大牌的律师,多么庞大的律师团队也是枉然。因为你总不能把没的说成有,把白的说成黑的,然后法官还要信你。所以一些简单的案子根本无需请什么律师,自诉足以应对。

而在二八事件中,在二次会议后,杜某一方面称自己完全无辜,一方面称“稳了妥了就是错换”,一方面立马请了好几个律师、甚至还包括“著名刑辩律师”应诉,让人大跌眼镜。按理此次许敏只是诉她“隐瞒乙肝病史”,她如果“完全无辜”“没有隐瞒”,只需自诉呈现相关事实和证据即可——你没有隐瞒,法院总不能判你隐瞒了吧。就像前文说的二十几岁女生一样,根本不需要请什么律师,即可妥妥地胜诉。

其实杜某诸如此类的奇葩操作还有很多,网上都有发布,大家都很熟悉。举几个例子:

——接到九江的电话立马拔掉电话卡,其理由是“以为是诈骗电话”。其实以常识即可知道,拔电话卡的难度远远大于不接、挂掉、关机或拉黑的难度。

——许敏拿到郭威的DNA检测报告,一般人的反应应是不相信,要求见面沟通、重新检测,但她的反应是“五雷轰顶”,并拒绝见面。

——终于找到自己失散二十八年的亲生儿子了,作为母亲应该是兴奋、愧疚、忐忑,五味杂陈,但肯定是迫不及待想见面,但她却迟迟不肯见,最后要郭威反复答应“不离开驻马店”才肯见面。

——李律提出“错换非人为不能实现”,并未指名道姓说是谁“人为偷换”,其理论上是一种泛指,也就是任何关联人员都涉嫌偷换;但杜某立马像踩了她的尾巴一样跳起来对号入座,称“不是我偷了”,还跑到律协去投诉李律“污蔑”。

——作为受害人的许敏只是想要查明事情真相,给自己和孩子一个交代,按理同样作为当事人的杜某应该协同追查真相,但她的反应却是一方面“感谢医院,就是错换”,一方面内涵许敏追查真相就是“赶尽杀绝”。

——部分网友基于已有信息和常理认知,质疑可能是偷换,按理也是对公众事件的合理疑问,但她却将之一概视为“网暴”,还列出名单称要起诉,给人的感觉是你只是在村里的广场上喊了几声,她却说你给她家扔了一颗原子弹,要调动联合国部队进行“镇压”。

杜某的这些表现,之所以让人感觉诧异,匪夷所思,是因为这些表现都有一个共同特征:超出常理范围。人对于外部事物,心理上都有一个防御机制,并以这个防御机制驱动自己的行为,本身是正常的,也是合理的。但杜某的这些做法,显然超出了常理认为的必要限度。

人的防御机制是分等级模式,应对什么样的情况用什么样的等级,基本上有一个大众认知的合理范畴。每个人防御心的强弱也有不同,有些人防御心弱一些,一般表现为大大咧咧,好像跟谁都合得来;有些人防御心强,则表现为凡事谨小慎微,疑虑重重。面对未知情况,个体适度提升防御等级,增加适量冗余度,也是一种有效的谨慎策略,大家基本都能理解,关键的前提是“适度”。

但如果这种防御超出必要的“适度”范围,对外部事物草木皆兵无差别攻击,甚至释放出没必要的恶意和暴虐,就属于“防御过度”,就会让人感觉诧异和不适。

比如田静的弟弟正常举行婚礼,本身与二八事件毫不相干,某粉们仍然各种诋毁攻击,甚至恶意称人家是“血色婚礼”,本质上也是一样防御过度行为。

比如疫情未彻底消除之前,大家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是必要和适度的防御。如果是在自己家里,只有几个人,并确认大家都没有感染,仍然戴着口罩生活,可能我们会感觉有点谨慎过度,但这仍然属于“适度”范围。但如果有人出门都要戴着防毒面具,并且时刻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认为每个人都是病毒携带者想要感染他,这样的情况就属于“过度防御”,会让人感觉奇异和骇然。

再如你生日请人吃饭,正常情态下的朋友都会前来祝贺,实在有事不能前来的一般也会说明理由表示歉意。但如果某人想的是“没事请我吃饭干啥?肯定有啥企图,想套路我,没门!”然后坚决不来,还到处攻击你想讹诈他,就是一种防御过度。

然后问题就来了。爱思考的网友肯定会问,防御过度心理从何而来?杜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过度防御行为?一般而言,防御过度的心理机制主要源自于:

①原生家庭苛责否定较多,导致对自己缺乏自信,从而总觉得外界是否定自己的,是看不起自己的,所以需要时刻防御。

②人生遭遇过重大创伤,对人对事缺乏基本信任,觉得每个人每件事都可能对自己不利,甚至要伤害自己,所以需要时刻防御和升级防御。

③内心存在某种恐慌,时刻处于不安状态之下,所以出现过度防御,甚至呈现出攻击性。比如犯罪分子看到警察(此时警察可能并不是来抓他的)、甚至看到白色小车,立马拔腿就跑,甚至采取攻击动作进行防御,就属于这种情况。

第三种情况与前两种情况的本质区别是,前两种情况属于宽泛性、非特定性防御,也就是对谁都过度防御;而第三种情况属于特定性、选择性防御,也就是只对其恐慌的人和事过度防御。

杜某属于哪一种情况呢,希望眼睛雪亮、头脑睿智的网友留言讨论。真相不出,我们不散。正义不来,我们不答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