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惜!温州一代名企走向没落

2021-12-07 23:01:17 温州古道

原创 悠空 温州百晓在线 2021-12-07 13:34

庄吉的前世今生

“庄重一生,吉祥一生,庄吉西服。”

曾几何时,这句从华语乐坛天王周华健口中说出的广告语,伴随着那首耳熟能详的经典老歌《朋友》而火遍了大江南北,家喻户晓。

这是庄吉最巅峰时刻的一个缩影,支撑起这样强大品牌影响力的,也绝不可能只是靠一个商业广告这么简单。

曾经的庄吉,是站在整个行业最顶端的存在。无论从规模,还是效益上看,都稳居国内前五之列。

自1996年组建以来,连续8年被列入中国服装行业“双百强”就是最好的证明,2000年以来更是被列为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

那时候在温州,大街小巷看到服装店,走进去看到款式新潮的西服,翻吊牌,基本就能看到庄吉两个字。

短短几年的时间,庄吉就取得了全国无数企业梦寐以求的殊荣,背后的掌舵人郑元忠以及陈敏、吴邦东,“庄吉三剑客”名震天下。

不过到今天,这段辉煌的历史却已被封入了温商传奇的博物馆里,供后人阅览和研究。

对庄吉自身而言,很可能已经不会再有新篇章。

“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属于庄吉的美好年华已经逝去,如今的庄吉只有美人白头、英雄迟暮的落寞与寂寥。

关于庄吉的没落,流传最广,最为深入人心的说法是庄吉在启动多元化战略后业务范围急剧扩张先后巨资投入房地产有色金属造船业物流电力等领域这种一味追求高额利润和规模而忽略风险控制的疯狂扩张最终酿下了无可挽回的恶果。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庄吉集团因旗下造船业务陷入资金抽贷风波资金链断裂并且旗下的服装产业业绩也是年年下滑。

“庄吉”这个品牌得到了救赎。

2014年,不堪资金重负的庄吉提交了破产保护。最终,来自遥远山东的如意集团,出人意料地巨资买下了庄吉服饰全部股份,注资重组了一家新的

“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继续沿用庄吉的品牌。

然而到了这时候,即使是最熟悉庄吉的外人,也很难说清现存的这个“庄吉”是以什么样的定位存在着。或者说,到底还是不是世人熟悉的那个“庄吉”。

再加上近两年来,在危难时刻“救赎”庄吉的山东如意集团情况也同样不如意,这就使得庄吉的命运更加难以预料。

繁华散尽,物是人非

近日,受一位庄吉曾经的故人所托,笔者一行人来到了庄吉集团位于平阳县城的工业园区,寻访这属于“庄吉”的最后记忆。

还未正式踏入园区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低矮的外墙,墙面上发黑发黄甚至微微开裂,挂着几条大红横幅“庄吉服装特卖会”——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但显然已经许久未有人打理过。

老旧的楼房外立面年久未经翻新,黑色的污渍爬满了墙面,满是岁月沧桑的气息。

正午的阳光在马路中央一分为二,似乎都不愿洒向这暮气沉沉的半边。

如果不是那位引路人信誓旦旦的保证,我们很难想象到这里曾经诞生过一个全国闻名的大品牌。

我们很顺利地进入到园区内,全程畅通无阻,未见到有庄吉工人的身影。

走出有些狭窄的通道,眼前豁然开朗。

我们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顺路而行,一路过来连排成片的楼房一眼望不到尽头。

厂房、仓库、员工宿舍、食堂……即使大多已经完全荒废,破败不堪,碎石成堆,但这样大规模的建筑还是展露出了昔日辉煌时的影子来。

曾经,这里有数千名员工在此工作,在此生产,在此生活,在此追逐自己的人生理想。这里是庄吉人热闹的家园。

如今繁华散尽,给人的感受只有空旷和寂寥。

最后一次挣扎的痕迹

在一座厂房的墙面上,我们看到了蓝底白字的长横幅,写有“庄吉智能制造,服装行业工业4.0典范”一行大字,旁边还配有对庄吉服装智能制造项目的介绍语。

这张横幅并不是很起眼,很可能已有多年未被人留意过。

但实际上它记录了庄吉垂死前的最后一次“挣扎”——以“智能制造”为标志的“工业4.0”工业革命热潮掀起,明确提出了将机械生产、互联网、物联网三者紧密结合,实现原料配送、生产与物流的智能化,从根本上去改变商品的生产流程和方式。以中国服装业为代表的工业4.0改造率先响应启动。

在此背景下,庄吉紧跟这股潮流,转型“智能裁缝”,从接单、制作一人一版、一人一款、生产全过程到发货、售后服务,实现全产品生命周期的数字化流程。

这个项目庄吉投资了1.65亿元,于2015年8月开始布局,从蓝图到实践,先后经历了26个月时间。

2017年10月28日,庄吉智能工厂正式上线。

据当时的记者了解,生产线开工后,庄吉将实现年产20万套服装高级定制的生产能力。

凭借着这股创新之风,庄吉似乎是“起死回生”了,重新成为平阳县纳税大户,员工上下热情高涨,信心满满,力图要重振往日雄风……

然而,就如同这条再也无人问津的横幅一样,“挣扎”过的庄吉由于各种原因,还是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被遗忘在了一角。

“风水”正萧条

在公开的资料里,我们无法得知郑元忠是否有什么宗教信仰。但大部分的国内企业家、华人企业家,对于风水或多或少都会有股执念在,郑元忠也无法免俗。

在庄吉内部随处可见风水堪舆留下的痕迹。先是十分常见的风水树,这棵大榕树拔地参天,遮云蔽日,粗壮的躯干有数人合抱那么粗。

按风水里的说法,如此高大繁茂的大树象征的应该是企业最鼎盛的光景。

然而,满地的枯枝落叶无人清理,它和它所守护的庄吉,共同被人遗忘。

现在它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投下一片绿荫,然后静静守候黄昏的到来。

当然,要说庄吉内部最引人瞩目的“地标”当属主办公楼面前的这片广场。

这里的视野最为开阔,主楼上“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几个崭新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气势不凡。

广场的中央,是一个堆满了砂石的池子。这里原本也是有水的,如今水早已被抽干,露出了水底大小不一的石子。

池子的正中央,竖立着一根顶天立地的石柱,据说是由一个知名风水大师亲自设计的。

池边还立有一块石碑,八卦之下是“泰山石敢当”五字,样式古朴,寓意是借此来辟邪、化煞、转运。

一个中年妇人带着孩子正在这池边休憩。午后的阳光下暖洋洋地洒在人的身上,孩子就蹲在石子堆上玩耍。

天真无邪的孩子,当然不会理解这荒芜背后所隐藏的沉重。

他的父母了解庄吉,甚至可能本身就是庄吉的一份子。但到他这里,庄吉已经只剩下一个符号。

孩子代表着未来,未来庄吉是否会真正消逝在这历史长河里?

人面不知何处去

进入庄吉的主办公楼,原本应该最为热闹的地方,如今却处处透露着人走茶凉的落寞。

宽敞明亮,却空无一人的大厅;摆放讲究,却空无一人的沙发;器具齐备,却空无一人的吧台……

灰尘依附在一切所见之物上,许久都未有人将它们掸去。

在一个玻璃壁橱里,整齐摆放着这些年来庄吉获得过的大奖:十大男装品牌、服装行业领军品牌、服装十强品牌……

耐人寻味的是,右上角紧紧相靠的两个奖项,一个是颁发在1998年12月,是这些奖项中最早的一批;而另一个是颁发于2018年6月,是这些奖项中最晚的。一前一后,似乎在象征着庄吉的始终。

出了主楼,我们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接下来的行路变得困难了许多,因为这些地方大多都正在施工,工人们顶着烈日卖力地忙活着。同行之人介绍说,目前庄吉有多块区域都正在拆迁动工中,下次来可能又会换了一副景象。

作为一个工业园区,这里的功能区齐整完备,有锅炉房,有发电机房,以及大大小小的仓库、生产车间。一眼望去,仿佛还能看见昔日员工热火朝天,来来往往的景象。

然而如今大部分都已被荒废,杂草丛生。

在庄吉智能工厂一层的橱窗里,记录了庄吉这一路走过来经历过的风风雨雨,一个个里程碑式的时刻——从品牌诞生,到工业园区奠基开工,再到最新的智能工厂启动。时间最终停留在了2017年,再无下文。

这栋6层的厂房,只有一层的车间在正常生产中,其余的大多是大门紧闭,门口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原材料。

工人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平静而冷淡。

最后,我们来到了这趟旅途的最后一站,一个占地空间巨大的建筑物。

同样的,这个建造得如同候车大厅的建筑物,也早已荒废多日,萧然四壁,空无一物,以至于我们都无法确认它原有的用途。

从一边门口而入,我们整整走了数百步路才到达另一边。面积之大,令人咋舌。

大厅的尽头是几间办公室,考勤室、党员活动室……当然,也早已是人去室空,琐屑物品就留在了原地,无人清理,显得十分杂乱。

一本遗留下来的笔记本上,还记录着一些备忘信息。

顺着旁边楼梯上了二楼,我们来到了庄吉的“技术中心室”。室内只有寥寥几人正在工作中,见到有来人推门而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我们只能悄悄退出。

尾声

旅途到了这里,就是终点。刚好绕了一圈,回到了我们来时的起点。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有些暗了下来,刺骨的寒风无孔不入。

我们每个人的脑海里,都还是一路下来的所见所闻。

一家曾经辉煌无比的老牌企业,如今却暮气沉沉,萧条破败,平静等待着最后日子的来临。

触景生情,很难不让人生出几分唏嘘,几分悲凉。

想要叹息感慨,却一时间如鲠在喉,不知该作何感想。

也许这次,庄吉真的是划上了一个句号,而不是感叹号或者省略号。

当然,像庄吉这样的传奇温商,无论是崛起还是倒下,都会留给世人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庄吉的悲剧命运,曾经担任过4年庄吉总经理的经济学家周德文先生曾经总结过几点经验教训,其中第一点就直指问题的核心:庄吉的命运说到底是自身造成的。一味去追求高利润,过度扩张,对风险认识不足,远远超出了自身的控制能力和承受能力。

“如果庄吉专注于自身主业,绝不至于走到如今这步。”

这其实上也是许多企业共有的通病,此前另一知名温企新雅集团破产,原因同样被认为是多元化发展导致了资金链出现问题,两者是何其相似。只不过新雅是倒在了房地产,而庄吉是倒在了造船上。

在周先生的眼里,多年相知的郑元忠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365线都要拿到冠军”;又是一个好面子的人,绝不肯轻易承认自己失败。

这样的气质其实在早期那批草根温商的身上十分常见。这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赋予了他们积极进取永不言败的斗争精神,比如郑元忠,几乎完整经历了温商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岁月,从八大王之一的“电器大王”,变为后来的“服装大王”,几经沉浮,起起落落。如今命运再次捉弄于他,他却依然悲壮地宣称:“不跳楼,不跑路,大不了欠钱慢慢还。”

另一方面,一旦陷入到偏执之中,又极容易走入死胡同,难以回头。

历史是一个不断的轮回,“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这可能是庄吉留给世人的最后一笔“遗产”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