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年轻人:无法反抗,干脆躺平

2021-12-06 13:07:50 正解局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干脆躺平。

正解局原创

著名的美国杂志《外交政策》前段时间发表了一篇文章。

题目是“韩国不再是年轻人的国家”,副标题是“《鱿鱼游戏》描绘了一幅绝望的风景”。

《鱿鱼游戏》是韩国今年最火爆的网剧。

故事说的是韩国有456名玩家收到一份神秘邀请,来到一座与世隔绝的岛上。他们将参加为期六轮的游戏比赛,胜利者可以得到456亿韩元(约3865万美元)奖金,而失败者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2021年9月,网飞(Netflix)打造的惊悚悬疑韩剧《鱿鱼游戏》火爆全球

这部由全球流媒体巨头网飞(Netflix)打造的惊悚悬疑剧自9月17日上线以来,在网飞全球榜连续一周蝉联收视冠军,引发了全球范围的讨论。

虽说这是韩国继奥斯卡最佳影片《寄生虫》后,又一部蜚声海外的作品,可韩国人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这部剧中,每个韩国人似乎都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用韩国祥明大学全球文化内容系教授金平江的话说,“剧中人物似乎可以引起人们,尤其是经常感到疏离感和不忿的年轻一代的同情。”

尤其是韩国的年轻人在《鱿鱼游戏》上映期间,正因为政府一项新政的实施感到沮丧和绝望。他们甚至发现剧中那些故事并不是虚构,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2021年8月26日,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75%,加息的目的据说是为了抑制韩国家庭负债和房价飙升的势头。

2021年8月,韩国央行宣布加息

事实上,由于欧债危机以及疫情的叠加影响,韩国从2016年起已将基准利率由3.25%下调至1.25%,到了2020年,更是降低到了0.5%,使得韩国房价一路飞涨。

虽然韩国总统文在寅一直在努力遏制房价上涨,陆续推出了28项调控措施,可韩国房价依旧像脱轨的列车一般难以抑制。

而加息和高房价更是成为韩国年轻人挥之不去的梦魇。

虽然这两年的韩国经济因出口强劲从疫情中快速反弹,但高通胀和高房价还是迫使韩国央行不得不开始加息。

在国际经济体系中,韩国被誉为全球经济的“金丝雀”。

金丝雀很娇贵,对瓦斯等毒气尤为敏感。

因此,在工业时代,西方常将“金丝雀效应”作为避险的信号。

由于韩国是经济上极度依赖出口贸易的国家,全球经济领域有一点点动荡,都会让韩国立即作出反应,因此韩国的各种反应也被世界看作经济的重要风向标。

此次韩国做出的加息反应,很大程度上意味着韩国经济的形势已经十分严峻,这个问题背后就是美元超发带来的恶果。

说白了,美国为了应对自身的经济危机而疯狂印钞超6万亿美元,这使大批抗风险能力弱,又以美元结算为主的国家,不得不通过加息来抵御金融风险。

可大量的美元侵入后,受影响的国家,股市和楼市就会节节攀升,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资产泡沫。

美国放水,身为小弟的韩国更是深受其害。

根据今年7月韩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去年已经大涨2.6%,其中韩国家庭债务总和已经升至1806万亿韩元(折合人民币将近10万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10.3%,同比增长169万亿韩元,创18年来历史新高。

2019年,韩国工薪阶层人均负债已达到4245万韩元 资料来源:韩国统计厅

而韩国家庭债务上涨最主要因素就是房价飞涨和年轻人的疯狂借贷潮,也是受到自身经济表面繁华的误导。

韩国在经济飞速背景下,人均GDP从1980年的1714美元增至2012年的2.55万美元,增长14.87倍。

2013年,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上台后,为了刺激建筑和房地产业,有意放松了金融监管,采取了低利率政策,让感觉手上有钱的韩国人迫不及待地去买房。

因此,首尔的房价在2013及2014年增速还只有1.4%和1.1%的情况下,2015年居然达到了5.9%的增速,此后大幅度上涨就一直没停过。

韩国首尔近20年的房价走势

文在寅靠着“为所有韩国人提供一个只要勤奋工作就可以养家糊口、买得起房的公平社会”的竞选承诺上台后,也确实十分重视高房价问题,陆续出台了“提高房产税”、“收紧贷款规则”、“限制用于买房的抵押贷款”等25项房地产调控政策,可惜效果平平。

更令文在寅政府难堪的是,朴槿惠在任时期,普通韩国人平均攒够11年的钱就可以在首尔买房,可随着房价和税金的提升,这个时间周期延长到了14年。

文在寅想限制韩国房价,结果却是越限制,房价越高

比如,2017年,首尔公寓均价还是每套6.0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27.4万元),可到了2021年已变成每套1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48.4万元),涨幅超过50%。

不仅是首尔,京畿道和仁川市的公寓均价也分别涨至5.8242亿韩元和4.1376亿韩元,部分城市的涨幅更是超过首尔10倍,让人只能“望房兴叹”。

资料来源:韩国国民银行

韩国的房价也彻底陷入越限制房价越高的怪圈。

韩国人努力买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迫于无奈的现实。

在韩国民间有个“汤匙阶级论”,这是从西方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谚语衍生而来的理论。

人们将家庭年收入2亿韩元(约108万元人民币)称为“金汤匙”阶层;家庭年收入1亿韩元(约54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为“银汤匙”;家庭年收入5000万韩元(约27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为“铜汤匙”;其余都是不入流的“土汤匙”。

很明显,这套理论的背后是韩国严重的阶层固化现状。

2016年,国际经合组织(OECD)曾发表“成员国收入排名前后10%的差距比较”,韩国收入排名前后10%的差距比大约是4.5倍,是亚洲收入排名前后10%的差距比最高的国家。

资料来源:OECD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公布的近十年来的调查数据显示,韩国社会中上流阶层、中产阶层以及贫困阶层三者对比,中产阶层在不断减少,而贫困阶层却持续扩大。

正因如此,作为韩国重要的政治、经济中心,首尔成为无数韩国人买房的首选。

因为只有在首尔买了房,才有可能让孩子在今后读书、就业以及社会地位上获得更多的机会。

虽然韩国为抑制房价,强调要增加土地供给,并出台了很多政策。

可问题是韩国是私有的土地所有制,大部分土地都掌握在财阀手上,政府没财力也没能力从这些“大地主”手里拿回土地。

不仅如此,韩国为了抑制房价,积极推行“全租房”的制度。

而韩国5%的有钱人掌握着全国近83%的私有房产,房东赚了钱自然会继续买房、租房,韩国的房价自然继续水涨船高。

可以说,文在寅政府通过加息以及提高税金来控制房价,其实是有些本末倒置的。

真正的问题是韩国无法真正按照市场需求提供足够的房源,更无法控制那些大财阀利用手中的土地和政府讨价还价。

从这点来说,文在寅当初承诺的“创造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环境”非但没有实现,反而让那些已经耗尽一生积蓄买房的民众还要继续支付不菲的税金,从而背了更多的债务,使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苦逼的韩国年轻人只能梦想通过投资股票和数字货币来实现经济飞跃与买房的心愿。

只可惜,相对于脆弱的韩国经济来说,这些不过又是一个个“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故事而已。

《鱿鱼游戏》里的参赛者都希望通过拿自己的生命豪赌一把,最终成为那个幸运儿。

现实中的韩国年轻人也一样,残酷的“汤匙阶级论”也让他们无不梦想借助撬动经济杠杆,实现自我财富的跃升之路。

在之前创纪录的低利率和财政刺激带来的流动性下,一大批韩国年轻人不惜通过借贷涌入房地产和数字货币市场。

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后,韩国央行放宽了贷款限制,更加剧了年轻人借贷投资的心态。

韩国《经济日报》报道,截至今年3月底,韩国年轻人的总贷款数目达到了创纪录的446.5万亿韩元(约合2.4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1%。

韩国年轻人的房屋贷款已超六成,在所有年龄层中涨幅最高

韩国年轻人疯狂贷款是为了炒房,大家都认为炒房才是快速致富的最好途径。眼下,韩国年轻人购买公寓的比例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42%。

而作为仅次于美、日的全球第三大比特币交易国,韩国年轻人除了炒房,也更热衷于投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

相比炒房需要大量的原始资金,虚拟货币不仅投入相对较少,获利也远比炒房要高得多。这让韩国年轻人无不趋之若鹜,陷入为数字货币疯狂的状态。

韩国联合通讯社曾经的调查显示,韩国国内有超过22.7%的年轻人有投资数字货币的经历,相当于每三位年轻人中就有一位在炒数字货币。

韩国三分之一的年轻人有“炒币”的经历

可这种疯狂的投资实质就是一种投机行为,为了炒房、炒币,韩国年轻人只能靠不断透支信用卡来获取资金。

随着房价持续走高,政府又不断通过高额税金等形式限制炒房,再加上数字货币巨大的不稳定性,韩国年轻人一夜暴富的梦想几乎都成了泡影。

2020年,韩国20-30岁年轻人的债务为8万亿韩元,比2019年增长16.6%。其抵押贷款更是在一年内从28亿美元飙升至160亿美元,许多人借款总额约占其年收入的270%。

如此恐怖的债务,让许多难以通过正常途径贷款的韩国年轻人只能靠借高利贷来还债,而背后的种种悲惨故事可想而知。

韩国媒体甚至在街头采访的时候直接用了“地狱般的韩国”这个词

眼下的加息将使这些靠借贷维持生活的韩国年轻人更是雪上加霜,如果真有《鱿鱼游戏》那样的赌命赚钱游戏,只怕有人肯定会选择参加。

韩国国内曾将“8090后”称呼为“MZ世代”,本来这是为了标榜韩国经济上升环境下,最具消费实力的年轻群体。

可面对韩国国内的阶层固化、高房价以及难以改变的现状,这批年轻人却自嘲为“三抛世代”:即选择放弃恋爱、结婚和生育,也就是俗称的“躺平”。

韩国年轻人甚至还出现了所谓的“N抛世代”:意思是除了生命,一切皆可抛。

韩国年轻人这种失落的心态也使得韩国的出生率早就亮起了红灯。

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9月,韩国的新生儿数量为21920人,与一年前的23499人相比,减少了6.7%,再创历史新低。

出生人口少,是因为韩国结婚的人少了。

同样是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韩国只有约4.4万的情侣登记结婚,同比下降了6.8%,也是有史以来最低的数字。

目前,韩国的生育率仅为0.78至0.8,这距离世界人口组织公认的确保人口稳定所需的2.1还相差甚远。

不断下滑的韩国出生率已经超过人口稳定的警戒线

如此低的出生率使得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发出警告:韩国或成为“全球第一个消失的国家”。

眼看韩国即将“没人”了,文在寅政府赶紧宣布韩国人只要生孩子就发放200万韩元的生育补贴、低收入家庭的第二胎免费上大学等政策。

不过,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政策能否奏效,只有天知道了。

任何一个国家的年轻人都是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也是民族的希望。

可如果他们真变成了“除了生命,一切皆可抛”的佛系青年,这个国家的命运也将可想而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