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文“做账”风波始末:盛世王朝凋零,真能怪C罗?

2021-12-06 09:24:16 渔村体育

意大利国家队无缘直接晋级2022卡塔尔世界杯之后,尤文“做账”受到调查连日抢占意媒头条,然而“做账”的情况在意甲普遍存在……

“PRISMA”突袭孔蒂纳萨

11月26日,星期五,意大利财政卫队带着都灵检方的指控声明,对尤文图斯位于孔蒂纳萨和米兰的办公室进行了搜查。俱乐部18/19、19/20和20/21三个赛季的转会相关文件是搜查的主要目标。

更为糟糕的是,当天六名俱乐部高管被指控,理由是“涉嫌财报造假”。几天后,被指控的名单内除了此前的六人(阿涅利、帕拉蒂奇、内德维德、负责财务的贝尔托拉、雷、切拉托三人),还增加了负责尤文法务的律师加巴西奥。

11月26日都灵检方的调查公告

令人意外的并非调查本身,而是11月26日当天如此突然的搜查。意大利证监会对尤文的调查,实际上从7月12日就已经开启。这在尤文20/21赛季的财报中,也有叙述。

促使财政卫队直接对尤文驻地搜查的原因,则是调查中通过监听获取的录音片段。今年5月26日,尤文官宣了体育总监帕拉蒂奇的离任。6月13日,帕拉蒂奇确定将在热刺上任。但这名从桑普时期开始就作为马洛塔助手的原球探,却并未完全中断与尤文、与意大利足坛的联系。

7月末,帕拉蒂奇还在运作阿根廷中卫罗梅罗从亚特兰大到热刺的转会,8月初,这笔重磅交易官宣。略微讽刺的是,罗梅罗从热那亚到尤文的账面价格是2600万欧元,加盟亚特兰大的价格是2000万欧元,帕拉蒂奇将他带到热刺的价格则是5500万欧元。之后,亚特兰大从尤文先租后买总价3000万带走了德米拉尔,尤文转而以对本季财报极为有利的方式,“白嫖”了洛卡特利……

当然,这只是帕拉蒂奇一系列“杰出”操作的冰山一角。从马后炮的角度看,这一系列转会令人浮想联翩。而尤文在整个夏天扯皮洛卡特利,即使欧洲杯期间前萨索洛中场有着上佳表现,身价难免攀升,也继续在“付款方式”上僵持,如今也能看出些许异样。

事实上,意大利的转会市场“做账”,是“传统技能”了。早在2000年左右,就能寻到踪迹。2008年,米兰和国米均接受过相关调查,结果是不了了之。因为无法客观判定球员的身价,所以从意大利体育司法的角度来说,没有判定“做账”操作违规依据。

只是帕拉蒂奇在尤文掌管转会的三年间,做账的幅度和频率都太过分了些。据统计,18-21三个赛季,帕拉蒂奇“做账”总额达到了2.82亿欧元之多。在意大利足协下属的足球俱乐部监督委员会(COVISOC)“认知性调研”的报告中,62笔涉嫌非正常溢价的转会,42笔与尤文相关。

COVISOC给出的尤文42笔涉嫌非正常溢价的转会名单

更为不巧的是,尤文不仅是米兰Euronext股市的上市公司,而且在过去两年间连续两次增发股票(本次增发仍未结束,预计近期完成),两次股东增资的总额达到了7亿欧元之巨。

“做账”是让短期内财报变得好看的技术手段,但虚高的身价并不能给俱乐部带来真正的资产,只是将支出均摊到未来,将收入立即体现到当下的赛季,获得账面盈利。在青年队球员作价互换的交易中,随着每年的注册权均摊,俱乐部需要长期承受当初做账带来的注册权资产折损。

本质上,“做账”让俱乐部“向未来借债”,透支未来的财政操作空间,来换取短期好看的财报。过去许多年里,意甲各队都或多或少参与其中。

12月4日,就职于毕马威的Sartori向米兰体育报提供了一份数据:从2011年到2020年,意甲“做账”占比从21%提高到了31%,而在海外,“做账”占比数字从32%上升到54%。这9年间,意甲“做账”占比最高的是热那亚和乌迪内斯,平均达到了69%。意甲两家著名的“球星中转站”,罗马的“做账占比”为33%,那不勒斯为30%,而尤文的这一数字为21%。

不过,11-20的9年间,虽然帕拉蒂奇一直在尤文任职,但其中7年是马洛塔作为大管家。21%的整体“做账”占比,反倒进一步衬托出了马洛塔对风险掌控能力的出众,以及帕拉蒂奇独揽转会后操作的失职。

“黑色星期五”

“为了避免对股市带来的影响,对尤文的搜查在股市收盘后进行。”

————11月26日的搜查令中有这么一段话

然而,这个疫情中萧条的冬天,尤文仍未避免在米兰Euronext和伦敦富时100遭遇“双杀”。

11月29日星期一,尤文股票在伦敦富时100下跌超过25%。在米兰Euronext,尤文股票连续一周震荡下跌,虽然收盘前小幅反弹,仍未避免跌至0.414欧元的低位。

截至12月3日晚的日曲线

如果将时间维度拉长到5年,能够清晰看出18年夏天C罗加盟带来的股票暴涨,当赛季欧冠被阿贾克斯淘汰出局后的暴跌,以及近3年来的上一个历史低位——2020年3月,当时意大利刚查明出现疫情不久,意大利“封国”,意甲联赛停摆。

截至12月3日晚的5年曲线

按照尤文9月份公布的财报已经提前铺垫的增资计划,今年年底前将完成总额4亿欧元的增资。

而财政卫队26日星期五对尤文的搜查,成为了29日尤文启动新股增发的“黑天鹅”。

在搜查事件后的第二天,尤文的官方声明中不仅提及了“正在配合调查”,也给出了新股增发的具体时间。按照尤文的增资计划,以11月26日当天每10股增发9股的比例,增发新股至12月16日。交易则截至到12月10日。新增发的股票初始价格仅为0.334欧元,远低于增发前的市价。

2019年底,尤文启动了3亿欧元的增资,被财经媒体分析是填补C罗到队带来的财政空缺。《24小时太阳报》指出,C罗加盟尤文带来的总财政负担为4年3.2亿欧元(其中40%的负担落在2021年)。

2019年底的增资过后,尤文股价并未明显波动。当时计划以0.93欧元/股新增的322485328股,完成了314541184股,总价值2.92亿欧元,基本完成增资计划。

2019/20赛季尤文财报中关于2019年底增资的记录

2021年的增股计划中,新发股票价格则为0.334欧元,计划最多增加的股票数量为接近12亿股(1197226782)。

近期尤文公告关于本次增股的计划

在尤文今夏公布最初的本次增资计划后(正式财报公布前),尤文股票一直在震荡下跌。《24小时太阳报》11月29日的一篇报道中指出,本次增发股票让股东利益受损。而此前市场对尤文本次增发新股的态度,也较为冷淡。

从时间点和市场反应上来看,这是近期一系列调查的源头。

调查发起者是证监会,调查原本是在体育系统之外,性质是针对上市企业的金融调查。

但作为意大利“国民运动”的最大球队,尤文的影响力显然让这次调查超出了金融行业范畴,成为全民热点。

而意大利足协也“后知后觉”地表示,计划先等待都灵检方、财政部门的调查结果,再从体育司法角度做出裁决。虽然类似的情况,在意甲非常普遍。而意甲球队最近普遍面临的财政困难,足协和奥委会心知肚明。

事实上,从疫情开始至今,意大利政府对足球产业的补贴非常有限,对比其他各行业,像是“领养的孩子”。本赛季在多支球队出现困难的情况下,意大利足协和奥委会向政府请求税务减免及分期。但最新的消息是,意大利政府可能只愿意让球队延期分期支付一个月的社保——聊胜于无。

尤文王朝的掘墓人

自从今年4月的“欧超两日维新”失败,国内舆论对阿涅利的评价急转直下。曾主导一系列积极变革的阿涅利,和足坛地位举足轻重的弗洛伦蒂诺一起,被称为“足球的背叛者”。

但评判安德烈-阿涅利的尺度,不应仅是以成王败寇的标准,去怒斥欧超的失败,其背后的“野心”。以及尤文近年来财政开始收紧——部分是由于疫情因素,另一部分则是帕拉蒂奇的技术性失误,却被宣传成“C罗后遗症”。

2011-2021尤文十个财年的基础情况,来源CF

如果将时间的维度拉长到十年,从2011到2021,翻开尤文历年财报,能看到的是这支昔日的落魄豪门从稳定重建、踌躇满志,到王朝奠基、所向披靡,再到收入瓶颈、放手一搏,最终在疫情和操作因素叠加,创历史记录巨亏。

在意甲坐稳了霸主地位后,尤文在商业上也曾为意甲球队树立标杆,并直接带动激励了意大利(尤其北部)的新球场建设和改造。在欧洲层面,阿涅利力主改变了意甲一度仅有2+1欧冠名额的窘境,得以稳定的重回4支球队征战欧冠。这为疫情前意甲的回光返照、呈现复苏之势做好了铺垫。

另一个对意甲影响深远的变革,则是C罗的到来。

C罗加盟尤文时的宣传图,曾风靡一时

C罗加盟前,尤文的收入增长已经遭遇瓶颈。比赛日收入、转播收入、商业赞助收入构成的收入结构,在当时的意甲体系下,已经难以继续得到明显提升。尤文在三年两进欧冠决赛后,距离最高竞技层面的荣誉,也只是一步之遥。

引进C罗,则无论从品牌价值层面,还是竞技层面,都能预见进一步提升的可能。而C罗的引进,也成为了马洛塔离任,帕拉蒂奇上位的转折点,左右了人事变动的同时,也左右了未来几年尤文转会市场的经营模式。

意甲头部球队16-19三个赛季的阵容开支,来源CF

C罗的转会费高达1.15亿欧元,合同4年,税后年薪3000万欧元。每赛季仅仅C罗给尤文账面带来的摊销压力,就达到了8000万欧元。这也直接导致了,尤文18/19赛季的阵容开销,比17/18赛季增加了一亿欧元。

不过,抛开竞技层面见仁见智的分析,C罗的加盟给尤文带来的商业价值增加,也是立竿见影的。前文图中股价的飙升,就是佐证之一。另一佐证则是,有C罗的尤文,赞助收入出现了大幅提高。

18/19赛季尤文的收入情况

刨除“球员注册权交易”这项的进账,尤文18/19赛季的比赛日收入上升了1424万欧元,赞助收入上涨了2195万欧元,商品销售及授权收入上涨了1623万欧元。除了Jeep和阿迪达斯的加码续约,还有新合同的签入。

19/20赛季尤文的收入情况

19/20赛季,尤文的赞助收入继续上涨了2080万欧元。但受到疫情影响,比赛日收入、商品销售及授权收入均出现了大幅下滑。

与此同时,“球员注册权交易”的收入达到了1.72亿欧元,最终让账面收入减少“仅为”4810万欧元,此时“做账”的痕迹已经初步体现。

20/21赛季尤文的收入情况

而20/21赛季,由于“做账”交易减少,同时疫情影响、战绩不佳等因素叠加,其他收入同步减少,尤文财报上的收入出现了大幅下滑,并录得了创纪录的2.099亿欧元亏损。

再来看帕拉蒂奇任内,尤文历年的转会情况:

2.82亿欧元的溢价转会“做账”,如果单纯从“填补签C罗的巨额摊销”,似乎可以解释得通。但细看转会名目,就很容易发现问题——尤文球员很少能通过打比赛自然增值,并能通过转会市场取得真正的盈利。

无论是阿莱格里、萨里,还是皮尔洛,治下的尤文阵容身价,下滑多于上升。这甚至也不全与糟糕的成绩相关。因为像基耶萨这样,通过良好的表现升值的球员,实在太少了。另一点则是,帕拉蒂奇购入球员的初始价格偏高,缺少低价拿下真正潜力股的操作(无论未来是否出售变现)。而出售球员的价格,又普遍偏低。

这样的情况或许部分归咎于历任主教练,但也很难全部归咎于主教练。帕拉蒂奇任内,尤文图斯各个转会窗拥有的操作空间,相比意甲其他球队都是巨大的。

但意媒统计,如果刨除虚假增益,在2019、2020、2021财报中尤文的亏损应分别为1.71亿欧元、2.09亿欧元、2.4亿欧元,而非财报中体现的3900万欧元、8900万欧元、
2.09亿欧元。

一味追求“虚假增益”,是因为“真实增益”的缺失。


除了转会谈判上利益失守,还有给经纪人的大量佣金。

帕拉蒂奇在任期间,尤文付给经纪人的佣金总和接近一个亿,其中2018年支付经纪人2430万欧元,2019年支付经纪人4430万,2020年缩减到2080万。其中有C罗转入时门德斯的1140万,德里赫特加盟时拉伊奥拉的1050万,还有埃姆雷-詹免费加盟时,法泽利的1580万……

而检方提到的和C罗相关的“La carta famosa che non deve esistere”(“那张不该存在的著名纸片”),意媒推测大概率是针对2020疫情期间的协议减薪,给C罗及门德斯的补偿——无法走流程入账的。

当然,如果抛开谋略,深究做事的细节,帕拉蒂奇同样搞砸了不止一次。

比如,另一张“不该曝光的著名纸片”——帕拉蒂奇扔在餐馆没处理干净,后被拼凑起来曝光——上面写满的年轻新秀的名字,直接泄露了转会机密。

帕拉蒂奇遗落餐馆的著名纸条

再比如,苏亚雷斯的意大利语考试作弊事件。如果被进一步深究的话,倒霉的可能是帕拉蒂奇本人。虽然由于球员并未加盟尤文,大概率与尤文无关。顺便提一下,“苏亚雷斯事件”中,电话监听也是调查推进的导火索。

以及,本次尤文办公室遭到财政卫队突袭搜查的直接原因:检方需要顺着监听到的线索尽快寻找原始证据——的确,调查4个月前已开始;的确,公开的账目相关信息都会引发检方关注;但在2021年9月,也就是调查已经开始了两个多月后,帕拉蒂奇在和律师加巴西奥的电话中,依然被监听到了“那些本不该存在的通话记录”……

所以,如果有球迷还不理解为什么各家意甲俱乐部都“做账”,却只查了尤文,那么总结原因如下:

1.真实增益不足,只能靠过于频繁的大量虚假增益弥补。

2.尤文是上市公司,面临更多的财务约束。

3.帕拉蒂奇做事细节习惯不佳,被抓到了直接证据。

周遭影响几何?

前面说过,意大利足协和体育司法部门清楚的知道,意甲各俱乐部目前的处境,即疫情导致的营收缩水并未得到充分弥补,来自政府的救助和税费减免,聊胜于无。

因此,很难想象意大利足协会有自生动力,去调查尤文转会是否存在虚假收益。按照此前的案例,由于无法定性球员的真实身价,也无法对此做出客观判决。

切沃的情况是特殊的,对违规的判定却同样出在窃听——即当事人主动承认做假账。而真正让切沃倒霉的,是切塞纳破产引发的一系列针对切塞纳经营状况的调查——这同样是企业法、税法优先于体育系统的调查及判决。

卢卡-坎佩德利

由于与切塞纳在13-17年之间的长期年轻球员做账被确认违规,切沃曾被扣了3个积分、罚款,主席坎佩德利被短期禁足。这也导致本就经营困难的切沃,此后一步步积重难返走向绝境。

不过,如果了解过坎佩德利家族和切沃维罗纳俱乐部的历史渊源,便很难继续谴责“当事人”。通过转会做虚账,让账面维持平衡,并满足准入条件,一定是不对的。

但值得反思的是,如果本土投资人纷纷无力维持,纷纷撤离,那么首先这个联赛的投资大环境出现了问题——从莫拉蒂到贝卢斯科尼,再到黯然退出的坎佩德利,以及刚卖完球队就可能被翻旧账的普雷齐奥西——在与尤文“做账”相关的俱乐部中,热那亚是其中之一,最明显的是罗维拉相关的交易。

其次,体育司法体系的优先级低于其他社会通用的法律,致使体育司法系统的判决,常常需要参照通用法的判决。而引起通用法判决,牵扯到体育的案例,是具备偶然性的。因此也会引发体育执法公正性的相关讨论——凭什么同样性质的事情,很多家俱乐部都做过,但只有个别的被追责了。

阿里瓦贝内

无论如何,尤文的新任首席执行官阿里瓦贝内表示,未来尤文需要更加稳健的经营,不再通过“饮鸩止渴”的虚高身价交易,获得短期账面盈利。这实质上宣告了“C罗计划”的失败——虽然原因不能归咎于C罗本人。

未来意甲大概率会全员重回精打细算的时代。从国米“三冠王”到C罗加盟尤文的8年“穷苦时期”,与未来一段时间可能的区别在于外部环境:尤文的“欧超合伙人”也处境不佳,西甲竞争力同样需要打上问号。而英超大概率会一家独大较长一段时间,且一家独大的程度,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夸张。

无论针对尤文的调查最终是何种结果,体育司法对此事件的定论,大概率会在明年上半年见分晓——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很可能会与意大利国家队的世预赛附加赛生死战相差不远。2022年3月24日,意大利将在附加赛半决赛面对北马其顿。如果过关,很可能面对葡萄牙队。

不过,C罗倒不必担心若因“做账”事件受到牵连,重回意大利的尴尬。因为按照顺位,如果意大利遭遇葡萄牙,决赛也将在葡萄牙的主场进行。

虽然在针对尤文的突查后,亚特兰大、国际米兰、热那亚等队均表示本方并无问题,但显然,如果体育司法系统需要严查历年所有类似情况,很难有意甲球队真正撇清关系。

一个更可能的情况是,足协借机出台某类政策,严格以后的审查和准入,没有现金流的转会或不被计入盈利,从而断绝“做账”的可能性。而对此前的情况法不责众、既往不咎。

另外,近日意媒报道,FIFA希望引入一个转会交易所,来规范所有转会交易及资金流水,同时与体育数据企业合作,通过上场时间、评分、合同年限、伤病等多重因素,来界定球员身价——至少给出一个范围。当然,站在FIFA的角度,假如真的推出此类政策,主要动力之一必然是增收,以及对经纪人更大程度的约束。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渔村体育”—liguriasport

注:转载需征得作者同意

图片来源:尤文财报、CalcioeFinanza及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