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第一个由主权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不仅对国内 金融 体系、信用机制产生影响,还将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产生重大深远的影响。从全局视角看,我国数字人民币的未来发展根据其特点可划分为三个阶段。

(一)第一阶段为测试阶段(2020年至今),用于代替现金M0

数字人民币现仍处于测试阶段。根据已公开资料显示:数字人民币将沿用“中央银行— 商业银行 —用户”的双层运营体系,即:由人民银行承担数字货币的发行和监测任务,商业银行承担数字货币的申请任务及“一币、二库、三中心”的运行框架。整个运行机制是:数字人民币由发行库到储存库,在“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环节完成发行回笼过程,而“商业银行—用户”环节由商业银行从储存库向居民和企业部门投放和吸收数字人民币。

数字人民币不直接采用“中央银行—用户”的单层运营体系是基于现实条件和风险防范的考虑。在双层运营体系下,人民银行不直接面对用户,而是将数字人民币兑换给指定商业银行或机构,指定商业银行或机构需按一定比例向人民银行缴纳准备金,然后才可以将数字人民币兑换给用户。此种设计既可以保障数字人民币的法定效力(在已经赋予合法性的前提下),又不会改变现行货币投放体系,对商业银行存款竞争有限。从而能够一定程度避免货币超发和挤兑风险,防止其发行对现行金融体系的稳定造成冲击,实现对纸币的逐步替代。这一阶段主要是作为金融基础设施进行建设,并最终演化为更高等级的金融基础设施和货币政策调节工具,为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的实现提供稳定的国内运行环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第二阶段为应用阶段,主要为数字人民币智能技术的运用

在第一阶段充分发展的基础上,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数据加密等技术,不断丰富数字人民币的功能。并且,人民银行可以利用大数据系统获取货币的整个生命周期数据,灵活监管宏观经济状况,为宏观调控提供可靠详实的数据支撑,这也是数字人民币设计推行的最主要初衷之一。另外,区块链技术的运用并结合中心化的优势,现金时代偷逃税款、洗钱、非法资本跨境流动等违法犯罪将得到有效遏制。当然,这一阶段是否能够顺利实施取决于第一阶段数字人民币推广应用的广度和深度,若数字人民币的应用率较低,那数据收集就无从谈起,其他功能也无法顺利发挥。

这一阶段实际是将数字人民币从金融基础设施逐步向货币政策调节工具进行功能扩展,表现为数字人民币利率的引入。人民银行通过法定数字货币利率影响商业银行存贷利率,从而通过引导数字人民币的流向提高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的定向精确度。当经济出现危机时,人民银行可以利用法定数字货币实施负利率政策及其他非传统货币政策改善信贷传导,防止金融系统陷入流动性陷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第三阶段为扩展阶段,发挥数字人民币国际支付和结算功能,促进人民币境外使用

人民币实现国际化的主要路径是实现人民币在价值尺度、支付手段和贮藏手段方面的世界货币职能。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逆全球化思潮不断涌现、美元霸权制裁的国际背景下,我国需要在防范国内系统性金融风险、确保金融系统稳定的前提下,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尽快实现资本账户开放及人民币自由可兑换。

在数字人民币产生前,人民币国际化主要依靠政府和金融机构单向推动。但是,数字人民币标记化范式的运行系统将实现账户实时跨境交易,不必依赖当地金融机构和跨境银行。数字人民币在终端零售支付上支持去中心化,即只要交易双方认可即可实现移动支付端的即时支付,具有明显的国际化属性。

从更长远角度看,数字人民币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不限次数地转移,这一特性将极大地降低交易成本,一旦形成全球支付网络,将对各国双边贸易产生积极影响,并最终实现全球范围内资本效率的提高。因此,这一阶段的数字人民币将以其独特性和便利性扩大人民币境外使用的范围,实现“自下而上”由居民部门渗透入海外,并配合“一带一路”倡议规划、资本市场互通等“自上而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本文由蜡笔聊最炫科技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