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鱼叔江湖:不为人知的民俗神秘故事》,作者:鱼叔怪谈 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关于东北五大仙的说法,在东北流传得很久,像什么白仙奶奶救命,胡三太爷救灾,简直成为了一种当地特色的民俗文化。

东北五大仙,源自萨满教,根源在萨满教的“万物有灵说”。

所谓“万物有灵”,就是世间万物,河流、山川、树木、动物都有灵性,在默默影响着世界。

这深山老林里的动物,自然也都有灵气,可以修行,修行有成的动物,就被称为“仙”,东北最具代表性的“五大仙”,就是五种有灵性的动物。

这五大仙,分别是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狐仙 狐狸 ,以及灰仙老鼠。

民间也给这五种动物增加了各自的脾气秉性、法力传承等,成为了一种特殊的民俗文化。

民间认为,黄仙心眼小,白仙会舍药,柳仙性子冷,狐仙有仙气,灰仙爱干净。

五大仙里,大家公认,最邪门的属于黄仙。

黄大仙心眼小,爱报复人,所以大家都对它敬而远之,也被称为黄大仙。

在东北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黄大仙的传说。

有人说,黄大仙喜欢附在人身上,指挥着人要吃要喝,要咯咯哒,要圆圆,这咯咯哒指的是老母鸡,圆圆就是鸡蛋,鸡蛋就是圆形的嘛!

还有人说,黄大仙附身后,喜欢要抽烟,尤其是东北当地产的人参烟,还要喝白酒,一口气能抽二包烟,喝五六瓶白酒。

关于黄鼠狼附身的科学解释,也有很多。

有人说,这种被附身的人,其实就是精神疾病,精神分裂的一种。

尤其是东北,漫长的冬季,极端的严寒天气,孤独、劳累,都可能让人崩溃,精神分裂,臆想出来了一个人格,开始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就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一样。

也有人说,黄鼠狼爱放屁,它那个屁,其实是一种毒气,会让人产生幻觉,所谓的上身发癔症等,其实都是中毒的表现。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接下来,我就讲讲东北五大仙的故事。

第一个是关于狐仙的。

这源于前几年闹得很大的一个新闻:“ 铲车 司机铲死 巨蟒 事件”。

估计好多人都看过这个新闻,大树上挂着一个巨大的 蟒蛇 尸体,底下有个铲车,旁边站着二个人。

这个事情传得很邪乎,说什么的都有,连发生的地点都有好多说法,有说是在辽宁新宾,有说是山东营口,也有人说照片不对,那是缅甸或泰国的场景。

很巧,我刚好听到过一个铲车铲蟒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以前的助理老田讲的。

他虽然叫“老田”,其实是个 95 后,东北人,一米八的大个子,还是个小富二代。

这个故事,要从他老子,富一代老老田讲起来。

老老田是靠跑长途发家的,后来搞了一个大车队,专门跑长途货运。跑长途在九十年代很赚钱,后来就不行了,他也洗手不干了,给车队的小兄弟们分了一大笔钱,让他们自谋生路去了。

其中一个自谋生路的小兄弟,就跟着一个包工队去了南方开铲车。

嗯,大家猜得不错,铲死这个巨蟒的,就是这个司机。

不过他到底在哪里铲死的巨蟒,我一直在等老田给我确认,不过一直等到现在,老老田还在外面没回来,所以没办法了,我们只能大概说一下,这个事情发生在广东那边。

这种巨蟒只能在热带、亚热带生存,北方太冷了,活不了,所以网上说北方的,肯定不对。

接下来要讲的故事比较灵异,涉及到动物托梦。

事情要从老老田发家开始说。

在当年,老老田还是个长途司机,跟同伴常年在外面跑长途,从东北往江苏那边运木材,从广州往东北拉水果,从山西往秦皇岛拉煤,风风雨雨,也很不容易。

开长途车要两个人,大家轮流来,那年月啊,路上不太平,塌方、洪水、暴风雨,还有劫道的,骗钱的,扒车的,鬼拦路的,妖魔鬼怪,五花八门,什么都 有,当然也很危险。

所以开长途车的人都很迷信,也有不少奇怪的规矩。

像是遇到动物拦车,或者动物上车,那就死都不会再开车了,遇到鬼打墙就要立刻停车,原地等到天亮再走。

还有就是上路时喜欢遇到出殡的,生怕遇上结婚的,万一遇上了,就得截住他们,问他们讨个红包冲冲喜。

据老老田说,这是因为运势和晦气是跟着人走的,出殡的晦气重,能带走你的晦气,而结婚的焰火太高了,会带走人的运势。

还有劫道的。

那年月劫道没啥技术含量,他弄一个尸体(估计是从殡仪馆或者医院偷的),拦在马路上,等车来了,他就说:大哥,你看这路上咋放了个这玩意儿,多晦气啊!这样吧,尸体我帮你抬走,你给我二十块钱咋样?

二十块钱也不多,司机很痛快就同意了。

那边就叫两个人,把尸体搬开,把钱拿走了。

老老田说,这帮人虽然贪财,但是很讲道义,他们搬尸体的时候很小心,生怕碰到了大车,给别人沾上晦气,连要钱都是让人丢在地上,他们自己捡。

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车子,他们就会再三鞠躬道歉,不仅不收那二十元钱,还会硬塞给你五十块钱,这是红包,冲掉给你带来的晦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段路上,你遇到了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他们。

有一次,老老田的车坏了,找了他们,结果那边几个人钻到车底下,哼哧哼哧弄了半下午,把车给修好了。

老老田要给他们钱,被他们拒绝了,他们高傲地说:出门在外,能帮就帮点儿,这哪能要钱呢!

谋财而不害命,讲规矩,有义气,这算是古典主义的黑社会了。

老老田遇到了几次灵异事件。

有一年,他们冬天出车,即将驶出山海关时,看到了一个醉汉,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后来身子一歪,摔倒在了雪地里。

在东北的冬天,路上看到醉汉,要赶紧扶起来,给他送回家,或者直接报警。

东北太冷了,人醉倒在路上,几个小时就冻死了。

老老田下来看看,那人醉成了烂泥,叫都叫不醒,只能给他抬到车上,盖了几件军大衣,想着等路过哪家人家,就给他放下去。

车子开过山海关,又开了很远,终于有了一个村庄。

老老田就想着给他放下来,结果回头一看,几件军大衣好好地堆在车厢里,人却没有了。

老老田和伙计对视了一眼,知道是遇到灵异事件了,两个人假装若无其事,继续往前开。

这种事情是不能说破的,只能装不知道,要不然对方会感应到,继续缠着你,那就麻烦了。

所以好多人撞鬼之后,就要赶紧驱除邪气,要不然你们冥冥之中就会有一种联系,它就会继续找到人,折腾你。

驱除邪气,最简单的就是用艾叶煮水,或者弄点儿淘米水,倒在澡盆里,好好洗个澡,这也是洗晦气的,遇到脏东西,人的火焰低,比较容易倒霉,洗洗就好 了。

好在路上有惊无险,他们顺利把货物送到太原,就回来了。

大家都挺高兴,要过年了,回去后就不出车了,这次赚得不少,回去杀头猪,整点儿硬菜,好好过个肥年!

车子刚到唐山,就下起了大雪,那雪真是大啊,像烂棉絮一样,一团团往下撕扯,很快地上就堆了一层雪。

雪越来越大,两个人都是老司机,车上加了几道防滑链,还能继续往前走。

跑长途,不怕下雪,就怕雪加雨,地上结了层冰壳子,车子像溜冰,根本不敢踩刹车,一脚下去,车就翻了。

刚开到秦皇岛地界,就发现前面路上全是大冰壳子,不知道是雪化了,还是这里下了雨夹雪。

这时候急刹车就是找死,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慢慢点刹车,结果前面一个深坑,大车上去就失控了,栽倒在了路边的水沟里。

老老田当时就昏了过去,等醒来时,人已经在医院里了。

他赶紧摸了摸手脚,发现都在,才缓了一口气,再赶紧摸摸脸,耳朵鼻子也在,才放下心。

他赶紧问旁边的护士,怎么来医院了?

护士告诉他,他们开的大车翻了,不过他的运气简直太好了,除了背上刮破了一点儿皮,什么伤都没有。

老老田那个同伴可就倒霉了,大腿断了三截,耳朵也被碎玻璃削掉半个,好在命是保住了。

小护士还在感慨,说他们真是命好啊,外面零下二十度,车玻璃全碎了,就算没受伤,光冻也冻死了,好在有好心人给你们送过来了,连住院费都交了!

老老田心里一动,就问他,那人是什么样子?

小护士说:那人说,他姓胡,排行老三,他是感谢你当时的帮忙。

胡三?这个人是谁呢?

老老田不知道了。

等他回去后,和家人说起这件事情,老人提醒他,说胡三就是胡三太爷,这是东北五大仙里狐仙的名字。

老老田再一想,看来他们在山海关救的那个喝醉酒的人,原来是个狐仙。

老人说,那狐狸根本没喝醉酒,只是修行的动物不能过山海关,山海关就像一道悬在空中的铡刀,两边的灵物要想过去,必须要有人庇护,不然就会被铡刀斩断,所以狐狸才装醉,让老老田给他带出去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也算是结了一起善缘,后来老老田也遇到了一些事情,比如被黑社会勒索,老田小时候还差点儿被绑架了,后来都是逢凶化吉,据说都是这狐仙帮的忙。

老田说,他们家特别尊重狐仙,他在家的时候,甚至都不能提“狐狸”二个字,

说这是大不敬,都要恭恭敬敬叫“胡三太爷”。

接下来要讲的大忙,就跟这个胡三太爷有点儿关系。

有一天,老老田又喝多了,歪倒在沙发上就睡了,半醒半梦之间,他就梦到了胡三太爷。

胡三背对着他,坐在一个太师椅上,跟他说:“蟒兄求他办个事情,还望他手下的老兄弟手下留情,饶他一命,日后必有回报!”

梦到这里,老老田猛然醒了,醒了以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也没敢睡,倒了一杯茶,在那等消息。

很快,电话就响了,电话那头是他以前的一个小兄弟。

半夜打电话过来,肯定不是叙旧的,这个小兄弟遇上了一个难题,来请教一下老大哥怎么办。

这个小兄弟跟一个包工头在南方做一个旧城改造的政绩工程,他是开铲车的。

做工程的都知道,新上任的领导最喜欢搞旧城改造,一是来钱快,其次就是好捞政绩。

他们当时就接了这么一个活,虽然只是一块边角料的活,把一块荒山铲了,建一个植物园。

但是那块荒山很邪,据说以前是个乱坟岗子,经常能看到狐狸、黄皮子在那里乱窜,还有人说这里晚上经常传来尖叫声,反正很恐怖。

不过这种政绩工程,都是速度奇快,所以大家只能日夜赶工。

但是没想到,这铲车司机先出了问题,铲车铲到一个小土包时,一上车就头晕,眼前血红一片,脑子里像被电钻钻了,抽抽得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包工头也是走南闯北的人物,赶紧请了几个高人过来看看,高人就说,这块地是一块血龙地,最好不要动,动了会有大灾难。

包工头苦笑,说我当然信您的,左右您给想办法处理处理吧!

那高人也说了实话,说我们这些所谓的“高人”,只不过是修行了一些法术,能看懂一些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但是还是人,不是神,还是要受到天地规则的制约。

天地规则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因果报应,譬如你花钱请我害人,我要是害了人,这份因果就要我们俩一起承担。

这血龙地非常诡异,因果很大,我可不敢触碰,弄不好就灰飞烟灭了。

包工头听他说得邪乎,也害怕,但也没办法。

那年头做工程,全是包工头自己垫资,钱都是先欠着,等做好了一起给,要是做不好,那他就只能跳楼了。

后来,他请了几个要钱不要命的民间术士,弄了一些民间的土方法,什么黑狗血浇地,大米铺山,点香烛,拜关公,最后说没问题了,要开工了。

但是那几个司机都是当地人,知道这里邪乎,纷纷装病不愿意开工。

包工头就悬赏,谁要是敢开铲车,开一天,他就给一万块钱。

这小兄弟一算,这趟活怎么也得干个一个月,一天一万的话,一个月赚三十万,这他娘的,玩命也值了!

但是他也害怕,所以给老老田打了个电话,问问有啥辟邪的法子没有,他也弄一个辟辟邪。

老老田才明白,那胡三太爷为啥要给自己托梦,敢情那事情就落在这个小兄弟头上了。

他提起精神,好说歹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让小兄弟放弃了。

挂上电话,他还美滋滋,想着这胡三太爷的事情终于稳妥了,以后要让胡三太爷保佑保佑,早点儿让老田那个龟儿子给他生个大胖孙子是正经!

一星期后,噩耗传来,那个小兄弟当天还是上车了,一铲下去,就铲断了一条 电线杆 般粗的巨蟒,大蟒当场断为两截,肠子肺泡流了一地,死得透透的。

那小兄弟别说下去跪拜了,他根本车都没下来,当场就死在车里了,后来说是心梗。

老老田要炸了,赶紧飞过去打听了一下,原来那个小兄弟确实听了他的话,拒绝了开车,但是包工头当天许诺,谁要是愿意开车,哪怕只铲一下,他当场给他包五万元钱红包!

小兄弟看着红艳艳的大票子,心都麻了,当时狠狠心就干了。

老老田说,他后来了解到,包工头看到大蛇死掉后,一点儿没有惊慌,反而像是早有预谋一样,旁边候着的一堆术士一拥而上,将蛇尸挂在树上,一帮和尚道士在下面开始做法,后面施工时果然顺顺利利,再没出过问题。

有老人偷偷跟老老田说,那个高人临走前出了个主意,就是找个替死鬼,承担了这份因果,再用这个死人的煞气冲开妖气,这样就没事了。

那个小兄弟死的时候,怀里抱的紧紧的,是那包在红布里的五万元钱。

一条命,换了五万元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老田回去后,组织了老车队的伙计们,给他捐了一些钱,自己又补了不少,凑了十万,给他家送去了。

老田说,后来胡三太爷再也没有显灵过,估计是觉得老老田没帮他,生气了。

老田说,后来老老田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南方城市,也不准他去。

老田说,那个死去的老司机,有个女儿跟他同岁,今年应该也毕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