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散落星火”汇成精神火炬!福建龙岩军地推进零散烈士墓集中安葬

2021-12-04 13:33:42 军报记者

让“散落星火”汇成精神火炬

——福建龙岩军地推进零散烈士墓迁移集中安葬新闻观察

■周晓松 姚云 解放军报记者 赖文湧

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松毛岭战斗烈士纪念碑。新华社图片

家住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的居民陈文云,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太奶奶张生仔和爷爷陈炳寿都是烈士,但他们在哪里牺牲的,如何牺牲的,均不得而知。

直到2019年6月,通过“湘江战役闽西烈士后代寻亲”活动,陈文云终于在湘江畔的英烈墙上找到爷爷的名字,得知爷爷是在湘江战役中英勇牺牲。而太奶奶的事迹,通过新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反复查找,才在情报战线相关的烈士档案中查询到。

2021年9月,在龙岩市相关部门协调组织下,陈炳寿烈士、张生仔烈士分别迁葬于新罗区烈士陵园301号、303号墓穴。陈文云和家人带着家乡的祭品,以客家风俗来到墓前祭拜。

今年4月份以来,龙岩军地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历史使命感和现实紧迫感,落实分类整修、分级负责、统一数字化管理的“两分一统”长效管护机制,扎实推进零散烈士墓迁移集中安葬,将零散烈士墓集聚成不熄灭的精神火炬,建设成铭记历史、缅怀英烈、教育后人的爱国主义教育阵地。

一墓一表 一镇一册

6850座烈士墓逐一建立台账

“和陈炳寿烈士、张生仔烈士一样,越来越多的英魂有了归宿,但还有更多的无名烈士仍在核对寻找中。”龙岩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张锦伟介绍,散落在龙岩各地、难以确认的无名烈士还有很多,寻找他们的步伐从未停止。

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灈田镇党员干部与青年代表向何叔衡烈士牺牲处纪念亭敬献花篮。池洁 摄

今年4月,原籍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下洋镇思贤村吴斗光烈士的亲属,在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永定区烈士公墓改扩建工程建设现场,为散落异乡60多年的吴斗光烈士墓进行迁移选址。

清明时节,石狮市退役军人邱荣周在一片木麻黄林中发现了吴斗光的墓碑,碑上依稀可见“中国人民解放军三三一*部队”“福建省永定县*思东乡人”等信息。

和周边刚祭扫过的坟墓相比,这座坟墓显然多年无人祭扫。有着50余年党龄的邱荣周,当即向有关部门汇报了相关情况。

得知情况后,永定区退役军人事务部门连夜展开工作,最终在当地“烈士英名录”上查到吴斗光的名字。档案记载,吴斗光生前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29军,在1955年1月晋江海防战斗中牺牲。

吴斗光的家人因不知他的安葬地,60多年来多方寻找未果。吴斗光烈士的哥哥已96岁高龄,得知自己弟弟的墓地找到,瞬间老泪纵横。跨越60多年的寻亲梦终于得圆。

“烈属寻亲梦圆,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福建省退役军人事务厅领导感慨地说。

今年清明节前夕,长汀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与志愿者组成的多支寻访无名英烈小分队奔走在深山密林、荒野山沟,寻找无亲友祭扫、资料缺失的烈士墓,并通过多种渠道为烈士寻亲。

长汀县党史研究人员赖光耀得知县里开展这项寻访活动后,主动报名参与,和年轻人一起钻密林爬高山。赖光耀说:“寻访工作十分艰难,但这是一项神圣的工作,再难也要坚持下去。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名革命英烈史册留名!”截至12月1日,他们已征集相关烈士事迹资料170多份,有价值的线索125条,目前正在逐一进行核实。

一抔热土一抔魂。龙岩是革命老区、原中央苏区核心区、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据统计,龙岩市有在册烈士2.36万余名,县级以上烈士纪念设施27处,烈士墓6850座。其中,零散烈士墓4915座,占福建省总数的一半以上,可谓村村出烈士、山山埋忠骨、岭岭铸英魂。

今年以来,中央和福建省委省政府给予闽西老区政策和资金支持,龙岩市各级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严格落实“一墓一表、一镇一册、县市一台账”的工作要求,采取领导分片指导、工作人员包镇包村的方法,对全市134个乡镇同步开展信息采集和录入工作,对英雄烈士纪念设施按乡镇行政区划代码进行编号,并按照“有地理位置、有现场照片、有烈士信息、有管理责任”标准化建档,整理了6850份登记表,建立了130本台账,纳入福建省统一的数字化管理平台,确保及时掌握烈士墓基本情况和动态变化。

随着各县区寻访工作的推进,一位位烈士生平得以还原。在长汀县羊轱乡罗坑头村,有一百多名无名烈士遗骸被找到并集中安葬;埋骨他乡的长汀籍烈士赖洪祥等英烈的亲属相继被找到,目前正在联系他们的亲属协商迁葬事宜……

应迁尽迁 集中管护

2176座零散烈士墓已完成集中迁移

深秋时节,长汀县三洲镇,青山巍然,鸟语花香。

占地面积近70亩的长汀县散葬烈士墓集中安葬点正式投入使用。“口”字形陵区内,1300余座烈士墓碑平行排列,墓葬区、缅怀区、公共服务区井井有条。

看着一批批前来瞻仰的群众,长汀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肖剑剑感慨:“市县两级党委政府强力支持推进,这个项目1个月内就顺利开工并很快投入使用。”

龙岩军地在零散烈士墓迁移保护管理工作中,按照“应迁尽迁,集中管护”的原则,对全市县级以下英雄烈士纪念设施进行摸底建档和综合分析,确立了3个月内改、扩建28个烈士陵园,新建8个烈士集中安葬区,集中迁移3033座零散烈士墓的目标任务。

其中,长汀县三洲烈士集中安葬点作为龙岩市规模最大的新建烈士集中安葬区,仅一个月就完成了项目一期300座墓穴的基础工程和集中迁移工作。回想这个过程,肖剑剑坦言:“太难了!”

难在哪里?立项、选址、勘察、审查、工程设计、招投标……工程涉及国土、林业、住建等10多个部门,按以往经验,这一系列程序走下来,最快至少也得半年。

“特事特办,急事急办;既超常规,又不违规。”在长汀县委常委会上,县委领导态度一致。党委通盘谋划、全程督办,各部门分工包干负责、挂图作战、设定“后墙”时限、建立周月通报机制……

这项工程难还难在,新规划的烈士集中安葬区内,本身已有当地村民的300多座祖坟,要把这些祖坟先迁移出去才能动工。

一场“大走访、大宣讲”活动紧张展开。三洲镇的工作人员逐门逐户做好村民思想工作,争取最大支持和理解。那阵子,肖剑剑的手机里,存满了村民和烈属的电话,连续奔走协调解决难题,一个月下来他瘦了一圈。

经过宣传发动后,当地绝大多数村民都拥护支持。更让肖剑剑感动的是,在走访中,不少村民谈到,“我们现在享受着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幸福生活,如果让他们的遗骨散落在荒坡、乱坟中,我们会感到不安。”

在协调安排好迁移墓地选址后,300多座坟墓依照当地习俗陆续迁出,工程得以顺利开工。祖坟让给烈士的佳话,也在当地广泛传开。

长汀县新建烈士集中安葬点采取“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的工作做法,在福建省内起到良好示范作用。在此基础上,龙岩市还在福建省退役军人事务厅的指导下,因地制宜、点面结合、分类施策,创新确立多种整修模式:

——按照能进全进、能扩全扩、能增尽增原则,依托现有烈士陵园和集中安葬区集中迁移;

——对辖区内零散烈士墓数量较多、现有陵园无法迁入的,新建烈士集中安葬区迁入;

——在各县(区)公墓内设立相对独立的烈士集中安葬区,划定保护范围,集中迁移零散烈士墓;

——对无名烈士较多,迁移集中难度大的地方,设立连片烈士纪念园。

截至12月1日,龙岩市已完成零散烈士墓迁移集中2176座,已实施就地管护2199座。在做好迁移工作的同时,龙岩市各县(市、区)每个烈士集中安葬区均落实一个醒目标识、一份事迹简介、一座规范墓碑、一个保护边界、一份管理制度、一条通行道路“六个一”管护标准。

龙岩各地还积极加强烈士纪念设施管护的有力举措:长汀县成立福建省首个县级“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中心”,核定5名事业编制人员,负责做好县内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管理;上杭军地建立定期巡查制度,联合县检察院对全县县级及以下烈士纪念设施进行常态督导……

龙岩市新罗区曹溪街道坑头村村民、烈士李美青的儿媳林惠芹感激地说,今年政府把偏远零散的烈士墓碑迁移到城区烈士陵园,方便了大家祭扫,“历史没有忘记他们,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他们。”

尊崇英烈 传承精神

2886场党史学习教育活动点燃信仰之光

“通过微信扫码看了很多革命烈士的事迹,感觉书本里的历史变得看得见摸得着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铭记历史、努力工作,才是对先烈最好的告慰。”参观完龙岩市新罗区烈士陵园,一位来自厦门的游客在留言册上这样写道。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烈士陵园墓区分布图上,印有每位烈士的生平事迹二维码,扫描即可了解英烈故事。赖文湧摄

在军地各级和社会各界大力支持下,龙岩许多烈士陵墓焕然一新。在此基础上,如何守护好红色资源,如何发挥红色资源的教育引导作用,成为摆在龙岩军地面前的一个课题。

知所从来,方明所去。将传承革命英烈精神与当下正在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结合起来,是龙岩的一个特色做法。

松毛岭战斗无名烈士纪念墓,是福建省党史学习教育参观点之一。前不久,福建省军区组织百余名师团干部来到这里,认真听取红军后代、党史专家钟鸣深情讲述3万余名革命先辈与敌军激战7天7夜,为掩护中央红军战略转移赢得宝贵时间的动人故事。

“每座革命烈士墓都是一部党史教科书、一个信仰熔铸点。”龙岩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邹方清介绍说,在党史学习教育中,龙岩市将市内红色景点和革命烈士陵园有机串联,推出8条党史学习教育经典线路,并设立26个市级党史学习教育现场教学点。今年以来,龙岩市共在烈士纪念设施安排2886场党史学习教育活动,通过缅怀先烈、听精品课程、走红军路,让广大干部群众切身感受党的百年苦难辉煌,不断汲取前行力量,推动党史学习教育走深走实。

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通贤镇民兵祭扫烈士墓。江晓珍摄

“唐义贞烈士牺牲时才25岁,她践行了‘只要一息尚存,定为革命奋斗’的誓言。生长在和平年代的我们,真诚地感谢她,永远怀念她!”11月12日,长汀县四都镇中心学校每月一次的“英烈故事会”如期举行,六年级学生袁兴昊声情并茂地讲述着唐义贞烈士的故事。

“了解英烈故事,不仅能传承先辈的精神,也能让孩子们体会到美好生活来之不易。”龙岩军分区政治工作处主任赖荣恩介绍,为了让更多人缅怀英烈、铭记历史,龙岩军地各级建立了英烈故事库,积极组建志愿者团队开展英烈精神“进机关、进军营、进学校、进企业、进社区”活动,通过烈士事迹陈列室进校园、命名红军班等方式,营造尊崇英烈的浓厚氛围。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烈士陵园。赖文湧摄

四都镇中心学校开学第一课是党史课和参观陈列馆;每年清明节、烈士纪念日组织学生到烈士墓祭扫、献花;定期组织红色故事演讲比赛……该校副校长王笑峰说,一系列举措使尊崇英烈越来越深入每名学生内心,每一处烈士纪念设施都是一支不熄灭的精神火炬。

历史功勋绽放耀眼光芒,英雄精神彰显永恒荣光。

今年以来,福建军地开展“为烈士寻亲、为烈士立传”“八闽烈士纪念设施巡礼”等一系列宣教活动,通过多种渠道为烈士寻亲,为196名烈士找到亲属,各级英雄烈士纪念设施服务现场祭扫超20万人次,群众性祭扫纪念活动近2000场,服务党史学习教育150万人次以上。

(徐文涛、欧贤胤、李莉、池洁对本文采访亦有帮助)

让英雄的名字熠熠生辉

■赖文湧

在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四都镇红都村采访,党史研究人员赖光耀指着一处叫抵荫坪的山岗告诉记者,那里埋葬着许多红军战士。这些红军战士,绝大部分是在1934年松毛岭保卫战中负伤送往红军医院后,得不到及时救治或医治无效牺牲的。

赖光耀说,受当时条件所限,一开始尚能用当地的杉树皮裹着烈士的遗体掩埋,随着战事越来越激烈,牺牲的红军越来越多,后来只能用布条简单捆扎后就由群众抬到此地掩埋。知道姓名的就立一块木板,不知道姓名的连木板也没法立。

听着赖光耀的讲述,记者仿佛看到战火纷飞的场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的英雄,遗体被简单地安葬于山峁沟壑、崇山峻岭间。

经年累月,口口相传的故事只剩下一些历史的碎片。战事频仍,英雄烈士们留下的信息本就极少,散葬的墓地又很难得到有效保护,这些无人知晓的“无名墓”“无名碑”,成为历史长河中散落的“红色星火”。

如今,在革命先烈为之战斗、为之牺牲、为之长眠的土地上,各项事业欣欣向荣、蒸蒸日上,人民群众幸福安康、心情舒畅。

英烈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脊梁,承载着跨越时空的精神力量。将无人管护、地处偏远的零散烈士墓迁移到陵园或集中安葬点,修缮和保护好烈士纪念设施,是我们这一代人告慰先烈的历史责任。

近年来,国家不断完善制度法规,加大力度集中整修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建立健全烈士纪念设施管理保护长效机制,实现零散烈士墓迁葬保护和零散烈士纪念碑亭修缮保护,让更多的人知道英雄、了解英雄、铭记英雄,让每一个英雄的名字熠熠生辉。

崇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新的征程上,我们要汲取精神之“钙”,以百年为奋斗新起点,勿忘昨天的苦难辉煌,无愧今天的使命担当,不负明天的伟大梦想,赓续英烈精神,厚植家国情怀,在新时代铸就新的辉煌。

本文刊于12月4日解放军报06

解放军报微信发布

编辑:张军胜 潘娣 马艺轩

编审:任旭

转载请注明来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