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奇案录:二百多年前的叫魂案,揭穿了康乾盛世的伤疤

2021-12-04 09:32:42 忘川秋叶雨

乾隆年间,浙江省德清县东门外有一座石桥,这座石桥修建于南宋恭帝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乾隆三十二年(公元1767年),这座石桥因为年久失修坍塌。石桥坍塌之后,海宁、余杭等地的石匠们纷纷前来竞标,最终县令把工程交给了来自仁和县塘栖镇的石匠吴东明。吴东明是一个很出色的石匠,他的精湛技艺在当地很有口碑,将石桥交给他来重修是再恰当不过的。

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一月二十二日,吴东明石匠和他的徒弟们开始维修石桥,他们把木桩打入长桥河中,以用来固定桥底搭建石桥的衬托。为了赶工期,吴石匠和徒弟们吃住都在石桥边上。两个月后,吴石匠和徒弟们所带的粮食快吃完了,于是他便起身返回家乡塘栖镇采购粮食。回到塘栖镇之后,乡亲们告诉他有个名叫沈士良的人想找他帮忙。在一个乡亲的引荐下,沈士良亲自来到了吴东明家里找到了他。

沈士良是个富商,家中富有田产和钱财。沈士良虽然有钱,却一辈子无儿无女,后半生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侄子们的身上,年老的沈士良轮流寄宿在两个侄子家里,他的侄子们起初还能好好孝顺他,但到后来侄子们得到了他的家产之后,就开始虐待和羞辱他。沈士良因此悄悄找到吴东明,希望他能帮自己一个大忙。沈士良掏出一锭银子,希望吴东明能帮他做成这件事情。

沈士良要求吴东明做什么呢?沈士良递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两个侄子的名字。他要求吴东明把这张纸条压在石桥的木桩下面,用锤子一点点把木桩连同纸条砸进去。按照当时人们的观点,石匠有一些人懂得点邪术或者偏门方法,只要把写着人的名字的字条用木桩钉入湖底,被钉之人就非死即伤,因为纸条上的人被锤每砸一下,其魂魄就会被震一下,连续多次砸下去后,其魂魄就会被震碎。如此一来,纸条上的人非死即伤。

吴东明听了沈士良的请求,觉得此举太过歹毒阴狠,这种邪术与巫蛊做法本身就很不正派,沈士良的侄子们虐待他,他可以去县衙状告他们,何必以这种阴狠手法害人呢?吴东明认为此事决不能帮忙,这样一来不仅会损坏了他在当地的名声,也害怕因此招来报应。吴东明不肯答应沈士良的请求,沈士良不肯善罢甘休总是来纠缠他,吴东明不堪其扰,最终向德清县衙报告了此事。德清知县将沈士良抓来,将他杖责了数十大板,又训斥了沈士良的侄子们。此案就此结案,吴东明和他的徒弟们继续修建石桥。

此案虽然结案,但是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由于沈士良请吴东明用邪术害人,虽然官府已经拷打了沈士良,但民间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传闻中的夺人魂魄的巫术,一股暗流在民间涌动,最终酿成了一桩席卷全国的大案。

两个月后,德清县一个乞丐到杭州乞讨,因为此人喜好偷鸡摸狗,行迹相当可疑。于是被当地人发现后扭送去了衙门。县令问乞丐为何鬼鬼祟祟出入杭州,乞丐说不出所以然来遭到县令一番严刑拷打。乞丐忍受不住拷打,最终谎称他是一个懂得邪术的人能够用符咒夺走小孩子的魂魄。

这种荒唐的言辞简直是天方夜谭,当地县衙斥责了乞丐并将他轰出大堂。县衙虽然没有理会乞丐的说辞,但也没有及时对这件事情进行澄清。结果围观旁听的百姓却信以为真纷纷奔走相告,一些人开始关门闭户或者到外地躲避。

一时之间,可怕的流言传得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杭州和浙江各县百姓开始出现骚乱,浙江巡抚衙门此时才醒悟过来,赶紧命令各地州县开始张贴布告澄清事实。但是上面的文件落实到地方之后,就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各地州县的官府拟定的布告中,鼓励百姓举报身边擅长巫术的人,以此来遏制这种流言。但是这种做法适得其反,反而让百姓们都认为这是官府在变相地承认叫魂这种邪术的存在。

浙江当地爆发出举报热潮,一些人趁机打击报复举报与自己有仇的人,局势一下子陷入失控状态。此时的浙江官府为了消除影响,决定上下统一口径,集体隐瞒不报。这种集体隐瞒不报的情况,错过了辟谣的最佳时期,流言充斥全省各地并开始出现局部骚乱。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开始借着举报的名义打击报复仇人,并到官府举报领赏。这一股暗流开始在浙江出现,随后又开始波及全国,很快引发了连锁反应。

同年六月,山东秀才韩沛显被人举报曾经帮人剪掉发辫;同年七月,山东一个蔡姓乞丐被人举报后承认,他曾经结识了几十个僧人,这些僧人教会了他用迷魂药迷昏路人,然后把路人的发辫剪掉;八月份,景州有一个72岁的张婆婆,因为与邻居周姓人家有仇,因此两次用剪刀剪掉了周姓人家侍女的衣角。这种种做法,他们都承认是想通过此举叫魂,以图谋不轨、害人性命。

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十月,湖南有一位觉远和尚被捕招供,他说他和同伙茂远和尚用头发施展魔功害人。与此同时,在陕西有一位叫郭兴利的孩子,因为在街头看戏法耽误了学业,由于害怕被母亲责罚,所以撒谎说他被人剪去了发辫摄去了魂魄。由此开始,全国上下各地都出现了类似的这种情况,这一阵风波很快传到京津地区,传到了乾隆皇帝的耳朵里。乾隆皇帝见到各地奏报,开始担忧起来。他怒斥群臣:“大清帝国历经康雍乾三世的励精图治,天下太平海晏河清,焉能被这等荒诞之言搅得不得安宁?”

乾隆皇帝对此表示担忧,因为自古以来巫蛊之祸的后果非常严重,当年汉武帝听信巫蛊之言害死了太子一家。康熙皇帝晚年,也出现了大阿哥胤禔以巫术诅咒太子早死的丑闻。后宫之中,女人为争夺皇帝恩宠施展布偶邪术操控一切,这些事情犹如血案一般历历在目。乾隆皇帝决不允许这种悲剧再出现,于是让军机处责成调查组,严查此事。

乾隆皇帝下旨严查,这一下纸包不住火了,各地官员立刻行动起来办案,力争能立功请赏。各地所有的僧侣、游民、乞丐、江湖术士甚至普通百姓但凡有嫌疑的都被抓来审问,期间又不断出现翻供、串供等情况。涉案人员越来越多,一个人可以胡乱供出十个人、百个人,涉案人员呈几何数上升,而且开始牵扯到当地官员办事不力等情况。越来越多的人被审判、抄家和斩首,无数家庭遭受牵连和打击。

乾隆三十四年(公元1769年),叫魂案已经过去一年,全国上下已经有一万多人因为此案被斩首。案子到最后甚至出现了民间借用叫魂手段,企图谋害乾隆皇帝及太子等情况,打击面更加宽广、打击手段更加严厉和残酷。军机处调查组见此事难以收拾,再调查下去只怕全国会掀起大乱,于是不得不赶紧联名上奏朝廷,恳求乾隆皇帝停止调查。乾隆皇帝为此事也是心力交瘁,于是下令停止对叫魂案的彻查。

乾隆朝叫魂案,从浙江开始出现一直蔓延到江苏、湖北、山东、河南,最后进入河北到北京。此案席卷全国,案子没有一个统一身份的作案者,从和尚、术士到农民、乞丐什么样的人都有,都被牵涉到了这起案子里。这些人作案的手段也千奇百怪,比如打听陌生人的名字、偷偷剪掉别人的衣服和头发等等,这种原本是一种民间迷信行为,却上升成了一桩席卷全国的大案。

乾隆朝叫魂案,为何导致一万多人被杀,案件影响席卷了全国?主要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乾隆皇帝的接连失败,让他盛怒之下牵连地方官僚:乾隆皇帝为何如此震怒,为何大动干戈让调查组全国彻查,并杀掉了一万多人。这一万多人里,自然也包括了不少徇私舞弊和办事不力的地方官员,这主要与乾隆皇帝的心情有关。乾隆三十三年(1768),清廷发动征缅战争,这两年的战争接连惨败。1767年,东阁大学士杨应琚因虚报战功被乾隆赐死;1768年初,将军富察·明瑞兵败小猛育自杀。乾隆皇帝更换傅恒、阿桂经略征缅军务。

同年十一月,清军因为水土不服,大部分士兵感染疾病,就连主帅傅恒也身患重病。1769年3月,傅恒返回京城养病,结果没多久就因为病重而死。征缅战争接连失败,乾隆皇帝的心情可想而知,康乾盛世之下的失败如何能够容忍?浙江和各地官员在彻查叫魂案上办事不力,心情不好的乾隆自然要拿这些人问罪开刀,由此便导致了这一桩席卷全国的株连案件。

第二,康乾盛世的不自信,对造反的过度担忧。满清入主中原已经历经百年,康乾盛世举国安宁,乾隆皇帝却没有办法放松警惕。叫魂案出现之后,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大清的阴谋,当年清军入关时犯下了“扬州七日”、“嘉定三屠”等骇人听闻的罪行,“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杀人口号还在耳边响起,成千上万的人百姓在改朝换代中丧命,这种惨痛的教训让乾隆难以安心。汉人们偷剪辫子,很有可能是想举兵谋反。乾隆的担忧扯上了这层关系,大肆屠杀和镇压就不可避免了。反清复明,这种罪行是大罪,抓住就直接开刀问斩。乾隆皇帝对康乾盛世如何自信?他没办法自信。

第三,康乾盛世内部的危机,已经从内部浮现出来。康乾盛世的内部危机,就是官僚集团的整体腐败和举国上下百姓的愚昧迷信,当时科学技术落后,封建迷信在全国各地盛行。一些人借助叫魂案来骗吃骗喝,甚至敲诈勒索。官僚集团起初为了政绩隐瞒不报,对流言不及时进行干预和澄清,后来乾隆下令彻查之后又开始主动检举邀功,期间必然会出现各种言行逼供、拷打认罪等情况。腐败的官僚集团以镇压和打杀小民向皇帝邀功,以获得升官的机会。正是因为如此,案子才会越查越乱,越查越多。百姓人心惶惶,民不聊生。

当中国在康乾盛世中发生叫魂案时,世界局势正在发生巨大改变,欧洲人开始在各大洋航行,他们利用改进后的指南针发现了新大陆,地质学、植物学、医药学获得长足进步,蒸汽机、火枪大炮变得越来越轻巧便利和威力巨大。中国此时已经落伍与世界,并渐渐滑入被欺凌、屈辱的近代历史一百年的泥淖中去。

1768年乾隆朝叫魂案,它揭开了康乾盛世的伤疤,揭开了中国落后世界的真相,一个民智不开、举国昏聩落后的帝国,终究是要被船坚炮利打败的。近代以来的百年耻辱,至今读来依然令人深思。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