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后海员,跑船7年月薪4万多,如今降到7000块,心甘情愿

2021-12-04 07:30:22 真实人物采访

  •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73位真人故事
  • 口述 | 于亮
  • 编辑 | 安幼鱼

我叫于亮,辽宁人,今年31岁,是一名跑船7年的海员

2012年大学毕业后,我就开始了跑船生涯,从水手开始做起,慢慢做到三副、二副、大副月薪达到4万多,还是毅然放弃,回到陆地,干着月薪7000多的工作。

“高薪但枯燥”,这是大部分人对海员工作的认知,不过在我这个真实海员的眼中却并非如此。

(2021年做海图作业)

1990年1月份,我出生于辽宁省凌源市,离牛河梁遗址不远。

小时候我学习一般,成绩没拿过第一,调皮我数第一。有句老话“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我,因为我真的上房揭过瓦。

捣蛋

因为太调皮,我从小到大没少挨打,扫把都打断过一次。

我就这样一路平平淡淡地长大了,上了高中后学习成绩还是没有什么起色。高三下学期要考大学,我开始发愁了,我这个成绩到底该报什么专业呢?

就在这时,我们的化学老师无意间提到了海员这个职业,说不仅毕业后找工作容易,工资高,还能带薪休假。

我和班上另外两个同学立刻就动了心,都嚷嚷着将来要当海员。结果后来他们两个都“变了心”,只有我一个人坚定不移地选择了船舶驾驶专业。

(上大二时在宿舍拍的照片)

高考时,我考上了大连航运职业技术学院。刚开学时老师为了激励我们,分享了前国际海事组织前秘书长米乔普勒斯的一条名言:

“没有海员的贡献,世界上一半的人会受冻,另一半的人会挨饿。”

这句话让我年轻的心立刻沸腾起来,在我的心中,海员是一个光荣伟大的职业,是一个值得年轻人投入的职业。

(2018年在印度尼西亚钓鱼)

2012年我大学毕业了,满怀激情投入航运行业,然而刚上船的我,就被现实狠狠地扇了一巴掌,因为我恰好赶上了航运市场持续不景气的时期。

船员的工资大幅度缩水,尤其是那些高级职称船员,月工资缩水只有两三千元。

而水手、机工类的船员工资本来就不高,所以变化不大。结果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船上烧饭的大厨,工资都比机工和水手的高2000元。

以前总听人说船员的工资高,但实际上,随着陆地上发展得越来越好,船员这个职业在工资上已经没有多少优势了。

就拿现在内贸船员的工资举例,水手的工资说起来有1万,听着挺多的。可是水手上班8个月休4个月,休假期间是没有工资的。

这样算一下,他们平均每个月的工资实际只有6000多块,上班这8个月还不能回家。可是在陆地上,随便找个工作起码也是5000块以上吧。

(2016年和同事们的合影)

从2012年到2017年,整整五年时间,我的工资都在4980-6500块之间

后来随着我在船上职务的提升,和整个行业的逐渐复苏,工资才开始上涨到正常水平。

记得第一次上船时,我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每天在船上到处看,到处拍照,什么东西都要从头学起,那时感觉心里充满了干劲。

然而那股新鲜劲只维持了两个星期,船上动不动就没有信号,我开始发懵。

跑内贸时,最有趣的一幕就是看着其他船员拿着手机在甲板上到处走,他们不是在散步,而是在找信号,好跟家里人联系。

(2017年在甲板上拿着上网设备)

跑内贸还算好的,只是两三天没有信号,不能发消息,至少还可以打电话。

难熬的是跑远途,在长达几个月的跑船时间里,我每天见到的都是那20多个人。用老船员的话来讲,这就是在坐“水牢”。

平时除了干点小活,比如敲锈、刷漆、加油活络等,我们还需要值班,就是开船,驾驶台是2人一个班,一名驾驶员(驾驶员有等级划分,大副,二副,三副)和一名水手,在航行中要保证航行安全。

机舱也是2个人值班,一名轮机员(轮机员等级划分,大管,二管,三管)和一名机工。机舱还有一个领导是轮机长,最高领导是船长。

(甲板的日常保养除锈工作)

虽然工作量不大,但是这样的日子更加难熬。

前三个月还好,感觉时间过得飞快,到了第四个月时,就明显感觉时间过得慢了。因为船上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同事之间把能聊的天都聊完了,话题都聊重复了。

2014年11月我开始跑远洋,那时我习惯将这艘体型硕大的货船称为“铁房子”。

货船长218米,宽32米,共分6层。平日里,船员们就住在分布于船上的30多个单人房内,房间里一律带空调和独立卫生间。

船上的健身房、娱乐室、阅览室应有尽有,甲板上甚至还挖了一个6平方米的游泳池,仿佛置身大城市的一家豪华酒店里。

可是物质待遇再优越,也无法填补在海上的寂寞。

(甲板上的游泳池)

远航的日子里,我的生活被一分为二:值班时,我负责在驾驶台远眺大海、安排水手们保养船舶;无事可做时,我因为酒精过敏,喜静,所以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看电影和练字。

在六年的远洋航行中,我看完了上千部电影,最喜欢的是《菲利普船长》,一部关于船长被挟持、被解救的电影。虽然在海上看这部电影不怎么吉利,但是我却看了不下5遍。

与世隔绝的寂寞可以用看电影和练字来排遣,可是在远洋船上最难受的不是寂寞,而是对家人的挂念之情。

(休息时间大家在一起打篮球)

有一次我们的船从中国拉散装化肥去非洲,然后又转向芬兰装水泥,中间几次抛锚都是在海上。由于路途遥远,期间有3个月都没有信号,我跟对象失联了,她还以为我丢了,可把她急坏了。

我和老婆是通过交友网站认识的,那时候是2013年,我在第一条船上跑内贸。我们俩认识的时候,她还是个大三学生,在秦皇岛读书。

有时候我们的船去秦皇岛时,她会主动跑来看我,而我则选择休假时间陪她。

那时候休假时间长,我一次能休假4到6个月,拿出2-3个月陪她,另外一半时间回家陪父母。

(2016年,妻子穿着我的衣服和我拍的情侣照)

2016年我们俩在父母的祝福下结婚了,为此我专门去定制了属于我们的结婚戒指。戒指的底部有我们俩的头像,还有一艘船。

这艘船的含义是:咱家的船依然由你掌舵。

结完婚以后,为了生计,我又回到了船上。

由于海上经常没信号,我们常常处于失联的状况,我只能把婚礼录像存在电脑里,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看,靠着屏幕里的虚拟影像来缓解思念。

不过近两年好多了,船上安装了网络,但也不是无限使用的。以前每人每月能分到300mb,现在由于疫情,每人每月可以分到1g。

(日常舷外保养)

说实话,这点流量根本不够用,刷几个视频就没有了。一个手机除了绿色的聊天软件,其他什么软件都不下,而且还要设置为不接收图片,只发语音和打字,这样才勉勉强强用一个月。

为了不跟家里人断了联系,我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准备两个手机。

比如我们在国外疫情最凶险的时候,还要不间断地从世界各地运回大宗商品、能源、货物、设备、抗疫物资,来保证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

为了不给国家添麻烦,我们不得不在与祖国近在咫尺的地方,遥望着陆地,按捺住内心对亲人的思念之情,靠着一部部手机让我们安心,让家人放心。

(我专门定制的结婚戒指)

做海员的老婆特别辛苦,她们跟军人家属一样,一个人在家既要照顾家,看孩子,还得照顾双方父母。

而作为她们老公的海员,除了把钱带回家,其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老婆怀孕时,为挣钱我上了船,跟公司申请跑内。在船上干了3个多月休假,回家陪她待产,亲眼看着女儿出生。

那时候还没有疫情,所以申请休假比较容易。可即便如此,我身边还是有很多同事没能陪伴自己的妻子待产,度过这个对她们而言最重要、也是最无助的一刻。

除了会缺席妻儿的重要时刻以外,更令人心酸的是,在跑远洋时,如果家里有人生病了,甚至是重大疾病,或者其它十万火急的事,你作为船员,不是想下船就能下船的。

所以海员这个职业,难免会给自己留下诸多遗憾。

(我给克令吊刷漆保养)

我记得有一个海员老李,为人忠厚老实,跑船时经过一个小岛恰巧有信号。和家里人联系时,才得知他父亲得了脑梗。

船长帮他向公司请假,几经波折没能成功。开船定速后,还有一点信号,老李的父亲去世了,老实巴交的老李躲在房间里嚎啕大哭。

除了一次次地体会远离亲人的心酸和无奈,同时我们还是新型网络攻击的对象,特别是船员的家属和朋友,很容易被骗子利用。

毕竟跑船的风险相对较高,而且对外消息闭塞,海员的家属往往特别担心海员的安危,骗子就是抓住他们与家人失联的空挡,趁虚而入地实施诈骗行为。

4月份有一个见习的三副登录聊天软件时,才知道姐姐被骗走了19400元。

现在大家都知道骗子的一些套路,有了防范意识,上当受骗的事情才有所减少。

(每月一次的消防演习)

不过,虽然海员的生活有些枯燥乏味,船上的伙食还是不错的。我们会根据航次的不同,决定一次性上一个月还是两个月的伙食。

每次上伙食以后,开船的第一个星期还能吃到新鲜的蔬菜,少少地搭配一点肉。过了这个星期后,蔬菜就不那么新鲜了,这时候吃起来味道就不怎么样了,只能多做点肉搭配着吃。

还有每次套派(一个合同期6到8个月)前,船上都会安排一次丰盛的菜肴,让全体船员聚个餐。有时候还会一起包个水饺、搞个烧烤派对什么的热闹一下。

聚餐过程中,你敬我一口,我敬你一杯,场面非常融洽和谐。平时在工作和生活中的那点小摩擦,瞬间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每月一次的烧烤聚餐)

除了伙食,跑船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好处,那就是能够经常看到一些在陆地上看不到的美景,比如深邃壮阔的大洋、成群结队跳跃着前行的海豚,甚至还有几只冒出海面喷水的鲸鱼。

有一次,我看到网上有人发起海上举牌活动,将祝福语写在纸板上,让纸板随风飞向大海。我顿时感到醍醐灌顶,就在过赤道时,在纸牌上写下对妻子的告白:亲爱的颖,我爱你,你的名字就是我的故事。

然后把纸牌交由大海投递(在大海上,扔可溶性的纸张是被允许的)。

枯燥的日子让我们一直在寻找有趣的方式去度过,我选择了用视频记录分享自己的生活片段。主要内容除了普及轮船结构及海员分工的知识,还有自己的工作过程,海上独特的风景,和遇到的人或事。

2018年3月,我在印度尼西亚度过了29岁生日。那天刚好船抛锚装货,后厨给我做了一碗长寿面。一个戴着渔夫帽、浑身黢黑的印尼人为我跳了一只特色舞蹈。

这一幕也被我用手机视频记录了下来,很难忘。

(日常保养,给抓斗加油)

总的来说船上的生活,还算安逸,跑船这么多年,基本没遇到什么危险。倒是在长江上,我们经历了一次差点撞船的惊心一刻。

在跑远洋过程中,我的同事遇见过海盗,不过也是虚惊一场,因为海盗被船上聘请的保安人员驱赶走了,而且每一次我们的船经过海盗区都要做防范。

其实海盗的威胁对我们来说还是很小的,我们主要防范的是其他方面的风险。比如失火、溢油、人员落水、船员严重伤病等等。

(挡海盗演习)

在船上如果生了一些如感冒、发烧、肚子痛的小病,还可以去药房里拿点药对付一下。但是如果遇到重大的伤病,正巧又碰上航行在大洋中,那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为了应对这些潜在的风险,我们每个月都会进行演习。其中消防、救生、溢油和保安威胁这四个演习是每个月都会有的。

其他十几项演习,一般都是按照顺序,轮流下来一个月演习一次。

对于跑船这件事,我在乎的不仅是高收入,可以让家人过得更好,还有每一次都能“高高兴兴上船,平平安安回家”。

(年度应急训练和演习计划)

但是2019年发生的一件大事,让我终于认识到,高收入固然重要,给家人的陪伴更加重要。

那时候公司毫无预兆地突然安排我休假,之前我已经有所察觉了,因为此前老婆跟我聊天时,提到过我父亲生病了。

后来一些平时不怎么在微信上联系我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来问我在哪,什么时候休假。这些事情让我有了一些隐约的不祥预感,果然回到家以后,家里人就告诉我,我的父亲得了白血病。

这个消息像是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整个人都懵了。那会儿我和老婆本来已经存够了钱打算买房子,最后房子没买成,钱都拿出来给父亲治病了。

幸运的是,那阵子我虽然也是在跑远洋,不过已经在船上待了7个多月,家里背着我联系了公司给我请假,公司也很爽快,直接给我批了。

(2021年我在海事局工作)

我在家待了8个月,陪着父亲到处看病。在这期间,我没有工资,可是为了给父亲治病,我们花钱如流水,眼看着就要坐吃山空了,我能怎么办呢?

无奈之下,等父亲病情稍微稳定一点以后,我又上了船。上船才两个多月,父亲的病复发了,我只能重新下船回到父亲身边。

虽然我们尽全力挽救,最后父亲还是走了。

这让我更加坚定了陪伴家人的想法,而且不管是家里的老人年纪越来越大,需要儿女在身边照顾,还是孩子的成长教育,都需要船员们综合考虑。

有的海员跑跑了9个月远洋,回到家,他的女儿都不认识他了。有时候想想,为了钱远离家人和子女真的好吗?挣再多的钱,孩子都不认识你这个爸爸了,值得吗?

后来我考了大副,月工资达到4万多,考完大副后,我又跑了一个套派,是一个6个月的套派。结束后我回家休假,之后我就去海事局司法船上工作了。

现在我的工资只有7000块左右,和做大副不能比,不过我可以上一周休一周,可以亲眼看着孩子慢慢长大,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幸福感,远超过那四万元的工资。

(签引航需知)

如今我们把家定居在了河北唐山,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我还开了自媒体平台,定期发布一些航海的专业知识,免费分享给需要的人。

现在我已经有了一万多粉丝了,有些船员会私信找到我,咨询有关学习、考证和跑船的知识,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无条件地帮助他们。

这件事也让我在海员这个圈子里变得小有名气,我会一直坚持把这件事做下去,而且还要做得更好。

海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行业,也是一个值得人们了解和尊重的行业,这是因为全球贸易总量中,约80%由海运承担,而在中国,这个数字更是高达90%。

如果没有海运,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卸完货后扫舱,能拿60到120美元扫舱费)

所以,即使现在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这个职业。三十多岁的我,为二十多岁时的选择感到骄傲。

我也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大家对这个行业多一点理解,多一点支持。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73位真人故事,很多故事都非常具有感染力,感动读者的同时,也感动了被采访人。如果您有故事,请私信@真实人物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竞_NB170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