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嫂子在床头放盐水,深夜传来一声惨叫,小叔子夺门而逃

2021-12-03 09:23:57 野岛情感说

大辽时期,汴京城北30余里外,有一户人家,是一书香世家,但现任家主秦阳确是不喜文,偏爱经商,一年中大半时间在外奔波,留下妻子周羽晴照顾一家老小。

秦阳父亲走的早,是其母亲姬氏把他和弟弟抚养长大,哥哥秦阳虽然不喜文,但却有经商头脑,母亲便放任其经商,但弟弟秦月,姬氏是寄予厚望的,希望其光宗耀祖,但秦月天性跳脱,不喜束缚,虽说聪慧,但却是无法静下心来读书。

有一年,秦阳需要去南方大宋经商,便嘱咐妻子周羽晴,一定照顾好老母亲,并督促小叔子秦月日常功课。秦阳前脚刚走,秦月就偷偷的溜出了家,留下书信,前去汴京城内好友家探讨学问。

周羽晴一看小叔子已是离开,也是一时无可奈何,其哥哥在家时还能震慑这小子,现在外出经商,家中已是无人能管得了他了,便放任其离去,没去追他。

过了不足三日,小叔子秦月自己竟然主动回家,回到家中后却是一言不发,谁也不搭理,而是径直走向书房。一连几日,都不出屋,只有周羽晴送饭时才会把门开一小缝隙,晚上油灯也是一直亮着。

周羽晴觉得异常,和婆婆姬氏述说,而姬氏听闻小儿子回来后直接去了书房,一连几日都不出屋,哈哈一笑,觉得小儿子终于开窍,知道用功了,吩咐周羽晴不要打搅,周羽晴也只得遵从。

没过几日,周羽晴总是感觉口渴难耐,脸色也是黯淡无光,嘴唇起皮。起初也只是觉得正值冬季,天气干燥所致,于是便以为多喝一些水就好。可每日周羽晴都大量喝水都不见效,反而愈演愈烈。

一日清晨,周羽晴起床后,浑身大汗,身上也是黏黏糊糊的,而且还散发一股腥臭之味。

周羽晴不敢耽搁,觉得自己可能患病,于是立马前去医馆看病,一连换了几家医馆,都没有大夫看出有何大问题,结果都是一样,看周羽晴颇为年轻,都是问周羽晴是不是新婚,而且让其多喝水,因为其身体缺水有些严重,建议其喝些盐水补充,并注意房事不要过多,要懂得节制,说罢还隐晦地朝着周羽晴一笑。

听得周羽晴一头雾水,自己和秦阳是不是新婚有什么关系?而且丈夫已经离家多日,自己也不是那不守妇道之人,怎么会要自己节制房事?

于是便不再多想,回家后按照大夫嘱咐,喝了些盐水后,一天下来,果然有所改善。到了晚上,周羽晴怕自己还是如之前那般口渴,便准备了一大壶水放在床头,并且把盐放在旁边。

到了后半夜,周羽晴被一声凄厉惨叫声吓醒,周羽晴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其是小叔子秦月,而秦月正夺门而出。自己睡前准备的水和盐,现在已经混合在一起,撒了一地。顺着秦月离开的脚步,还有一些泛着微光,黏黏的液体。

这一次可把周羽晴吓得不轻,不说这泛着微光,黏黏的液体,光是小叔子夜晚偷偷进入其房间这事也够无礼的了,虽说小叔子还小,平日里也有些调皮,但今日之事却是有些过分了。

周羽晴越想越气,连忙起身,就要追出去找其理论,但走出房门后,哪里还有秦月的影子。

不过也是经过屋外寒风一吹,周羽晴也冷静下来,觉得今夜的事和自己这些时日突然得病,以及小叔子连日来的表现都太过异常。

周羽晴亡父好友,是一名道士,居住在此地不远的道观中,此人道行不低,于是不等天亮,简单收拾下就去找这名道士来看看。

道士听闻周羽晴描述后,掐指一算,脸色微变。于是连忙去厨房取了些盐来,和周羽晴一起回家,而此时姬氏正焦急的在家中等待。

一进秦家,道士就看到地上遗留的那散发微光的黏液,趁着黏液还未消失,便循着这黏液一路追去。追了大约2里地,来到一小溪旁,只见一硕大的蜗牛趴在岸边喝水,走近一看,那蜗牛头竟然是秦月!

周羽晴和其婆婆姬氏看到这一幕顿时吓晕过去,等到娘俩醒来,那大蜗牛只剩下一个壳子,以及一层干巴巴的皮,其上还有很多的盐。

原来他们娘俩吓晕过去后,道士和这大蜗牛进行了一番缠斗,最终,杀了这害人的蜗牛。前些天秦月打算去汴京找其好友,便是被这蜗牛所害,也因为这大蜗牛吞吃完秦月,还没有消化完毕,所以周羽晴才躲过一劫。

周羽晴和其婆婆姬氏得知真相后抱在一起痛哭起来。后来秦阳经商归来听了妻子和老母亲的述说,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家人,从此也不再外出经商,安心在家陪伴老娘和媳妇。

故事到此为止了,文中故事来源于民间传说,不要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喜欢的朋友可以点击头像,查看更多精彩故事,谢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