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曝法院现状:一边是案件年年上升,一边是法官时时倒下!

2021-12-03 03:34:37 法律经典

来源:中央路知事;作者:雨牧遥

写下这个标题,尽管扎眼,但很无奈,这是当前每一法官不得不天天面对的生存职业环境。仅2020年,29名法官因超负荷或被杀害等原因在岗位上去世

1

11月23日,最高院新闻发布会公布一组数据,今年截止11月15日,全国法院收案3051.7万件,员额法官12.7万人,人均结案188件

我们回头看,便会感到这组数据的恐怖。早在2010年时,全国案件数量爆增,收案达到1137万件,法官人均结案150件,全国“两会”上呼吁要关注法院案多人少问题。

与案件持续高速增加相比,法官人数却在不断减少,2017年完成员额制改革时,全国法官12万人,比2010年减少了近四成

2017年以来,不断的遴选员额考试,法官数量仅增加了7000人。2021年,员额法官达到了12.7万人,但相比2010年法官数量减少了三成多,而案件量增加了1.7倍。

你注意到“人均”没?其实最高法院发布的人均结案188件,只是个平均数,如果考虑到员额制中的院、庭长的数量,员额在中院、高院以及最高院占的比例,基层法官实际结案会更高。

这“平均数”里,还包括了边疆草原、戈壁沙滩等极寒冬天常常零下三四十度,加上大雪,每年从10月至来年4月是冰冻期,法官外出是办不了案的。

看到最高法院发布的那组数据后,有一法官同仁说,他和一个助理今年1至10月份,就结案1069件,剔除警民联调司法确认案件300件,实打实办结超过700件

时间不歇,手脑不停。一熟悉的法官至今已结253件,而且庭里一半超过他,他说,每天脑子里要同时装着几十个案件的案情,案件快“黄了”才刚轮到开庭排期,每天都在战斗。

旧案不结,新案不断。我们扳着手指算下,一年200多个工作日,这就意味着一天一案,阅卷、送达、开庭、接待、写判决,保全、调查、定卷宗,接电话、汇报等都要在这一天内搞定,8小时怎够?那只有加班!

还有,被内部各种率的威胁绑架着,什么结案率、文书上网率、庭审公开率、改判率、调解率、上诉率……总之有说不完的率!

我写过熟悉的一位员额法官,那天开了11个劳资纠纷庭,她这天写文书晚上又将大半夜,老公怕吵到她,又是带着三岁儿子出去玩了半夜……

此外,法官除了各种各样会议和检查,一样不能缺,通常还得承担一些其他社会职能,如每年的普法宣传、法官进社区、进学校,综治维稳、文明创建……哪一样少得了法官?宣传、调研、案例编写……哪一个不是杀死脑细胞的利器?

据专家测算,一名法官在法定工作时间内一年最多结案134件。如果每天加班2小时,一年也最多可结案168件,可实际情况是,许多法官结案数达到了300件、400件、500件……

2

正是这拨员额法官们,在为“人均结案188件”而通宵达旦、克难攻坚、奋力爬坡中,有的不幸倒在了同伴的身旁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今年9月8日,江苏的徐州开发区法院法官杨增超在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省办理执行案件中,突发疾病离世,年仅37岁。

噩耗传来,重重地撞击着法律人的心,给正在奋战冲击年终结案关口的法官群体,又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再次引起了大家对法官生存状态的疑惑与担忧。

心再痛!2020年6月24日,对于苏南的两个家庭却是黑色的日子,这天他们失去了至亲:

戴宜,病逝,44岁,苏州工业园区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全省优秀法官;李仲寅,57岁,常州经济开发区法院副院长。

近年,仅江苏法院系统多名法官连续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张建文,病逝,57岁,常州市中级法院副院长,“2019 感动中国 · 江苏十大感动人物 ";

刘嗣寰,59岁,江苏高院审监庭法官,办案中突然晕倒,送医四日后去世,距退休不到 3 个月。年初他跟庭长说,明年退休前,今年力争办完 99 个案子,走前已办结 88 件。

悲情中,我记起在去年10月6日至10月16日的11天里,湖北省随州市中级法院法官袁涛出差北京,突发疾病去世,48岁;湖北省沙洋县法院法官王云峰,突发疾病去世,50岁;广东省英德市法院法官赵洪波突发疾病去世,39岁;陕西省西安市中级法院法官郝海辉,因病去世,51岁。

这一天,他们永远合上了双眼,卸下了前行的重负,只愿他们一路走好,天堂没有加班!

3

这一条条沉重消息的背后,是一个个宝贵生命的戛然而止,是多少个家庭的陡然破碎,而对行业内十多万法官同仁而言,这些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反映了行业的辛酸及法官的生存环境的残酷。

法官审理案件,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总有一方是不满意的。那么,如今年审结3000万件案,案结事了人和,那万事大吉。

但实际情况是,官司打输了的,一部分必然怀恨在心,迁怒于法官,不仅做出种种猜测,甚至是伺机报复,因此伤害法官事件,比比皆是。

2016年2月,北京昌平区法院女法官马彩云在住所楼下被两名歹徒枪击死亡,其中一名为案件当事人。

为保障法官权益,2017年中央、国务院两办印发《保障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红头文件。

然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今年1月,湖南高院女法官周春梅拒绝女同乡的“打招呼”,这老乡竟卧底做上小区保洁员,摸清她生活规律的五天后,一早在地下车库将其杀害。

此案,再一次地暴露出法官这一防不胜防的高风险职业环境

前不久,一位基层女刑事法官说起她的经历,应该是所有法官的心境:办案上殚精竭虑、精神上焦灼苦闷。

她说,民事案件常会遇到败诉方找到法官大吵大闹,抱大腿,要死要活,要投诉等,而刑案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她那天案中的一个抢劫案件被告人,庭审全部翻供,因为公安证据缺失,经过几次补查,开了四次庭,最终才得以判决。

在宣判时,被告人当庭发狠说,你们判吧,不管判多少年我都不上诉,但等我出狱的时候会找你们一个个算账的……

这位女法官说,当时心情真是无法表达,庭审以后她真的很想辞职

纵观英年早世的法官,得绝症、被害致死的占比不算多,大多都是积劳成疾而猝死

太累了,“累”是当今中国法官的真正写照

我们不可以为,一个人一旦成为法官,就具有了无私奉献的神性,就可以苛于他更多的社会责任和负担

法官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也希望有自己的住房,过着舒适的生活,渴望有余力照顾自己的父母妻儿。

我们对法官不要苛责太重,别让其充当“燃灯者”的群体,一个接一个熬到油尽灯枯。

可以预料,按照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在一定时期内,案多人少的矛盾不可避免。

那么,任何人都有工作的极限,超出这个极限就会出事,不是案件出问题,就是累死在岗位上。

最后,引用英国诗人多恩《丧钟为谁而鸣》做结: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