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恶势力围殴警察,对方持枪怒杀10人,村民写联名信求免其一死

2021-12-03 00:17:43 不语却知心意
0人跟贴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近代大案纪实,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声明:本文为小说,内容都属虚构,包括地名、职业、机构等等,皆是文学创作,请勿对号入座。

杀人案件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是预谋杀人,一是冲动杀人。冲动杀人就是本来并没有任何预谋,因某些刺激而控制不住情绪才杀人。今天说到的惊天大案中共有10人被枪杀、1人受重伤。行凶者居然是1名激情杀人的人民警察。

这个惊天大案的起因,仅仅是因为690元的欠款而已,而且借钱人和欠款人,都不是这个行凶的民警赵林

赵林当时年仅24岁,是四川省甘孜州沪定县得妥乡派出所一名普通民警。

赵林本人是土生土长的泸定县人,1994年刚从警校毕业,从事公安工作只有4年时间,其中在得妥乡派出所只有2年。

这个人其实并不合适做警察,因为他不但年轻气盛,而且脾气很不好,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暴躁的一个人。

警察,尤其是刑事案件警察,大多脾气不好。整天面对杀人放火强奸抢劫案件,整天面对比较大的压力,再好的脾气也会变坏。

众所周知,一般刑事案件警察都会打人,即使不是刑讯逼供,在1998年的90年代,警察对犯罪分子打一顿,也并不稀奇。

赵林就属于一个性格暴躁,还有些暴力倾向的警察。

根据后来受害者家属收集的信息,赵林曾经多次被上级处分。

赵林的同僚和上级也认为,赵林这个人性格鲁莽,急躁,容易被激怒。

有一次赵林和人打牌,为了1元的输赢,赵林和另外一个刘某争吵起来。两人吵得很厉害,互相辱骂,赵林随后打了刘某一耳光。

村民杨成继在得妥乡迎宾旅馆门口上访,正好遇到民警赵林,就拉住他反映情况。赵林说警察不管这件事,要找乡政府去。赵急于要走,杨不放,两人发生拉扯,杨随后被赵打了几拳踢了几脚。

如果以上这种小事不能说明什么,其他一些则能说明了。

村民梁才贵家因放水与人发生矛盾,赵林负责协调。期间,双方谈僵要动手,赵居然拔出手枪指着梁秀清头部威吓。结果赵的手枪被梁夺下来,梁反而因为袭警夺枪,被拘留半个月。

泸定地处四川边缘,大家都知道的飞夺泸定桥就是在泸定县。此处自古以来都是汉族和异族混战的地方,当地民风凶悍,时有械斗事件。

地方山民好勇斗狠,而且农村都以家族为单位,动辄都是一家人出动,外地人一般都不敢招惹!

赵林虽然脾气不好,但当地村民一般也都是这样,所以这几次赵林都被上级处分,配枪也被上缴了很长时间,但因为这个人工作还算不错,加上县城警察太少,最终还是没有将他撤职。

赵林自觉工作不顺利,泸定刁民太多,而且往往依靠家族力量不把公安放在眼里,心中不满和压抑越来越重。

有一次,赵林在泸定沈村处理问题时,说话不太客气。当地一个家族认为赵林不给面子,顿时出来几十个乡民围攻他,赵林被打了好几拳,好在那次赵林的枪被收缴了,不然,估计当场就要出大事。

所以的一切小问题,最终在1998年6月17日爆发出来。

当天下午,得妥乡杂货铺老板姜兰找到同乡联合一组村民杨树兵,索要赊欠的货款690元。在1998年,690元对于农民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巨款,只是因为杨树兵借款时间长达5,6年,又长期拖欠不还,才让借钱一方感到不能接受。

双方在大街上争执,27岁的杨树兵说钱是他和自己堂弟一起借的,不应该找他一个人还。根据杨树兵的亲戚说:几年前,杨树兵与堂弟杨树林一天到得妥街上赶场。杨树林在杂货铺老板姜蓝处赊了600元左右的货,打欠条时,把杨树兵的名字写到了提保人一栏,杨树兵遂成了担保人。后杨树林未给货款,人也外出康定打工去了。

当然,根据法律上来说,你既然担保了,找你要钱也没错。

但法盲杨树兵却执意认为自己没有用这笔钱,所以拒不认账。

姜不肯这样罢休,吵了几个小时没有结果,最终姜提议去派出所解决。于是几个人去了派出所,当时值班的警察正好就是赵林。

本来这种事情不是警察分内的事情,但当地是小县城,民警往往要管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赵林也就帮助他们协调。赵林经过调解,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由杨树兵的姐夫王天礼给姜兰打了一张欠条,并答应次日一定归还。

对于如何协调的,说法不一。杨树兵后来说赵林打了他,逼着他找人还钱,他没有办法就找到姐夫王天礼。但姜兰则表示没有这回事,因为事情本来就跟赵林没有关系,赵林不会去为这种事情打人,更不会为他去打人。

本来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没想到事情却迅速恶化。

杨树兵回家后将此事告诉了父亲杨怀富和母亲王万英,说赵林强迫他还钱写欠条,还说赵林打了他。

当地的家族力量比较强,村子里面一旦有矛盾,往往都是全家出动打架。这两个老人听说自己儿子被民警欺负殴打,当然怒了。

于是,当 晚8时左右, 杨树兵夫妇及他们父母等几个人,冲到借款人姜兰处,索要欠条,不愿意还钱,姜兰自然不可能同意!

姜的家族也不小,所以姜兰本人有恃无恐,杨家不敢造次和姜来硬的,转而对赵林极为不满。

他们认为,这借款本来是两家的事,赵林非要强插一手逼他们还钱,岂不是仗势欺人。

当晚,他们又去到派出所找赵林理论,但当晚却未找着赵林。

这伙人当时还是比较嚣张的,一位不愿说出姓名的警方人士透露:6月17日晚,得妥乡农民杨怀富纠集了20多人,手拿刀、棒,气势汹汹到得妥派出所,找赵林“算帐”,扬言要“修理”赵林。

派出所所长彭建军,把赵林的枪下了锁在办公桌里,并叫赵林离开派出所躲躲。杨怀富等当晚未找着赵林,便离去了,但离去时说,第二天还要来找赵林。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6月18日上午9时30分左右,杨树兵、王万英、高建康召集亲戚和儿女亲家共 11人,包括数名妇女,全部到得妥乡派出所向赵林索要欠条,并指责赵林打了杨树兵。

这11人具体为:

杨怀富,男,56岁,杨树兵之父。

王万英,女,52岁,杨怀富之妻。

杨树兵,男,27岁,杨怀富之子。

高建美,女,23岁,杨树兵之妻,腹内一子。

杨树蓉,女,30岁,杨怀富之女,杨树兵的姐姐。

陈国强,男,32岁,杨树蓉之夫。

杨树洪,男,23岁,杨怀富之侄,杨树兵的表弟。

王英,女,22岁,高建美的妹妹。

王志军,男,25岁,王英之夫。

高开勋,男,49岁,高建美、王英之父,杨树兵的岳父。

以上这几人后来都被枪杀,分别是得妥乡联合村、南头村村民。

王天礼,男,28岁,高建美、王英姐夫。

这个王天礼是唯一的伤者,得妥乡南头村村民。

显然,如果单纯找赵林要说法,不需要这么多人,更不需要5个20,30岁的壮年男人,显然杨家不仅仅是来解决问题,已经准备大闹一场。

面对杨家指责,赵林当场否认,并且表示自己是按照规矩做事,有不满可以找上级领导反映。

但杨家认为赵林打了杨树兵,强迫杨树兵还钱,属于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双方越说越僵,最后互相谩骂,而后终于动了手。

刚开始,赵林将骂的最凶老年妇女王万英推出办公室,杨树兵之妻,孕妇高建美见婆婆被赵推,冲上去和赵林厮打,一拳打到赵林脸部。

赵林当时还是比较克制,看高建美是孕妇,开始并没有敢还手。没想到王万英又怕儿媳妇吃亏,上去也用衣服包起石头击打赵的头部和脸部。

见女人和赵林厮打去,杨家几男人都站在傍边,准备等赵林一还手,就上去打。

赵林只有一个人,而对方有11个人,光是上来的妇女就有4个人。赵林虽然脾气暴躁,但毕竟在派出所内,不敢随便打女人,只得左躲右避。不过办公室能有多大地方,随后赵林不知道被谁拦腰抱住,其他几个人一拥而上,乱打一通。这番厮打自然是吃亏了,赵林自己根本还不了手。

当事人回忆:赵林的脸、耳、颈等部位均被杨家人抓伤、打伤,牙齿也被杨树兵的母亲王万英用石头打伤,脸上全是血痕。

赵林当时还比较理智,刚打架之前,他怕自己失控或者拉扯中枪支走火,急忙取下身上佩戴的五四式手枪放到窗台上,乡干部李香君见状把枪锁在办公室抽屉内。

小小的县城,派出所和乡政府都在一起,见杨家一大家子人和赵打成一团,民警副所长彭剑钧、乡干部李香君和该乡党委副书记陆清灯等人纷纷赶来劝解,将他们拉开。

本来那些男人等赵林还手就上去打,现在赵林没有还手,其他官员又上来劝架,就不好再继续打了。

赵林当时被几个女人打了一顿,其实并不很重,却已经怒火中烧。

这个人本来脾气就暴躁,加上年仅24岁,正是气盛不计后果的时候,此时又是在自己单位被人上门打了,这口气如何受得了。

赵林冲回办公室,打开柜子,取出两把马刀,就要和杨家拼命。

好在乡党委副书记陆清灯知道赵的脾气,一直跟着他。现在看到赵拿刀,赶忙夺下,随后让赵回家冷静冷静。

此时杨家也被其他人劝告,走出了乡政府。

当时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回忆当时的情况,还是有些愤愤的说:18日上午,杨怀富等人一早便来到乡政府(派出所在乡政府大院内)找赵林,本来领导让赵林暂时不要来上班,躲一躲。

可赵林觉得太窝囊,那天并未离开派出所。杨怀富一伙人便围住赵林争吵,几个妇女(现已死亡),各自手里拿着一件衣服,衣服里包着碗大的石头,向赵林的身上、背上、脸上不停地打去。当时,赵林的身上、背上、脸上就挨了好多下,门牙也被打掉了几颗(警察语)。

杨树兵等年轻汉子站在媳妇们周围,只等赵林还手,他们便可一拥而上。赵林可能是激愤过头,冲进办公室,拿出枪来就开始向围攻他的人射击。

杀人过程:

不过,当时赵已经气晕了头,基本失去了理智。他偷偷用手铐撬开两个抽屉,取走五四式手枪和配给他的35发子弹(当时一个民警一年只给35发子弹),随后对别人说自己要回家,派出所副所长彭剑钧也同意了。

当然,赵此时应该就有报复的念头,不然他拿手枪就没有道理。

于是,赵骑上摩托车行至乡政府大门口处,没想到又遇到杨家几个人。杨树兵等人火气未消,见赵出来,对其破口大骂。

赵林此时本来就血红了眼睛要报复,此时听到杨树兵骂人,不觉怒火中烧,顿时情绪失控。赵林停下摩托车,掏出五四式手枪,对准杨树兵、王万英、高建梅连开数枪。

五四式手枪本来是军用手枪,威力很大,子弹穿透力和杀伤力都很强。这3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赵林会持枪杀人,措手不及,当场被全部击毙。

其中孕妇高建梅中枪以后,一时没死,赵林冲上去,对准她头又补了一枪,打的脑浆迸裂。

这边,妇女杨树蓉见母亲王万英中枪倒地,急的跑过来,抱着娘痛哭。

赵林毫不留情的对准杨树蓉就是一枪,杨当场倒地,赵林又对准杨的头部连补两枪,将她打死。杨树蓉的丈夫陈国强见赵林开枪杀人,吓得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发抖,也被一枪打穿面部,死亡。

高建美的妹妹王英,当时正牵着5岁的小侄女王瑶在门口走路,听到枪声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赵林追上来,对准王英就是一枪,子弹穿透动脉,血液飞溅出十多米远,小女孩王瑶吓得大哭。

好在赵林当时还有些人性,没对小孩开枪,转身骑上摩托冲上街道。

杀了6个人,赵此时已经杀红了眼。反正杀一个也是死,杀十个也是死。

赵林骑车在在拐弯处又向王志军、杨树洪、杨怀富追击。杨树洪和王志军就在街上,看到赵林开枪杀王英,吓得撒腿就跑。

赵林骑车沿街追上去,对准王志军就是一枪,子弹穿胸击破心脏,王当场死亡。

而傍边不远处的56岁的杨怀富岁数较大,看到赵杀人,倒是没有跑。他怕赵林追杀其他亲戚,果断冲过去拦住他,大喊不要开枪。赵一言不发,抬手就是一枪,子弹从他的后颈窝射进了身体,杨怀富在地上挣扎了一会,断了气。

随后赵又追到玉米林中,将慌不择路的杨树洪数枪击毙。

杀了这么多人,赵林还不罢休。用他在法庭上的话来说:反正已经杀了,干脆杀光好了。如果杀不光,怕他们报复自己的妻儿。

赵林再次骑上摩托车到距乡政府200 米远的高开勋家,一脚踢开门,冲到高的家里,向高连开两枪。其中一枪击中腹部,造成腹部穿通伤,伤及多个脏器,高开勋经泸定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出门后,赵林又冲到王天礼家,对他颈部开了一枪,子弹穿过脖子飞过。王天礼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大滩。赵以为王天礼也死了,转身离开王家。

王天礼这个人的命很大,流血很多却没有死亡,经过抢救脱险,成为唯一一个伤者。

短短1小时内,赵枪杀9人,重伤2人(随后1人死亡)。赵作为一个民警,知道犯了惊天大案。当日下午1时20分, 赵林到石棉县公安局新棉派出所投案自首,同时交出五四式手枪和没有用完的十几发子弹。

此时对于小小的泸定县来说,无异于是一颗原子弹引爆,直到今天也是街头巷尾的话题。

当地老百姓虽然大多不屑杨家围攻赵林,以人多欺负人少的行为,却也对赵林连续杀人,甚至对孕妇也连续补枪的凶狠手段十分胆寒。

一个20多岁的现场目击者说:事发时,我正在乡政府旁边一铺子里喝茶,听见第一声枪响后,我放下茶碗就跑出去看热闹,只见赵林一枪一个,连续打死了四五个人,其他的人一窝蜂似的吓得四下里逃窜,有一个人刚跑到铁门外,赵林甩手一枪,那人就倒在了路边,脑袋上的血立马就喷了出来,赵林飞身跨上摩托车,追赶正在逃命的人,有两人刚跑出乡政府不远,赵林的摩托车就追了上去,一枪一个,两个人顺着枪声就倒下了,那情景真像香港的警匪片。赵林骑着摩托车跑远后,我发现自己惊吓得一身都是冷汗,心口直跳,差点尿了裤子。

8月2日,四川甘孜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泸定“6·18”特大持枪杀人案。 被告人赵林犯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庭上午9时开庭,参加旁听的干部群众达2000多人。一些群众认为赵林杀死这么多人属于罪大恶极,但毕竟是杨家打人在先,曾联名写信要求免赵林一死。

随后,四川省高院在审理、调查后认为,被告人赵林在被害人一方实施不法行为的情况下,无视公民的生命权,开枪射击,连续追杀,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后果极其严重,故高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决。1个月后,赵林被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枪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