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先被抓的人是“从犯”

2021-12-02 23:23:09 林子淇律师
0人跟贴

一、“从犯”是否能抗辩自己没有做过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如果报案人报案时仅仅提供了言词证据,没有任何实物证据,当事人一般是不会被立案的。所以即便是“从犯”,公安机关基本上也有证据证明其与案件有关而且有可能实施了犯罪行为。另外,有些案件如果不确定个别当事人是否属于犯罪嫌疑人,第一次做笔录的时候会使用“询问笔录”而非“讯问笔录”,在派出所做完第一次笔录之后,如果被认为是“没有问题”的,24小时内会被释放。所以,能够被转移到看守所的,一般而言公安机关都掌握了一定证据,包括言词证据和实物证据。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案件对当事人第一次做笔录已经用“讯问笔录”了(这种情况才是更常见的情况),相对于第一次做笔录时用“询问笔录”的案件,这类案件中公安在抓人之前已经掌握了比较丰富的证据。

二、“从犯”是否一定不会被逮捕

不是。如果公安想抓“主犯”而“主犯”还没抓到,几乎一定会逮捕“从犯”。因为如果“从犯”出去,并且“从犯”和“主犯”沟通,公安可能永远都抓不到“主犯”了。对于“从犯”被抓而“主犯”在逃的案件,只有一种情况下“从犯”比较容易出去,那就是有很多很多“从犯”,某个或某几个“从犯”的情节特别轻微,也几乎完全不知道主犯的事,平时也和“主犯”没什么沟通,可以想象,即便放出去主犯也绝对不会找他/她,“留着没用”,估计继续羁押在看守所也是浪费司法资源,就会放出去。

所以,有多少个“从犯”有时很重要。“从犯”自己做了什么很重要,知不知道别人做了什么也很重要,会不会泄露消息也很重要(是否会泄露消息,不仅仅从“从犯”的贡献度去判断,其实会从很多方面去判断,包括“从犯”平时和主犯的关系和沟通情况,“从犯”的交际圈和性格,“从犯”的身份,“主犯”是否足够“狡猾”等等)。

所以有时我会怀疑,这种情况下是不是父母双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微信里只有三四个好友的人相对会比较容易放出来。我甚至怀疑,就共同犯罪案件,部分律师在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中说的“全家都在当地工作、上有老、下有小、不会有脱保危险”这样一些辩点对于公安机关而言,是否意味着“你知道等于你一大家子知道,那么多人知道很容易泄密,刚好你还在我们这个城市,no good no good”。

另外值得注意的还有“主犯”是否足够“狡猾”这一点。对于公安机关来说,如果他们想抓“主犯”,同时认为“主犯”是非常难以抓捕的,譬如反侦查意识很强或者有比较强的活动能力,那么他们就“不得不”对已经抓到的人更加苛刻一点。因为他们一方面要保存“胜利果实”,另一方面要更加注意防范风险。


当然每个当事人都会说自己出去之后会遵守取保候审的纪律,但对于公安而言,哪怕有一点点的泄密和串供风险,他们可能还是会觉得还是“把人关起来更安全”。面对这种情况,辩护律师有时觉得很无奈;但作为普通公民,对于公安机关的这种态度,似乎又是可以理解的。虽然律师需要从当事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但只有站在公安的角度和普通人的角度去理解“犯罪”这个概念,才能真正理解公安机关的一些决定背后究竟是何种原理。

当然“主犯”是不可能无限期“拖累”“从犯”的,所以才有分案一说。对于“从犯”和“主犯”抓捕的时间间隔比较长或者抓了“从犯”后长期抓不到“主犯”的案件,特别是存在多名犯罪嫌疑人的经济类案件,公安机关和检察院更倾向于分案移送。至于分案移送会不会增加“泄密”的风险,其实是会的。但几个月过去如果都还抓不到“主犯”,那么一来,公安会重新估量,继续等待下去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二来,刑事诉讼法也很难允许公安再等了;三来“从犯”的家属和辩护律师也会提出自己的疑问或者意见。

所以反过来分析可知,一旦抓捕到“从犯”但还没有抓捕到“主犯”,公安的内心应该是有个计时表的,他们知道一旦超过了多久基本上就要分案,分案了就会增加泄密的风险、抓捕“主犯”就更难了。因此这个计时表一方面会催促他们在预计的期限内尽快抓人,另一方面也会加重他们在这个计时表上的时间还没结束但主犯又尚未“归位”时对“从犯”在变更强制措施方面的审慎程度。

三、“从犯”的供述、辩解与公安的“心证”

我见过很多“从犯”。

有些“从犯”会说,什么都是“主犯”做的,不是自己做的。

有些“从犯”会说,有些事是“主犯”做的,有些事是自己做的。

有些“从犯”会说,什么都是自己做的,自己就是“主犯”或者唯一的犯人。

其实“从犯”很难辨别这些说法哪种对于自己是更有利的。最关键的是,侦查阶段“从犯”并不知道公安手里有什么证据(这应当也是侦查阶段案卷保密的一个原因),所以在缺乏对案件的认知的前提下,他/她只能本能地选择去保护自己或者保护“主犯”或者纯粹地说出事实,谁也不帮,可以说绝大部分“从犯”就是靠本能而非逻辑去做笔录。

但他/她的供述或辩解却不一定会被公安机关认可,哪怕他/她可能没有想要说谎或没有恶意。

如果“从犯”说,什么都是“主犯”做的,不是自己做的。——公安机关会断定“从犯”在说谎,他们的内心想法是:如果什么都是“主犯”做的,我们也不会抓你啦。

如果“从犯”说,有些事是“主犯”做的,有些事是自己做的。——公安机关会看手头的物证,如果能对得上,就会相信;如果对不上,就认为没有如实供述。

如果“从犯”说,所有事都是自己做的,“主犯”没有做。——公安机关基本是不相信的。但这种情况下,如果公安机关长期找不到“主犯”,又面临移送或者结案的压力,说不定“从犯”真的会变成“主犯”。此时公安的内心可能会是:你说的话,我也拿来对应了一下实物证据,证据上也还算说得过去,既然你这么想当“主犯”,又刚好没有“主犯”,那你当个饱好了。至于还抓不抓“主犯”,之后再说,可能继续,也可能不抓。要看被害人(如有)的态度、抓捕“主犯”的难度以及案件是否存在其他的特殊情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